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明明〕〔萧诗韵〕〔南宋游记〕〔陆欣然〕〔开局三千魔神然后〕〔傅慎言〕〔月照梅花〕〔超级人生〕〔神话灵塔〕〔千秋我为凰:火凤〕〔甜妻密爱:总裁大〕〔先锋科技〕〔剑道飘仙〕〔我有六个大佬崽崽〕〔生而为王萧阳〕〔我竟然死了300年〕〔夜皇陵〕〔护国战神易北辰于〕〔超强狂婿〕〔心魔种道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39.楚明泽吐血;苏棠卖笑(一更)
    晋阳城东部,小渔村,秋夜风凉。

    一灯如豆,照着楚明泽瞬间扭曲的脸,忽明忽暗。

    “什么?怎么会?为什么?”

    楚明泽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他这么低调地寻找藏宝图多年,费尽心机,终于从林秀清口中得知那个花瓶的下落,怎么就到了叶翎家?

    元烁冷哼一声,坐下,握拳,气恨地砸了一下桌子:“不为什么,就是巧合!”

    元烁把事情的经过跟楚明泽说了,其实特别简单,纯属巧合。

    楚明泽听完,都快吐血了:“可恶……可恶……可恶!”

    怄死了!他为了那个花瓶,跟林秀清那个贱人虚情假意演了这么多年的戏,甚至在林秀清怀孕之后,楚明泽为了攻破她最后的心理防线,亲自跟她同床共枕多日,甜言蜜语说得他自己恶心想吐!

    结果最后,那个藏有藏宝图的花瓶,被秦徵带着媳妇儿闲来无事逛街,花五千两银子买回去了!

    若真是叶翎知道藏宝图的事,处心积虑跟楚明泽抢,两人经过一番较量,最终楚明泽输了,他都不会觉得这么难受!

    就像是楚明泽辛辛苦苦,花了无数的时间和精力,终于找到的一个宝贝,正准备拿到手里的时候,那宝贝长腿飞到了叶翎怀里!气煞人也!

    元烁冷哼了一声说:“本想到宁王府去探探,但你先前总说,不能轻举妄动打草惊蛇,为师最终就没去!宁王府里什么情况,有多少高手,都不清楚,秦徵的实力又太过强横!现在也没办法确定,那花瓶里面的秘密,他们到底知不知道!可恶!”

    楚明泽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握着的拳头依旧没有松开,因为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坑了!

    “师父做得对!万一他们原来只当是个花瓶,我们贸然动手,反而让他们发现了藏宝图,到时候,我们再想得手,就几乎不可能了!”楚明泽冷声说。

    “就是如此!老夫白跑一趟!想着回来跟你商议,看接下来如何行事!”元烁心中也十分怄气,“都怪林秀清那个贱人!脑子进水了,把那么重要的东西藏在那个村子里,她以为她走了也没人动吗?”

    “她一直都很蠢,唯独在求生这件事上面,还算有点脑子。”楚明泽面色沉沉。

    元烁神色一变:“什么意思?那个贱人还活着?”

    “是还活着。就算叶翎发现了那个花瓶里的藏宝图,也找不到宝藏在何处,那里面只有一半的藏宝图。这是唯一算得上好消息的了!”楚明泽冷冷地说,“因为,本来藏宝图一分为二,藏在了两个花瓶里!”

    元烁神色一凝:“另外一个呢?”

    “花瓶被林秀清摔了,扔进了西漠河,藏宝图在她脑子里。”楚明泽眸光阴沉。

    元烁一听,眸中怒火升腾,一下子捏碎了手中的茶杯:“那个贱人!竟然还跟我们玩儿这个!”

    “这大概是她为了活着,做的最聪明的事情了。她竟然说,剩下那半张,原本是打算过些日子,给我惊喜的。可惜,我们下手太早了!”楚明泽冷声说。

    楚明泽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但他之所以那么快对林秀清下毒手,是因为他不想再跟林秀清演戏,跟她做夫妻。每天对着林秀清那张丑陋可怖的脸,楚明泽连饭都差点吃不下去。

    而楚明泽很确信林秀清已经对他死心塌地,但他也实在没想到,藏宝图竟然一分为二,没有在一起,而林秀清,竟然期待着给他一个大惊喜!

    好吧,的确很“惊喜”,而且“惊喜”不断!快把楚明泽给气吐血了!

