刚刚更新: 〔至尊强婿〕〔六零医妻有空间〕〔叶玄苏轻竹〕〔战神军王叶玄〕〔一世战神叶玄〕〔废婿秦意夏言冰〕〔黑莲进化史〕〔薛安秦瑜〕〔情深慕白首: 顾先〕〔秦南明刘诗悦〕〔慕少放肆宠〕〔叶沁隗琛〕〔前任凶猛〕〔宋时雪〕〔都市废婿〕〔焚天血帝〕〔虚无之主游下界〕〔三爷,夫人她又惊〕〔帝国萌宝:薄少宠〕〔超级豪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56.要杀要剐;太后出事(二更)
    “太好了!哈哈!”

    金渚看着元烁重重地摔在地上,断了一臂,吐血不止的样子,哈哈大笑,内心却在滴血。

    电光火石间,金渚在思考一个问题,元烁活着被擒,后果会如何?会不会为了活命出卖他?出卖他们的主子?风险很大。

    而元烁想逃走,除非金渚暴露身份,暴起相救,但他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因此,元烁必须死!

    不远处宋清羽眸光冷凝地跟元烁的心腹属下交手,缠住那人。

    宋清羽安排的侍卫和暗卫武功都不弱,数量也不少,元烁带来的死士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

    而暴怒的苏棠一通狂砍,那些死士都没碰到蒙婧的马车,全都身首异处,死状可怖。

    杀红眼的苏棠转头,见宋清羽这边还有杂碎活着,冲过来,朝着跟宋清羽对战那人杀了过去!

    不过片刻功夫,那人被苏棠拦腰砍了一刀,身子差点就成了两半,倒地不起,顷刻间断了气。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南宫珩从马车中出来,走到元烁身旁,俯身扼住元烁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分分钟就会捏断他的脖子,送他上西天。

    元烁呼吸困难,下意识地转头,视线在寻找金渚。

    金渚心道不好!若是元烁这个傻逼此时突然来一句“大哥,救我”,金渚就该悲剧了!

    当下金渚只有一个念头,南宫珩快把元烁给杀了!死人就不会说不该说的话了!

    结果,马车中传出叶翎清冷的声音:“阿珩,放开他。”

    南宫珩的手顿了一下,回头,就见叶翎一手拉开车帘,一手扶着肚子,眸光柔柔地看着他,又唤了一声:“阿珩,过来。”

    “放开那个杂碎,让我来!”苏棠持刀冲了过来。

    金渚再次祈祷,苏棠快把元烁杀了!

    结果,宋清羽伸手,拽住了苏棠的胳膊。

    金渚眼睁睁地看着南宫珩突然把元烁甩开,转身大步走回了马车旁边,身体微倾,脑袋贴在了叶翎的孕肚上,伸手轻抚了一下。

    苏棠怒骂宋清羽:“你给老子起开!拽我干什么?我要宰了那个老贱人!”

    宋清羽拉着苏棠没松手:“小叶说了不让杀。”

    “啊!你们这些混蛋!给我放开!老子不杀他!”苏棠怒吼。

    宋清羽松手,下一刻,苏棠挥舞着大刀冲过去,对着元烁剩下的那条手臂,咔咔咔,剁剁剁,一节一节又一节,从手指剁到了肩膀!

    那画面,简直惨不忍睹!元烁凄厉的惨叫声,如鬼哭狼嚎!所谓凌迟,只割肉,这下苏棠连肉带骨头一起剁碎,个中滋味,除元烁外,没人能体会。

    完颜幽从头到尾捂着小傲月的耳朵,抱着她,怕她被吓着。

    蒙婧下马车跑过来,叫了一声:“苏棠!”

    剁骨头剁肉剁得贼开心的苏棠闻声抬头,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扛着大刀跑过来:“姐姐!那老贱人就是先前帮楚明贱抓了你的!可惜可惜,鬼丫头不让杀!我决定了,一天剁他一顿!直到剁死为止!哈哈哈哈!”

