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锦鲤小〕〔总裁爹地天才宝〕〔弦歌知我意〕〔双宝助攻:老婆不〕〔一世巅峰〕〔陆铭苏婉〕〔诸天世界开拓者〕〔许初夏顾延爵〕〔穿越农女要回家〕〔王婿〕〔好孕连连:总裁爹〕〔徐来徐依依阮棠〕〔上门龙婿〕〔异界的霍格沃茨〕〔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格斗吧,殿下〕〔攻略恶魔冷殿下〕〔楚千寻厉云枭〕〔爹地快来,巨星妈〕〔拐个医仙当老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27.搞事情(一更)
    冰月提着茶壶进门,蹙眉看向蒙璈:“刚刚好像听到谁在说我坏话?”

    蒙璈面无表情:“你听错了,想多了,没有的事。”

    冰月视线一转,看到了不远处的宋清羽,眸光惊艳,一时间惊为天人:“这位公子是?”

    蒙璈看到冰月的目光,瞬间脸就有点黑了。

    宋清羽起身,拱手,眉眼含笑:“想必是冰月小姐?”

    “我是。”冰月微笑点头,“这位是,传说中的宋美人?”

    宋清羽轻轻颔首:“过奖了。”

    “不过奖。”冰月提着茶壶走过去,给宋清羽倒茶,笑着说,“见到南宫师兄的时候,我就说,他的容貌世间无人能及,妹妹说有一个能与师兄媲美,今日见到真人了,果然名不虚传。我刚沏的茶,宋公子尝尝。”

    宋清羽浅笑:“谢谢冰月姑娘。叫我名字就好,不必见外。”

    “清羽,你的名字听起来也真美!你叫我冰月就好了!”冰月笑着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冰月喜欢美景美食,也喜欢美人,觉得赏心悦目。

    “好,冰月。”宋清羽微笑点头。觉得叶翎身边的人都很好,这个冰月姑娘一看就是开朗爱笑的性格。

    “你是从南宋来的吗?听说你隐居的地方很美,本来等回去要过去瞧瞧的,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你是过来看看还是要长住?长住的话跟小风住在一起吧?我等会儿去帮你收拾一个房间出来。”冰月落座,又倒了一杯茶给南宫珩,然后就跟宋清羽聊了起来。

    叶翎怀了身孕之后,冰月很自觉地开始管家里的事,想着南宫珩最好的朋友来了,要好好招待。

    宋清羽微笑:“要住一段时间,劳烦冰月了。”

    “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冰月摇头,“对了,你吃过饭吗?中午包的饺子还剩了些,你如果饿的话,我现在去煮了给你吃。”

    “这……”宋清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确是有点饿了,会不会太麻烦?”

    “不麻烦,现成的,我这就去,你稍等。”冰月话落就起身,脚步轻快地出门去了。

    “蒙蒙,你怎么不坐?”宋清羽笑着问蒙璈。

    蒙璈皱眉:“你喜欢秦冰月?”

    宋清羽笑意加深:“才刚认识,还需要多了解。不过,冰月进来前,蒙蒙你说冰月很凶?这是何意?我看她明明温柔又开朗。”

    蒙璈突然觉得有些烦躁,看着宋清羽说:“我姐姐比她好得多,我觉得你们很合适。”

    宋清羽挑眉:“蒙小姐,我尚未见过。”话落问叶翎,“小叶,你方才说要介绍一个姐姐给我,是冰月?还是蒙小姐?”

