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惹我就揍你〕〔冷蓉蓉〕〔慕容雪〕〔窝囊老公的华丽逆〕〔陈平江婉〕〔我的傻白甜老婆陈〕〔超级人生陈平江婉〕〔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徐方乔玉〕〔全民轮回只有我开〕〔港综1986〕〔太荒吞天诀〕〔超级人生陈平江婉〕〔黑石密码〕〔你当像勇者翻过群〕〔从1983开始〕〔一胎三宝:帝国总〕〔十殿阎君阎啸〕〔开局签到十万年〕〔极品女主攻略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55.阿珩,打他(一更)
    初冬时节,天气渐寒。

    一路风平浪静,离开东晋,进入西夏的地界。以他们现在的速度,到西凉城,约莫还得二十天。

    叶翎怀胎七个多月,最近白天也越发困倦。有时候手中拿着一本书,看着看着就歪倒在南宫珩怀中睡着了。

    这里是西夏国最东部的边陲小城渝州城,进城的时候,天色已暗,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冷雨。

    先一步过来探路的苏棠包下了城中最好的客栈,安顿下来后,苏棠本想去买点酒回来跟蒙婧一起喝两杯,但被蒙婧拉住了,不让他乱跑。

    夜色深重,叶翎和南宫珩早早地睡下了,风不易还在灯下捣鼓一堆药材。

    一道披着蓑衣的壮硕身影,速度极快地进了渝州城。

    还没靠近客栈,突然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大哥!”

    很快,客栈周围再次归于沉寂,只听得风声雨声。

    渝州城北郊废弃的破庙中,亮起了火光,一肥硕一干瘦两个人,相对而立。

    “你又来找我做什么?跟你说过了,你的任务自己处理,找你徒弟帮忙!若你害我身份暴露,我第一个弄死你!”金渚一脸怒意。

    元烁皱眉说:“大哥,我实在是走投无路,只能来求你相助!你知道的,我徒弟身上被虞天那妖妇下了除不掉的印记,不管他在哪儿,苏棠都能找到他!”

    “你们师徒都是蠢货!”金渚冷声说。

    元烁叹气:“大哥,我知道给你添麻烦了。但这个时候,叶翎一行回西凉城,很可能是因为他们也发现了叶缨的儿子是蛊种宿主,甚至意识到那孩子成了蛊王!一旦他们顺利回去,南宫珩的断情蛊有望被解除!到时候,我们再想做什么,都更加困难!”

    金渚面色一沉:“所以呢?”

    元烁脸色难看地说:“所以,必须绊住叶翎和南宫珩的脚步,给我徒弟争取时间,让他趁着这段时间,尽快抓到那个孩子!否则,以后怕是再不会有机会了!”

    “说得好像你那徒弟出手就能成功一样!”金渚冷哼了一声。

    元烁苦笑:“可若是我们什么都不做,放任叶翎和南宫珩回到西凉城,赤焰想得手,更不可能了!大哥!那个孩子,对我们的大事,太关键了!错过这次机会,未必还有下次啊!”

    金渚面色阴晴不定:“但我绝对不能暴露身份,这件事,也很关键!一着不慎,前功尽弃!”

    “我手头有人,还有我徒弟准备的毒物,不用大哥亲自出手!但我不太了解那些人现在的实力,该怎么下手最容易成功,这个情报需要大哥提供。我不敢贸然靠近那群人,如今也没有时间再慢慢打探了!必须一击即中!否则后患无穷!大哥,帮我这次!”元烁说。

    金渚冷冷地看了元烁一眼:“你什么都不要做,远远地跟着,等我消息!”

    元烁神色大喜,拱手行大礼:“多谢大哥!”

    半夜雨停了,清早晨雾蒙蒙。

    风不易醒来,就见房中多了个人,盘膝坐在地上,块头很大。

    风不易愣了一下:“金爷爷,你回来了?”