    蒙婧拧眉,抬手给苏棠擦了一下脸上的血:“别这样,不好看。”

    “好吧好吧,下次不让你看见!”苏棠的怒气是有缘由的,楚明泽这群人躲在暗处作祟这么久,当初还差点害死蒙婧,这回又来,苏棠已忍无可忍。

    那边叶翎揉了揉南宫珩的脑袋,南宫珩耳朵贴在她的肚子上,又不动了,不知道他能听见什么。

    周围地上全都是尸体和残肢,堪称惨烈。元烁一行,除了他自己半死不活之外,其他人,一个都没能逃出去,包括他实力最强的那个属下。对上宋清羽一个人还行,当疯子苏棠加入战局,分分钟被灭了。

    “阿珩,上来。”叶翎拍了拍南宫珩的肩膀,南宫珩上了马车。

    “清羽,别让楚明泽的师父死,我有话要问他。收拾一下,继续走。”

    叶翎并不知道元烁的名字,但他们都知道元烁是楚明泽的师父。

    数日前,叶翎又接到叶缨的信,说的就是上个月叶缨和叶尘在西凉城遇袭的事。其实叶翎不是太意外,这也是她担心的,怕楚明泽那帮人知道蛊种到了叶尘体内,对叶尘下手。

    好在最终有惊无险,叶翎很高兴自家宝宝临危不惧,勇敢机敏,同时也知道,有些争斗,已经到了明面上。

    今日遇袭,叶翎是意外的。因为她本以为,楚明泽那帮人会再想办法抓叶尘,没想到元烁竟然跑过来偷袭他们。

    元烁出现在马车里的时候,他的眼神表明,他要抓走叶翎。

    叶翎大概能猜到原委。第一次抓叶尘失败之后,再想得手,可能性很小。与此同时叶翎和南宫珩正在赶去西凉城跟叶缨一家汇合,到时候楚明泽那帮人遇到的阻力会更大。而且,看样子楚明泽已经知道,南宫珩回到西凉城之后有望恢复如常。

    这对楚明泽那帮人来说,是坏消息。

    半路偷袭,抓走一个重要人质,接下来就能为所欲为。叶翎认为,这就是楚明泽和元烁的目的。

    客观来说,很合理。若是成功,叶翎这方会变得极其被动。

    不过,叶翎怀着身孕选择出门,从东晋回西夏,就做好了准备,不再封印南宫珩的内力,就是其中关键一环。否则他们夫妻,一个废人,一个孕妇,一出事,很麻烦。

    “小风,给他止血。”宋清羽对风不易说。

    风不易皱眉,还是上前去,查看元烁的情况。他一条完整的断臂是被南宫珩拧下来的,还有一条手臂……成了碎肉,被苏棠剁的。风不易看到就感觉生理不适,有点想吐。

    不过叶翎发话了,风不易黑着脸,草草地给元烁止血,避免他因失血过多死去。

    在这过程中,元烁始终都是清醒的,没有晕死过去,但他的眼神,已经变得绝望了。

    一个高手,以自己高强的武功为傲,若断了一条手臂,虽然会导致实力打折扣,但不至于崩溃绝望,因为另外一只手还有战斗力,可以抓武器。可若是两条手臂都断了,就代表高手生涯彻底宣告结束,成为废人。便是正常人,都无法接受。

