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琳琅的理想人生〕〔农门丑妻〕〔月宁安陆藏锋〕〔我给冥界做代购〕〔电影人传奇〕〔我成了玉帝粉丝群〕〔天网〕〔篮球特长生〕〔穿越最狠驸马爷〕〔六零医妻有空间〕〔御灵武道〕〔强势夺爱:傲娇总〕〔萧阳叶云舒超级王〕〔神豪花钱就能变强〕〔文明的救赎(超维〕〔没人比我更懂强化〕〔名监督的日常〕〔无敌狂婿〕〔哑巴新娘:季少的〕〔江小烨李岚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13.蒙婧失踪始末(一更)
    蒙婧是巳时中出的门。

    昨日听蒙璈说叶翎和南宫珩从宫里回来了,叶翎还怀了身孕,蒙婧想来看看叶翎和冰月,一早炖了最拿手的汤,带着出门,来夜王府。

    往日蒙璈都不让蒙婧一个人出门,今早蒙婧提起来,但蒙璈今日要练兵,不能陪她,想着蒙府和夜王府离得不远,交代了蒙婧不要到别处去,早点回家。

    蒙璈因为一些事耽搁了,回来得比往日晚,到家天都黑了,听下人说蒙婧还没回来,当即觉得不对劲,连忙往夜王府来了。

    冰月神色一变:“怎么会这样?赶紧去找啊!妹妹,你跟师兄和小风在家,我跟蒙公子出去找蒙姐姐!”

    叶翎点头:“蒙蒙你别着急,先去报官,到城门口去查一下蒙姐姐的马车今日有没有出过城。若是没有出城,定还在晋阳城中,跟父皇打声招呼,调兵过来,全城搜查。若是出城了,就去追。”

    蒙璈闻言,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点了点头,转身大步离开。

    冰月追着蒙璈跑了出去。

    到大门外,两人骑在马上,冰月对蒙璈说:“你先去城门口,我在附近仔细找找!等会儿我去寻你!”

    蒙璈看了冰月一眼,快马加鞭离开了。

    蒙婧坐的马车挂着蒙府的牌子,守城兵十分肯定地说,今日没有见到蒙府的马车出城。

    于是蒙璈立刻回来,先去报官,然后递了牌子进宫,请示南宫御。

    得了南宫御准允之后,蒙璈让他的随从拿着令牌到护城军大营中调兵来,带着兵,开始全城搜查。

    冰月找到蒙璈的时候,他面沉如水,带着一队人马,正要进蒙大将军府。

    “蒙公子!”冰月在蒙璈身旁下马,对他摇头,眉头紧蹙,“那条路上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有很多马车经过,也追踪不到车辙印。”

    蒙璈没说话,见蒙大将军府开了大门,管家拦路,上前一脚,就把管家踢开,带着人大步走了进去,冰月也跟着进去了。

    蒙峻跟他的夫人小岳氏正在用晚饭,他们的一双儿女陪在身旁。蒙雅是三小姐,她还有个同母弟弟蒙豪,一家四口气氛温馨融洽。

    突然听外面有下人高声喊:“大公子来了!”

    蒙峻手中的筷子一下子掉在了桌上,脸色瞬间阴沉下去。因为重伤,导致他一条腿废了,如今要坐着轮椅过活。

    蒙雅不小心碰翻了手边的茶杯,茶水弄湿了衣服,她拿着帕子,低头去擦。

    “大公子止步,请容老奴禀报一声!”

    “大公子……”

    蒙璈抬脚踹开门,一个碟子朝着他砸了过来!

    冰月下意识地伸手,抓住那个即将砸到蒙璈身上的碟子,原路砸了回去!

    蒙峻推着轮椅躲开,碟子摔在桌子上,小岳氏惊呼了一声,慌忙拉着蒙雅往旁边躲。

    “你!你这个孽障!又发什么疯?”蒙峻面色铁青,怒指蒙璈。

    蒙璈看着他们,冷冷地问:“我姐呢?”

    小岳氏蹙眉:“小璈,自从你带着婧儿离开家,她可是再没回来过。怎么?婧儿出什么事了?”

