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岛田家族在火影〕〔完美女婿林羽何家〕〔爱你成瘾:偏执霸〕〔一枝相思煨红豆〕〔天降女婿林羽何家〕〔十亿次拔刀〕〔灵台仙缘〕〔从冒牌大学开始〕〔斗罗之暗夜主宰〕〔都市妙手医尊〕〔直播:女神家的哈〕〔联盟之最强选手〕〔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全职国医〕〔我家个个是霸总〕〔蔚蓝星途〕〔盖世〕〔日月永在〕〔名监督的日常〕〔大唐逍遥驸马爷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29.喷涌的快乐源泉(一更)
    ,。

    晋阳城东部一个小渔村里。

    楚明泽一身布衣,坐在院中,手中端着一个粗瓷碗,里面是茶水。

    林秀清出门,看着楚明泽的背影,眸光微暗。厚厚的刘海遮住左眼,鼻子以下的部位蒙着一张面纱,整张脸上,只露了右眼,因为其他地方都不能看了。

    “阿泽。”林秀清语气轻柔,唤了一声,款步走过来,在楚明泽身旁坐下,“我们在这里,也住了几日了,为何不离开呢?”

    先前成功在即,希望破灭,让林秀清很崩溃。如今她这副尊荣,不能见人,天天夜不能寐,做梦都盼着睁眼就能换一具完好无损的身体。

    林秀清原先觉得蒙婧长得不够美,但此刻,她就一个念头,变成蒙婧的样子!

    可他们在四月十六日夜就上了岸,到现在,一直待在这个偏僻的小渔村里不走,楚明泽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秀清很着急,希望早日找齐药材,取到蛊种之血,抓回蒙婧!三件事,都很重要,但楚明泽似乎把所有的事情都搁置了!

    楚明泽闻言,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林秀清说:“秀清,不要着急,留下是因为还有麻烦没有解决。”

    “是苏棠吗?可大海茫茫,他怕是早就葬身鱼腹,你坚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很可能是白费力气。”林秀清知道楚明泽花钱雇佣了很多渔民去海上寻找苏棠,但迄今为止没有任何收获。

    楚明泽眼眸微眯:“我总觉得,苏棠不会这么轻易死掉。”

    “可这样漫无目的地找下去,找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林秀清神色有些不耐。

    楚明泽摇头:“在海上找,只是一种手段。我还派了人,到晋阳城去调查。叶翎应该不会不管苏棠死活,有可能,苏棠已经被她的人救走了。”

    “但你也说过,夜王府不是轻易能闯的,就算苏棠在夜王府,你派去的人能查到吗?”林秀清问。

    “应该不能。”楚明泽再次摇头,“所以,这也是我们留在此地,暂时不能离开的原因。”

    林秀清蹙眉:“我不懂。”

    “如果苏棠已经回到叶翎身边,还活着,那么叶翎定然会利用他来找我报仇的。这种情况下,我去哪里都不安全。此地临海,若真被叶翎发现,我们就乘船离开,可躲避追杀。如此也可以验证,苏棠真的活着。”楚明泽神色淡淡地说。

    “可……就这么一直等下去?等着叶翎找过来?万一苏棠早已葬身大海,根本不会有人找过来,我们要等到何时?”林秀清垂眸问。

    “为了稳妥起见,先等上三个月再说吧。”楚明泽说。

    林秀清一听就急了:“那我的事,就搁置了吗?”

    楚明泽摇头:“当然不会。秀清你放心,你的事,是最重要的,我已经请了师父去帮忙寻找缺少的那一味药材了。”

    “那蛊种之血和宿主蒙婧呢?”林秀清问。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的计划是,先找齐药材,再进行下一步。正好利用这段时间,确定苏棠是死是活。这对我,对我们都极为关键,若苏棠还活着,我接下来会麻烦不断,什么事都难做成的!”楚明泽叹了一口气。

    林秀清心中气恼。楚明泽的意思是,先找药材,找不到药材,就不会去取百里夙的血,也不会去抓蒙婧,至少要在这个地方再待三个月。

    关键是,楚明泽一开始就说了,那种药材极其罕见,他已经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

    再这样下去,林秀清觉得等转生蛊真的成功,都不知道要过多久!她等不起,也一刻都不想多等了!