    “那现在怎么办?那贱人怕是再也不肯说出来了!”元烁也快被气死了。

    “师父不必担心,林秀清这边,问题不大,我已经找到办法,最近就能拿到她手里的半张藏宝图。”楚明泽面色沉沉,“但是……”

    “拿到也没用!另外半张在西凉城的宁王府!那才是最麻烦的!”元烁冷声说。

    楚明泽深吸一口气:“让我再想想,已经有了确切的消息,不能功亏一篑。”

    “实在不行,就……”元烁眼眸微微闪烁了一下,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神色有些不耐地说,“你赶紧先把林秀清这边给解决了!为师再也不想看见那个贱人了!”

    楚明泽意识到元烁有事情瞒着他,元烁没说,他也没有追问。就像他现在都不知道,元烁为何会知道林源和林秀清是前朝贵族后裔,并且手中有藏宝图。

    元烁的身份和来历,并没有跟楚明泽解释过,楚明泽怀疑他也跟前朝皇室有什么关系,只是无法确定。

    师徒俩说白了,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楚明泽对任何人都有戒心,当然包括元烁。不过如今,想要的东西都没有结果,楚明泽自然是会继续敬着元烁的。

    “师父放心,我会尽快把林秀清处理掉的。”楚明泽眸底闪过一丝杀意。

    楚明泽的房间在小院最角落的位置,所以师徒谈话,不担心被林秀清听见。

    这会儿已是七月底。

    楚明泽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小罐子,转生蛊已经养了快两个月了,到九月初,就该成了。

    这枚转生蛊,楚明泽是打算给自己用的。只要成功了,第一,他摆脱如今的身体,就可以彻底摆脱苏棠的追踪。第二,他换个全新的身份,神不知鬼不觉,就算他跟叶翎面对面走过,叶翎都不知道他是谁,到时候,他可以得到现在没有的自由,很多事都会变得更加容易。

    不过,楚明泽原本打算给林秀清养一枚转生蛊,目的之一就是先做个试验,确定成功了,再给自己用。

    如今林秀清在楚明泽这里已经是个死人了,而蒙婧又抓不回来,楚明泽近日在犹豫,这枚转生蛊养成之后,是不是先找一对同生之人,做个试验,成功后再养新的给自己用,不然有把自己弄死的风险。

    可这又会产生新的问题。

    到时候,他还要想方设法再去取百里夙的蛊种之血。下次,怕是不可能再有这一次的好运气了。

    总之,楚明泽发现,他接下来要做的所有的事情,都绕不开叶翎和南宫珩。那对夫妻,就是挡在他面前的两座大山,而且还是会移动的,每次他以为他翻越过去了,结果,他们还在前面……

    转生蛊的事,花瓶的事,楚明泽尚未想清楚,无法做决定。

    但林秀清,该死了。

    翌日清晨,林秀清起床,就听完颜幽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主子。”

    林秀清眸光一缩,楚明泽回来了!

    “这是我从西夏国给月儿买的新衣服。”楚明泽把一个包袱交给完颜幽。

    完颜幽垂眸接过去:“多谢主子。”

    房间里,林秀清的心提了起来。楚明泽从西夏国回来,看来那个花瓶已经被他得手了!

    下一刻,楚明泽推开门,进了林秀清的房间,神色冷漠地看向她:“你考虑清楚了吗?”

    林秀清死死地盯着楚明泽,这个她爱过,却被欺骗的男人,目光怨毒:“考虑什么?我的条件,已经提过了!转生蛊和蒙婧!做不到,一切免谈!”

    楚明泽眼眸阴鸷:“好,你等着!”

    林秀清心中咯噔一下,从楚明泽眼底看到了杀意!她脸色一白,一时惊惧不已。虽然她自认为有藏宝图在手,楚明泽不可能杀她,但她同时也知道,楚明泽的心机有多深!那个虞天懂得蛊术,万一楚明泽找到了别的办法,譬如控制她的心智……

    林秀清当下只有一个念头,必须尽快摆脱楚明泽!因为刚刚楚明泽看她的眼神,让她感觉,自己离死不远了!

    晚些时候,完颜幽过来送饭,林秀清问她:“楚明泽呢?”

    完颜幽神色淡漠地说:“他又出去了,不知去了何处。”

    林秀清心中微微一松,但也无法放下心来,总感觉下次再见楚明泽,她就该倒霉了。

    林秀清想起司徒禛说的,跟完颜幽合作的事,压低声音问了一句:“你认识一个姓司徒的人吗?”

    完颜幽面无表情地说了两个字:“慎言!”

