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强婿〕〔六零医妻有空间〕〔叶玄苏轻竹〕〔战神军王叶玄〕〔一世战神叶玄〕〔废婿秦意夏言冰〕〔黑莲进化史〕〔薛安秦瑜〕〔情深慕白首: 顾先〕〔秦南明刘诗悦〕〔慕少放肆宠〕〔叶沁隗琛〕〔前任凶猛〕〔宋时雪〕〔都市废婿〕〔焚天血帝〕〔虚无之主游下界〕〔三爷,夫人她又惊〕〔帝国萌宝:薄少宠〕〔超级豪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40.小弟弟,独领风骚(二更)
    阳光暖暖的,微风柔柔的。

    不远处的红衣苏棠,那矫揉造作的风骚姿势,说出口的话,让蒙婧觉得,眼睛辣辣的……

    蒙婧实在是没办法把苏棠这张精致甚至带了几分可爱的娃娃脸,跟他的性格匹配到一起,怎么看都是满满的违和感,好生不习惯。

    蒙婧愣怔的功夫,一道红影飘来,眨眼的功夫到了跟前。

    苏棠比蒙婧高了一头不止,他伸手,轻抚蒙婧的长发,笑容荡漾:“是不是被我迷住了?”

    下一刻,蒙婧回神,下意识地抬手,把手中的洒水壶,冲着苏棠的脑袋浇了下去!

    苏棠精心打扮得美美的过来找蒙婧,刚刚还想亲热一下,结果被当头浇水,一身狼狈。

    “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在干什么?”苏棠好气,瞪着蒙婧。

    蒙婧默默地后退了几步,轻咳两声说:“请你不要突然离我那么近。”

    苏棠眨了眨眼睛,看着蒙婧嘿嘿一笑:“我明白了!那我慢慢的!”

    下一刻,苏棠慢慢地朝着蒙婧走过来,像是很喜欢身上的新衣裳,走得那叫一个摇曳生姿。

    “这次不突然了吧?”苏棠到蒙婧跟前,“婧儿,叫声苏哥哥来听听。”

    蒙婧一脸拒绝,把水壶挡在身前,蹙眉说:“苏公子,请你正常一点儿行吗?”

    “嗯,好的。”苏棠轻咳两声,正了正神色,看着蒙婧一本正经地问,“天气这么好,请问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蒙婧无语至极,一道黑影闪过,苏棠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流畅的抛物线,重重地坠入了湖中!

    蒙璈黑着脸,收脚,冷哼了一声:“神经病!”

    蒙婧看着苏棠在水里扑腾,这下真的成了落汤鸡,不由哭笑不得。这个男人的性格真的是,难以形容。

    “姐,以后离他远一点儿!他再骚扰你,就跟我说!我打不死他!”蒙璈轻哼了一声说。

    蒙婧摇头笑笑:“小璈,他没有恶意的,只是喜欢闹腾,你不要对他有敌意。”

    “他对姐姐是没有恶意,只有非分之想,但这件事,我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蒙璈话落,飞身越过湖面,足尖一点,把正准备爬出来的苏棠又给踩回了水里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姓蒙的你有种别跑!老子要杀了你!剁了你!”苏棠再次冒头,看着蒙璈的背影,一通怒吼。

    蒙璈没理他,眨眼功夫不见人了。

    苏棠回头,见蒙婧站在岸边笑,双臂一拍,激起一阵水花:“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还笑?还笑?你再笑?再笑我就把你睡了!”

    蒙婧脸色一红,扭头走了,这神经病!

    叶翎正在看冰月给她肚子里的孩子做小衣裳,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门被人踹开,一个一身湿漉漉的红衣,像是被人摧残过的男人冲了进来,不是苏棠又是谁?

    “苏棠?”冰月第一次见到苏棠的真容,很是惊奇,“你原来长得这么好看啊!”

    苏棠瞬间觉得心情好了点,又嘚瑟起来:“那是!”

    “你这是没事跑去花园跳湖了?”叶翎看着苏棠,似笑非笑地问。

    苏棠走过来,坐下,拍了一下桌子,气哼哼地说:“鬼丫头,你要给我主持公道!姓蒙的那个混蛋欺负我!”

    冰月忍俊不禁:“你是说蒙姐姐吗?”