    元烁双目凸出,歪着头,趴在地上,面朝金渚所在的方向。

    金渚眯着眼睛,靠着一棵老松树,像往常一样,老神在在,不太管事,等着再次出发,仿佛元烁的死活跟他毫无干系。

    但其实金渚心里,很慌。

    计划很丰满,现实太骨感。元烁特别惨,金渚没眼看。

    内心提醒自己,不能轻举妄动,他救元烁或者杀元烁,都会导致自己暴露,不如静观其变。

    再次出发的时候,重伤的元烁被送到了风不易的马车里。

    风不易不乐意,然而没办法,不想看见元烁的眼睛,于是给他下了迷药,直接让他昏过去,接着做自己的事。

    金渚赶着马车,车里是俘虏元烁,他的心情,如大海的波涛,起起伏伏,伏伏伏伏……

    一路走,一路想了很多种怎么处理掉元烁的方法,但最后得到的结论是,最好什么都别做。但为了防止元烁供出他和他们背后的主子,金渚想到了一个办法。

    是夜,到了下一座城池。

    蒙婧看着苏棠的手蠢蠢欲动,想要去摸南宫珩,连忙拽住他:“相公,你干什么?别乱来!”

    “我想试试,他是不是一碰就发疯。”苏棠已经控制不住他自己了,看见南宫珩就想摸一下。

    蒙婧拍了一下苏棠的手:“别闹!当初小璈差点被阿珩掐死!你安分点儿!”

    “哎呀手好痒!只能回去摸媳妇儿了!”苏棠好生遗憾。

    蒙婧哭笑不得,拽着苏棠回房去,避免他口无遮拦再说些乱七八糟的。

    叶翎和南宫珩吃过晚饭,让把元烁带过来。

    风不易正在思考一个难题,扔了一个药瓶给金渚:“金爷爷,把他弄醒,送到小叶那儿去!”

    “哎!”金渚接过药瓶,打开,给元烁闻了闻。

    元烁幽幽醒转,看到金渚,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金渚提着元烁出门去,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还想活命的话,就想清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看到元烁眼中的绝望,金渚快速地说:“活着,熬到转生蛊成,抛弃现在残废的身体,甚至可以返老还童!别犯傻!你现在出卖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元烁听到“转生蛊”三个字,眸中迸发出强烈的光芒!

    这就是金渚想出的让元烁闭嘴的方法,已经奏效。

    几步路,到了叶翎房门外。金渚开口,听到叶翎的声音,推开门进去,把元烁往叶翎面前一扔,转身就走。

    叶翎看着地上失去双臂,脸色煞白的元烁,神色淡淡地问了一句:“你效忠的,是前朝后裔吧?”

    元烁的神色变化,没有逃脱叶翎的眼睛。叶翎不认为元烁效忠楚明泽,他们师徒的关系不是谁做主,而是各有心思。

    “想说点什么吗?”叶翎问。

    元烁眼眸阴鸷地看着她:“不用白费力气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叶翎闻言,轻笑一声:“果然。失去双臂,还这么横,我想,你是盼着你的徒弟成功养出转生蛊,把你救回去,你可以获得新生吧?不然按照常理来说,你若视死如归,便该自我了断,你分明不想死,却又不在意变成废物这件事了。”

    元烁进门前,想过叶翎会严刑拷打,逼问他背后的人是谁,没想到叶翎一开口,很多事,他说不说,都没意义了,因为叶翎太聪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

    “放心,现在我不杀你,下次碰见楚明泽,我问问他,是否愿意付出代价来救你,他可是我见过最理智也最功利的人。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你可以慢慢想,好好想,我们到时候,拭目以待。”叶翎看着元烁缓缓地说。

    元烁神色一僵!楚明泽会救他吗?他不知道。

    叶翎知道这种老家伙骨头都很硬,因为转生蛊这种邪物的存在,导致元烁越是怕死,越是不会交代任何东西。因为说了只会死得更快,不说,还有希望等到得救转生的机会。

    元烁作为人质,价值并不是太大,但作为诱饵,还是有价值的。他背后的人,不管要救他还是要灭口,早晚会现身。

    “你的徒儿,现在去西凉城抓我家宝宝了是吧?”叶翎看着元烁冷声问。

    不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叶翎已经知道了。因为她每日都会让苏棠看一下,楚明泽所在的方向,有没有变化。原本在西南,疑似千叶城,如今已经到了正西边,定是去了西凉城!