    “最好跟你们没关系,否则,你们谁都别想活!”蒙璈眸光冰寒。

    “婧儿是你带走的!她出事你还不到别处去找?对自家人耍什么横?”蒙峻厉声说。

    蒙璈上前去,掀了蒙峻面前的桌子,伸手就把蒙雅从小岳氏身旁拽了过来,掐住她的脖子,冷声问:“说,是不是你做的?”

    蒙雅神色惊恐:“二……二哥……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蒙豪见状,神色一怒,从旁边墙上拔下一把剑,就朝着蒙璈刺了过去!

    冰月挥剑去挡,不过两三招之后,就把蒙璈踹了出去!

    “蒙璈,你这个疯子!放开我妹妹!”蒙豪跌落在门外,摔得鼻青脸肿,爬起来,捡起地上的剑,又冲了进来。

    然后,再次被冰月打飞出去。冰月神色轻蔑地看着蒙豪:“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别过来丢人现眼了!”

    蒙峻气得浑身颤抖:“孽障!你还不快放开雅儿!你真是疯了!疯了!”

    蒙璈并没有放开蒙雅,蒙雅被蒙璈提着,双脚离地,脸色煞白,声音颤抖:“二哥……真的不是我……我不知道大姐的事啊……”

    “蒙雅,你今日出过门吗?都做了什么?老实交代!”冰月也觉得蒙雅的嫌疑最大。蒙婧跟人无冤无仇,平日里很少出门,唯独这个蒙雅,一直把蒙婧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每次碰面都要踩蒙婧一脚。

    不久之前,在城郊的清林寺桃花林中,冰月因为蒙婧跟蒙雅起了冲突。现在想来,以蒙雅的性子,有可能恼羞成怒,背地里下黑手。

    想到这里,冰月一时有些后悔,有些愧疚。若真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导致蒙雅对蒙婧出手,她也有责任,当时不该那么冲动的……

    “我今日……没有……没有出过门……家里人都可以作证!”蒙雅脸色青白,说话都有些艰难了。

    正在这时,四散在蒙府各处搜查的人,有一个脚步匆匆前来禀报:“将军,在蒙府后园的枯井中发现一具女尸!”

    冰月脸色一白,立刻转头冲了出去!

    蒙璈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禀报的人接着说:“不是大小姐!看衣服,是个丫鬟!才死没多久!”

    冰月脚步一滞,但还是朝着蒙府后花园冲了过去。

    虽然确定不是蒙婧,但今日蒙婧出事,偏偏蒙府里面死了个丫鬟,未免也太巧了!

    看到蒙雅眼底突然闪过一丝慌乱,蒙璈眸光冷凝,掐着她的后颈,拖着她大步往外走!

    小岳氏神色慌乱:“相公……相公这可咋办啊!小璈像是疯了一样!”

    “推我过去!”蒙峻气恨地拍了一下轮椅的扶手。自从他受伤,蒙璈被南宫珩推着取代了他的位置,就彻底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蒙璈一年到头都不一定回来一回,只要回来,一定没好事!

    小岳氏脸色难看地推着蒙峻出门,蒙豪也从地上爬起来,跟着一起往后花园跑。

    他们并没听说府里少了丫鬟,后花园枯井里面的女尸到底是怎么回事,都不清楚。

    冰月先到了后花园,蒙璈提着蒙雅,随后赶到。

    负责搜查的士兵已经把尸体从枯井里面弄出来了,就摆在旁边。

    士兵提着灯笼,照得周围亮堂堂的。尸体的脸惨白渗人,眼睛瞪得大大的,脖子上有一道触目惊人的红痕,是被人活活勒死,而后投入井中的。

    冰月俯身,仔细看那死去丫鬟的容貌,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到过。

    她心中一动,冷声说:“肯定是蒙雅的丫鬟!那日在桃花林中,我见到过她!”

    蒙璈甩手,把蒙雅扔到了尸体身上!

    蒙雅的头,正好撞到了尸体的脸,她连声尖叫,浑身颤抖不止,连滚带爬地往旁边躲。

    蒙璈也见过这个丫鬟,她叫双喜,是从小伺候蒙雅的贴身大丫鬟。当初仗着蒙雅得宠,没少为难蒙婧。

    “说,她怎么死的?”蒙璈冷声问。

    蒙雅连连摇头,神色惊惶:“不……我不知道……不知道……”

    “她是你的贴身大丫鬟,你说你不知道?”蒙璈把蒙雅拽过来,逼她看着双喜,冷声说,“我再问你一次,她是怎么死的?”

