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从容年月〕〔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开局复活了远〕〔我只想安静的做个〕〔神王丹道〕〔魔临〕〔奇门医仙混花都〕〔夜游记〕〔全知全能者〕〔司宫令〕〔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吴峥林夏〕〔富豪公敌〕〔21948〕〔狩猎好莱坞〕〔陈江萧若岚〕〔路过漫威的骑士〕〔超强王者苏阳〕〔穿越从武当开始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37.林秀清的底牌;干爹F4
    林秀清面色扭曲涨红,眼眸凸出,死死地盯着完颜幽!

    “我……藏宝图……两个……”林秀清艰难地说。

    完颜幽眸光一缩,手松了一下,神色变幻不定,放开林秀清,猛然转身出去了。

    “主子,她还有话要说。”完颜幽见楚明泽,垂首恭敬地说。

    楚明泽面色微沉,起身,把孩子交给完颜幽,大步走了出去。

    完颜幽竖起耳朵,听着隔壁的动静。她不喜欢杀人,虽然她杀过人。她对林秀清没有恻隐之心,但她觉得,林秀清这个心理变态的女人,似乎还有什么招数对付楚明泽。如今已彻底撕破脸,完颜幽认为,林秀清活着,跟楚明泽互相算计,未必是坏事。

    林秀清就坐在床边,整理着自己凌乱的头发。这么多年用来遮住左眼的刘海,被她拨到了耳后,脸上的面纱也掉了,整张脸看起来诡异可怖,她的眼神,更是阴鸷渗人。

    见楚明泽进门,林秀清看着他,眼泪夺眶而出,但她却在笑,笑声越来越大,笑得泪流满面,癫狂颤抖,猛然伸手,怒指楚明泽。

    “你这个忘恩负义,卑鄙无耻的小人!”林秀清厉声斥责。

    楚明泽就站在门口,看着林秀清冷冷地说:“如果这就是你想说的话,那你可以上路了。”

    林秀清闻言,又笑了:“楚明泽,你当真以为,找到那个花瓶,就能找到真正的,完整的藏宝图了?”

    楚明泽眸光一缩:“你什么意思?”

    林秀清起身,一步一步,慢慢地朝着楚明泽走了过来,痴痴地看着他:“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爱你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么多年,都是假的吗?就为了藏宝图?那你还真是很辛苦呢!要你对着我这张脸,搂搂抱抱,关怀体贴,甚至跟我同床共枕。你当时心里在想什么?想着得到藏宝图,就杀了我?你定是这么想的,因为,你就是这么做的!”

    “别说废话!”楚明泽冷声说。

    “我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吗?”林秀清走到楚明泽面前,身子贴在楚明泽身上,仰头,痴痴地看着他,伸手,轻抚他的脸,柔声说,“你说,我是你此生的执念。你说,要跟我一生一世,要跟我生儿育女,却原来,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啊……阿泽,你嫌弃我长得丑,可我变成如今这副鬼样子,都是因为你,都是你害的!我们不是说好的,用转生蛊,我变成蒙婧的样子,不就好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我真的爱你啊!”

    楚明泽猛然伸手一推,林秀清往后跌倒,摔在了地上!

    “林秀清,你清醒一点,就算你左眼没有被挖掉,就算你没有被毁容,你依旧是个丑陋的女人。”楚明泽看着林秀清,声音冷漠而残忍。

    林秀清神色一僵,看着楚明泽的眼神,染上了几分怨毒之色:“你从头到尾,都是在骗我!”

    “当然。我眼睛不瞎,你容貌丑陋,出身低微,性格扭曲,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我看见你就觉得恶心想吐!若不是为了藏宝图,我不会跟你耗费这么长的时间!”楚明泽冷声说。

    “是你害我!原本我有爹娘,有家,全都是被你毁掉的!”林秀清厉声说。

    “你爹娘是苏湮杀的,不是我杀的,你的眼睛是苏湮挖掉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昨夜不还说,这是命中注定我们的缘分吗?这只是命中注定我跟藏宝图的缘分,至于你,应该到地下去,孝敬你的爹娘!”楚明泽冷冷地说。

    字字锥心!天堂到地狱的距离,不过一夜之间。昨日浓情蜜意,林秀清心中欢喜,如今撕碎假面,林秀清的心千疮百孔,痛不欲生。

    因为在楚明泽和林秀清之间,楚明泽始终目标明确,一心只为藏宝图。但林秀清,是早就动了真情的,只是原本还有戒心。如今戒心没了,身心交付,换来的结果就是,万劫不复!

    昨日有多爱,今日就有多恨!

    林秀清泪眼朦胧地看着楚明泽,又哭又笑:“你没有心……你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心……”

    楚明泽神色冷漠如斯:“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林秀清直视楚明泽的眼睛,流着泪,面上却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来:“那花瓶,原是有一对的。”

    楚明泽面色冷沉:“说清楚!”

    “藏宝图一分为二,藏在两个花瓶里。”林秀清喃喃地说,“但我家松树下,只埋了一个,你想知道,另外一个在何处吗?”