    林秀清眼睛瞪大,看着完颜幽。完颜幽的意思是,她已经跟司徒禛谈好合作了!

    很快,完颜幽离开,林秀清食不知味,一时期盼起司徒禛尽快来找她,因为这真是她如今唯一的出路了。

    她当然也无法信任司徒禛,但相对来说,司徒禛比楚明泽更可靠一点,毕竟……林秀清低头,轻抚了一下自己平坦的小腹,她肚子里怀着司徒禛的骨肉,他们可是做过夫妻的。

    完颜幽回到自己的房间,就见楚明泽正在喂孩子吃蛋羹。

    楚明泽根本就没有离开,但他算到了林秀清会问完颜幽的问题,并且提前交代过完颜幽该怎么回答。

    完颜幽并不认识什么姓司徒的人,她知道,这是楚明泽在设局欺骗林秀清。

    但到了这种时候,完颜幽不了解个中内情,也不敢从中作梗,一怕惹火烧身,二来,贸然坏了楚明泽的事,对她不一定有什么好处。

    是夜,林秀清没有合眼,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待。

    到了后半夜,后窗轻轻晃动了一下,林秀清立刻坐了起来,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房中。

    林秀清神色一喜:“你来了!”

    假扮司徒禛的楚明泽,看到林秀清的表现,很满意。这就是他想要的。

    楚明泽快步走近,握住林秀清的手,压低声音,快速地说:“我看到那个花瓶了!楚明泽又外出了,但附近还有不少他的人。明日动手!”

    林秀清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花瓶什么样子的?”

    楚明泽低声说:“细颈,上面似乎是梅花。”

    林秀清点头:“没错,就是那个!我需要做什么?”

    楚明泽摇头:“你什么都不必做,我都安排好了!”

    “为何不趁楚明泽在的时候,给他下毒?这样我们走得了吗?”林秀清问。

    楚明泽眼底闪过一道暗光:“他那个人心机太深,一直在跟着那个老毒妇学毒术,想要得手不容易。到时候,咱们走水路!放心!”

    楚明泽话落,没有再给林秀清说话的机会,放开林秀清的手,快速离开了。

    林秀清静静地坐在床上,神色变幻不定,拳头握了又松。她知道,这个“司徒禛”也不能全然信任,但没有别的出路了。

    翌日,小院中很安静。

    林秀清再次吃了完颜幽送过来的饭菜之后,就倒在了桌上,昏迷不醒。

    等林秀清醒来时,身子摇摇晃晃,意识到是在船上,还能听到风浪的声音。

    “你醒了。”

    “司徒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秀清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垫子上,身上盖着被子,没有别的不适。

    “为何要给我下药?”林秀清神色不悦地坐了起来。

    “为了行事方便,见谅。”假扮司徒禛的楚明泽说。

    “我们现在去何处?”林秀清蹙眉问。

    “接下来去何处,要看藏宝图给我们指向哪里。”楚明泽说,“最稳妥的,是尽快找到宝藏,招揽高手,将不必再惧怕任何人!”

    “先把那个花瓶拿来给我看看。”林秀清说。

    “已经打碎了。”楚明泽说着,拿出了一张折起来的纸。

    林秀清伸手去拿,楚明泽却避开了。

    “你什么意思?”林秀清冷声说。

    楚明泽神色淡淡地说:“如今,藏宝图我们各执一半,接下来合作寻宝。等你先把那半块藏宝图交出来,我们交换。不要怪我,若是我把这个交给你,你得到了完整的藏宝信息,却拿来威胁我的话……”

    “若你得到完整的,翻脸不认人呢?”林秀清冷声说。

    “这个,给你的。”楚明泽拿了一个密封的小罐子,放在林秀清面前,“楚明泽已经养了快两月的转生蛊。虞天那个老毒妇如今也在我们手中,如果你想要,可以让她日后跟着你。我们再这样猜忌来猜忌去,谁都得不到好处。耽误时间太长,楚明泽找到我们,都得死!”

    林秀清伸手,抱住那个冰凉的小罐子,眼中闪烁着热切的光芒。等转生蛊成了,她得到了巨大的财富,招揽无数高手任她驱使,抓来蒙婧,她就可以获得新生!

    楚明泽拿了文房四宝,放在林秀清面前,举起右手,神色认真地说:“司徒禛对天发誓,若食言害你,必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林秀清神色微怔,看着楚明泽,犹豫了片刻之后,低头看着怀中的小罐子,眼底闪过一丝坚定:“好!”