    “秀清,请你体谅我一下,趁着这段时间,我也要重新招揽些属下,不然离开此地也是寸步难行。先前那次,功亏一篑,几乎毁了我几年的筹谋。这一次,再谨慎都不为过。”楚明泽看着林秀清神色郑重地说,“不过可惜,当初平王府的财宝都被查封收缴,那些年我在安乐楼积累的财富,都经由苏棠,落到了叶翎手中。如今……唉!从长计议吧!”

    其实,楚明泽手里根本不缺钱,也不缺人,最不缺的就是药材。元烁是去了西夏国,目的是取百里夙的血,不是去找药材。

    楚明泽骗林秀清,只是为了早点得到藏宝图。因为他不想再跟林秀清耗下去了,这会耽误他真正的大事。

    原先那些年,楚明泽之所以对林秀清那么有耐心,是因为他从虞天那里,一直都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他有大把的时间应付林秀清。但如今,万事具备,只欠蛊种之血,他想早日拿到藏宝图。

    林秀清沉默片刻之后,看着楚明泽说:“阿泽,你不会就是为了骗我,早点拿到藏宝图吧?”

    楚明泽闻言,苦笑:“秀清,你就是这么想我的?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你不会忘了吧?我承认,我想要藏宝图,但真正想要的,却也不是我,是我师父,也是他告诉我,你有藏宝图的。我这些年照顾你,保护你,做了这么多,想要帮你换一具新的身体,因为这是我欠你的。你是我当年的梦魇,多年的执念,我放不下,解脱不了。”

    林秀清闻言,握住了楚明泽的手:“阿泽,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

    “没关系。秀清你现在不必把藏宝图拿出来,你放心,不管需要多久,不管要费多少心血,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的!”楚明泽看着林秀清神色郑重地说。

    “嗯。”林秀清轻轻颔首,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犹豫,一丝动摇。

    林秀清迫不及待想要获得新生,但藏宝图的事,她不敢轻易妥协。

    林秀清起身回房,楚明泽看着她的背影,眸光阴冷。他知道林秀清已经动摇了,接下来,就看林秀清能够熬到几时!

    楚明泽留在这里,不是为了林秀清,如他所言,是为了验证苏棠是死是活。

    先前跟叶翎的交易,宣告彻底失败。楚明泽认为是叶翎骗他,给他假的蛊种之血。但他自己骗叶翎在先,让叶翎误认为完颜幽是宿主。

    只能说,彼此彼此。楚明泽固然愤怒,但不会因此乱了阵脚,为了报复而报复,所有宣泄情绪的事情,都是无意义的,到时候只会得不偿失。他始终都记得,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如今楚明泽打定主意,接下来继续养转生蛊,但不会让林秀清知道。

    当日,楚明泽的属下禀报,无法确认当初蒙璈一行回晋阳城,队伍之中有没有带着苏棠。夜王府里的人极少出门,他们也不敢贸然闯进去。

    楚明泽没有再派人去晋阳城,只静静地等着元烁从西凉城带回好消息。

    若是苏棠活着,楚明泽知道,他再想杀掉苏棠很难,因为苏棠现在是叶翎的人,而躲避不是长久之计,甚至会毁掉他的一切。

    所以,利用转生蛊,换一具身体,换一个身份,不仅可以彻底摆脱苏棠的追踪,还可以彻底隐入暗中。

    这就是楚明泽下一个要完成的目标。其他事,都要往后推。

    晋阳城,夜王府。

    昨夜花园里上演了一出好戏。

    一大早,蒙璈又到军营去了。虽然回头想想,昨天晚上的行为有点傻,但他觉得,冰月应该不会再往宋清羽身边凑了。

    冰月来找叶翎,十分严肃认真地问道:“妹妹,清羽真的是断袖吗?”