    金渚睁眼,乐呵呵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是啊,家里没事了,老夫就来找少主。说来也是曲折,走前少主去了西凉城,老夫就找去了西凉城宁王府,见到秦老弟,才知道少主年初去了东晋,又连忙往东晋赶,路上跟少主错过了,到那儿才知道少主又要回西夏,再跑回来,昨夜可算是追上了!”

    风不易点头:“我知道了。爷爷还好吗?出关了吗?”

    金渚摇头笑笑:“老主子好着呢,就快出关了。说出关就来看少主。”

    风不易皱了皱眉:“反正他只想练就绝世神功,常年闭关,我无所谓。”

    “主子很惦念少主,还说……”金渚笑眯眯地说。

    风不易摇头:“我没事。金爷爷若是有事,自去忙,我这儿不需要保护。”

    金渚微叹:“主子的苦心,少主日后会明白的。老夫奉主子之命跟随侍奉少主,不会打扰少主的事。”

    “随便吧。”风不易神色淡淡地说。

    吃过早饭,一行人再次上路,离开渝州城往西走。

    叶翎见到金渚,只微笑致意,没有多说什么。

    关于风不易的身世,叶翎多少知道一些,隐世家族的小公子。叶翎先前问过一回,但风不易不愿提他家里的人,只说没什么好讲的,似乎跟家里关系并不好,也没见他回去过。

    金渚来了,他又当回了风不易的车夫,跟原来一样。

    风不易觉得也挺好,若是出了什么事,至少他不会是累赘,还可以命令金渚帮叶翎。

    金渚当初走的时候,南宫珩还好好的。

    是夜再次停下休息的时候,金渚状似无意地提起:“在西凉城宁王府,粗粗听秦老弟提了几句夜王的情况,没想到……他原先那么爱笑的人,如今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风不易摇头:“没事,等到了西凉城就好了。”

    “原先以为中了断情蛊会发狂呢,如今他安安静静的,倒也不是坏事。”金渚说。

    “最开始不是这样的。”风不易说,“发过狂,给他下了压制内力的药,不敢让他用武功。希望他早点好起来吧。暗处有一群杂碎虎视眈眈,若是接下来遇到什么麻烦,希望金爷爷帮忙。”

    金渚点头:“那是当然,少主尽管吩咐,老夫自当全力以赴!”

    风不易话落,就躺下睡觉了。而金渚像以前一样,在风不易的房间里打坐修炼,贴身保护。

    看着床幔垂下,金渚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知道南宫珩中了断情蛊,没想到他的内力也被封印了,这倒是个好消息。

    次日傍晚时分,再次住店,苏棠靠在蒙婧身上撒娇:“娘子,人家好想喝酒怎么办?”

    一路上蒙婧管着苏棠,不让他脱离队伍,越是没酒喝,越是想喝酒。

    金渚闻言,乐呵呵地说:“老夫也馋酒了,我去买,给你们带回来!”

    金渚话落,看向风不易,风不易点头:“金爷爷去吧,多买点儿,最好喝死那个神经病!”

    夜幕低垂,金渚进了城中一家酒馆,让拿两坛酒,还点了几个招牌菜,然后他在角落一张桌子旁坐着等,桌边已经有一个客人了。

    “大哥,怎么样了?”元烁压低声音问。

    金渚看着门口的方向,嘴唇几乎没有动,声音传入元烁耳中:“队伍里,最好下手的是完颜幽母女,但她们没多大价值。我的计划是,你抓走南宫珩。”

    元烁眸底闪过一丝异色:“南宫珩的实力……怕是控制不住啊!”

    金渚冷笑:“断情蛊发作之后,叶翎给他下了压制内力的药,现在就是废人一个。他总跟叶翎在一起,叶翎身怀六甲,不能动武,南宫珩又没法用武功,而且脑子不正常,就是抓他的最好时机!”

