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从一把剑开〕〔紫薇天帝〕〔回到农家当幺女〕〔我叫波风鸣人〕〔世界首富从捡破烂〕〔春雷1979〕〔随身空间之五十年〕〔小宝寻亲记〕〔厂督有喜之萌宝赖〕〔穿越女的佛系美食〕〔普普通通大师姐〕〔全球游戏进化〕〔九品仙路〕〔苏厨〕〔大佬她总爱睡觉〕〔医鸣惊人:残王独〕〔重生年代娇宠小福〕〔特种兵之战狼崛起〕〔芊芊仙劫〕〔乾龙战天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15.苏棠的蝴蝶(一更)
    “阿泽……”林秀清神色不安地抱着楚明泽的胳膊,“我不知道碧落姐姐是怎么了,她……她不会是得癔症了吧?她说的那些话,太骇人了,我不信……”

    “嗯。”楚明泽神色淡漠,“秀清,你先出去,有些事,我要跟碧落谈谈。”

    “阿泽,你跟碧落姐姐好好说,她兴许只是因为得病,心里难受,所以才会那样的。”林秀清神色认真地对楚明泽说。

    “好。”楚明泽点头。

    林秀清蹙眉看了完颜幽一眼,放开楚明泽,转身出去了。

    听到身后的房门被关上的声音,林秀清眼底闪过一道暗光。完颜幽所言,她知道是真的,而且,她很高兴。

    换一具完好无损的身体……林秀清下意识地抬手,摸了一下遮着左眼的头发,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很快消失不见。

    房间里,完颜幽低着头,跪在楚明泽面前,脸色煞白。

    楚明泽犹如实质的幽寒目光,让完颜幽心中狂跳不止,感觉到了死亡逼近的气息。她没有忘记,从一开始,见到林秀清之前,楚明泽就严厉告诫过她,绝对不能把转生蛊的事情告诉林秀清。

    但这也是完颜幽选择告诉林秀清的主要原因。因为她以为,林秀清一定不会接受这样的事,如此蒙婧还有得救的可能。

    可刚刚看到林秀清在楚明泽面前装傻的样子,完颜幽突然明白了,林秀清不过是个虚伪无耻的女人!她又不是智障,怎么可能听不懂那些话的意思?!

    而且,林秀清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她不排斥用转生蛊,抢夺别人的身体!甚至这就是她想要的!

    “完颜幽,我跟你说过的话,你当我在开玩笑吗?”楚明泽冷声问。

    “主子……我错了,是我一时冲动,请主子责罚!”多陪伴孩子一天,完颜幽就想多活一天,再多一天,她不想死。

    尤其是刚刚看清林秀清的真面具之后,完颜幽如何能够放心离开,把她的女儿托付给那样一个虚伪阴毒的女人?她要活着!

    楚明泽伸手,扼住完颜幽的脖颈,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完颜幽很快就感觉呼吸艰难,脸色涨红,瞪大眼睛,神色哀求地看着楚明泽:“主子……饶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饶命?你的命本来就是我的,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吗?”楚明泽猛然收紧自己的手。

    完颜幽双脚离地,挣扎晃动,双眼翻白,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头一次感觉,距离死亡那么近……

    就在完颜幽咽气之前,楚明泽突然松手,完颜幽重重地摔在地上,捂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喘气,剧烈地咳嗽起来。

    “主子……林秀清……根本不是你以为的那种人……你被她骗了……”完颜幽艰难地抬头,看着楚明泽,声音低哑地说。

    话一出口,完颜幽就后悔了,因为她觉得,楚明泽是不可能相信她的,说了只会让她现在的处境更加不利。

    结果,完颜幽看着楚明泽,就看到楚明泽唇角的冷笑一闪而逝。

    完颜幽脑中如同炸开一道惊雷,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楚明泽根本就知道林秀清的真面目!以楚明泽的心智,林秀清怎么可能骗得过他?不管楚明泽是不在意,还是有别的目的,总之,他知道!他一定知道!

    完颜幽此刻异常清醒,看着楚明泽的眼神满是惊恐。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下一刻,楚明泽俯身,把完颜幽从地上拉起来,伸手轻抚了一下完颜幽脖子上被他掐出的深深红痕。

    完颜幽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只觉毛骨悚然!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不过那种愚蠢的事,不要再做了,知道吗?”楚明泽看着完颜幽,声音轻飘飘的。

    死而复生的感觉,让完颜幽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呆愣愣地点头。

    楚明泽转身要走,完颜幽猛然抬头,脱口而出,问了一句:“为什么?”

    楚明泽停下脚步,缓缓转头:“什么?”

    “为什么不杀我?”完颜幽无法理解。她不认为她对楚明泽这种人有什么价值。她现在怀疑,楚明泽对林秀清都不是真心的,只是在做戏,另有所图。那么楚明泽对她,又在图谋什么?

