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王爆宠重生毒妃〕〔诡异流修仙游戏〕〔名侦探柯南之移动〕〔世界第一好抓上单〕〔重生之带着金手指〕〔朕只是一个演员〕〔穿书后我成了玛丽〕〔都市医品仙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上门狂婿〕〔九世战神〕〔最强天医〕〔玄幻之神级帝皇系〕〔厉少,你家老婆超〕〔神话之龙族崛起〕〔透视神医女婿〕〔云千悦景升〕〔冥河传承〕〔甜妻还小,总裁需〕〔财阀小娇妻:谢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12.叶翎有喜,蒙婧失踪(二更)
    锦夜城。

    入夜时分,完颜幽和楚明泽从晋阳城归来。

    看到楚明泽要进房间,完颜幽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叫了一声:“主子。”

    楚明泽转头,神色淡漠:“怎么?”

    “为何非要是蒙家大小姐?”完颜幽看着楚明泽问。

    楚明泽冷冷地说:“因为她跟秀清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这么简单的原因,还需要我跟你解释吗?”

    完颜幽蹙眉:“可她……是无辜的。”

    “完颜幽,你是在教我怎么做吗?”楚明泽冷声问。

    完颜幽摇头:“不敢。只是……若主子的计划成功,夫人占据了蒙家大小姐的身体,夫人那么善良,她如何能接受用害死一个无辜之人做代价换来的重生?属下以为,既然主子是为了夫人好,应该先跟夫人商议过。”

    “完颜幽,你不会忘记你是如何活到现在的吧?”楚明泽看着完颜幽的眼神很冷。

    完颜幽垂头,跪了下来:“不敢忘,属下的命,是主子给的。”

    “我就问你一件事,若你跟蒙婧都可以作秀清的宿主,你愿意那个人是你自己,跟月儿天人永隔,去救蒙婧吗?”楚明泽冷声问。

    完颜幽脸色难看,跪在地上没有言语。

    “她无辜?你不无辜?谁对你好过?想在人世间生存,就要抛弃不必要的同情!记住,你的命是我给的,不是让你活着去做菩萨的!想清楚死士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再敢忤逆我的意思,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楚明泽冷哼了一声说。

    “请主子恕罪,是属下多嘴。”完颜幽垂着头低声说。

    听到关门的声音,完颜幽缓缓抬头,看了一眼楚明泽的房门,神色怔怔。她以为楚明泽是个好人,是她太天真了。楚明泽这个人心里没有善恶,只有自己的好恶。

    完颜幽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回了房间。

    孩子正在熟睡,算算日子,已经过了百天了。完颜幽把孩子抱起来,静静地坐在床边,突然有些迷茫。

    一开始,因为楚明泽的保护和相救,她和孩子得以活着,她坚信楚明泽是个好人,奉楚明泽为主,言明愿意做他的死士。

    但没多久,楚明泽就说,让她去死,说这样对孩子更好。

    完颜幽接受了,她开始数着日子等待死亡的降临,可不久之前,楚明泽突然又告诉她,是假的,骗她是为了骗叶翎。

    完颜幽“死里逃生”,不必跟孩子分开,她对楚明泽更加感激。

    可现在,完颜幽问自己,若是楚明泽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要伤害无辜之人,她要做那个帮凶吗?

    完颜幽不想,真的不想。她自己本就是个无辜之人,从小到大却受尽苦楚,被很多人伤害过。她最不愿的,就是变成一个她曾经最讨厌的人,那样会让她觉得,过去她遭受的一切,都是活该,因为她跟那些加害者,本质上是一样的。

    有选择的余地吗?完颜幽问自己。

    答案似乎都不需要思考,没有。楚明泽要做的事,她阻止不了,她想要带着孩子脱离楚明泽,绝无可能。假如成功了,那么离开的一定是她的尸体。

    经历过先前的绝望煎熬,完颜幽如今愈发珍惜跟孩子在一起的每一刻。她想起叶翎说过的话,若她死了,她如何保证楚明泽会善待她的孩子?当时她相信楚明泽,但如今发现,她根本就不了解楚明泽。

    完颜幽苦笑,她自己活下去都这么艰难,哪还有资格去同情别人?