    “你才是混蛋,蒙婧不是!”苏棠瞪了冰月一眼。

    冰月轻咳,行吧,开个玩笑,这货竟然炸毛了。不对,是他一直处于炸毛状态。

    “蒙蒙怎么着你了?”叶翎问。

    “他把我踢到了湖里,还往我头上踩了一脚!”苏棠一脸怒色。

    不过苏棠的真容看起来着实有几分可爱,生气的时候,威慑力也没几分。

    “你做了什么?又去非礼蒙姐姐了?”叶翎问。

    “什么非礼?我跟蒙婧都亲过嘴了,她是我的女人,我是她的男人!”苏棠大声说。

    冰月噗嗤一声笑了:“苏棠,这件事,蒙姐姐知道吗?”

    “她当然知道!我刚才还跟她说了!她也没反驳!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都被迷住了!所以我决定了,今夜入洞房!”苏棠很自信地说。

    苏棠话落,叶翎拿起面前的茶杯,泼了他一脸:“脸好了,脑子的病更重了!蒙蒙只是把你踹到湖里去,都是轻的。”

    苏棠瞪叶翎:“鬼丫头,别以为你怀着小鬼丫头,我就不敢打你!”

    “苏神经,你想打可以试试,我用一根手指就能弄死你,信不信?”叶翎轻哼了一声。

    “那是因为你卑鄙无耻,给我下毒!有种你把我的毒解了!我一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看在小鬼丫头的面子上,不打你的肚子!”苏棠把桌子拍得啪啪响。

    叶翎冷笑:“想解毒?没门儿,窗户都没有!不准骚扰蒙姐姐,不然我把你的脸毁了!”

    “什么骚扰?我这么好看,她肯定喜欢!”苏棠对此迷之自信。

    “那……”叶翎似笑非笑地看着苏棠说,“有个问题,我想问你,既然你对你现在这张脸,这么自信,你还想要转生蛊吗?”

    苏棠闻言,神色一僵,沉默下来,周身的气息也变了。

    “苏棠,如果你还要转生蛊的话,可以,我正在给你养。不过,你不能再骚扰蒙姐姐,你现在跟她洞房?开什么玩笑!过俩月你又换了个身子,难道让蒙姐姐换男人?你觉得这事儿合适吗?”叶翎看着苏棠问。

    苏棠的眉头拧了起来,就听叶翎接着说:“你自称找到了不止一个跟你同生之人,姑且信你,但我觉得,撑死了两个。那我问你,你找的宿主,比你现在好看吗?若是没有,你图什么?你现在口口声声说你这么美,蒙姐姐肯定喜欢。那么假设蒙姐姐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过俩月,你变了样,对她来说算什么?说真的,我不认为你找到的宿主容貌能比得上你。”

    苏棠眸光倏然阴郁起来,叶翎仿佛没看见,接着说:“容貌只是一方面。还有武功。你应该最清楚,弱者不配活着的道理。你现在让我给你解毒,有意思吗?过俩月你抛弃现在的身体,也就抛弃你修炼多年的一身傲人武功。你的宿主也是高手吗?我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还有一点,你比阿珩和清羽大八岁,你是长得很幼稚,但你不小了!你的宿主跟你同龄,这个年纪的正常男人,应该都成亲了吧?那就有过女人,甚至有孩子,你确定要换那样的身体,还想换了之后娶蒙姐姐?你觉得合适吗?”

    冰月神色认真地说:“反正若我是蒙姐姐,是绝对不可能接受那样一个人的。”

    叶翎看着苏棠,神色淡淡地说:“我不是泼你冷水,看不起你,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你用转生蛊的后果,就是变得比现在丑,比现在弱,还很可能会有一个甚至多个睡过的女人。你觉得你现在配不上蒙姐姐,所以非要把自己搞成那样?你是猪吗?”

    苏棠神色一僵,猛然起身,大步离开。

    冰月对着叶翎竖起大拇指:“妹妹你说得太好了!蛊惑人心的一把好手!”

    叶翎唇角微勾:“都是大实话。”

    冰月笑了:“对对对,大实话!不过苏棠受的刺激,可不小啊!”

    叶翎看了一眼门口,已经没有那道红影了。她微叹一声说:“他这么多年一直在逃避,习惯了逃避之后,剩下的只有自我否定。但没有人喜欢丑陋,他也一样。他恢复了原本的容貌,今日有点得意忘形,潜意识里还是心向美好的,那身红衣是我专门给他准备的。他如今心里有了蒙姐姐,所以照镜子的时候,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就不会是当年欺辱他的苏湮,而是蒙姐姐会不会喜欢。只是执念太深,他想迈出那一步,来逃避现实,却也没想过后果会如何。事实就是,珍惜当下,才会真的变好,去抢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会有好结果的。”

    “是啊!”冰月眸中满是认同,“妹妹如此苦心,希望他能想通吧。”

    叶翎摇头:“我没什么苦心,不过跟他说几句废话罢了。他能不能想明白,终究还是要看蒙姐姐对他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那要是苏棠想明白了,蒙姐姐并不喜欢他,这怎么办?”冰月问。

    “若是真的在乎,他会努力,让自己变成蒙姐姐喜欢的样子。”叶翎轻笑。

    冰月点头:“有道理!”

