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狂爸〕〔我的神秘老公〕〔婚婚欲醉:顾少,〕〔顾少的独家挚爱〕〔绝世战神〕〔混沌天帝诀〕〔至尊〕〔这个大佬是凡人〕〔诸天最强安保公司〕〔皇后嫁到:本宫不〕〔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大明1551〕〔从斗罗大陆开始的〕〔顶级龙少乔振宇张〕〔万界登录之我有亿〕〔人间何处不怀音〕〔重生之努力的女孩〕〔至尊苏允〕〔都市狂拳〕〔大荒种田记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11.冰月怒怼桃树精(一更)
    ,。

    夜王府的房子那日被南宫珩毁光,如今半个月过去,已经重建好了,多建了两个客院。

    暂住在蒙府的风不易和冰月,打算搬回夜王府去住。虽然叶翎和南宫珩还在宫里,但他们觉得不好再继续叨扰蒙婧。

    蒙婧得知冰月要走,出言挽留。

    “冰月,夜王妃还在宫里,你回夜王府去也没什么事,不如留下,我们还能做个伴儿。”蒙婧很喜欢冰月这个姑娘,觉得她开朗大方。

    两人这半月经常一起下厨,冰月还跟着蒙婧学做女红,说要给她未出生的弟弟妹妹做小衣裳。

    蒙璈的父亲蒙峻本是东晋执掌兵权的大将军,蒙家是百年将门,威名赫赫。

    蒙婧和蒙璈姐弟是蒙峻的原配夫人岳氏所出,岳氏的庶妹与姐夫勾搭到一起,蒙峻宠妾灭妻,最终岳氏被活活气死,留下年幼的一双儿女,在蒙家艰难度日。

    蒙峻前几年受了一次重伤之后,无法再上战场。因为南宫珩的举荐,蒙璈当上了大将军,之后没多久就带着蒙婧出府单住了。

    姐弟俩跟蒙大将军府平日里没有来往,小家很简单,只两个粗使下人,蒙璈几乎天天都去军营,蒙婧就一个人在家。

    这会儿冰月见蒙婧真心挽留,笑着挽住蒙婧的胳膊说:“蒙姐姐,我这回来东晋,答应了爹娘要好好照顾妹妹的。夜王府那边收拾好了,妹妹和师兄说不定过几日就会出宫回来住。我也不舍得蒙姐姐,若是得空,我会经常过来找蒙姐姐玩的。上回说好的,蒙姐姐还要带我出城去清林寺呢,过两日咱们就去。”

    蒙婧笑意温婉:“那好,我等你来。”话落蒙婧又加了一句,“我家弟弟不苟言笑,其实人不错的,脾气也不差,你可别跟他计较。”

    冰月愣了一下,蒙璈是主她是客,客随主便,她打扰了蒙家姐弟,哪会跟蒙璈计较?虽然她真的觉得蒙璈脾气太怪,没法沟通……

    冰月笑着摇头:“蒙姐姐言重了,蒙公子挺好的。”客气话必须得说。

    蒙婧笑着握了握冰月的手:“那我就放心了。”

    这会儿蒙璈不在家,蒙婧见冰月坚持要走,没再勉强,亲自把他们送出了大门外。

    开阳赶着马车在外面等候,冰月先扶着受伤的风不易上车,自己上车之后,对蒙婧笑着挥手:“蒙姐姐快回去吧!我过两日就来找你玩儿!”

    蒙婧微笑挥手,目送马车离开,才转身回府。

    入夜时分,蒙璈回到家,才知道冰月和风不易走了。

    家里又剩了姐弟两个,温馨宁静,却也难免冷清了些。

    “小璈,你觉得冰月怎么样?”吃饭的时候,蒙婧笑着问蒙璈。

    蒙璈皱眉:“什么怎么样?”

    蒙婧笑意温柔:“小璈,你年纪不小,该成亲了。我看冰月就很好,长得漂亮,武功高强,还做得一手好菜,一点儿也不娇气,性格可真好。你觉得呢?”

    蒙璈摇头:“我没感觉。”

    蒙婧蹙眉:“小璈,你不能再这样。冰月都说你挺好的。人家不嫌弃你整天冷着一张脸,多好的姑娘呀,你怎么会没感觉呢?”

    蒙璈拧眉:“秦冰月说我挺好的?”

    “是啊,冰月今日亲口跟我说的。”蒙婧点头。

    蒙璈微微摇头:“她肯定不是这样想的。”蒙璈能感觉到冰月有点嫌弃他,虽然表面客气。

    蒙婧无奈:“错过了,可没这么好的姑娘了!”

    “姐,你还没成亲,我不会考虑这种事的。”蒙璈放下筷子,看着蒙婧说。

    蒙婧皱眉:“说你的事,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

    “姐,杜仲已经死了整整两年了,我给你说的亲,你总也不答应。”蒙璈看着蒙婧说。

    蒙婧闻言,神色微怔,摇头苦笑:“这跟杜仲没什么关系。”

    蒙婧原来有个未婚夫,也是个将门子弟,名字叫杜仲,比蒙婧大三岁。因蒙婧的母亲岳氏和杜仲的母亲杜夫人是手帕交,自小定的娃娃亲,也算是青梅竹马。虽然岳氏早死,但杜家也没悔婚。