    三月十五。

    距离南宫珩和叶翎离开西凉城,已过去近两月。

    距离南宫珩和叶翎圆房,已过去一个月出头。

    距离楚明泽的转生蛊养成,仅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风不易被南宫珩掰断的手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只是一段时间之内要注意不能提重物。

    这日风不易和冰月一起到东晋皇宫去,看望南宫珩和叶翎。

    是白天,冰月一进宫,很自信地说,南宫珩和叶翎一定在藏书阁,于是两人就径直去了藏书阁。

    结果爬上顶楼,发现没有人。

    离开藏书阁,到七夜宫中,还没进门就被拦住了。

    两人半个月之前来过,所以宫女认得他们。

    “风公子,秦小姐,现在夜王殿下和王妃娘娘不方便见客。”宫女说。

    风不易皱眉:“大白天的,有什么不方便的?”

    宫女欲言又止,冰月笑了笑说:“那我们到御花园去转一转,过会儿再来。”这是南宫御给他们的特权,可以在宫中随意走动。

    冰月拉着风不易离开,风不易还是一脸不解:“那俩人干什么呢?”

    冰月轻咳了两声:“小风,师兄和妹妹是夫妻,都说了不方便见客,还能是干什么?”

    风不易神色怪异:“大白天的,真是……”

    两人到御花园走了一圈,过了一个时辰才回来,见到叶翎的时候,她面色红润,眉宇之间还带着一抹难掩的媚色。南宫珩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衣,坐在不远处,手中捧着一本书,听到有人进来也没有抬头。

    原先叶翎用来绑着南宫珩的金色带子,如今只出门的时候用。

    叶翎最近给南宫珩找了许多他以前没看过的书来,他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其他时间都在静静地看书,自成一个世界。

    “手。”风不易对着叶翎,说了一个字。

    叶翎伸手过来,风不易给她把脉,微微皱眉。

    “没关系,孩子的事也要看天意。”叶翎着急给南宫珩解毒,但也知道,这种事不是急能解决问题的。当然,他们都很努力,不过多少还是要看缘分。

    风不易又让叶翎换了一只手,若有所思:“像是滑脉。”

    叶翎愣住,冰月神色一喜:“真的?那太好了!”

    看叶翎怔怔的,风不易放开她,坐了下来:“恭喜,你有孕了。”

    叶翎的手,下意识地放在了小腹上,唇角缓缓地翘了起来。一时间,觉得惊喜又神奇。两辈子,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她心中有点激动,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了南宫珩。

    南宫珩却像是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依旧安静地看着手中的书。

    叶翎起身走过去,拿开南宫珩的书,拉住他的手,贴在了自己的小腹上,眼眸晶亮:“阿珩,我们要有孩子了!”

    南宫珩把手抽了回去,又拿起了旁边的书,打开,精准地翻到了原先看的那一页,低头,接着看。

    冰月蹙眉,走过去,搂住了叶翎:“妹妹别伤心,师兄现在不正常。”

    叶翎抬手,敲了一下南宫珩的脑门儿:“算了,你这个傻子。”

    叶翎最近确定,南宫珩的很多记忆都像是封存了一样,身体的本能都在,但情感神经似乎被掐断了,不是行尸走肉,像是把心门关上了,无法接收到别人传递过去的情感,也不会做出什么反应,只沉浸在自己安静的世界中。

    风不易摇头叹气:“小叶,辛苦了,说实话,我真的想帮你打死他。”

    叶翎微笑,回来坐下,脚步都下意识地放慢了些:“我有喜了,这是喜事,大喜事,都高兴点儿。”

    风不易扯了扯嘴角,有点笑不出来。虽然叶翎很乐观,但周围的人都替她觉得心酸。

    风不易觉得,等南宫珩清醒过来,对这一段还有记忆的话,他可能会疯掉。被他捧在手心的姑娘,日日面对着这样一个他,圆房是叶翎主动的,怀孕这样的喜事,南宫珩也无法跟叶翎分享这份喜悦。

    风不易不信,叶翎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妹妹,回夜王府去吧,接下来留你们俩在宫里,我不放心。”冰月对叶翎说,“回去我可以照顾你。”

    “还有我。作为孩子的干爹,我要每天确定他是健康的。”风不易开口说。

    “好,回去。”叶翎微笑点头。

    冰月在帮叶翎收拾东西,她去跟南宫御告别。

    南宫御得知叶翎有喜了,高兴地笑了起来:“好好好!太好了!等孩子生下来,小七也没事了。小叶,真是辛苦你了!”