    “给你一些时间,稍后我再来。”楚明泽话落起身离开。

    林秀清看着他的背影,这个“司徒禛”的身形,真的跟楚明泽一模一样……

    林秀清眸光微微一凝,开口问了一句:“完颜幽跟她的女儿,也在船上吧?”

    “嗯。她只想要自由,等上了岸,就让她们离开。”楚明泽说。

    林秀清轻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低头拿起了笔。

    约莫一刻钟之后,林秀清走出船舱。

    是白天,阳光和煦,风平浪静,船正在往南走。

    林秀清听到了孩子的声音,循声找过去,就见完颜幽的女儿躺在一个摇篮里,小手攥着一颗夜明珠,正在咯咯笑。

    完颜幽在准备吃的,没在孩子身边。

    林秀清走到摇篮边,目光阴冷。

    “你怎么在这里?”楚明泽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林秀清眼底闪过一道寒光,俯身,把完颜幽的孩子抱了起来,楚明泽已经到了跟前。

    林秀清转身,看着楚明泽笑了:“阿禛,楚明泽对这孩子可真好。”

    楚明泽心中微沉,直觉林秀清是想伤害孩子,正在想要怎么应付。

    结果下一刻,林秀清把孩子凑到了楚明泽面前。

    楚明泽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但他时常抱孩子,孩子对他的气息很熟悉,对他笑着,伸着小手让他抱。

    林秀清面色倏然阴沉下去,伸手,掐住了孩子的脖子,冷笑:“这孩子真好看,可我看见她就难受,就想挖了她的眼睛!她也从来不喜欢给我抱,没想到,她还挺粘你的。这不会是你的种吧?楚,明,泽!”

    楚明泽前夜对元烁说,林秀清很蠢,但唯独在求生这件事上面,还有些脑子。

    事实证明,楚明泽的判断一点儿没错。

    藏宝图是林秀清活命的唯一倚仗,她差点就相信了“司徒禛”,但到最后关头,她又觉得,事情未免太过顺利了,楚明泽的替身,真的会背叛他?真的有这样的本事?抑或,这只是楚明泽给她设的局?

    而林秀清选择的验证方法是完颜幽的女儿,一个懵懂的孩子,表现出的一切,都是真的。

    楚明泽面色一沉,冷眼看着林秀清:“你在说什么?”

    “阿泽,别装了,我知道是你。”林秀清冷笑连连,“你真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我是蠢,但我不想死!现在,我就杀了这个小贱种,这是你欺骗我的代价!”

    林秀清话落,猛然收紧了自己的手。

    而这,就是她验证“司徒禛”就是楚明泽假扮的手段!若“司徒禛”冷眼旁观,任由这个孩子死去,林秀清可以信他。但他要是救孩子,就表明,他就是楚明泽!

    下一刻,一道剑光闪过,林秀清的右手被楚明泽生生砍断,孩子落入了楚明泽怀中。

    林秀清惨叫不止,跌倒在地上,看着楚明泽癫狂地笑了起来:“有种你就杀了我啊!哈哈哈哈!想要藏宝图,你做梦!”

    孩子受了惊吓,哇哇大哭起来。

    楚明泽丢了“花瓶”之后,另外半张藏宝图即将得手,再次功亏一篑!

    “转生蛊养成之前,我要见到蒙婧,不然,我就自杀!”林秀清看着楚明泽,面色扭曲,“我现在只能跟你赌这条命,再敢骗我,你可以试试!”

    楚明泽气得双目赤红,怒吼了一声:“掉头回去!”

    晋阳城。

    秋高气爽,苏棠的脸,终于完全好了。

    后花园里,苏棠种的菜,一片绿油油的,长势喜人。

    蒙婧提着一个洒水壶,正在给菜地浇水,突然感觉面前闪过一道黑影。

    蒙婧转头就看,就见湖边的一棵大树旁,一个红衣男子一手撑着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微风吹来,衣袂飘飘,美人侧颜如玉,明媚忧伤。

    “你是何人?”蒙婧看着红衣男人问了一句。这张脸很陌生。

    红衣男人转头,换了个姿势,慵懒地斜靠在大树上,抬手拨弄了一下额前的碎发。面庞白皙无暇,看起来年轻又俊俏,一张精致的娃娃脸,颇有少年感。

    四目相对,蒙婧愣了一下,这眼睛像是……苏棠?

    苏棠对着蒙婧,露出一个自认为风流倜傥的邪魅笑容来:“我是亲过你的男人,简称,你的男人。婧儿,我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