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流哥哥捡到我了〕〔别叫我歌神〕〔大佬她成了霸总亲〕〔当训练家开了外挂〕〔青衣先生〕〔巨星从退伍开始〕〔逆天神医妃〕〔序列玩家〕〔我真是个律师〕〔穿成摄政王心尖尖〕〔我在边关种田忙〕〔季汉长存〕〔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28.好般配啊!(二更)
    叶翎在灯下写好给百里夙和叶缨的信,让开阳安排人送出去。

    如今已经四月下旬,一眨眼,他们离开西凉城三个月了。

    翌日,蒙璈大清早就出府去了军营,傍晚时分才回来。

    晚饭时,冰月笑着对叶翎说:“妹妹,清林寺的素斋蛮好吃的,下回咱们再一起去。”

    宋清羽微笑:“是啊,我跟冰月在那边吃过素斋,本想带些回来,但怕凉了再热口味不佳,就没有带。”

    蒙璈的手一顿,又一双筷子被折断了。

    “清林寺的桃花是不是都谢了?”叶翎问。

    冰月摇头:“还有两株碧桃,开得晚,现在正好看呢!好多小姐在那边游玩观赏。这得亏是清羽做了易容,遮掩相貌,否则,怕是没人看桃花,都只顾看美人了!”

    宋清羽轻笑:“冰月,你就别打趣我了。”

    “真心话。”冰月笑容灿烂。

    蒙璈换了一双新的筷子,面无表情地说了三个字:“食不言。”

    蒙婧心中微叹,蒙璈的情绪变化,越来越明显了。蒙婧能感觉到,他对冰月不是无动于衷,但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讨姑娘欢心,反而十分擅长怎么惹姑娘生气……

    吃过饭,冰月在收拾,宋清羽出了主院,蒙璈追上来:“喝酒吗?”

    “好。”宋清羽点头。

    两人去了后花园,进了竹林,蒙璈手中多了一把铁锹。

    南宫珩跟曾经的百里夙一样,也会自己酿酒。百里夙酿的酒叫做寒竹酒,南宫珩酿的叫做青竹酒。

    不过如今竹林里埋的,已经是三年多之前南宫珩酿的酒了。

    蒙璈找到了地方,挖出一坛酒来,跟宋清羽一起,走到湖边,席地而坐。

    月光皎洁,银辉遍地,波光粼粼。

    蒙璈大力扯开酒封,一股淡淡的青竹香气萦绕在鼻尖。

    没有杯子,没有碗,蒙璈举起酒坛,灌了几口,递给宋清羽。

    宋清羽喝了几口,放下,神色有些怅惘:“好几年没喝过阿珩酿的酒了。”

    曾经,南宫珩和蒙璈一起喝过酒,就在这里。

    曾经,南宫珩和云尧一起喝过酒,在很多地方。

    但蒙璈和宋清羽,虽然早就知道彼此,但原先并不算认识,没见过两回。他们的关系,源自于他们都是南宫珩的好友和兄弟,所以不熟悉,但也完全不陌生。

    “你喜欢秦冰月?”蒙璈身体后仰,躺在地上,问宋清羽。

    宋清羽轻笑一声,也躺了下去,反问:“你喜欢冰月?”

    蒙璈轻哼一声:“怎么可能?”

    “那,我如果要追求她的话,你没意见吧?”宋清羽笑问。

    “你认真的?”蒙璈皱眉。

    “我看着像是在开玩笑吗?”宋清羽微微摇头,看着天上的星星,“我也不小了,我两个娘,还有爹,天天盼着抱孙子,盼了好久了。我觉得冰月挺好的,你说呢?”

    “没感觉。”蒙璈面无表情地说。

    宋清羽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那我就放心了。”

    蒙璈突然起身:“你自己喝吧,我明日还有事,先回去了!”

    宋清羽看着蒙璈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抱起旁边的酒坛,一口一口,慢慢地喝。

    蒙璈回到笑笑居,见蒙婧正在等他。

    “姐,你怎么还不去睡?”蒙璈问。

    “小璈,你跟清羽没闹什么矛盾吧?”蒙婧问蒙璈。

    蒙璈摇头:“没有,只是一起喝了点酒,聊了两句。”

    “没有就好。”蒙婧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蒙璈说,“小璈,姐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你对冰月,到底是什么心思?”

    “我不喜欢她。”蒙璈脱口而出。

    蒙婧摇头:“小璈,自从清羽来了,你变得越来越不冷静了。看到冰月和清羽在一起,你真的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吗?”

    蒙璈沉默,皱眉:“她总是没事傻笑,偏偏每次对我,笑得又很假。”

    蒙婧哭笑不得:“什么没事傻笑?冰月爱笑,多好的性格啊!你自己整日板着一张脸,才是有问题的,还说人家!若你觉得冰月对你笑得不真心,你就没反思过,这是因为什么吗?你总是对她冷冰冰的,凭什么让人家对你热络?别说在家里,先前在外面,你总也对冰月呼来喝去的,好像人家就该听你的,一点怜香惜玉都不懂。你就没想过,你为何对别人都算客气,只对冰月,总像是她欠了你钱一样吗?你们到现在都没打起来,那是因为冰月脾气好,性格好,正事为重,懂礼数顾大局,不想跟你计较,你还有理了?人家对你笑,你不乐意,你想怎么着?真想让冰月跟你打架吗?”