    “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若你不想死,以后不要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看好蒙婧,再有下次,我绝不轻饶!”楚明泽话落,大步离开。

    完颜幽看着楚明泽高大的背影,伸手摸着自己脖颈上面的红痕,深吸了一口气,但内心并没有平静下来……

    再见到蒙婧的时候,她问完颜幽,现在是什么日子了。

    完颜幽回答了蒙婧的问题,等听到蒙婧问,抓她来做什么的时候,完颜幽垂眸说:“蒙小姐,对不起,但知道再多,也无济于事了。不要试图逃走,你会受伤的。”

    “碧落姑娘,我是不是要死了?”蒙婧看着完颜幽,柔声问。

    完颜幽愣了一下,沉默不语。

    蒙婧心中一沉,她不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什么,但完颜幽的表现,已经表明,抓她之人,要的就是她的命。

    “我……”蒙婧倒是愈发平静了,“能不能请你帮我找来文房四宝?我想,给我弟弟留一封信。如果我死后,碧落姑娘见到他,可以帮我转交吗?”

    完颜幽看着蒙婧,不明白她为何没有恐惧,但还是没有犹豫地答应下来:“好。”

    完颜幽找来了文房四宝,蒙婧提笔,写了一封信,不长,一张纸都没用完。她把信纸折起来,塞进信封里面,也没有封口,直接递给了完颜幽:“就交给碧落姑娘保管吧。谢谢你。”

    完颜幽接过信,眼底闪过一丝愧疚,蒙婧看到了。

    但蒙婧知道,完颜幽定然不是做主的人。至于做主的人是谁,到底抓她做什么,蒙婧一无所知,也不知道自己如今身在何处,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蒙婧不怕死。

    从小到大,蒙婧虽然作为蒙家嫡出大小姐,但因薄情冷血的父亲,阴险无耻的继母,受尽苦楚,与弟弟蒙璈相依为命。

    蒙璈带着蒙婧离开蒙家的这几年,是蒙婧这辈子过得最轻松的时光。

    蒙婧舍不得蒙璈。但过往的经历让她学会了一件事,对恶人低头求饶,表现出自己的恐惧,不仅不会让事情好转,只会让恶人得到快感。

    那些年,她唯独求小岳氏的一次,是蒙璈发高烧,病得快死了。其他时候,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蒙璈,即便粗茶淡饭,也从不曾向蒙峻和小岳氏低头,哀求他们的施舍,因为她知道,那就是小岳氏想要的。

    可以吃苦,可以受罪,甚至可以死,但她不会丢掉自己的尊严。

    也是因为蒙婧知道,便是她走了,蒙璈身边还有南宫珩,有叶翎,他在这世上不是孤单一个人。

    完颜幽拿着蒙婧的信,出门,就见楚明泽站在不远处,冷冷地看着她。

    完颜幽下意识地把信背到了身后去,楚明泽伸手:“拿来。”

    脖颈上面的伤痕还在隐隐作痛,完颜幽低着头,把那封信交给了楚明泽。

    楚明泽打开看,寥寥数语。蒙婧只说,希望蒙璈不要因为她的死伤心难过,要连带着她的那一份,好好活下去,娶个喜欢的姑娘,跟南宫珩学学,多笑笑,不要总是板着一张脸。

    楚明泽把信原样装起来,还给完颜幽:“拿着吧。”

    距离四月十五,还有十八天。

    晋阳城大街上,很多百姓都在围观皇榜上面张贴的通缉令。

    叶翎亲手作的画像。楚明泽和完颜幽的画像都十分逼真,连楚明泽眼角的伤疤都画出来了。下方还写了他们的身份,一个是原南楚皇嗣,一个是原北胡公主,这两个人怎么凑到一起的,让人疑惑不解。

    而旁边贴着的第三幅林秀清的画像,看起来简单些,跟完颜幽的画像一美一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特征突出,头发遮住左眼。

    “提供有用线索者,赏白银万两!”

    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很快,悬赏通缉令的消息就传遍了全城。

    叶翎是前夜在宫中作的画像,交给南宫御,让人再去临摹。当时冰月虽然陪着她进宫,但那会儿帮她去七夜宫中取点东西,并没有看到楚明泽的画像。

    这天冰月骑马出府,上街去买点东西,路过皇榜的时候,无意中偏头看了一眼,神色一震!立刻调转马头回了夜王府去。

    “妹妹!”冰月快步进门,叶翎放下手中的笔,旁边南宫珩还在安静地看书。

    见冰月脸色不好,叶翎蹙眉问:“出什么事了?”

    “我……那个楚明泽!”冰月脸色难看,“我认识他!”

    叶翎愣了一下:“姐姐怎么会认识他呢?”