    “我说的是冰月姐姐。”叶翎笑说,“入得厅堂,下得厨房,人美心善,开朗乐观,伯母定会喜欢的。”

    宋清羽跟叶翎对视一眼,笑而不语。

    “我还有事,先走了。”蒙璈皱眉,转身出去了。

    宋清羽和叶翎早就看出来蒙璈对冰月不一般,但是显然,蒙璈自己还在别扭着。

    “清羽,不管是冰月姐姐还是蒙姐姐,你若是喜欢,尽管追求,不必管别的。”叶翎对宋清羽神色认真地说。

    宋清羽笑了笑:“我会看着办的。”

    中午冰月和蒙婧包的饺子,正好剩了一碗,冰月下锅煮好,端了过来。

    半路碰上蒙璈,冰月对蒙璈微笑点头致意,接着往前走。

    蒙璈长腿一跨,挡在了冰月面前。

    冰月吓了一跳,手中捧着的碗差点摔了,后退两步,蹙眉问:“有话就说,我能听见,不要挡我的路。”

    “秦冰月,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肤浅?”蒙璈看着冰月冷声说。

    冰月感觉莫名其妙:“你吃错药了吧?”

    虽然冰月觉得蒙璈脾气怪异不好相处,但从认识到现在,她自认为对蒙璈十分客气,不曾有无礼之举。蒙璈背地里说她凶,她都听见了,蒙璈不承认,就算了,这货现在竟然又说她肤浅?有病吧!

    “就因为宋清羽长得好看,你那么热络。”蒙璈轻哼了一声。

    冰月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标准的假笑,看着蒙璈说:“蒙公子,清羽就是长得好看,你若是嫉妒,我可以理解。我就要对清羽热络,跟你有关系吗?没有的话,请让开,谢谢!清羽饿了,我希望他可以吃到热饺子。”

    蒙璈看着冰月,心中来气。就是这种笑!太假了!冰月对别人都没有这样,只对他这样!她刚刚对着宋清羽,笑成了一朵花!

    冰月看着蒙璈黑着脸看着她,无语至极,绕开蒙璈,快步往前走,心中在想,她对蒙璈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下次再没事找事,她绝不客气!

    蒙璈看着冰月的背影,不爽至极,大步离开了。

    不过,蒙璈觉得宋清羽适合当他姐夫,这件事,他是认真的。

    本来想跟蒙婧提一下,不过蒙璈转念一想,这种事,总要男人主动才好,他回头再找宋清羽好好聊聊,也跟叶翎说一声,让叶翎帮忙撮合。

    于是,蒙璈没跟蒙婧说,又不想回主院看宋清羽和冰月相谈甚欢的样子,也不想回那个名字搞笑的“笑笑居”,就又去找苏棠了。

    进了风不易的院子,蒙璈才想起来,他忘了一件事。当时他来给苏棠道歉,发现苏棠伤口裂开了,要去找风不易过来给他医治。

    结果一见宋清羽,蒙璈忘了这件事。风不易这会儿还在主院南宫珩的书房里捣鼓药材,一直没回来。

    蒙璈进门,就见苏棠睁着眼睛,身子横着趴在床上,上半身悬空,姿势怪异,不知道在干什么。

    听到动静,苏棠抬头,冷冷地看了蒙璈一眼,又垂了头去。

    “我稍后去找风不易过来给你换药。”蒙璈对苏棠说,“现在是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有话快说,有屁就放!”苏棠没好气地说。

    “宋清羽来了。”蒙璈对苏棠说。

    “谁?”苏棠拧眉。

    “南宋皇帝,宋清羽,宋美人,你知道的,他其实是云尧。”蒙璈说。

    “他来了关我屁事?”苏棠冷哼了一声。

    “我是想跟你说,我觉得他很适合做我的姐夫。我姐姐的终身大事,请你不必费心了。”蒙璈看着苏棠说。

    苏棠不可置信地看着蒙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你听到了。就这样。”蒙璈话落,转身就走。

    苏棠瞬间怒火中烧,想要起来抓住蒙璈:“你这个……”

    结果,因为他本来上半身悬空在外面,身体虚弱,一时失去平衡,翻转一百八十度,从床上,结结实实地摔到了地上去,背朝下。

    不过片刻功夫,地上流开了一滩血,他脸色煞白,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该死的……该死的……云尧!宋清羽!长得好看了不起啊!”苏棠简直要气死了。

    让自卑的苏棠,跟美名远扬的宋清羽相比较,苏棠受到的刺激和打击,是加倍加倍再加倍的!

