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女首富:娇养〕〔我只想安静的做个〕〔重生后她只想种田〕〔萧阳叶云舒超级王〕〔美女总裁的铁血狂〕〔生而为王〕〔文明之万界领主〕〔三国之巅峰召唤〕〔偏执权臣的娇软白〕〔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贵妃每天只想当咸〕〔我的意呆利〕〔地下世界王者〕〔萧阳叶云舒〕〔最强高手在花都〕〔回到村里开直播〕〔最强高手在都市萧〕〔陆先生,爱妻请克〕〔萧阳叶云舒生而为〕〔萧阳龙王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53.你应该感谢我(一更)
    躲在暗处的金渚一直盯着元烁这边的动静,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栽在了一个六岁孩童的手中!

    这里是一条僻静的巷子,此时周围没有其他人。

    金渚有片刻的犹豫。他原本打定主意,绝对不能现身,因为他的身形很显眼,一旦被叶缨这边的人看到,就有暴露的风险。

    但这会儿,金渚眼睁睁地看着元烁从房顶上砸到了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他如果出手,就必须保证在被人看到之前,把叶尘抓走!

    哑奴已经晕过去了,叶尘站在房顶上,拉了拉哑奴的胳膊,他力气太小,拉不起来。他看着下方面朝下砸在地上的元烁,皱了皱小眉头,居高临下,冲着元烁后心又补了两枚暗器。

    金渚见状,眼皮子跳了跳!这次失败不打紧,下次再来。若是真让叶尘一个小娃把元烁给弄死了,他们就损失大发了!元烁中毒,必须尽快解,来不及安排其他属下了!

    金渚正要冲出去,带走元烁和叶尘,就听一道女声逼近:“尘儿!”

    叶尘转头看到飞身而来的青衣女子,小脸一喜:“冰月姑姑,我在这儿!”

    金渚眸光一黯,在叶尘转身的同时,他闪身而出,提起地上的元烁,消失在原地。

    冰月和蒙璈才到西凉城,往宁王府去的路上,正好撞见叶缨正在被围攻。

    蒙璈在帮叶缨,冰月来找哑奴和叶尘,远远地看到房顶上有人倒着,心道不好!

    冰月冲过来,抱住叶尘,上下打量。

    叶尘摇头:“冰月姑姑,我没事!哑爷爷中毒了!”

    冰月连忙去查看哑奴的情况,人还活着,像是迷药。冰月也跟着风不易学了些医毒,而且随身带的有风不易给她的解毒药,立刻喂哑奴吃了两颗。

    叶尘拉住冰月的手,往下方巷子里一指:“冰月姑姑,那个坏蛋在下面,不知道死了没有!”

    冰月顺着叶尘小手指的方向,定睛一看,下方地上有一滩黑血,但已没了人影。

    叶尘瞪大眼睛,皱眉:“坏了!那个坏蛋被人救走了!不过小姨父送我的暗器,我发了三回!都中了!”

    冰月神色惊奇:“尘儿你好厉害!”

    “我们快回去找母后吧!”叶尘说。

    哑奴一时没有苏醒,冰月把他背在背上,正想再去抱叶尘的时候,叶尘摇摇头说:“我可以自己走!”

    话落,叶尘小身子腾空而起,朝着叶缨所在的地方飞了过去。

    冰月感叹了一下,大半年不见,宝宝今非昔比了。

    更让冰月觉得神奇的是,叶尘竟然还记得路。

    不过等冰月带着哑奴和叶尘回来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叶缨的白绫被染成了红色,地上有七八具尸体,一半儿都没有脑袋,触目惊心。

    “母后!”叶尘飞身扑进了叶缨怀中。

    叶缨凝眸,查看了一下叶尘的身子,发现他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叶姐姐,哑叔中毒了,我给他服了解药,但不知道对不对,你给他看看吧。”冰月把哑奴放下。

    叶缨给哑奴把脉,又拿出一个药瓶,喂他吃了一颗药。哑奴重重地咳嗽了几声,睁开了眼睛。

    “哑爷爷!”叶尘叫了一声。

    哑奴立刻抱住叶尘,抱得紧紧的,眼圈儿都红了,很是自责。是他掉以轻心,没有保护好叶尘,若是叶尘出了事,他无法原谅自己。

    叶尘小手拍了拍哑奴的背:“哑爷爷,我没事。”

    蒙璈伸手拉住了冰月:“你没事吧?”