    “喜事,有什么辛苦的。”叶翎笑着说。

    南宫御得知叶翎要出宫回夜王府去住,一开始不乐意,说宫里有人照顾。不过叶翎坚持,南宫御最后就同意了。

    于是,叶翎带着南宫珩,回到了夜王府。

    经过先前的重建,夜王府除了多出来两个客院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恢复如初。

    主院里一切都是老样子,不过如今叶翎面临一个问题,怀孕了,有些事不能做,如果继续跟南宫珩同床的话,她可管不住南宫珩,总不能把他绑起来。

    叶翎还在想要怎么办的时候,风不易倒了一杯茶,放在了南宫珩面前。

    南宫珩拿起来喝了两口,风不易对叶翎说:“妥了。”

    叶翎意识到风不易在茶水里给南宫珩下了某种药,笑着摇头:“行吧,暂时只能如此了。”

    叶翎不想跟南宫珩分开住,一方面是为了看着他,一方面是为了陪着他,也让他陪着自己。尤其是得知有了身孕之后,叶翎不管南宫珩有没有感觉,她都希望他们一起,看着孩子慢慢地在她肚子里长大。

    是夜,上床躺下,叶翎轻轻依偎在南宫珩怀中,抱着他,轻笑了一声:“其实,我还是有点生气的,气你这么大的喜事都没有反应。不过,欢喜大过生气。虽然这个孩子来得急了些,也有目的性,但这就是我们先前一直期待的,我们会成为很好的父母。”

    如风不易所想,叶翎当然不可能不在意,因为有期待,就会有失望。不过叶翎正在慢慢习惯这样的南宫珩,她甚至觉得,这就是南宫珩骨子里的另外一面。

    他从出生到现在,遭受了很多常人无法想象的苦难,尤其是曾经被关在皇宫藏书阁的四年时光,无尽的孤独和寂寥。

    他是熬过来了,依旧开朗爱笑,温暖善良,但那一段的经历,必然也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他在最向往自由的少年时,体会了无尽的孤寂,那份孤寂被他深藏在心底,如今,像是释放出来了。

    叶翎这两日常常忘记断情蛊这件事,她只是觉得,南宫珩像是回到了少年时,躲在幽暗安静的角落里,那个世界,光照不到,他一个人在里面,等着有人把他拉出来。

    叶翎正在努力,她想把曾经那个孤寂的少年,如今这个自闭的男人,拉到阳光下,跟她站在一起,然后,继续前行。

    或许不会有结果,但叶翎不会放弃。

    刚成亲时,两人在夜王府里一起砍竹子做的竹排,如今还在。

    春日阳光明媚,开阳把竹排放到了湖里,叶翎拉着南宫珩走上去,她躺下,南宫珩也随着躺下,两人中间隔着一个叶尘的距离。

    叶翎靠过去,抱着南宫珩的胳膊,微微眯着眼睛,任由竹排在湖面随风飘荡。

    冰月过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她脸上忍不住带了笑意,觉得眼前的一切,都美极了。她已经给西凉城写了信,告诉那边的亲友叶翎有孕的喜讯。

    晚些时候,叶翎找了开阳过来。

    “还是没有楚明泽的任何线索吗?”叶翎问。

    开阳摇头:“属下无能,没有查到楚明泽的行踪。”

    叶翎微叹:“他素来谨慎到了变态的地步,以他伪装隐匿的功力,便是跟我们擦肩而过,怕是也很难发现。但不出意外的话,下月十五左右,他的转生蛊就要养成了。若在那之前还是没有线索,有些事,无法挽回。”

    这是叶翎一直都没有忽略的事情,很重要。当初为了打破僵局,只能选择交易,谁知南宫珩并没能顺利解蛊。原本的计划是,等南宫珩的蛊毒解了,他们就全力去追查楚明泽的行踪。可计划跟不上变化,如今已经过去两个月,南宫珩蛊毒未解,叶翎怀了身孕,楚明泽消失了。

    入夜时分,急促的马蹄声在夜王府大门口响起,开阳开门,就见蒙璈策马冲了进来。

    叶翎和南宫珩正在吃饭,冰月和风不易都在座。

    听到外面有动静,下一刻,蒙璈大力推开了门,扫视一圈,眉头紧锁:“我姐呢?”

    冰月愣了一下:“今日蒙姐姐没有来过啊。”

    蒙璈猛然握住了拳头,叶翎神色微变:“怎么回事?”

    “我今日不在府中,回来的时候,下人说我姐出府,说要来给秦冰月送她亲手炖的汤,但现在人和马车都不见了!”蒙璈脸色铁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