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侠等一等〕〔我的细胞监狱〕〔我和二哈共系统〕〔1018〕〔泰坦无人声〕〔锦瑟无央〕〔灵气复苏之空间杨〕〔年侧福晋又开撕了〕〔西游之绝代凶蟾〕〔叶辰叶萌萌苏雨涵〕〔仙尊奶爸叶辰叶萌〕〔肖阳叶云舒〕〔花都赘少〕〔最强高手在花都〕〔王者巅峰〕〔反派她换人了〕〔华娱之昊〕〔御剑人间〕〔将军我可以〕〔苏云花狐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38.花瓶在叶翎家(二更)
    “小叶,来,趁热把这碗燕窝吃了。你晚饭都没有吃多少。”蒙婧把一碗冒着热气的燕窝放在叶翎面前,笑意温柔。她脸上的伤疤早已经完全好了。

    “妹妹,尝尝我做的点心!不甜,小风说很好吃!”冰月把一盘点心放在叶翎面前。

    叶翎其实一点儿都不饿,但不想拂了蒙婧和冰月的好意,就把燕窝喝了,又吃了两块点心。

    蒙婧和冰月离开,叶翎起身到书房去,见南宫珩还在认真画画,画了一天了。

    书房的墙上挂着的都是南宫珩这些日子的画作,竹林,湖泊,皇宫的藏书阁,七夜宫,落日,风景各异,但都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很是传神。

    宋清羽说,这些画若是拿出去卖,定会有人重金购买,珍重收藏。

    “阿珩。”叶翎走到南宫珩身旁,看向画板,神色微怔。

    因为南宫珩这次画了人,是他第一次画人物,画的正是叶翎。

    是睡颜。叶翎面容沉静地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护着小腹。

    叶翎突然有些感动,南宫珩放下笔的时候,她坐在南宫珩腿上,靠在他胸口,轻声说:“你一直都看着我的吧……”

    叶翎把南宫珩的大手,贴在她的小腹上,笑语嫣然:“这里面是我们的女儿,你不是说,要给宝宝生妹妹吗?还幼稚地跟百里夙争,怕落后了。阿珩,你赢了。”

    南宫珩的手,在叶翎的小腹上轻抚了一下。

    叶翎想了想说:“我们的女儿,取个什么名字呢?她还没出生,就有四个干爹了,也是蛮神奇的。等她生下来,你就好了,到时候你给她取名字吧。”

    翌日,叶翎牵着南宫珩进宫去,见到南宫御的时候,跟他说是孙女。

    南宫御喜出望外:“真的?我就想要个孙女!一定是最可爱最漂亮的!”

    南宫珩排行第七,前面有几个兄长,包括太子南宫烈在内,已经给南宫御生了三个孙子了,迄今为止还没有孙女。

    叶翎说要给南宫御做几个菜,但南宫御不让她动手,说她怀着身孕,只好好休息就好了。

    “父皇,这是送您的礼物。”叶翎把带来的卷轴打开,给南宫御看。

    南宫御发现是一副风景画,跟他以前见过的画风差异很大,独特而美丽,一看就不是凡品。

    “这是小叶画的?真像!”南宫御乐呵呵地接过去,仔细欣赏。

    “是阿珩画的。”叶翎拉着南宫珩的手晃了晃。

    南宫御神色有些惊奇:“小七还有这等才华?真乃天才!”

    “那是!”叶翎唇角微勾。

    “不错,笔触细腻写实,又不乏生动意象,我很喜欢,就挂在寝宫吧!”南宫御笑着看向了南宫珩,“阿珩最近如何?好点了没有?”

    “挺好的。”叶翎微笑,“已经四个月了,过了今年,一切都好了。”

    南宫御点头:“小叶,辛苦你了。等阿珩好了,父皇替你揍他!”

    “不用父皇代劳,让他自己揍自己。”叶翎一本正经地说。

    南宫御十分认同地点头:“就是!”