    叶翎眉梢微挑,缓缓地笑了:“谁跟姐姐说的?”

    “蒙璈说的,而且他说,他也是断袖,他喜欢清羽!”过了一夜,想起昨夜蒙璈搂着宋清羽的腰,站在她面前那一幕,冰月依旧觉得十分惊奇。

    叶翎闻言,入口的茶差点呛到,轻咳了两声说:“蒙蒙是怎么跟你说的?”

    “他不仅说了,还做了。他当着我的面,跟清羽搂搂抱抱的,说让我不要肖想清羽,然后他俩撇下我走了。”冰月把昨夜蒙璈做的事,跟叶翎讲了一遍。

    叶翎乐不可支:“这么劲爆的吗?”

    冰月点头:“是啊是啊!当时我都被吓到了!我就说最近蒙璈怪怪的,一看见我跟清羽在一起,他就黑着脸,一天掰断一双筷子。那天清羽才来,他就跟清羽说我的坏话!我本来以为是他脑子进水了,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他心里有人!那个人,就是清羽美人儿!”

    叶翎笑而不语,就听冰月接着说:“我不歧视有特殊癖好的人,说实话,我觉得他们俩好般配!一个冷酷,一个温柔,一个霸道不讲理,一个平和好脾气,一个有点帅,一个美极了。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叶翎笑意加深,冰月越说越激动:“真的觉得他们好般配啊!从身份来说,他们都是师兄的兄弟,因为师兄牵线,早就认识。两人都出身将门,都曾上过战场,有勇有谋,功勋赫赫。如今,一个依旧是东晋执掌兵权的大将军,另外一个,为了不再被人束缚压制,可以自由地追求想要的一切,所以谋权篡位,当上了南宋的皇帝,并且昭告天下,他喜欢的是男人!被世人非议都在所不惜!哇,我知道了!清羽当初做出那样惊世骇俗的举动,不会就是为了扫清障碍,好跟蒙璈双宿双栖吧?!”

    “怪不得蒙璈总是很冷酷,看我不顺眼,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他们俩先前是不是闹别扭了?清羽昨日故意找我出去玩儿,就是为了刺激蒙璈对不对?蒙璈果然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我就跟清羽一起散个步而已,你都不知道昨夜蒙璈看着我的眼神,好凶!像是要把我给撕了!分明就是把我当成了情敌!”

    “蒙璈张口就说我太丑,配不上清羽。他明明一直都最烦我,竟然莫名其妙地当着清羽的面说,蒙姐姐想让我做弟妹,问我意下如何?突然说这种话,不是有病吗?他分明是想反击清羽跟我走得近,所以利用我来刺激清羽。但是清羽一笑,他就投降,好霸道地直接伸手就把清羽抱到了他身边去,搂着走了!当时他们俩都当我不存在一样,不过我都被感动了!除了妹妹你跟师兄之外,清羽和蒙璈这一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特别,最般配,而且是最最勇敢的一对儿!尤其是蒙璈,你都不知道,他把清羽抱过去,搂在怀里的那一下,让我突然觉得,他真的好帅!清羽当时就靠在蒙璈身上,好温柔,好美丽!哎呀不行了,我觉得他们就该立刻成亲!”

    冰月一时激动,说了好多话,接过叶翎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两口放下,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叶翎问:“妹妹,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是一对儿?”

    叶翎摇头:“这我倒是不知道的。”

    “肯定是因为他们都经历过挣扎犹豫,连身边的人都不敢告诉,但最终,还是冲破世俗偏见,坚定地站在了一起!清羽不是说,这次是来找媳妇儿的吗?他分明就是来找蒙璈,要蒙璈给他一个答复的!蒙璈一开始还没想通,生了几天闷气,见我跟清羽走得近,还一起出去玩儿,一起散步聊天,实在忍无可忍,终于真情流露!”冰月拊掌赞叹,“我猜就是这样!话本子都不敢这么写啊!”