    冰月愣了一下,推开蒙璈:“我当然没事,坏人都被尘儿解决了。”

    蒙璈和冰月两人查看了那些尸体,没有任何特征,像是死士。

    “不会又是楚明泽那个贱人吧?”冰月若有所思,“若是他的人,为什么要抓尘儿呢?”

    “阿缨!”百里夙风也似的冲了过来,拉住叶缨,脸色难看,“怎么回事?谁干的?”

    叶缨摇头:“我没事,一点轻伤,他们是冲着尘儿来的。”

    百里夙面色一沉:“尘儿呢?”

    “父皇,我在你面前。”叶尘举起小手挥了挥。他爹眼里只有他娘,刚刚从他身边跑过去的,竟然都没看见他。

    “儿子没事吧?”百里夙打量叶尘,依旧拉着叶缨没松开。

    叶尘摇头,表示他很好。

    事情发生得很快,周围已经有很多围观的百姓了。

    叶缨身上染了不少血,她又跳进那个大坑里,把马车里面给如意带的吃食拿出来,面色平静地对百里夙说:“我带尘儿去宁王府,你留下善后。”

    百里夙皱眉,点头说:“我先送你们过去。”

    “不用,冰月和蒙璈都在。你等会儿再过来接我们,让人把哑叔送回宫去。”叶缨摇头。

    蒙璈把叶尘抱了起来,冰月接过叶缨手中的食盒:“叶姐姐,我拿着吧。”

    这里距离宁王府已经不远了,蒙璈和冰月骑过来的马,他和叶尘一人骑了一匹,冰月陪着叶缨步行,往宁王府走去。

    最近百里夙忙着修炼冲关,连奏折都是叶缨批阅的,所以这几回叶缨带着叶尘来宁王府,百里夙没有跟着。

    接到暗卫禀报,说叶缨和叶尘遇袭,百里夙立刻冲了过来,好在最终有惊无险。

    看着叶缨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百里夙低头看着地上的尸体,眸光冰寒:“封城搜查!任何可疑的人都不能放过!”

    宁王府。

    秦徵正陪着如意在竹林散步,听到脚步声,如意笑说:“定是尘儿又来了。”

    下一刻,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娘!”

    如意神色微怔,不可置信地转头,就见冰月跑了过来。

    秦徵见冰月回来了,喜出望外:“哈哈!闺女回来了!太好了!”

    如意过去那些年一直都跟冰月母女俩相依为命,头一次分开这么久,还在如意怀孕的时候。

    秦徵是希望冰月能陪着如意的,不过又觉得叶翎需要照顾,所以每次写信也没提过让冰月回来。

    如意这几日说生就生了,冰月这会儿赶回来,秦徵和如意都很高兴。

    转头看到叶缨身上的血,秦徵面色一变:“怎么回事?”

    “秦爷爷,路上有坏蛋要抓我!”叶尘小脸认真地说。

    秦徵一听就怒了:“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找死!”

    “不知道是谁,抓我的那个人戴着面具,听声音年纪挺大的,他很瘦,很高。”叶尘回想了一下见到的元烁。

    旁边冰月神色一凝:“尘儿,抓你的是个很高很瘦的老头?”

    “是呀!”叶尘点头。

    “有多高?是不是比你蒙叔叔还高半个头?”冰月问。

    叶尘看了看蒙璈,点头说:“差不多。”

    “就是楚明泽!”冰月冷声说,“我见过楚明泽的师父,是一个瘦竹竿一样的老头,武功很高!”

    “他为什么要抓尘儿?”叶缨蹙眉。

    楚明泽先是跟叶翎交易,得到了百里夙的血。后来又半路抢了一次百里夙的血。这回突然出手抓叶尘,太奇怪了!