    “当初我和娘住在半月岛,有一次我乘船出海,捡回去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左眼角有一道伤疤!”冰月握着拳头说,“我们把他救活了,他说他叫东方明!刚刚我看到楚明泽的画像,就是他!”

    “还有这一出?”叶翎有些意外。

    “都怪我!早知道他是个贱人,就该把他大卸八块扔海里喂鱼!我救了他,他现在又来害蒙姐姐!”冰月神色自责不已。

    叶翎摇头:“你当时又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万一是个好人,见死不救也不好,他最擅长的就是伪装骗人。不必自责,就算你不救他,他命那么大,也未必没有别的办法活下去。现在只需要考虑怎么把蒙姐姐救出来,别的不要多想。”

    “可是,每过几天,就少一天的希望,我这两日都睡不着,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蒙姐姐在对我笑。”冰月握拳砸了一下桌子,“可恶,下回再碰上楚明泽那个贱人,我定让他把命还回来!”

    叶翎若有所思:“那次的事,我知道。楚明泽是被我们的人从永生岛打入海中的,本来也没想过他会那么轻易就死去。永生岛……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或许可以帮我们找人。”

    “谁?”冰月连忙问。

    “苏棠。”叶翎缓缓地说。

    冰月愣了一下:“苏棠?他原来不是跟楚明泽是一路的吗?一旦脱离掌控,他跑了怎么办?”

    叶翎摇头:“他跟楚明泽表面是一路的,但其实并不是,各自有各自的利益。他们自小相识,楚明泽加入安乐楼还是他牵的线,他对楚明泽的了解,比我们任何人都多。而且,楚明泽一直以为,苏棠早就死在我们手中,并不知道他还活着,这对他来说,就是个变数。姐姐帮我把他带过来,我要跟他聊聊。”

    冰月闻言,立刻起身去找苏棠了。

    苏棠自从被南宫珩和叶翎擒住,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南宫珩和叶翎一直也没杀他,走哪带哪,因为觉得他还有价值,迟早会用上。

    冰月把手脚都被铁链束缚的苏棠拎过来,扔在了叶翎面前。苏棠那张满是疤痕的脸,依旧可怖。

    “又有何贵干?”苏棠微微眯着眼睛,看向叶翎。

    叶翎微笑:“好事。我打算放你走。”

    苏棠神色微变,继而冷笑起来:“你觉得我会信吗?”

    “当然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你效忠于我。”叶翎神色淡淡地说。

    苏棠冷哼了一声:“让我给你当奴才?做梦!”

    叶翎面色平静:“现在有个任务需要你完成,等你完成这个任务,我会给你效忠我的机会。”

    苏棠嗤笑:“你当老子犯贱吗?帮你做事,求着给你当奴才?”

    “苏棠,你给人当奴才当久了,不知道怎么当人了是吗?我说让你效忠我,做属下,我们的属下,不是奴才。”叶翎看着苏棠神色淡淡地说,“别这么阴阳怪气的。这对你来说,是好事。”

    “哪里看出是好事?”苏棠反问。

    叶翎接着说:“第一,若你依旧厌弃现在的身体,事成之后,只要你能找到一个同生之人,并且那人本身就有该死的理由,我可以送你一枚转生蛊。你应该知道,如今虞澍姐弟分别是楚明泽和我的俘虏,但楚明泽手中没有蛊种之血,我这边,只要想做,随时都可以做。”

    苏棠的神色这才有了真正的变化,他的脊背也缓缓地挺直了,眼眸猛然一缩,死死地盯着叶翎,像是在考虑叶翎所言的可信度。

    “假如你不再厌弃现在的身体,想要做个正常人,你身上的伤疤,我可以帮你除去。不止风不易,我和南宫珩的医术,都能做到。”

    叶翎话落,就听到苏棠轻哼了一声。显然,他想要的是前者。

    “如果你要逃跑的话,当然也可以。不过等你下次再落入我们手中,就是你的死期。”叶翎看着苏棠说。

    苏棠神色一变再变,就听叶翎轻笑了一声:“其实,我不明白你有什么好犹豫的?当初你效忠那老毒妇,为的就是转生蛊。她可是真把你当奴才,呼来喝去,颐指气使,不把你当人看。你都能对她忠心耿耿,奔波劳碌,最终她什么也没给你。如今,你想要的东西,我有,我对你够客气了,你竟然不愿意?你是在告诉我,你就是犯贱,非要找个虐你,把你不当人看的主子才乐意吗?”

    苏棠神色一僵,对着叶翎怒目而视。

    叶翎慢条斯理地说:“别傻了,我给你指条明路,给你台阶下,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现在不是在求你。听好了,我数三声,告诉我你的决定。过时不候。”

    苏棠垂眸,就听叶翎倒数起来:“三,二,……”

    “好!”苏棠猛然抬头,看着叶翎说,“你要让我做什么?”