    回府之后,叶翎又给叶缨写信,告诉她是女儿。专门给叶尘写了一封信,通知他妹妹来了。

    七月中旬。

    西夏国西漠城外林家村。

    入夜时分,一个瘦高的身影飞身落在半山腰的一个小院中,是楚明泽的师父元烁。

    这里是林秀清住了很多年的家,在林秀清走后,房子倒了,房中所有的家具物件都被人偷走了,包括院中原本种着的那棵古松,也被人给刨了,地上只留下一个深坑。

    元烁站在树坑旁,面色有瞬间的扭曲,跳了下去,拔剑开始挖。

    挖了一个时辰,树坑又大了几圈,几乎整个院子里都成了坑,又深了两米,结果也没有发现一点花瓶的影子。

    元烁飞身出来,面色铁青,到破败的房子里去找。找了几遍,什么东西都没有。

    想必林秀清也没想过,她失踪之后,她的家会被人破坏,就连那棵树也被人刨了,她埋在树下的花瓶,自然也就没了。

    元烁当然不可能就此离开。他暗中在林家村走了一圈,到了里正家。

    里正说是村里一个好吃懒做的无赖把那棵松树刨走卖掉了,至于什么花瓶,他不知道。

    元烁找到里正说的那个无赖的时候,他正在西漠城中的妓院里呼呼大睡。

    突然感觉凉飕飕的,无赖睁开眼睛,吓得一个激灵!因为他正被人提着在天上飞!下面是黑魆魆的树林!

    下一刻,无赖惨叫一声,被扔到了地上去,感觉自己的肋骨都要断了。

    “林秀清家里的松树,是不是你刨的?”元烁抬脚踩在无赖背上,厉声问。

    “小……小人没有……”无赖张口否认。

    林家村里的人都知道林秀清有个来头不小的“亲戚”护着她,所以过去几年没人敢欺负她。但先前林秀清突然失踪,过了几个月都没有回来,村里的人都以为她不会再回来了。于是她家里的东西就被人瓜分抢掠,这无赖看上了院子里的那棵老松,觉得刨了能卖个不错的价钱。

    下一刻,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元烁挥剑斩断了无赖的左手五指!

    “我再问你一次,那棵松树,是不是被你刨了?”元烁冷声问。

    “是……是……是我……”无赖疼得快要晕死过去了。

    “松树下面埋着的东西呢?”元烁再问。

    无赖身子一颤:“什……什么东西?”

    “装傻?找死!”元烁再次挥剑。

    无赖哭喊着大声说:“我说!我说……一个花瓶!就是一个古董花瓶!看着很值钱!我拿去古玩铺子给卖了!”

    “哪个古玩铺子?卖给谁了?”元烁厉声问。

    “京……京城的聚宝楼!掌柜姓冯!我就是卖给他的,他给我出了……一千两!”无赖哭着说,“我说的都是实话……大爷,饶了我吧……”

    无赖的哭声戛然而止,一颗脑袋咕噜噜地滚到了一边去。

    元烁收剑转身,幽寒的目光看向了西凉城的方向。

    七月中旬,秋高气爽。

    西凉城,宁王府。

    秦徵搂着如意在竹林中漫步。如意怀孕已经八个半月了,肚子高高隆起,但四肢依旧纤细,眉目温婉,看起来倒是比刚来西凉城的时候,更加年轻美丽了。

    秦徵白发如雪,目光每次落在如意的肚子上,都忍不住地笑。

    早在如意怀孕四个月的时候,他们到皇宫去看叶尘,叶缨就请了太医给如意把脉,说是个儿子。

    秦徵高兴得不得了,夫妻俩已经设想过很多孩子出生之后要做的事情了。

    “爹!娘!吃饭啦!”

    不远处传来方元响亮的声音。

    如意微笑:“不知道阿元今日又做了什么好吃的,我觉得我最近都胖了。”

    “哪儿胖了,看你这细胳膊细腿儿,就得多吃点儿!”秦徵乐呵呵地说。

    “若是小叶他们都在家就好了。”如意说,“怕是我生产,冰月和小叶也都回不来。”

    “没事儿。叶缨都安排好了,到时候让太医过来候着,最有经验的宫嬷嬷来接生。”秦徵说,“等儿子出生,你出了月子,咱们就到东晋找他们去!”