    一想到蒙婧跟宋清羽站在一起的画面,苏棠就觉得刺眼!难受!想杀人!

    蒙璈这回没忘,真去主院找了风不易,说苏棠伤口裂开了。

    风不易正在忙,头都没抬,说了一句:“让他等着!”

    叶翎牵着南宫珩到花园散步去了,宋清羽和冰月正在聊天,冰月对于宋清羽一家隐居的地方很好奇。

    蒙璈从旁边默默地飘过,刚出了门,又回来,坐下,自己倒茶,静静地喝。

    等风不易终于忙完,回到他的院子,去看苏棠的时候,苏棠已经失血过多,晕死过去了。

    “这个神经病!”风不易气不打一处来。本来他颇费了些功夫,把苏棠的伤口处理好包起来,结果苏棠自己不安分,瞎折腾,弄得身上床上地上都是血!

    风不易费力把苏棠弄回了床上去,重新给他上药包扎,一边做,一边骂了无数个“神经病”。

    后花园里,叶翎拉着南宫珩,在湖边慢慢地走。

    太阳快要落山了,瑰丽的晚霞给湖面披上了一层红色的纱衣,不远处的竹林在微风中沙沙作响。

    “阿珩,蒙蒙明明喜欢冰月姐姐,自己都不知道,真傻,你说我要不要提醒他?”

    “算了,不提醒,让他自己慢慢醒悟吧,若是错过了,也是活该,谁让他整天顶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装什么冷酷!”

    “我总觉得,苏棠对蒙姐姐是不同的。可他又一门心思惦记着那破虫子。倒不如撮合一下蒙姐姐和清羽好了,你觉得他们般配吗?”

    “其实冰月姐姐跟清羽坐在一起,看起来也是女才郎貌的,很养眼。”

    “不行,也不能这样想。清羽长成那样,人又温柔,不管配谁,看起来都是极好的。倒也不知道他会喜欢什么样的。”

    “差点忘了,清羽喜欢过我呢,不过……头回给我送花,还没送到,就看到你了,然后,他就选了你……要说的话,你们俩在一块儿,才是最悦目的。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第三者……”

    南宫珩只静静地走着,叶翎也不知道她说的话他听没听进去。

    至于苏棠和蒙婧,蒙璈和冰月,以及刚刚到来的宋清羽,接下来怎么发展,叶翎觉得,顺其自然吧!她家老公自闭了,现在不想看人秀恩爱,就让他们别扭着慢慢玩儿,她决定,谁也不撮合!

    又走了一会儿,叶翎看了一眼湖面,晃了晃南宫珩的手,神色认真地看着他问:“如果我掉水里,你会跳下去救我吗?”

    南宫珩微微仰头,看着天边瑰丽绚烂的晚霞。

    叶翎没心情生气南宫珩不理她,只觉得她家男人的侧脸也太好看了吧!

    叶翎微微踮脚,在南宫珩侧脸上亲了一下。

    下一刻,南宫珩大手揽住叶翎的腰,低头吻了下来。

    残阳如血,晚霞如画。

    两人在湖边静静地相拥亲吻,过来找他们的宋清羽,在不远处驻足,微微叹了一口气,面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来。

    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南宫御,风不易,冰月,蒙璈,以及远在西凉城的百里夙和叶缨,还有宋清羽,得知南宫珩的状况,都觉得叶翎会很辛苦,受了委屈,尤其她还怀着身孕。

    不过此刻,宋清羽觉得,担心是多余的。叶翎是他见过的活得最通透的女子,她知道怎么调节自己的心情,以及与南宫珩之间的相处模式。

    而事实就是,其他人对南宫珩来说,真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但他对叶翎,终究是不同的。

    晚饭还是蒙婧和冰月下厨做的。今天是个好日子,蒙婧平安归来,宋清羽也来了,所以晚饭比午饭还要丰盛些。

    蒙璈进门的时候,正好见冰月盛好一碗汤,放在了宋清羽面前:“清羽你尝尝,这是我大哥教我做的,他最拿手的汤。”