    元烁突然冷笑起来:“不要小看我徒儿,最好也不要动我,这样等到了西凉城,叶缨告诉你她的儿子被抓走的时候,你手里还有点谈判的筹码!哈哈哈哈!”

    不论如何,元烁是不可能出卖某些人的,因为那些人才是他的希望,他选择对叶翎低头,也不会有好下场。事情很简单,叶翎也知道这一点。

    叶翎看着叫嚣的元烁,神色淡淡地说:“你上次差点被我家六岁的宝宝给杀了,这么快就忘了?楚明泽是你的徒弟,你对他这么有自信,是因为你内心里知道,你跟他相比,就是个蠢猪。是这个道理吧?”

    元烁面色扭曲:“少废话!你不会每次都嬴的!”

    叶翎挑眉:“看来你承认我之前每次都是嬴的,只是诅咒我下次会输?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愿,我也会帮你达成的。”

    “你……你什么意思?”元烁突然打了个寒噤,叶翎明明在笑,他却瞬间感觉毛骨悚然。

    “你不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吗?这么有骨气,那正好,我这里有个神经病特别想剐了你。”叶翎轻哼一声,“苏棠,人交给你了,留一口气,随便玩儿!”

    苏棠突然出现,一身红衣,双手各举着一把菜刀,摇曳生姿地朝着元烁走了过来,面上带着灿烂的笑:“老家伙,我媳妇儿下个月生辰,我想亲手给她做个菜,就拿你练练剔骨吧!哈哈!”

    “带走!”叶翎摆摆手。

    苏棠抓起元烁,开心地跑了。

    叶翎走过去关窗户,一片雪花被风吹着,落在了她的脸上,冰冰凉凉的。

    “阿珩,下雪了。”叶翎回头,笑靥如花,“到西凉城,再给宝宝做个雪房子吧。”

    西凉城。

    十月的最后一天,一早起来,外面落了一层薄雪。

    今年的雪来得比往年早一些,虽然不大,但叶尘还是很开心。

    百里夙和叶缨带着叶旌和叶尘一起出宫到宁王府去,今日是秦徵和如意的儿子秦易小娃满月的日子。

    先前接到宋清羽的传信,得知蛊种到了叶尘体内,叶翎和南宫珩已经出发回西夏来了,叶缨心情不太好,百里夙也有点焦虑,都明白了先前为何有人要掳走叶尘。

    叶尘自己倒是不管那些,依旧无忧无虑的,知道他亲爱的小姨和小姨父很快就回来了,特别开心,已经数着日子盼着了。

    到宁王府,进门,叶尘运起轻功,穿过竹林和湖泊,冲进了秦徵的院子里:“小叔叔,我来啦!”

    如意今日才出了月子,看着丰腴了几分,整个人更多了几分温柔。

    秦易小包子穿着一身红彤彤的小衣服,躺在摇篮里,睡得香甜。

    叶尘趴在摇篮边儿看着,笑嘻嘻地说:“小叔叔越来越好看啦!”

    方元系着围裙,举着菜刀跑过来,乐呵呵地问:“尘儿今日想吃什么?”

    “要喝方元叔叔炖的肉汤!”叶尘笑容灿烂地说。

    “好咧!”方元脚步轻快地出去了。今日弟弟满月宴,必须来点硬菜。

    冰月和蒙璈前几日都离开西凉城,去接叶翎了,还没回来。

    叶缨跟如意坐在一起聊天,秦徵跟百里夙已经喝上了。因为如意怀孕,秦徵戒酒一年,今日高兴,破了戒。

    临近午时,太阳出来了。

    方元做好了一大桌子丰盛的菜,准备开宴。

    天枢神色凝重地冲过来,对百里夙说:“太后娘娘出事了!”

    百里夙心中一沉,手中的酒杯瞬间碎裂,起身冲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