    “姐姐你呢?蒙蒙最近天天从军营回来,给你送一束花,感动了吗?”叶翎打趣冰月。

    冰月嘴角微抽:“那个脑子有病的,昨天给我采了一把野菊花!真想塞他嘴里,让他吃下去!”

    “塞了吗?”叶翎笑问。

    “没有,那野菊花倒是不错的,在我院子里晒着呢,晒干了泡茶喝。”冰月说。

    叶翎忍俊不禁:“很实惠。”

    “妹妹你别误会,我跟蒙冰冰没关系!”冰月一本正经地说。

    “蒙冰冰?什么鬼?”叶翎好奇地问。

    “冰冰是我给他起的外号,谁让他整天装冷酷,跟个大冰块似的。”冰月说。

    “姐姐,你没忘了自己叫什么名字吧?他是蒙冰冰,你是秦冰冰,听起来很般配。”叶翎笑着说。

    冰月摇头:“妹妹你不要胡说,鬼才要跟他般配!我看见他就来气!”

    叶翎笑而不语。

    夜深人静的时分,一道黑影,飘进了蒙婧的院子。

    敲门声响起,蒙婧蹙眉起身:“谁?”

    “我。”门外传来苏棠的声音。

    蒙婧微叹:“这么晚了,有话明日再说吧。”

    “你不开门,我就脱光衣服,冻死在外面算了。”

    蒙婧听到苏棠无赖的话语,神色无奈:“随你。”

    “我把外衣脱了。好冷啊!”

    “你再不开门,我脱裤子了啊!”

    “冻死我算了,反正我没人疼没人爱,等我冻死了,你就把我扔到海里去喂鱼。鱼吃人肉吗?要是不吃的话,还是把我扔到山里喂狼吧,喂饱一个,也算功德一件,下辈子投胎转世,我要做个狼,饿了就下山叼个人回去,哪天把你叼回去吃掉……”

    ……

    蒙婧听着苏棠在门外胡言乱语,简直是醉了,躺下去睡不着,只得起来,穿好外衣,下床走过去。

    “苏棠,你回去吧,真的很晚了,有话明天说。”蒙婧站在门内说。

    “好冷啊,好冷啊,真的真的好冷啊!被冻死的话会不会很丑?我试试,到时候你看看就知道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

    月光皎洁,蒙婧往外看了一眼,脸色一僵,因为苏棠真把衣服脱了,身上就剩了一条单薄的亵裤。

    “你……赶快把衣服穿上!”蒙婧背过身去,有些羞恼地说。

    “外面冷,进去穿。”苏棠捡起地上的衣服就挤了进来,把门关上,扔了衣服,伸手就把蒙婧压在了他和门中间。

    房间里没有点灯,近得蒙婧能够听到苏棠的呼吸声,她感觉自己脸烧得厉害,又羞又气:“你要干什么?”

    “你……”苏棠看着蒙婧的脸,鼻翼间闻到了淡淡的幽香,喉结滚动,声音低沉,“我主动送上门,衣服都脱了,你把我睡了吧,若是喜欢的话,我就不要那破虫子了。”

    苏棠内心很矛盾,所以打算,对蒙婧以身相许,等他成了蒙婧的男人,就听蒙婧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

    蒙婧沉默,片刻之后说:“对不起,你长得太幼稚了,我不喜欢小弟弟。”

    苏棠瞬间怒了:“可恶的女人!你竟然说我是小弟弟!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不知道我有多……”

    苏棠话没说完,瞪大眼睛,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蒙婧收起手中的银针,叹了一口气说:“小风专门送给我防身的,说让我随身带着,看见你就扎一针,挺好用的。”

    苏棠张嘴,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蒙婧俯身,看着苏棠摇头:“我现在要叫小璈过来,他能把你打死。”

    翌日,苏棠醒来的时候,已经回了他的房间,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想起昨夜发生的事,他简直要被气死,那个可恶的女人!竟然说他是小弟弟!

    蒙婧这会儿在叶翎那里,跟叶翎说起苏棠半夜发神经的行径,叶翎乐不可支。

    轻抚了一下小腹,叶翎笑着说:“孩子四个干爹,一个绝美,一个傲娇,一个冷酷,还有一个……”

    “怎么?”蒙婧下意识地问。

    叶翎唇角微勾:“独领风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