    蒙璈心中的不爽又冒出来了,但他没有注意,其实冰月是先给叶翎和南宫珩盛了,又给蒙婧盛了,风不易已经喝上了,最后才给宋清羽盛的。

    蒙婧和宋清羽已经打过招呼了,不过两人性格有点像,不熟悉的情况下,也没过多的交谈。蒙婧只是在心中感叹,叶翎和南宫珩的朋友都如此优秀。

    蒙璈落座,冰月又盛了一碗汤。

    蒙璈以为是他的,结果冰月端过去自己喝,根本没有要管他的意思。

    “苏公子的饭菜……”蒙婧想起还得给苏棠送饭去。

    风不易摇头:“蒙姐姐不用管他!那个神经病,受伤了也不安生,一个人瞎折腾,弄得伤更重了。我给他吃了安神药,一时半会儿醒不了。”

    风不易不知道,苏棠不是一个人瞎折腾,是蒙家姐弟去了几趟,他受了刺激,安生不了……

    宋清羽尝了冰月做的汤之后,点头说:“很是美味,冰月你能不能写个方子给我,我带回去给我娘,她平素最爱钻研厨艺。”

    冰月笑着说:“写什么方子?下次我跟你一起回去,到时候做给伯母吃,我还要跟伯母学学呢,妹妹说伯母做的金丝饼特别好吃。”

    宋清羽笑意温柔:“好啊!”

    蒙璈一用力,手中的筷子断了。

    蒙婧心中微叹,她家这个傻弟弟,冰月这么好的姑娘都不知道赶紧下手,现在宋清羽来了,蒙婧觉得蒙璈有点悬。

    不过蒙婧倒也没打算插手,若冰月真喜欢宋清羽的话,她也觉得挺般配的,只是有些遗憾罢了。

    吃过饭,冰月带着宋清羽去看给他收拾出来的房间,两人一路说说笑笑的,颇有种一见如故之感。

    入夜时分,宋清羽又过来,拿了一封信给叶翎。是薛氏给叶翎写的信,在包袱里面,宋清羽刚来时忘记了。

    “你真要给百里写信,让他派人送血过来吗?”宋清羽问叶翎。

    叶翎点头:“不只是苏棠的事,我自己也想试试,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对于蛊毒,还只是理论,实际的需要试过才知道。”

    “也好。”宋清羽表示认同,“等苏棠好一点,是不是利用他,继续找楚明泽的踪迹?”

    叶翎微叹:“当然,如今要把苏棠藏起来,暂时不能让楚明泽知道他还活着,这样对我们来说,会占得一点先机。”

    “你做主。有任何事,都可以吩咐我去做。”宋清羽说。

    “接下来的事,再商量吧。清羽,蒙姐姐,冰月姐姐,你觉得如何?”叶翎随口问了一句。

    “都很好。”宋清羽点头。

    “那就是没什么特别的了。”叶翎笑着说。

    “这种事,随缘吧。”宋清羽面色平静。

    “蒙蒙对你,有点敌意哦。”叶翎说。

    宋清羽点头:“我知道。还听说,苏棠跟蒙婧之间有点不寻常。所以我打算,明日邀请冰月陪我去清林寺游玩。后日找蒙婧对弈。”

    叶翎眉梢微挑:“搞事情。”

    宋清羽轻笑:“冰月很好,若是蒙蒙再没有任何行动的话,他就孤独终老吧。至于苏棠,他不是自卑么?我觉得我挺适合给他点刺激的,以毒攻毒。毕竟接下来只要楚明泽不死,苏棠就得一直留着,在你们身边,现在的他,太不稳定了。若他能够因为蒙婧,洗心革面的话,对我们也是好事。所以,我打算告诉他,我要追求蒙婧。”

    叶翎轻咳:“有点太毒了,不过,我看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