    蒙雅看到双喜脖子上面的勒痕,语无伦次地说:“被……被人勒死的……不是我……我不知道……真的不是我!不是我啊!”

    小岳氏推着蒙峻,和蒙豪一起赶到,看到双喜的尸体,一个个神色惊骇,难以置信。

    看院子的老奴声称,傍晚时分,最后一次看见双喜,是她跟着蒙雅到花园去,没见她们离开。

    冰月拔剑,架在了蒙雅脖子上,冷声说:“你为何杀了你的大丫鬟?说!”

    “我没有……没有……”蒙雅摇头不止,一身狼狈,泪流满面,“我真的没有……没有杀她啊!”

    “你跟她一起进了花园,只有你出去了,你说你没有杀她?”冰月的剑又朝着蒙雅的脖子靠近了一点

    “是……是我带着双喜,来花园采花回去插瓶……那花只落日后才开!我……我先走了,让她留下……接着采花……我要……用来沐浴……”蒙雅脸色煞白地说。

    “是啊!雅儿傍晚采的花,插了瓶,我们都看见了!”小岳氏连忙说,“谁知道这双喜是不是在花园乱跑,失足跌到井里去的?雅儿平日里连只蚂蚁都不敢踩死,怎么可能杀人?府里谁不知道,雅儿平素跟双喜亲得像姐妹一样?”

    冰月冷冷地看了小岳氏一眼:“脑残就闭嘴!她分明是被人勒死之后投入井中,怎么可能是自己失足跌进去的!这口井这么偏!”

    小岳氏也是一时情急,想帮女儿解释,不过她的脑子都用来伺候蒙峻了,确实不太聪明。

    冰月把蒙雅从地上拽起来:“说,是不是你杀了她?是为了灭口吗?否则她平白无故为何今天死了?”

    蒙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是……不是我……真的不是……”

    很快,看后门的交代,说今日巳时双喜出过门,过了午时才回来,来回都是一个人走的后门。

    蒙璈看着蒙雅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杀意:“说!你让双喜出去做什么?”

    “我……我……”蒙雅的眼神有明显的躲闪,“我想吃天福楼的点心……让她出去买……”

    “买点心为何不走偏门,非要躲躲闪闪走后门?”冰月冷声问。

    “我……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蒙雅嚎啕大哭,“爹……娘……救我啊!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但蒙雅的神色和语气,表明她到这会儿,是真的慌了,怕了。她跟双喜主仆两个今日一定做了什么事,而且很可能跟蒙婧有关系。

    蒙璈夺过冰月手中的剑,举起落下,在蒙雅脸上画了个叉!

    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蒙雅的脸流血不止,她趴在地上,浑身颤抖。

    蒙峻高声喊:“来人啊!来人!”但此时蒙大将军府已经被蒙璈带来的人控制了,他再喊也没有人出现。

    小岳氏哭得都快晕过去了:“小璈……不是雅儿……跟她没关系……没关系啊……你别动她……”

    蒙豪再次冲过来,又被冰月踹了回去,一头撞在了一块石头上,晕了过去。

    “贱人,你到底做了什么?”蒙璈说着,剑尖抵在了蒙雅心口!

    “再不交代,过一刻我就砍你一只手!”冰月踩住了蒙雅的手,狠狠碾压。

    蒙雅惨叫连连,依旧嘴硬:“我没有……我不知道……双喜不是我杀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是不是以为,把她灭口了,就查不到你头上来?”冰月冷声说,“没有证据,我们不能杀你,但有无数种方法,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变成这世上最丑的丑八怪,看你还怎么出去勾引男人!皇上也不会为你做主!”

    “不要……不要……饶了我吧……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不是我杀的双喜……不是……”蒙雅依旧坚称,一切跟她没关系。

    冰月冷声说:“双喜已死,看来她是不会交代的,她倒是清醒,知道自己交代了只会死得更惨,所以咬死不说。”

    “我姐呢?”蒙璈眼睛都红了,手起剑落,连腕削掉了蒙雅的一只手!