    楚明泽沉默,就听林秀清幽幽地说:“另外一个,我把它打碎了,碎片扔到了西漠河里,早就随水冲走了。花瓶碎了,但藏宝图,在我脑子里。这世间,唯有我知道!你可以杀了我,我死了,你再也不可能找到宝藏,任何人都找不到!”

    楚明泽眸光冰寒地看着林秀清,没有说话。

    林秀清在地上挪动着,到楚明泽身旁,伸手,抱住了楚明泽的腿,靠在他身上,闭着眼睛,轻飘飘地说:“阿泽啊阿泽,你陪我做戏,做了这么多年,为何不再多忍忍?我原想着,等你派人取回那个花瓶来,拿到半张藏宝图,我就把剩下半张,画出来给你,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惊喜啊!可你为何这么心急,一天都不愿多等?跟我在一起,就让你这么难熬吗?”

    “林秀清,把那半张藏宝图交出来,否则我让你不得好死!”楚明泽冷声说。

    林秀清抱着楚明泽的腿,闭眼笑了起来:“阿泽,你怎么说这种傻话呢?我把最后的倚仗交出去,还能有命在吗?你可以对我用刑,便是你一刀一刀把我的肉割下来,我也不会把藏宝图给你的,因为我想活着。拜你所赐,我从小没了爹娘,有人去找我要藏宝图,不是没有对我威逼利诱过。我知道,那个东西,只有藏在我脑子里才是最安全的,所以,我才故意摔了一个花瓶。你觉得我很蠢?是啊,我这辈子最蠢的事情,就是爱上你。但为了活命,我也很小心的。”

    “你想要什么?”楚明泽低头,看着林秀清冷声问。

    林秀清睁开眼睛,仰头看着楚明泽:“我想要你啊!阿泽,你不想碰我对不对?你甚至安排了你的替身跟我做那种事!可怎么办呢?便是你如此对我,我还是爱你,好爱你!我不要别的,你现在跟我做了夫妻,我就把藏宝图给你,你说好不好?”

    林秀清话落,楚明泽一脚踢在了她的脸上,把她踹了出去:“恶心!”

    林秀清趴在地上,依旧仰头,死死地盯着楚明泽,笑得癫狂:“我就是要恶心你!不愿意?就别想得到宝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我恶心?曾经你雌伏在苏湮身子下边儿,当他的**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现在还记得吗?痛快吗?你以为你自己不恶心吗?”

    “我再问你一次,你要什么?”楚明泽看着林秀清厉声问。

    “真是狠心呢!”林秀清伸手,轻抚了一下自己空洞的左眼,手一顿,冷笑起来,“既然你无情,那咱们就只能谈交易了。你可以对我用刑,但我不怕。你想得到藏宝图,很简单,转生蛊和蒙婧!等我变成蒙婧之后,藏宝图共享,一起找到宝藏,平分!”

    林秀清话落,楚明泽转身甩袖离开。

    林秀清趴在地上,笑着笑着,又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隔壁的完颜幽下意识地抱紧了怀中的孩子。刚刚听到的话,让她再次发现,这世上最难测的,其实是人心。林秀清可怜吗?她当然可怜。但她也太可恨,欺软怕硬,得势便猖狂,心理扭曲恶毒。

    完颜幽并不同情林秀清,在林秀清和楚明泽之间,到底谁会是最后的赢家?完颜幽觉得,大抵不会是林秀清。最后的底牌彻底暴露,但楚明泽会按照林秀清的要求,满足她的条件吗?叶翎已经有了防备,楚明泽再想抓到蒙婧,可能性微乎其微。

    完颜幽再出门的时候,见楚明泽的房门关着,院子里静悄悄的,林秀清的哭声越发清晰和诡异。

    接下来,楚明泽没有再去见过林秀清,林秀清像是疯了一样,大喊大叫,又哭又笑。

    而楚明泽外出,不知去了何处。

    晋阳城,夜王府。

    风不易把养转生蛊的小罐子密封好,放在角落里的阴凉处,回来坐在叶翎对面。

    “三个月见分晓。”风不易说。他跟叶翎一样,对蛊术很有兴趣。不过因为叶翎怀着身孕,这次都是风不易动手做的。

    宋清羽放下手中的茶杯:“但百里派来的那两个暗卫,会是遭了谁的毒手?”

    “要说的话,最大的嫌疑,就是楚明泽。”叶翎若有所思,“我在想,他一直没有来抓蒙姐姐,到底是放弃了,还是先前养的蛊失败了?”

    “为何会失败?”风不易不解,“给他的血没有问题,他手中也有正确的蛊方。”

    “失败可能的原因很多,或许他们一路颠簸,罐子摔了破了,或许是药材出了什么问题。”宋清羽说。

    “我能想到的,最可能的原因就是先前养的蛊失败了,所以需要重新养,暂时没来抓蒙姐姐,但又派了人去取我姐夫的血,正好撞上了我姐给我送东西,送的还是他们想要的,就截胡了。”叶翎说。

    “最可恶的是,宝宝送来的礼物也被抢走了!”风不易提起这个,很是气愤,看着叶翎说,“你,把手伸出来!”

