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悲伤时遇你〕〔我就是仙帝啊〕〔它们的秘密〕〔暴走的强化人生〕〔重生之美食大王〕〔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诸天世界开拓者〕〔他来自虚空〕〔锦临〕〔龙门之主做上门女〕〔老君传人〕〔我家魅妃超皮哒〕〔开局消费返现一百〕〔斗罗之开局签到神〕〔我只会拍烂片啊〕〔开局退出娱乐圈〕〔穿书后我抱上了反〕〔反派的荣耀〕〔大渔农〕〔从1983开始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18.口味真重,有多深情(二更)
    房间里,林秀清透过窗户看着外面,什么都看不到,但她听到了蒙婧的话,神色有些不安。蒙婧不能出事!否则很难再找到一个跟她同生之人了!她的年纪在女子之中已经不算小了,跟她同年的大部分都成亲了,想要找个冰清玉洁的,长得不差的,太难了!

    林秀清一直以来在楚明泽面前的人设都是善良单纯乖乖女,她已经知道转生蛊的事情,但在重生之前,她绝对不能让楚明泽知道她知道!

    林秀清自以为她成功地骗过了楚明泽,得到了楚明泽的愧疚和深爱。

    而林秀清自己,对楚明泽是又恨又爱。她恨的是,当年楚明泽害她失去双亲,失去一只眼睛。但楚明泽又是她父母死后对她最好的男人,这么多年,默默地守着她,甚至,为了她能够得到一具健全的身体,楚明泽费了这么多的心力,林秀清心中感动。

    楚明泽的强大,优秀,深情,都让林秀清心动,只是那丝因为身体残缺的自卑和怨恨,让她对楚明泽,依旧有一份戒心。

    所以,如楚明泽所料,林秀清已经决定,只要她能成功转生,就放下对往事的介怀,不再怨恨楚明泽,好好跟他在一起,把她的一切都托付给这个男人,因为他值得!

    最后关头,林秀清不想破坏自己在楚明泽心中的形象。她只能在心中祈祷,蒙婧千万千万,不能有事!

    外面,苏棠躺在地上,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蒙婧,神色有些惊愕。

    其实,苏棠刚刚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因为他左肩上的那枚“蝴蝶”,对楚明泽来说威胁太大,楚明泽不会让他活着,没有商量的余地。

    没想到,蒙婧会突然跑过来救他。

    苏棠很意外,蒙婧口中所言,“他是夜王妃的人,就是我的朋友”,这句话,给了苏棠很大的震撼。

    从小到大,从他有记忆开始,没有人真的对他好过。如今,他只知道蒙婧的名字和身份,昨夜才与她第一次相见,而他做了易容,蒙婧现在甚至都不知道他是谁,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竟然就来救他!

    苏棠看到了蒙婧视死如归的眼神,看到了蒙婧白皙如玉的脖子上,流出的艳红的血,这些,让他心神俱震,一时无法理解!

    “放了他!”蒙婧看着楚明泽冷声说。

    楚明泽也看到了蒙婧的眼神,他很意外,一个人愿意为了另外一个人去死,原因竟然只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叶翎?

    高高举起的刀,楚明泽缓缓放下,扔在一边,神色淡淡地把受伤的苏棠从地上拉了起来,垂眸,给苏棠整理衣服,开口说:“蒙大小姐现在不能死,既然她执意要救师兄,那这次,我只能放过师兄了。我们兄弟,改日再会。师兄,你走吧。”

    蒙婧闻言,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脖子有些疼。

    房间里,完颜幽贴着门,竖耳听着外面的动静,心中在想,只要苏棠成功逃走,就能找人过来救蒙婧了。虽然蒙婧对转生蛊一无所知,但她对死亡的坦然和勇气,让完颜幽深深佩服。

    结果,下一刻,苏棠开口,冷笑连连:“老子不走!”

    蒙婧蹙眉:“不管你是谁,你快走吧!我逃不掉,不想再害了你的性命!”