    “若是抓了南宫珩的话……”元烁眸中精光闪烁。

    “抓走南宫珩,跟抓走那个孩子一样,接下来,就可以为所欲为!东晋的皇帝是南宫珩的养父,西夏的皇帝是他姐夫,南宋的皇帝是他过命的兄弟!”金渚低声说。

    “妙哉!到时候,有南宫珩在手,想抓那个孩子,也会容易很多!这可能是我们掌控南宫珩的最好时机!他中了蛊,脑子不正常,若是把我们当自己人的话,甚至可以推他去帮我们做事!”元烁神色有些急切。

    “没得手之前,不要想太多!”金渚冷声说,“现在那边实力最强的是苏棠,不过苏棠天天跟蒙婧在一起,不会守着南宫珩和叶翎。宋清羽也在,易容乔装了。除了这两人,其他人的实力,都不足为惧。”

    “那我们是夜里动手,还是白天在路上动手?”元烁问。

    “白天。夜里他们防备严密,等上了路,几辆马车即便挨着,人也不在一处。把人都派出去!让人去攻击蒙婧,就能绊住苏棠,让人去攻击少主,我就有理由不去帮叶翎!你亲自去抓南宫珩!要快!因为其他人挡不住苏棠,也不该挡住我!得手之后立刻离开,一刻也不要懈怠!”金渚冷声说。

    元烁点头:“好!我今夜就在必经之路上布下埋伏,明日动手!”

    “记得,一定要快!若你慢了一步,等到我腾出手,我就必须在他们面前杀掉你,才能不引起怀疑!懂了吗?不要给我找麻烦!”金渚眸光暗沉。

    元烁神色一凝:“懂了!”

    “客官,你要带走的酒菜齐了!”

    听到小二的声音,金渚立刻站了起来,笑呵呵地走过去,掏出银子结了账,提着食盒和两坛酒,晃晃悠悠地出了酒楼。

    回到客栈,金渚把一坛酒和两盘下酒菜给苏棠送过去,带着剩下的酒菜回到风不易的房间。

    “少主要不要再吃点?”金渚问风不易。

    风不易摇头:“不了,金爷爷你自己吃吧。”

    金渚原本就是个爱吃肉爱喝酒的,所以他的表现一切都很正常。

    一夜无话。

    次日天气阴霾,寒风呼啸。已经到十月底了,看着像是要落雪。

    三辆马车,风不易在前,南宫珩和叶翎在中间,蒙婧和完颜幽带着小傲月在后面。

    明面上的侍卫没几个,苏棠属于暗卫之列。

    出城,进了一个茂密的松树林。

    风很大,路不宽。马车逆风,走得不快。

    天冷,叶翎身子沉,不爱动,上了马车之后,就窝在南宫珩怀中,昏昏欲睡。

    南宫珩一手抱着叶翎,一手拿着一本书。这书是叶翎按照前世的记忆,自己写的一些典故,专供南宫珩打发时间。

    前面的马车,金渚赶车,风不易面前堆着当初虞澍写的蛊术方子,皱眉,正在研究。

    后面的马车,蒙婧抱着小傲月,正在教她说话,稚嫩的声音传出来。

    一群黑衣人,从树上落下,打扮完全一样,分三路,朝着三辆马车攻了过来!

    马车颠簸,叶翎瞬间清醒坐起,握住了南宫珩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阿珩,记得保护自己!”

    南宫珩皱眉看着叶翎,大手贴在了叶翎肚子上,感觉里面的孩子动了一下,南宫珩的眸光也闪了一下。

    金渚高声说:“有刺客!小心!”

    “金爷爷,去保护阿珩和小叶!”风不易冷声说。

    话落,一个刺客挥刀刺入了风不易的马车!

    风不易脸色一白,险险避开。金渚伸手,把风不易拽了过去,护在他身后,一掌打死一个刺客,冷哼了一声,朝着另外一个打了过去!

    苏棠见几个刺客朝着蒙婧的马车砍去,怒骂:“狗杂碎!找死啊!”冲过去,一刀砍掉了一个刺客半个身子!