    “会不会是想用尘儿威胁我们?只要他们得手,别说是百里夙的血,完全可以对我们为所欲为。”蒙璈皱眉说。

    “不无可能,但这次的事,楚明泽没有出现,而且也不太像他的行事作风。”叶缨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楚明泽不喜欢正面交手,喜欢暗中作祟。

    像这样,光天化日直接杀过来抢人的做派,跟楚明泽之前的行事作风差异很大。而叶尘所见,证明动手的就是楚明泽的师父,一定跟楚明泽有关。

    先前楚明泽的事情接连失利,他等了多年的藏宝图,也功亏一篑。若说他恼羞成怒,改变策略,也是可能的。

    若不是叶尘今年开始学武功,而且身边的人教了他许多遇到危险该如何应对,他身上随身带着武器和暗器的话,这一次,他怕是就被抓走了。

    回到秦徵和如意的住处,如意和冰月母女坐在一处,说分开这段日子的事情。虽然一直都有书信往来,但信中所传的毕竟只是很小一部分。

    冰月问如意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夜里睡得是否安稳。如意又问叶翎怀了身孕后,吃饭如何。

    叶缨到叶翎和南宫珩的竹楼去,找了叶翎的一身衣服换上。

    叶尘在跟秦徵将今日的事,秦徵听了事情的经过,对叶尘竖起大拇指:“尘儿很厉害!以后你小叔叔就跟着你混了!”

    叶尘笑嘻嘻地说:“好啊!”

    蒙璈背着包袱,正襟危坐,一时有些尴尬。

    来之前,蒙璈设想了很多种见到秦徵和如意的情景,还偷偷练了练怎么笑,想给长辈留下一个好印象。

    结果一进城碰上了叶缨叶尘遇袭的事,回到宁王府之后,也没人把他当客人,冰月都没有帮他介绍。

    还是叶尘看见蒙璈包袱都没放下来,好奇地问了一句:“蒙蒙叔叔,你背的什么东西?怎么不放下来?”

    如意笑意温柔:“这位就是东晋的蒙将军吧?听小叶和阿珩提过你。”

    “伯母好!”蒙璈立刻起身,对着如意行礼。

    把如意吓了一跳,笑着说:“都不是外人,快坐,不必多礼。这次是小叶让你送冰月回来的吧?谢谢你。”

    蒙璈摇头:“不用,是我应该做的。”

    冰月瞪了蒙璈一眼:“坐下!别一惊一乍的!”

    蒙璈立刻乖乖坐下。

    如意见蒙璈如此听话,直觉他跟冰月之间不太寻常。

    “蒙蒙叔叔,你的包袱。”叶尘提醒蒙璈,包袱还是没放下。

    蒙璈又突然站了起来,冰月很无语:“蒙冰冰你有病啊!”

    “蒙冰冰?”如意笑意加深,“冰冰是蒙将军的小名儿吗?倒是跟你很有缘分呢。”

    冰月嘴角一抽:“不是,我给他起的外号,因为他是个大冰块儿。娘不要叫他蒙将军了,他已经不当将军了。”

    如意还是头回见到自家女儿对一个人有如此明显的敌意,不过这恰好说明,冰月跟蒙璈很熟悉,不需要客套。

    蒙璈从背上解下来他背了一路的一个小包袱,放在桌上,一层一层地打开。

    冰月看过来:“你到底带了什么?一直也不让我碰。”

    叶尘跑过来,踮脚看,就见很多层布包着的是个白玉花瓶,花瓶上面绽放着一朵一朵血色的梅花,不是画上去的,是天然就有的。

    “好漂亮!”冰月素来就事论事,虽然这是蒙璈的东西,但真的很好看。

    “我知道了!这是蒙蒙叔叔送给如意奶奶的见面礼!对不对?”叶尘笑着说。

    蒙璈点头,微微扯了一下嘴角,露出一抹不太自然的笑来:“尘儿猜对了。”

    蒙璈捧着那个花瓶,递到如意面前:“伯母,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这……太贵重了。”如意一看,就知道这东西价值连城,绝非凡品。

    玉不罕见,但这玉质温润无暇,天然带“血”,可是玉中极品,可遇不可求的。

    “伯母喜欢就好。”蒙璈神色认真地说。

    秦徵笑着说:“巧了,前几日家里打碎了一个梅瓶,如今又有了新的。如意,你就收下吧,都是自家孩子,没外人!”