    楚明泽看着苏棠,眼眸微眯:“师兄,别犯傻了,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若是不要,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苏棠看着楚明泽,突然狂笑起来,笑着笑着,捂着胸口咳嗽,又是一口血,吐到了楚明泽的脸上!

    “楚明贱,你当老子是傻子吗?”苏棠看着楚明泽冷哼了一声,“你前脚放老子走,后脚就会派人拦截,把我暗杀掉,反正到时候蒙婧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成功脱身,还是死在荒郊野外喂了狼!我说得对吗?”

    蒙婧心中一沉!

    房间里的完颜幽,叹了一口气。她想,苏棠猜的,应该一点儿都没错,这就是楚明泽会做的事。

    楚明泽闻言,冷笑:“师兄,好久不见,你比以前聪明了一点儿。我师父就在暗处等候,你一走,我就会让他把你杀掉。因为你对我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我是不可能放你活着离开的!”

    楚明泽本想将计就计,先应付蒙婧,让元烁暗中除掉苏棠,没想到被苏棠识破了。

    “师弟,好久不见,你比以前更贱了!”苏棠也在冷笑。

    蒙婧不知道转生蛊,不知道蝴蝶胎记,只是一心想救苏棠。但苏棠自己又不傻,楚明泽是绝对绝对,不可能放他活着离开的。

    “这一点,不敢跟师兄比。”楚明泽唇角微勾,看向了蒙婧,“蒙小姐,他不肯走,那就怪不得我了。”

    蒙婧眸光一凝:“我要他跟我在一起,确定他一直是活着的!”

    楚明泽挑眉:“蒙小姐比我预想的,聪明很多。你怎么知道,我刚刚在想,只要他脱离你的视线,就把他大卸八块?”

    蒙婧面色沉沉:“你要杀我,我认了。你不肯真的放他走,我也认了。但在我死之前,他必须活着,让我亲眼看着他活着!一旦他脱离我的视线,你敢轻举妄动,我就自我了断!”

    苏棠看着蒙婧的眼神有些怪异,楚明泽凑近,在苏棠耳边说:“真羡慕师兄,竟然有姑娘愿意为了你而死。不过,这个姑娘,过不了多久,将会变成我的女人。”

    “你这个贱人!”苏棠对着楚明泽破口大骂,“老子诅咒你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想要的都得不到!”

    “呵呵,”楚明泽冷笑,没有理会苏棠,看向了蒙婧,“蒙大小姐胆色过人,佩服。暂时我不会杀你,也不会伤你,如你所愿,他是你的了!”

    楚明泽话落,将苏棠朝着蒙婧推了过去。

    苏棠慢慢地走到蒙婧身后,楚明泽看着他们,神色淡淡地说:“最后剩下的一点时间,好好珍惜。”

    蒙婧拽着苏棠的胳膊往外走,楚明泽轻哼了一声:“必然要死,毫无意义。”

    房间里,完颜幽苦笑。她也越发觉得,自己脑子真的很蠢笨,有些事,想不到那么多。事情变成如今这样,对楚明泽来说,不过虚惊一场,什么都不会改变。

    一想到十几天之后,蒙婧死去,林秀清将会得到蒙婧的身体,完颜幽就觉得无法接受。看了一眼旁边床上的孩子,完颜幽叹气,不接受,她似乎也做不了什么……

    苏棠被蒙婧拽着,回到了那个小院子,进房间,关好门。

    “你没事吧?”蒙婧问苏棠,神色有些抱歉,“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苏棠静静地看着蒙婧,没说话。没有人对他好过,他还在为刚刚蒙婧的举动而震惊,如今蒙婧眼中的关切,也让苏棠觉得无所适从。

    事实就是,如果不是蒙婧刚刚挺身而出,苏棠现在已经是楚明泽的刀下亡魂了,他自己最清楚,没有别的可能。

    “我不是好人。”苏棠开口,声音低沉。

    蒙婧闻言,愣了一下,微微一笑:“说自己是好人的,常常是恶人。说自己不是好人的,也未必真不是。公子,不论如何,你能来救我,我很感激。”