    蒙璈神色有些烦躁:“总之,我就是觉得看见她就有点烦!”

    蒙璈搞不懂冰月每天有什么好乐呵的,冰月对他笑,他觉得假,不对他笑,他更烦!

    蒙婧笑着摇头:“小璈,你素来聪明,怎么碰上感情的事,像个傻子一样?你真觉得冰月烦?那是不想再看见她的那种烦?还是看见她对别人笑,你觉得不高兴?只想让她对你笑?”

    蒙璈拧眉:“姐,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小璈,你就从来没想过,让冰月嫁给你,天天对你笑得像花儿一样?难道那样不好吗?你想找个天天哭哭啼啼的姑娘?”蒙婧问。

    蒙璈神色一震,沉默下来。

    “小璈,姐也不再多说什么。这是你的事,希望你早点想清楚,不然后悔都来不及了。你若喜欢冰月,不能再犹豫了,冰月那么好的性格,真正性格有问题的是你,需要改正的也是你,别以为人家会一直等着你。清羽那么优秀,若是等冰月真的跟他在一起,你才意识到自己的心思,就晚了。”蒙婧语重心长地说。

    蒙璈依旧沉默,没有表态。

    “我回去了,这件事,你好好想想,也早点休息。”蒙婧话落起身走了。

    蒙璈一个人静静地坐了好久,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第一次见到冰月的情景。

    当时,就在夜王府,冰月被南宫珩打飞,有些狼狈,即将摔出去的时候,正好撞到了蒙璈身上。蒙璈下意识地抱住了她,四目相对,脑海中就一个念头:哪里来的女人?眼睛瞪那么大!然后,蒙璈就把冰月扔到了地上去……

    后来的印象,冰月都是笑着的。她好像对所有事物都很有兴趣,跟蒙婧一起做饭,都能很开心,去清林寺的路上,看到一只没见过的小鸟,都要盯着看好大一会儿才肯走。

    说她性格好,但她也有带刺的一面。蒙璈没有忘记,那日在清林寺,冰月怼蒙雅的事。不带一个脏字儿,就把蒙雅给骂得差点吐血。

    蒙璈也见过冰月哭,是因为蒙婧被抓的时候。蒙璈印象深刻的是,四月十五那夜,海上风大雨急,楚明泽押着蒙婧,威胁他们,冰月竟然说出,她可以代替蒙婧做宿主,把蒙婧换回来这种话。

    现在想想,蒙璈知道,冰月是真心的。那一夜,为了蒙婧,愿意豁出命去的,不止苏棠,不止蒙璈,还有冰月。她的身上,颇有几分江湖儿女的侠义之气。

    蒙璈认识的冰月,又不止一面。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似乎,府里的所有人都很喜欢她。叶翎对她,跟对叶缨这个亲姐姐也没差。蒙婧更是把冰月当亲妹妹的。风不易脾气并不好,但在冰月面前,像个乖巧的弟弟。就连开阳和玉衡他们,也对冰月十分信服。

    唯独蒙璈,看冰月不顺眼。蒙璈在想,真像蒙婧所言,是他的问题吗?那到底是为什么会有这种结果?冰月对他,从头到尾,真的没有任何无礼的举动,反之,她在其他人面前都很随意,谈笑风生,只对蒙璈很客气。仿佛,在冰月的圈子里,就蒙璈一个外人,其他的包括昨日才初次见面的宋清羽,都是家人,今日就一起出去游玩了。

    想到这里,蒙璈又烦躁起来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蒙璈就策马去了军营,还带走了一个包袱,出府时,让开阳转告蒙婧,他要在城外大营中住几日。

    蒙璈决定好好冷静一下,让被秦冰月搅乱的心湖平静下来,想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接下来怎么做。

    当天,军营中的将士们都叫苦不迭,因为蒙璈练兵突如其来发了狠,像是有人欠了他一百万辆银子不还一样,脸很臭,手段严厉。

    蒙璈自己也全程跟着将士们一起练,一天下来,精疲力尽。

    他把军营里的床铺好,躺上去,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宋清羽和冰月在一起的画面,当即觉得躺着难受,坐起难受,站着难受!总之做什么都烦,什么都不做也很烦!

    于是,夜色之中,蒙璈骑马又狂奔回了晋阳城。

    进门,见到开阳,蒙璈驻足问了一句:“今日秦小姐做了什么?”

    开阳恭敬回答:“今日秦小姐出府逛街,买了许多东西,宋公子随行保护。”

    蒙璈面色一沉,大步朝着府里走。

    进主院,就听房中传出欢声笑语,仿佛只要冰月在,气氛总是活泼热闹的,绝对不会冷场。

    蒙璈走到门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皱眉闻了闻,出了一身汗,没换衣裳。

    于是,蒙璈又转身大步离开了。

    宋清羽听到动静,过来开了门,只见一个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口。

    宋清羽唇角微勾,蒙璈按捺不住了?很好,再给他加点“火”……

    等蒙璈回去洗了澡,换了衣服再过来,这边都吃完饭了。

    蒙婧见到蒙璈,有些惊讶:“小璈你不是说今夜不回来了吗?”