    “好。”如意温柔浅笑,“过了年,小叶也该生了。”

    “是啊!唯独有件事很可惜!”秦徵神色有些遗憾。

    “哦?什么事可惜?”如意好奇。

    “咱们家儿子,跟小叶的女儿差辈儿了,不然定个娃娃亲多好!”秦徵哈哈笑。

    如意哭笑不得:“胡说八道。”

    “不过咱们儿子一出生就当叔叔了!很厉害!嘿嘿!”秦徵一脸得意。

    夫妻俩说说笑笑,慢慢地走出竹林,回到他们的院子,方元已经把饭菜都摆好了。

    窗台上放着一个古朴的白瓷花瓶,图案是一树红梅,简洁雅致。

    如意素来喜欢梅花,上个月秦徵带她出去散心,逛了一家古玩店,当时看到这个花瓶,她一眼就相中了。

    古玩店的掌柜说这是前朝的古董,张口就要五千两银子。

    秦徵见如意喜欢,不管真假,没细看,也没还价,直接买下抱回来了。

    这边其乐融融,一个戴着斗笠的瘦高身影,从宁王府门外走过,脚步未停。

    一直走到了旁边的巷子里,元烁才停下脚步,摘了斗笠,脸色铁青。

    他昨夜到西凉城,去了那家叫做聚宝楼的古玩铺子,找到了那个姓冯的掌柜。冯掌柜交代,是宁王的义父买走了元烁所说的那个花瓶。因为秦徵标志性的白头发,所以西凉城里的人都知道他的身份。

    楚明泽一直想要避开跟叶翎交锋,原因就是以叶翎为代表的这帮人,实在是太棘手!楚明泽迄今为止,没有落着什么好,反倒是被坏了不少事!

    元烁兴冲冲跑去林家村找藏宝图,谁知道那花瓶被个不识货的无赖给卖了,又被转手第二次,竟然进了宁王府!

    而宁王叶翎的师父是谁,元烁很清楚!因为他数年前就跟秦徵交过手,输了!

    南宫珩曾提过的天下武器排行榜,秦徵的那把破菜刀排名榜首,是因为他曾经大败鬼赤剑原本的主人,一个成名已久的绝顶高手,那把破菜刀也一战成名!

    虽然秦徵一直在逍遥谷隐居,但江湖上关于他的传闻并不少。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当今江湖中第一高手。

    最棘手的是,元烁现在不清楚,秦徵只是把那个花瓶买回去当摆设,还是发现了花瓶中的秘密。若是前者倒还好,若是后者,那花瓶怕是已经不存在了,而藏宝图已经落入了秦徵手中,等于落入叶翎手中!

    想到这里,元烁气得差点吐血。为了这个藏宝图,他和楚明泽筹谋多年,跟林秀清那个贱人演了多年的戏,终于即将得手的时候,竟然出了这种岔子!

    元烁想过,是不是抓个人,譬如方元,来威胁秦徵把花瓶或藏宝图交给他。但这样做,必然会打草惊蛇!因为原本叶翎和秦徵这帮人是不知道前朝宝藏,也不知道什么藏宝图的,若是让他们知道了,一定会搞鬼!到时候交出来的花瓶是真是假?藏宝图是真是假?元烁根本无法验证!

    所以,思来想去,唯一稳妥的办法,是潜入宁王府,偷偷找到那个花瓶,假如那个花瓶还存在的话。

    可元烁又听楚明泽说过,南宫珩是个机关术高手。晋阳城的夜王府中就有多处机关,很可能西凉城的宁王府也一样。

    就算能潜入进去,到时候,万一跟秦徵正面对上的话,元烁没有把握全身而退,况且他根本不知道宁王府里什么布局,到底有多少高手!这座宁王府,曾经是百里夙当太子的时候的住处,从来都十分神秘,几乎没有外人进去过!

    这一日,元烁默默地绕着宁王府,走了好几圈,到最后也没想到一个稳妥的办法,最终只能不甘心地暂时离开,打算跟楚明泽商议过后,再来决定怎么做。

    与此同时,晋阳城东部的小鱼村里,楚明泽已经数日没有现身。

    林秀清安静下来了,完颜幽送过来的饭菜,她照样吃,看着完颜幽的眼神,比之前更加恶毒阴冷。

    这天,完颜幽再次送饭来,林秀清冷声问:“楚明泽去哪儿了?”