    “我也不是你以为的叶翎的朋友,我们先前是仇人,如今我们之间只有交易。”苏棠看着蒙婧说。

    蒙婧摇头:“不是所有人,都有跟小叶交易的机会。你是因为来救我才落难的,我没有能力帮你离开这里,只是希望尽力让你多活一段日子,活着就会有希望。如果之后有机会,你记得自己逃走,不要再管我了。”

    “你不怕死吗?”苏棠看着蒙婧问。

    “尽人事,听天命吧。”蒙婧眸光平静。

    苏棠视线下移,看到蒙婧脖子上的血,眼眸微黯:“把你的伤处理一下。”

    “没事,小伤。”蒙婧说,“你知不知道,我弟弟现在怎么样了?”

    “我不认识你弟弟,不过他似乎在到处找你。”苏棠说。

    蒙婧叹气:“说来可笑,我只知道自己快死了,却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到底是为什么?公子,你能告诉我吗?”

    “我叫苏棠。”苏棠说。

    “苏公子。”蒙婧点头。

    蒙婧在处理她脖子上的伤口,苏棠开始跟她讲,转生蛊的事,楚明泽的身份和打算,以及,蒙婧现在还剩下的时间。

    蒙婧完全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觉得太离奇了,超出了她的想象,但她又知道,苏棠没有在骗她,是真的。

    “是因为叶翎和南宫珩把百里夙的血给了苏棠,来换取南宫珩的解药,才导致你现在只剩下十几天可活,你不恨他们吗?”苏棠看着蒙婧问。

    蒙婧摇头微叹:“为何要恨他们?明明是楚明泽的错。南宫和小叶都是最好的人,是我的朋友和亲人,他们那样做,有那样做的道理。楚明泽盯上我,不是一日两日了,这一劫我躲不过。如今,小叶不是请你来救我吗?”

    苏棠沉默。

    他知道蒙婧不久之前会跑过去以死相逼,让楚明泽放过他,只是因为,蒙婧以为他是叶翎的人。苏棠认为自己不是,他跟叶翎之间只有交易。

    但此时此刻,看着蒙婧,苏棠一时竟有些迷茫,无法理解,蒙婧和叶翎这些人之间的感情是怎么发生的?为何蒙婧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依旧能如此坦然地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如今的处境,的确跟叶翎当初与楚明泽的交易有直接的关系,她为何不迁怒于叶翎?人跟人之间,真的有可以超越生死的信任吗?

    “十四天,你认为,我们还有活下去的可能吗?”苏棠问蒙婧。

    蒙婧摇头:“好好过,不要放弃希望。”

    “废话!”苏棠轻哼了一声。

    当日,苏棠被楚明泽强行下了压制内力的毒药。

    晚上,蒙婧睡床,苏棠就躺在旁边的地上。

    数着日子等死的感觉,让苏棠开始怀念,曾经在叶翎和南宫珩手中当俘虏的感觉了。他突然觉得,那个时候,天天吃了睡,睡了吃,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念想,看不到未来的日子,其实是他这辈子最轻松的日子,即便被铁链束缚着,他也觉得自己的心是自由的,没有压力的。

    “该死的!”苏棠突然骂了一句。

    蒙婧蹙眉:“苏公子,怎么了?”

    “如果这回还活着,老子以后真跟叶翎混了!”苏棠说着这样的话,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怒气,没来由的。他就是突然有点生气,说好的交易,叶翎竟然都不派个人来监视他?一点诚意都没有!他要是跑了怎么办?还是叶翎想过,他跑了就跑了?一想到这里,苏棠更生气了!