    蒙璈一听这话,心中欢喜,觉得这礼物真是送对了。

    如意很喜欢这个新的花瓶,不过有了前车之鉴,这回没有再往窗台上放,打算放在内室床边。

    叶缨换了衣服回来,百里夙也到了。她已经写好了一封信,百里夙安排人送去东晋。

    叶缨在信中说了今日的事,提醒叶翎多加小心。

    不过暂时他们都认为,楚明泽那帮人抓叶尘是为了当人质,并没有想到那种匪夷所思的可能。

    楚明泽连养两次转生蛊都失败之后,也不知道到底为何,还是虞天意识到了问题。因为真正知道蛊种之血的秘密的,只有虞天和虞澍姐弟俩。

    西凉城一处民宅中。

    金渚随身带的有风不易做的解毒药,给元烁吃了之后,元烁一时半会儿还没醒过来。

    百里夙下令封城搜查,官兵闯进来的时候,金渚慌不迭地背着元烁逃走了。

    是夜,元烁在城郊树林中苏醒过来,叫了一声“大哥”,金渚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

    “废物!没用的废物!”金渚冷声说,“一个六岁的孩子,差点杀了你!你一身武功,却没有脑子,有什么用?蠢货!”

    元烁脸色铁青,感觉胸口隐隐作痛,脑海中浮现出叶尘的小脸,想起事情的经过,他简直要疯了!

    最大的威胁哑奴已经被放倒了,当时没有别人拦路,元烁只需要再做一件事,抓住叶尘带走。结果,他不仅失败了,还差点丢了性命!

    “大哥,我错了……是我无能,犯蠢了……”元烁爬起来,跪在金渚面前,低着头沉声说。

    元烁这次的失败,最大的原因是他没料到叶尘小小年纪竟然身上有刀有暗器,胆子那么大!而除此之外,元烁话太多,也是问题所在。

    当时元烁以为万无一失,有些得意忘形,还跟叶尘说些有的没的,就是那会儿功夫,叶尘瞄准了他的心口。

    以元烁的实力,但凡他谨慎些,下手快一些,第一时间把叶尘打晕,什么问题都不会有。

    金渚怒极,抬脚踹在了元烁心口!

    元烁被踹飞出去,撞在了树上,又吐了一口血,爬回来,跪在金渚面前:“大哥,今日的事,不要告诉主子!不然我会没命的!我会想办法!我会再想办法,尽快抓到那个孩子!”

    “一次失手,下次只会困难百倍!”金渚厉声说,“而且你已经暴露了,那帮人中有人见过你,那个孩子一说,就知道是谁干的!”

    元烁面色一僵:“他们只会认为是我那徒儿的意思……”

    金渚冷哼了一声说:“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耗着!必须尽快出发去东晋,不然没有办法解释!你这么蠢,什么事都办不成!你去,把你徒弟找过来,让他来想办法!”

    元烁脸色难看:“是,大哥。”

    金渚又踹了元烁一脚,冷哼一声,飞身离开。

    元烁从地上爬起来,扶着树才站定,眼眸阴鸷地看了一眼西凉城的方向,脚步迟缓地朝着树林外走去。

    晋阳城。

    叶翎面前摆了个小罐子,风不易和苏棠都凑了过来,目不转睛地看着。

    “开开开!快开!我看看那破虫子长什么样?”苏棠迫不及待地说。这么多年,苏棠自己还没亲眼见过转生蛊。

    风不易也很期待,来自一个医痴的好奇。

    叶翎把罐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三人同时看了进去。

    “虫子呢?”苏棠皱眉,伸手推了一下那个罐子。

    血水晃动,什么都没有。

    叶翎蹙眉:“什么情况?”