    “啊!!!”蒙雅疼得双眼翻白,晕死过去。

    冰月俯身,又把她弄醒,她在地上不停地蠕动,凄惨狼狈,就是死都不说让双喜出门做了什么。

    正在这时,在晋阳城中各处搜查的士兵前来禀报,说发现了蒙府的马车。

    蒙璈拎起蒙雅,大步离开,被小岳氏拦住了。

    “小……小璈……既然你们都找到婧儿了,跟雅儿没关系……你放了她!”

    小岳氏话音未落,被蒙璈一脚踢开,摔在了蒙峻的身上,撞倒了蒙峻的轮椅,夫妻俩又扑倒在地上。

    “相公……怎么办啊?小璈那样子,是要把雅儿杀了啊!”小岳氏哭着说。

    “我要进宫!我要找皇上主持公道!”蒙峻一脸怒色。

    蒙璈出门骑马,一路拎着蒙雅,往发现马车的地方赶去。蒙雅脸上受伤,断了一只手,疼得死去活来。

    冰月跟在后面,到城东,穿过一片树林,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

    晋阳城中有条河,名字就叫做长河,因为这条河几乎穿过大半个东晋。晋阳城所在是长河中游,水流很急。

    此时站在河岸边的士兵手中举着火把,岸上还有一辆从河里打捞上来的马车。

    是蒙婧乘坐的那辆车,士兵禀报,马车被卡在了河中的两块石头中间,没有被冲走,但是马和人,疑似都被河水冲走了。

    水会冲刷掉一切痕迹,没有人知道蒙婧到底经历了什么,此时身在何处。

    蒙璈下令士兵沿着河往下游去找,他按着蒙雅的脑袋,把她按到了水中,在蒙雅即将被淹死的时候,把她拽出来!过了片刻,再按进去!

    死亡的恐惧,窒息的折磨,让蒙雅彻底奔溃了。

    第四次被蒙璈从水中拖出来的时候,蒙雅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呜呜咽咽地说:“我……我说……”

    “你到底对蒙姐姐做了什么?”冰月冷声说,恨不得掐死蒙雅。

    “我……双喜拿了母亲的遗物……骗大姐……趁机用蒙汗药……出钱……雇人杀掉车夫……把马车弄到河里……大姐被水冲走……没有……没有证据……就跟我没关系……我……我不想这样的……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二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蒙雅哭得泣不成声。

    “你这个贱人!”冰月恨不得立刻把蒙雅给弄死!阴毒无耻的贱人!她自己出身不好,竟然就要杀掉比她出身好的蒙婧!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二哥你饶了我吧……是双喜……是双喜说的……杀了大姐……就没有人再提我的身份了……都是她跟我说的……我错了……”蒙雅被死亡的恐惧笼罩,苦苦哀求蒙璈饶命。

    “你们主仆两人的奸计,事成之后你还杀了她灭口!蒙雅你等着,若是找不到蒙姐姐,我一定让你死得很难看!”冰月狠狠一脚踹在了蒙雅心口。

    蒙璈挥剑,斩断了蒙雅的四肢!凄厉的惨叫声划破夜空,蒙雅再次晕死过去!

    蒙璈翻身上马,顺着河流狂奔离开。

    冰月没有追过去,因为已经有很多人去找了。

    冰月眸中闪过一丝自责,总觉得是因为数日前在清林寺桃林中,她跟蒙雅的争执,导致蒙雅对蒙婧起了杀心。若真是这样,蒙婧出了什么事的话,她无法原谅自己……

    冰月看着湍急的河流,眼圈儿泛了红,提着晕死过去的蒙雅,翻身上马,往夜王府的方向走。

    长河边再次恢复了平静,只余河水的哗哗声越发清晰。那辆破损的马车,还在河边扔着。

    河对岸的树林之中,楚明泽盘膝坐在地上,闭目假寐。

    昏迷不醒的蒙婧,就躺在不远处。完颜幽跪在蒙婧身旁,拿帕子擦去了蒙婧脸上沾上的泥土。

    听着对岸没了动静,楚明泽睁开眼睛。

    “一切顺利。”楚明泽缓缓地站了起来,低头看了蒙婧一眼,“带上她,走吧。”

    “主子……”完颜幽忍不住抬头,看着楚明泽,神色哀求,“一定有别的跟夫人同生的女子,主子可以再找找,一定要害死一个无辜的人吗?”

    “完颜幽,我不想再听你说废话!”楚明泽冷声说,“别忘了,这几日是你假扮蒙雅的丫鬟,怂恿她杀人,你的手已经不干净了!不要再假惺惺地说谁无辜!”