    完颜幽摇头:“不知,主子只交代,在他回来之前,看好你。”

    林秀清冷哼了一声:“滚!”

    是夜,林秀清在睡梦中惊醒,她的嘴被人捂住,耳边响起一道陌生的声音:“别出声。”

    “你是谁?”林秀清眼神戒备,来人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她一时无法确定。

    房间角落里点了灯,男人摘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对林秀清来说很陌生的年轻面庞,只他左眼角的伤疤,跟楚明泽一模一样!

    视线下移,男人目光幽深地看着林秀清的小腹,压低声音说:“我是你孩子的父亲!”

    林秀清不可置信看着男人:“你……你是楚明泽的替身?”

    男人冷哼了一声:“我叫司徒禛,不是谁的替身!”

    “你……你想干什么……”林秀清神色不安,下意识地后缩。

    自称司徒禛的男人,看着林秀清冷声说:“被楚明泽奴役的日子,我受够了!废话不言,我们合作!楚明泽亲自去取你说的那个花瓶了,约莫半个月之后才能回来!你应该很清楚,不管到任何时候,你只要还在楚明泽手中,一旦交出藏宝图,就必死无疑!”

    林秀清神色一僵!她当然很清楚!就算楚明泽真的给她养蛊,让她重生,她也难逃一死!

    “跟我合作,把我的孩子生下来,你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司徒禛冷声说。

    林秀清神色变幻不定;“你……你只是想要孩子吗?”

    “我不止要孩子,还要你手中的藏宝图!”司徒禛冷冷地说,“只要得到藏宝图,我们找到宝藏,就可以招揽高手,再也不必惧怕楚明泽!”

    林秀清摇头:“没用的,我只有半张藏宝图。”

    司徒禛冷笑:“等楚明泽把那个花瓶取回来,另外半张藏宝图,不就有了?他很信任我,很多事都交给我去做,到时候,他甚至会主动把那半张藏宝图给我,让我去找图中的地点。”

    林秀清神色一变:“你……你是说……”

    “告诉你一件你不知道的事情。其实楚明泽根本不缺转生蛊的药材,元烁早已取回了百里夙的血,楚明泽新的转生蛊,已经养了一个多月了,但没打算给你用,先前都是在骗你。隔壁的完颜幽,也早就想摆脱楚明泽了,可以跟我们合作。到时候,一旦我得到他取回的半张藏宝图,就让完颜幽在食物里面下药,然后,我们一起走!去找宝藏!”司徒禛眸光中闪过一丝热切。

    林秀清神色一变再变:“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得手之后不会杀我?”

    司徒禛伸手,轻抚了一下林秀清的小腹:“这里有我的种,我为何要杀了你?等你给我生了儿子,假如你不想跟我,你想走,我不拦着,到时候你还可以得到楚明泽养成的转生蛊,坐拥无数财富。到那时,你完全可以自己做主,招揽高手,帮你去抓蒙婧!权力,财富,握到自己手中的,才是真的!”

    林秀清神色一震,司徒禛冷笑,捏住林秀清的下巴,在她耳边说:“这是你唯一的出路,也是我唯一的出路,你没得选!到时候,我会再来找你的!”

    司徒禛话落就不见了人影,林秀清呆呆地坐在床上,眸中又生出了希望的光芒。

    “司徒禛”回到楚明泽的房间,拿了一块帕子,慢慢地擦脸,很快,易容除掉,露出真容,赫然正是楚明泽。

    楚明泽的替身是用来假扮他的,而他今夜,第一次假扮他的替身。

    这就是他想出来的,对付林秀清的手段。如今的林秀清,绝对不可能把藏宝图交给楚明泽,所以,楚明泽不会再以真正的身份出现在林秀清面前,干脆给了林秀清一条“出路”。她没得选,只能按照楚明泽的计划,跳入陷阱!

    楚明泽唇角的冷笑一闪而逝,现在,只等元烁带着那个花瓶回来,得到完整的藏宝图,指日可待!

    眨眼到了七月底。

    元烁归来。

    楚明泽连忙问:“师父,花瓶呢?”

    元烁面色铁青:“在叶翎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