    叶翎努力憋着笑,点头:“我觉得,姐姐说得对。”

    “不管外人怎么想,我觉得,作为家人,我们应该支持他们。妹妹你说呢?”冰月神色认真地问。

    叶翎一本正经地说:“有情人,当然要支持的。”

    “那蒙姐姐能同意吗?”冰月蹙眉,转念又说,“蒙姐姐是个很通透的人,我觉得她应该不会反对。有生之年,好想看到两个美男成亲,画面一定美极了!”

    叶翎扑哧一声笑了:“是啊,我也想。其实我原先一直觉得清羽跟我家阿珩很般配。”

    腐眼看人基。叶翎觉得冰月若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纪,肯定是个资深腐女,这会儿一副磕cp上头的样子。

    冰月嘴角微抽:“那不能,师兄是正常的,只喜欢你!不过清羽和蒙璈也不是不正常,就是很特别!”

    “嗯,很特别。”叶翎表示认同。清羽特别美,蒙璈特别特别特别缺心眼儿……

    不过叶翎不打算帮他们澄清。

    蒙璈凭借低到地底的情商,实力提供了一个正在喷涌的快乐源泉,叶翎看戏看得贼开心,不能破坏气氛。至于蒙璈自己挖的坑,自己慢慢玩儿,叶翎很期待接下来他怎么向冰月证明,他是直的。

    自从那天苏棠刚回来,瞎折腾把伤口弄裂,害得风不易又费了好大功夫给他重新包扎。之后风不易一直给他下安神药,让他处于昏睡状态,省得他犯神经。

    于是,原本打算邀请蒙婧一起下棋,去找苏棠好好聊聊的宋清羽,暂时也没机会。

    而蒙璈本来想这天回府就找冰月聊聊,谁知出去之后就没再回来,南宫御命他带兵到外地去办一趟差事。

    冰月再见到宋清羽的时候,没有刻意提起那件事,怕宋清羽觉得不好意思,自认为算是心照不宣了。

    而宋清羽什么都没解释。断袖这件事,是他自己当初亲口说的,并不在意别人怎么看。

    至于冰月有没有误会蒙璈,宋清羽觉得,蒙璈这个缺心眼儿,自己脑抽,自己解释去吧!

    已是五月初,叶翎肚子里的孩子两个月了。

    自从那夜,蒙璈对宋清羽“表白之后”,他奉命外出办差,如今过去了好几天。

    这日入夜时分,蒙璈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府中。

    正在吃晚饭,见蒙璈归来,冰月眼睛一亮!连忙给蒙璈添了一副碗筷,还亲手给他盛了汤。

    冰月态度转变,蒙璈的心情瞬间就变好了。这几日在外面,他回忆了与冰月认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觉得这个爱笑的姑娘还是蛮可爱的,娶回来当媳妇儿,好像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吃过饭,其他人都走了,蒙璈留到最后,对冰月说:“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冰月放下手中的东西,点头,爽快应下:“好啊!”

    两人去了后花园,到湖边,冰月笑着说:“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这里没有别人!”

    “那天夜里我说了些无礼的话,希望你不要介意。”蒙璈张口,跟冰月道歉。

    冰月连连摆手:“当然不介意!没关系的!”

    蒙璈心中松了一口气,看着冰月说:“我想成亲。”

    冰月眨了眨眼睛,高兴地跳了起来:“真的吗?”

    蒙璈心想,秦冰月果然早就喜欢他,一听说要成亲,这么高兴。

    蒙璈看着冰月笑得像朵花儿一样,他心中也不由生出了欢喜,郑重点头:“当然是真的。”

    “太好了!兄弟,你真是太勇敢了!”冰月笑容满面,握拳撞了一下蒙璈的肩膀说,“我绝对支持你!你跟清羽成亲的事,包在我身上,我帮你们办!”

    蒙璈的脸色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你说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