    完颜幽神色痛苦:“你……是你拿月儿的性命逼我……”

    “所以,你也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女儿,可以害别人。”楚明泽冷哼了一声,“你跟我,没什么不同!带上她,走!若是你敢做任何多余的事情,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完颜幽低着头,默默地把蒙婧背在背上,跟着楚明泽离开了树林。

    冰月回到夜王府的时候,南宫珩已经睡了。

    风不易和叶翎正在下棋,在等蒙婧的消息。府里的三个属下也都跟着蒙璈去找人了,暂时还没回来。

    “妹妹……”冰月进门,看到叶翎,鼻子一酸,眼泪下来了。

    叶翎心中一沉:“怎么样了?”

    冰月就把蒙雅跟她的丫鬟联合起来害蒙婧,导致蒙婧坠河失踪的事情,跟叶翎说了。

    “是我的错……前几日我在清林寺,看不过蒙雅欺负蒙姐姐,多嘴骂了蒙雅几句,她恼羞成怒,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冰月自责不已。

    叶翎摇头:“不是你的错,蒙家姐妹的矛盾是天然存在,日积月累的。若真是蒙雅做的,没有这次,也会有下次。”

    “就是她做的,她已经承认了!”冰月提起蒙雅,咬牙切齿。

    叶翎蹙眉:“但听姐姐说的,我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蒙璈给蒙姐姐安排的车夫是会武功的,怎么会悄无声息地被一个丫鬟找来的人给处理掉。而且,蒙雅就算要杀人灭口,至于这么着急吗?虽然死一个丫鬟没人会在意,但双喜死的这么快这么巧,只会让蒙璈更加怀疑蒙雅,她没这么蠢吧。而且那是她的丫鬟,就算她要灭口,聪明的做法,是等事情平息之后,再找个由头,让双喜犯大错,然后名正言顺地弄死她。突然把人勒死扔到自家花园的井里,这种行为,太奇怪了。”

    冰月神色一凝:“妹妹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定然有蹊跷。”叶翎眼眸微眯,“蒙雅呢?有些事,我要问问她。”

    蒙雅被冰月扔在门外,冰月去把她拖了进来。

    看到蒙雅的惨状,叶翎知道是蒙璈做的。

    “把她弄醒。”

    叶翎话落,冰月把蒙雅弄醒,她睁开眼睛,身体的疼痛让她惨叫不止。

    “蒙雅,我就问你一件事,双喜是你杀的吗?”叶翎看着蒙雅冷声问。

    蒙雅不住地摇头:“不……不是……不是我杀的!”

    “妹妹,她的话能信吗?”冰月皱眉。

    “她都交代了她谋害蒙姐姐的事,为何要在一个丫鬟的事情上面说谎。所以,双喜一定不是她杀的,这件事,还有第三方参与,甚至是主导!但从头到尾,都做得天衣无缝,没有现身过!”叶翎眸光微暗。

    “为什么?”冰月拧眉,无法理解,“除了蒙雅之外,蒙姐姐跟人无冤无仇,为何有人要处心积虑地害她?”

    “若真是要害她,没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现在我们已经见到尸体了!选择河水把人冲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不是意外,是某人安排的!不出意外,蒙璈是找不到蒙姐姐的。”叶翎猛然握住了拳头,“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被水冲走!蒙姐姐今年是十九岁对吗?楚明泽!”

    冰月神色一惊:“楚明泽?妹妹你是说,蒙姐姐是楚明泽那个贱人给林秀清选中的宿主?”

    “这种暗中作祟,行事缜密,借刀杀人的行径,除了楚明泽,我没见过别人!他利用蒙家姐妹的矛盾,抓住双喜,安排他的属下替代双喜潜伏到蒙雅身边,很容易就可以怂恿蒙雅做出某些事情来!看似是蒙雅的主意,其实她根本就是个傀儡!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一个丫鬟找来的人就能拿下蒙璈安排的车夫,因为动手的人,很可能就是楚明泽本人!就算是蒙璈在蒙姐姐身边,都挡不住他!”叶翎冷声说。

    “那……”冰月面色一白,“就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的转生蛊就要养成了,以他隐匿的功力,我们怎么找他?蒙姐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