    “不放心家里,就回来了。”蒙璈说。

    “我去给你做点吃的。”蒙婧连忙往厨房去了。

    冰月起身追出去:“蒙姐姐,我去帮你吧!”

    蒙璈面色稍霁,突然觉得不累了,坐着喝茶等吃饭。

    宋清羽和风不易吃过饭都回去了,叶翎和南宫珩在隔间书房里。

    坐了一会儿,蒙璈想起一件事来,起身过来找叶翎。

    隔间的门也没关,蒙璈一只脚踏进去,就见叶翎坐在南宫珩怀中,两人抱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

    蒙璈神色一僵,立刻转身回来,走出两步,又回头把隔间的门关上,皱了皱眉,回到桌旁坐着。但他刚冷静下来,再想起冰月的时候,一时竟有些心猿意马,想到了某些不该想的画面……

    蒙璈甩甩头,喝了一杯快要凉掉的茶水,又等了一会儿,蒙婧端着饭菜过来了。是专门给他做的一大碗面,有肉有蛋有青菜,热腾腾香喷喷的。

    蒙璈拿起筷子,咬了一口荷包蛋,竟然是溏心的,味道很好。

    “这个是冰月做的,我跟她学,总是容易煮老了。”蒙婧笑着说。

    蒙璈闻言,一口吃掉了荷包蛋,点点头说:“还行。”

    “今夜月色好,冰月和清羽到后花园散步去了。”蒙婧看着蒙璈,就见蒙璈咔嚓一声,折断了手中的筷子。

    这是宋清羽出现的第三天,也是蒙璈折断的第三双筷子。一天一双,稳定发挥。

    蒙婧微叹:“快吃吧,一会儿该凉了。”这傻小子,就知道生闷气,正事一点儿不干,太愁人了!

    蒙璈三下五除二,把一大碗面吃完,站了起来:“姐,我累了,回去睡。”话落就没影了。

    蒙婧猜着,蒙璈可能也去后花园赏“月”了,她希望是这样。

    后花园里面,宋清羽和冰月正在月下漫步。

    冰月在听宋清羽讲述,他和南宫珩八岁那年流浪的故事。其中很多细节,叶翎都不知道,颇为有趣。

    走着走着,面前突然出现“一堵墙”,冰月抬头见到蒙璈,愣了一下。

    “好巧。”蒙璈看着冰月说。

    “蒙公子,路这么宽,为什么你总是喜欢挡路呢?”冰月蹙眉。

    蒙璈面色一僵,宋清羽微笑:“蒙蒙,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们?”

    蒙璈点头,看着冰月说:“我有话想跟你说。”

    “蒙公子请讲。”冰月微微点头,觉得蒙璈越来越莫名其妙。

    “你跟我过来。”蒙璈说着朝旁边走。

    “是你有话要讲,为什么我要过去?我跟清羽还有事,你要么现在说,要么请让开。”冰月已经懒得对蒙璈保持微笑了。

    “秦冰月!”蒙璈又回来,感觉好生气。

    “蒙璈!”冰月反击。

    “你长得还不如清羽好看,不要肖想他!”蒙璈看着冰月说。

    冰月简直是醉了,瞪着蒙璈说:“你神经病啊!”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怎么肖想宋清羽了?他们是朋友!

    “我姐想让你当她弟妹,你意下如何?”蒙璈张口表白,独树一帜,说是蒙婧的意思。

    冰月无语地看着蒙璈:“有病赶紧去吃药!”

    “你不喜欢我?”蒙璈皱眉。

    冰月立刻点头,认真郑重:“当然!我当然不喜欢你!我吃饱了撑的吗?为什么要喜欢你这个脑子进水的大冰块儿?你还说我长得不好看,你自己照照镜子,跟清羽比,你就是个丑八怪!”

    蒙璈目光幽深地看着冰月,突然伸手过去:“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下一刻,冰月目瞪口呆地看着蒙璈揽住了宋清羽的腰,把宋清羽带到了他身边去!

    “秦冰月,清羽不会喜欢你的,因为他喜欢男人,难道你没听说过?不要自作多情!你不喜欢我,巧了,我也没喜欢你,我只是不想让你们俩在一起而已!”蒙璈话落,搂着宋清羽,扬长而去。

    冰月看着他们的背影,眨了眨眼,感叹了一句:“好般配啊……”

    “蒙蒙,跟我解释一下,你这是做什么呢?”宋清羽努力憋着笑。

    “是兄弟,你就再找一个,她是我的!”蒙璈皱眉说。

    宋清羽默默地看了一眼蒙璈还放在他腰间的大手,感觉怪怪的:“蒙蒙,这就是你拆散我们的方式?”

    “管用就行!”蒙璈当时灵机一动。

    “第一,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第二,是很管用,但冰月现在以为你是个断袖。第三,阿珩曾说你有点缺心眼儿,我今夜真是见识到了。”宋清羽幽幽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