    前面有金渚,后面有苏棠,宋清羽带着所有明里暗里的护卫,把南宫珩和叶翎的马车保护在中间。

    元烁混在一群刺客中间,但他比常人都要高,又出奇得瘦,看起来还是很显眼。宋清羽见过元烁跟楚明泽在一起,一眼就认出来了。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风不易冷喝:“有毒!屏住呼吸!”

    这就是在明里和在暗中的区别。

    下毒这种事,最适合暗中偷袭。便是这边有神医风不易,最终可以保证解毒,但在危急的当下,风不易哪能立刻把完全对症的解药变出来?每个人身上带的风不易给的解毒药,固然有用,但也必然不是完全对症的,只是缓解毒素发作和蔓延。这毒可是出自虞天之手,十分霸道!

    马车里,叶翎给自己和南宫珩都吃了解毒药丸,靠在一起,听着外面的动静,没有动。

    宋清羽实力本就不如元烁,一开始又吸入了少量毒烟,感觉内息有紊乱的趋势,服了两颗药之后,微微好转,但这会儿功夫,身上就被元烁刺了一剑!因为元烁一上来就用了全力,招招必杀!

    元烁有备而来,目标明确,抓走马车里的南宫珩!

    此时苏棠和金渚分身乏术,元烁带来了数量众多的死士,缠住其他人,他只需要突破宋清羽的防线,事情就成了!

    几招过去,元烁带来的死士之中,另外一个人冲过来,攻向宋清羽!这位不是死士,是元烁的心腹,实力不在宋清羽之下!

    元烁瞅准空档,虚晃一招,避开宋清羽,半个身子冲进了马车里!

    有了那次被叶尘坑的前车之鉴,元烁这一次防备心很重,叶翎的暗器都被他躲了过去,伸手朝着叶翎抓了过来!因为他突然改主意了!事情如此顺利,他打算把怀着身孕的叶翎和中了断情蛊的南宫珩一起抓走!

    元烁速度极快,而叶翎的反应是,拽过南宫珩,挡在了自己身前:“阿珩,打他!”

    元烁枯瘦的手,按住了南宫珩的肩膀!

    下一刻,南宫珩眼眸倏然阴沉,眸底闪过一丝血色,伸手如电,挥掌重重地拍到了元烁心口!

    元烁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一口血喷出来,身子并没有飞出去,而是被南宫珩抓住,像扔破布一样,重重地砸在了马车上!一下,一下,又一下!

    元烁感觉自己的肋骨断了一根,想要挣脱南宫珩的束缚,立刻就成功了,因为南宫珩狠狠一拧,生生拧断了元烁的一条手臂!

    金渚身旁倒了四五具尸体,他眼角的余光一定盯着中间那辆马车,看到元烁破了宋清羽的防线进入马车,知道事情快成了。

    风不易再次高喊:“金爷爷,快去救小叶和阿珩!”

    “好!”金渚拧断了身旁最后一个刺客的脖子,拉过风不易,背在背上,朝着中间那辆车冲了过去,速度很快,一副很急切的样子。

    金渚算着,他三息之内就能到,而那马车里一个孕妇,一个废人,元烁应该立刻就能抓了人离开。这瞬间的时间差过去,他为了保护风不易,有充分的理由不去追。

    结果,就见马车里飞出来一个人,惨叫不止,血花飞溅!

    金渚脚步一滞,那分明是元烁!

    背上的风不易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说:“这次临行前,小叶非要给阿珩吃解药,让他恢复武功,我本不赞成,现在看来她是对的。阿珩现在脑子不正常,除了小叶,别的人碰阿珩,谁碰谁死!”

    金渚闻言,瞬间内伤,几欲吐血!风不易说一开始南宫珩发狂,所以用药压制了他的内力,却没说这次出来,南宫珩的内力已经解禁了!

    突然遭遇偷袭,叶翎在马车里根本不担心,因为南宫珩如今的状态是“一触即发”。除了她之外,六亲不认,别人摸他一下,瞬间开启杀人狂魔模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