    蒙婧闻言,愣了一下,继而轻笑起来:“苏公子,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你经历过什么,但我可以跟你说,如果还活着,你跟着小叶混,一定是你这辈子做的最好的一个选择。”

    “呵呵,自从我遇见她,就没好事!”苏棠又想起头回见到叶翎的情景了。

    “真的吗?有时候,很多事都是福祸相依的。”蒙婧语带笑意。

    苏棠拧眉。福祸相依?遇见叶翎之后,他就彻底栽了,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安乐楼,看似失去了一切。

    但如今他在想,他真的失去什么了吗?他原来就没有自由!安乐楼不是他的,他只是虞天那个毒妇的傀儡!失去一切更是无稽之谈,因为他原来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把他当狗的主子,他为她卖命奔波,图一个未知的未来。

    叶翎和南宫珩囚禁了苏棠,但那段时间,苏棠不必再满天下奔波,去做那些五花八门的任务,好吃好喝,睡眠充足,没有挨饿受冻。叶翎第一次跟他谈交易,虽然很霸道,但给的都是他想要的,条件只是让他救个人。若不是楚明泽运气好,昨夜正好元烁出现,苏棠已经成功了!

    两相对比,苏棠突然觉得,蒙婧所言的“福祸相依”,真的不假!虞天和叶翎,让苏棠选,他选谁?这根本不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除非他脑袋被驴踢了!

    想到这里,苏棠突然觉得,脑子里一下子明朗了起来。

    可再想想如今的处境,苏棠无语望天……

    四月初五,距离转生蛊养成,剩下十日。

    完颜幽过来送饭,跟蒙婧小声说了两句话。

    完颜幽走后,蒙婧跟苏棠聊了几句,然后苏棠摔了一个碟子,用尖利的碎瓷片,抵着蒙婧的脖子,押着她到了隔壁的院子。

    “楚明贱,把老子的毒解了,放我走,否则我现在就把你选中的宿主给毁掉!”苏棠冷声说。

    房间里传出楚明泽淡漠的声音:“师兄请便。”

    苏棠怒骂:“去他娘的!这招没用!走!”

    次日,昨日重演,苏棠又押着蒙婧过来。楚明泽觉得,将死之人的无聊挣扎罢了。

    然后,第二天,接着来。

    林秀清天天听着外面的动静,但始终在房间里装聋作哑,什么也不参与,只等四月十五那日到来,她将会获得新生。

    四月初九,苏棠第五次押着蒙婧过来,对楚明泽叫嚣,倒数三声,楚明泽不出现,他就毁了蒙婧的脸。

    楚明泽在房中摆弄一堆药材,连头都没抬,神色不耐:“请便!”苏棠就是个神经病!

    但楚明泽先入为主地认为苏棠神经病,无聊,没逻辑,疯了的时候,他没有注意,苏棠和蒙婧连着五次过来,所站的地方都不一样。

    这一次,完颜幽悄悄告诉他们,元烁出谷了,因为她早上去送饭,元烁房中无人。而苏棠和蒙婧,直接站在了林秀清的房间门口。

    很简单,“狼来了”的逻辑。到第五次,楚明泽根本懒得理会。

    而就在楚明泽的声音尚未落下的时候,苏棠放开蒙婧,用最快的速度破门而入,抓住了躲在门口偷听的林秀清,手中的碎瓷,抵住了林秀清的脖子!

    楚明泽意识到不对劲,冲出来的时候,就见苏棠押着林秀清,站在不远处,蒙婧在苏棠身后,与他背对背,手中拿着两片碎瓷,眼神戒备。

    苏棠伸手拨开林秀清遮住左眼的头发,认真欣赏了一下林秀清的容貌,看着楚明泽,啧啧感叹:“楚明贱,这么个丑得惨绝人寰的东西,你当个宝贝,你口味可真重啊!来,让老子看看你有多深情!先跪下给老子磕个头,否则,我就剜了她另外一只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大奉打更人〕〔都市最强小村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傲世狂爸江夜〕〔诸天之我娘是陆雪〕〔从向往开始的天赋〕〔重生之我的1992〕〔我真不想吃软饭〕〔做长公主那些年〕〔袅袅欲何依〕〔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