    叶翎微笑:“看来你还没有傻到底。姐姐,把他身上的铁链摘了吧。”

    冰月去取了钥匙过来,把苏棠手脚上面绑着的铁链都给除掉了。

    苏棠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这种感觉,好久都没有了。

    “帮我找个人。”叶翎看着苏棠说,“蒙璈的姐姐蒙婧,被楚明泽抓了,要给他的心上人当宿主。算上今天,楚明泽的转生蛊还有十八日就能养成。这是给你的时间。”

    “就这个?”苏棠皱眉。

    “怎么?对你来说太容易了?”叶翎反问。

    苏棠瞪了叶翎一眼:“信息太少了!我又不认识蒙婧!”

    “我当然会把现有的信息跟你分享。”叶翎说,“你会得到蒙婧的画像。此外,楚明泽跟北胡公主完颜幽在一起,还带着完颜幽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儿,楚明泽的心上人名叫林秀清,没有左眼,一直用头发遮着。数日前,楚明泽曾来过晋阳城。你应该能算出来,以他的速度,这几天他带着那些人能走到什么范围。蒙璈带着兵以晋阳城为中心,正在各个城池中搜查,那些地方你不必去找,你需要找的,是深山老林,隐秘之所。因为他现在一定会躲在一个很秘密的安全之地,等待转生蛊养成。”

    苏棠闻言,点头:“找人这件事,我接了。把我的毒解了,把该给我的画像给我,不要耽误时间!等我把人找回来,你答应的事情,若是食言,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叶翎有句话,说到了苏棠心底。当初老毒妇对他那么坏,他还效忠她。现在叶翎对他还挺客气的,又有他需要的东西,有什么好犹豫的?犯贱吗?

    “成交。”叶翎点头。

    苏棠的毒解了,除了少了一颗牙之外,跟原来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因为这一年多吃饱了就睡,他没有原来那么瘦,身体还好了不少。

    拿到蒙婧和林秀清的画像,苏棠问叶翎借了一把刀,又拿了叶翎给的一些辅助的药物和毒物,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夜王府。

    “妹妹,这人可靠吗?”冰月问。

    叶翎摇头:“不需要他可靠,只要他有所图。苏棠的综合实力很强,当初有些自负,被我和阿珩联手骗了,才会落入我们手中。楚明泽的秘密,有些苏棠知道,我们不会知道,但他又不会主动说出来。不能养着他吃白饭。”

    “他会是楚明泽的对手吗?万一他找到楚明泽,却救不了人呢?要不要安排人跟着他?”冰月问。

    叶翎摇头笑笑:“论心机,苏棠并不是楚明泽的对手,不过他实力很强,如果脑子清醒一点儿的话,想做什么还是能做成的。不能派人跟着他,因为苏棠不可控,我可以承担让他逃跑的结果,但不能让我们的人落入他手中。放走他,对我们当下没有损失,对救蒙姐姐,可以多一分希望。”

    冰月点头:“妹妹考虑得很周到。希望用上这个人,能有蒙姐姐的消息。”

    苏棠离开夜王府后,径直出了晋阳城,到了城外一片密林之中,停下了脚步。

    扯开自己的衣服,露出左肩,苏棠偏头,就看到他左肩上面的彩色蝴蝶胎记,暗淡变色,如今只余下淡淡的赤色。

    这说明,安乐楼里他原本的属下,死得就剩了一个代号为赤焰的楚明泽。

    苏棠是安乐楼的楼主,楚明泽是安乐楼的护法,虽然两人分别掌管一半的属下,但说到底,楼主的地位,是比护法高的。

    叶翎见过苏棠身上的蝴蝶胎记,但苏棠没有告诉她,这枚胎记,其实是蛊毒。这种蛊,是以心头血所养,血肉为饲,用来寻踪的。安乐楼其他人的蝴蝶胎记,都只是被标记。

    如此,苏棠这个楼主,可以很轻易地找到安乐楼其他的人。因为虞天曾经最信任的人就是苏棠,没有之一,楚明泽都没有这个特权。因这种蛊毒,对身体有害,且一旦种下就终身无法除掉,所以虞天没有用在自己身上。

    苏棠拿刀,割破自己的手指,滴了几滴血在左肩的蝴蝶胎记上面。

    蝴蝶胎记颜色渐渐变深,像是活了一样,下方还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苏棠把衣服整理好,飞身上了一棵高高的大树,眸光微眯,看向了晋阳城东部那片连绵的山脉,无声冷笑:师弟,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大奉打更人〕〔都市最强小村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傲世狂爸江夜〕〔诸天之我娘是陆雪〕〔从向往开始的天赋〕〔重生之我的1992〕〔我真不想吃软饭〕〔做长公主那些年〕〔袅袅欲何依〕〔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