    叶翎愣了一下:“你干嘛?”

    “快点儿!”风不易拍了一下桌子。

    叶翎把手伸过去,风不易给她把脉。

    宋清羽突然想到什么,笑而不语。

    冰月进门,眼睛一亮,跑了过来:“妹妹,我刚刚才想到,你肚子里的宝宝四个月了!能看出是儿子还是女儿了!小风,怎么样?”

    风不易放开叶翎,老神在在地说:“你们猜一下。”

    “我猜,是女儿。”宋清羽微笑,叶缨有了个儿子,跟叶翎的儿子没差的,若是再有个小姑娘,就完美了。

    “我猜,是儿子!”冰月说。因为叶翎最近很喜欢吃酸的。

    叶翎眼睛亮晶晶的:“难道是俩?”

    风不易翻了个白眼:“一个两个你自己不知道啊!”

    叶翎轻咳:“我知道,不过想想若是双胎的话,这不是省事儿吗?生一次顶两次。”

    冰月哭笑不得:“妹妹你真逗!小风快别卖关子了,说啊,我跟清羽谁猜对了?”

    风不易没有回答冰月的问题,看着叶翎问:“小叶你说,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我觉得都好。”叶翎想了想说,“不过我们答应了宝宝,给他生妹妹的。”

    “虽然宝宝送来的礼物丢了,但如他所愿,是个妹妹。”风不易唇角微微翘了起来,“我要当干爹!哈哈!”

    宋清羽唇角微勾:“我也要。”

    叶翎神色一喜,起身到隔间书房去,跟南宫珩分享这个好消息。

    “阿珩,我们要有女儿了!”叶翎抱着南宫珩说。

    南宫珩放下手中的画笔,低头亲吻叶翎,叶翎拉着他的手,贴在自己的小腹上,心中欢喜不已。

    蒙婧和蒙璈姐弟得知,都十分高兴,蒙璈当时也来了一句:“说好的,我当干爹。”

    次日,叶翎再次去给苏棠换药,笑着问苏棠:“你猜我肚子里是儿是女?”

    苏棠看了一眼叶翎微微隆起的小腹,轻哼了一声说:“肯定又是个鬼丫头!”

    叶翎笑了:“你猜对了。”

    “老子要当小鬼丫头的干爹!”苏棠眨了眨眼睛,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说出口之后,嘿嘿一笑,“到时候我要教她怎么骗人!哈哈哈哈!”

    叶翎摇头笑笑,拆了苏棠头上的白布。苏棠脸上的伤疤已经很浅了,能看出他原本的容貌。因为最近捂了很久,他脸上的皮肤白了好几个度。

    叶翎对楚明泽的第一印象,是他眼神很阴郁,但神奇的是,苏棠经历过那么多苦难,他这个神经病的眼睛竟然又黑又亮,让叶翎想起了叶尘的小伙伴小鹿点点。

    之前苏棠几乎一直都易容示人,不易容的时候,脸上的疤痕太明显,让人很难注意到他的五官到底什么样的,一开口说话,就是发神经。

    最近被叶翎压迫着,苏棠这么多年头一次过了一段自愿安静的日子。当他不说话,不看人,没有情绪的时候,那双眸子,真的很漂亮。

    叶翎一边给苏棠换药,一边吐槽他:“你还说清羽是小白脸,你才是纯正的小白脸!”

    苏棠的五官都生得很漂亮,皮相骨相都极好,只看容貌,竟是个精致的娃娃脸,可以想象他小时候很可爱,也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若是好好长大,定是雪肌玉骨,魅惑众生的。他声称真容不比宋清羽差,倒也不假。南宫珩和宋清羽以及苏棠,再加上百里夙,蒙璈,风不易,都是美男子,但比较之下,不是谁更美的问题,气质都差别很大。

    用叶翎前世的“术语”来讲,苏棠的容貌,就是极品小受相……

    这会儿听到叶翎的话,苏棠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你给我闭嘴!再敢说我是小白脸,我就杀了你!不,我等小鬼丫头生出来之后,把她抢走,再杀了你!”

    叶翎嘴角微抽:“行吧,谢谢你,还挺疼我闺女。我的错,不说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忌讳,苏棠显然是听不得别人说他小白脸,刚刚眼里的愤怒是真真切切的,应该跟他过去的经历有关系。

    叶翎只是开玩笑,毕竟苏棠自己也这样说过宋清羽。不过苏棠说要杀她的时候,竟然还惦记着她肚子里的女儿,让叶翎有点想笑。这个神经病,有时候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想当我闺女干爹,不是不行,不过你是干爹四号。”叶翎微笑。

    苏棠表示不满:“凭什么我排第四?”

    “凭你长得美,凭你神经病。”叶翎幽幽地说,“闭嘴!别乱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我真没想重生啊〕〔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红衣罗刹〕〔林陌薇厉霆霄〕〔炮灰女配不想转正〕〔神级系统:一元秒〕〔她从云端上坠落〕〔穿梭在轮回乐园〕〔仙人弟子在人间〕〔神级妖宠进化系统〕〔诸天仙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