    “失败了!鬼丫头你说实话,当初是不是给我弄的假血?”苏棠瞪着叶翎问,“我是不要这鬼东西了,但你若是故意骗我,我……等你生了小鬼丫头,我定要揍你一顿!”

    “闭嘴!”叶翎无语,“是真的我姐夫的血。”

    “那为什么会失败?”风不易皱眉。

    叶翎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罐子:“是啊,为什么会失败……楚明泽头一次养的蛊,也失败了,第二次,成败未知,但蛊种之血,可都是真的,虞澍姐弟,也没理由故意使坏,蛊方没错,药材没错……”

    “那是哪儿错了?”苏棠不解。

    “虞澍说,我姐夫的血,他当年是一次性取的,后来再没取过……后来……”叶翎神色微变,“后来,我姐给百里夙生了个儿子!”

    “什么意思?”风不易拧眉。

    “蛊种怕早不在百里夙体内了!我们围着他转了这么久!”叶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完了完了!出事了!苏棠你去把虞澍给我拎过来,我有话要问他!”

    苏棠闻言冲了出去,风不易神色一惊:“蛊种……难道传给了宝宝?”

    叶翎眸光一凝:“不无可能!”

    苏棠拎了虞澍过来,把他扔在了叶翎面前。

    叶翎问虞澍:“蛊种有没有可能传给别人?”

    虞澍摇头:“不可能!除非生孩子!”

    话落,虞澍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翎,又看了看桌上的小罐子,声音都变了调:“百里夙的血没用了?!”

    叶翎沉默不语,虞澍神色激动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当初叶缨怀孕,蛊种定是到了孩子体内!因为孩子的身体才是最纯净的宿主!”

    虞澍话落,叶翎走过去,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贱人!你还挺高兴是吗?”

    一想到孩子体内有那种邪物,叶翎恨不得把虞澍碎尸万段!那东西就算对宿主没伤害,但会引来很多想要伤害他的人!

    虞澍趴在地上,面色变幻不定。

    苏棠神色惊奇:“还可以这样?”

    叶翎冷声说:“楚明泽头一次养蛊失败,他或许以为是我给他的血是假的,又去抢我姐夫的血!但他第二次一定也失败了,虞天在他手中,说不定跟虞澍一样,一个月之前,就意识到蛊种到了宝宝体内!”

    宋清羽面色一沉:“我立刻去给叶缨传信,让他们小心!”

    “可恶!若他敢动宝宝一根头发,我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叶翎面色冷凝。

    正在此时,地上的虞澍却桀桀笑了起来。

    苏棠抬脚踹了他一下:“老不死的你给老子闭嘴!”

    虞澍努力仰头,看着叶翎,笑容诡异:“或许,你应该感谢我。”

    “艹!这个老贱人!鬼丫头,还留他做什么?我现在就把他弄死!”苏棠话落,拔刀砍向了虞澍。

    叶翎眸光一缩:“住手!让他把话说完!”

    “当时蛊种已经成了,经由百里夙传给他的儿子,有可能会再次进化,变成蛊王!”虞澍双目凸出,眸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蛊王?又如何?”叶翎冷声问。

    “百蛊之王,可生百蛊,灭百蛊。”虞澍幽幽地说。

    叶翎闻言,神色微怔,看向了窗边的南宫珩。

    “这么说,阿珩的断情蛊,不用等孩子出生,就能解了!”风不易神色一喜。

    “没错!若那孩子体内真有蛊王存在,一滴血,南宫珩可恢复如常!”虞澍说。

    叶翎思绪一时有些乱,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苏棠拍桌子:“鬼丫头,那还等什么?收拾收拾,咱们去西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大周仙吏〕〔在港综成为传说〕〔穿梭在轮回乐园〕〔剑来〕〔高人竟在我身边〕〔神级系统:一元秒〕〔红衣罗刹〕〔仙人弟子在人间〕〔第一战神杨风〕〔乡下女婿〕〔我竟然死了300年〕〔鉴宝玉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