    原本前年杜仲和蒙婧该完婚的,谁知成亲前夕,杜仲突然得急病死了。

    后来晋阳城就有传言说,蒙婧克夫。

    蒙璈对此很生气。偶听得国公府的公子说蒙婧闲话,蒙璈差点把人家给打死。

    蒙大将军府的某些人,本想插手蒙婧和蒙璈的亲事,结果蒙璈回去一趟,打了好多人,两边算是再不来往了。

    蒙璈这两年在军中给蒙婧物色了好几个年轻的将军,但蒙婧都回绝了,亲事就这么耽误下来。

    “姐,你到底怎么想的?”蒙璈看着蒙婧问。

    蒙婧微叹:“娘过世之后,我们两个在蒙家相依为命,我跟杜仲,其实并不熟悉,原想按照娘安排的亲事,到年纪就嫁过去,谁知他得病没了。自那以后,我没再想过要嫁人,只盼着你能娶个好姑娘,成个家。”

    长姐如母。蒙婧和蒙璈姐弟自小在蒙大将军府受了许多苦,自从他们的母亲过世,蒙婧就把蒙璈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当年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对母亲如何薄情冷血,对蒙婧产生了很深的影响,导致她在终身大事上面,态度是宁可不成亲,自己过一辈子,也不要把一生轻易托付出去。

    蒙璈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长幼有序,姐姐不嫁人,我不成亲。若是姐姐觉得秦冰月好,那等姐姐找到好归宿,我可以追求她。”

    蒙婧哭笑不得;“小璈你说什么呢?你以为人家冰月那么好的姑娘没有人追求吗?会一直等着你?”

    “错过就是没缘分。反正她应该也不会喜欢我。”蒙璈想起冰月总是带着笑的样子,皱了皱眉。有什么好高兴的?不懂。

    姐弟俩的谈话告一段落,蒙婧还是打算有机会定要撮合蒙璈和冰月,她就觉得他们俩特别合适,蒙璈这冷淡性子,就得找个冰月那样开朗的,能制得住他。

    皇宫里,叶翎和南宫珩日日白天到藏书阁去看书,夜夜度**。南宫珩始终不说话,每天被叶翎牵着,出门,回来,对其他人连眼神都没有。

    得知夜王府里已经收拾好了,叶翎暂时也没带南宫珩回去,因为他们需要宫里的藏书阁来打发时间,不然白天对着一个自闭的男人,叶翎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天夜里,叶翎沐浴过后,发现小日子来了,心中不由有些微失望,半个月的“努力”,并没有怀上。

    回房间,南宫珩正靠坐在床上看书,侧颜如玉,安静得仿佛随时都可能从叶翎面前消失。

    叶翎在床边坐下,拿走了南宫珩的书:“阿珩,该睡了。”

    把书合上,放在床边,一只大手揽住叶翎纤细的腰肢,把她带到了床上去。

    再次被南宫珩压在身下,看着他轻车熟路地扯着她的衣服,叶翎神色无奈地推开他:“今日不行。”

    南宫珩不管,拉开叶翎的手,继而扯开了叶翎的衣襟,眸中满是欲色。

    叶翎没办法,只能用别的方式帮南宫珩纾解。

    最后南宫珩睡着了,叶翎没了困意,静静地看着躺在身旁熟睡的男人。这个时候的南宫珩闭着眼睛,褪去了白日的冷漠,经常让叶翎觉得,还是从前的他。

    叶翎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等过几天,继续努力,做运动,生娃娃,越快越好。

    西夏国,皇宫。

    这日叶缨拿到了叶翎从东晋送来的信。

    打开看了一眼,叶缨面色就沉了下去。

    坐在旁边的百里夙微微蹙眉:“怎么了?妹夫解毒不顺利吗?”

    叶缨把信看完,冷着脸递给百里夙。

    百里夙拿过去,脸色也变了:“这……南宫不是晋皇的儿子?断情蛊发作,小妹要跟他生个孩子来解蛊?怎么会这样?”

    叶缨沉默不语,周身气压很低。

    百里夙看完信,收起来,握住叶缨的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阿缨,我知道你心疼小妹,替她觉得委屈,但碰上这种事,谁也没有预料到。南宫……唉,我本来觉得自己够惨了,没想到他比我惨得多。”

    至少从小到大,百里夙都是有爹疼有娘爱,即便是在等死的那些年,百里复和明氏都没有放弃他,一直让他当着西夏国的太子,总对他说一定会好起来的。

    可南宫珩……亲娘他没见过,身上却带着亲娘留给他的毒物。对他那么好的父皇,竟然不是他亲爹。得亏南宫御是真疼南宫珩,得知真相也没有选择跟他决裂,否则,南宫珩比现在更惨。

    叶缨想到叶翎如今的处境,眼圈儿一下子红了:“若是日后南宫珩敢负了小妹,我定把他碎尸万段!”

    百里夙点头:“对,到时候我帮你!”话落搂住叶缨的肩膀,微叹一声说,“不过我相信南宫不会的,事情变成如今这样,也是没有办法,你别太担心了,小妹在信里还跟我们开玩笑呢,想来她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没有……”

    “也没有什么?小妹心大,活该受委屈吗?”叶缨反问。

    百里夙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说到底,这是小妹和南宫的事,她已经做了决定,你也不会真的反对,或者责怪南宫。我知道你只是心里不好受,若是有气,可以冲着我撒,要不你揍我一顿?说不定能感觉舒服点儿。”

    “滚!”叶缨推开百里夙。

    百里夙笑了笑,抱得更紧了。滚是不可能滚的,不过想想南宫珩,百里夙真的为他鞠了一把辛酸泪。

    当时南宫珩和叶翎离开西凉城前,百里夙还调侃他,说毒还没解,话不要说得太满。谁知道,玩笑话,竟然一语成谶。

    叶缨写了一封信,让送信来的人带回去给叶翎。

    百里夙看了,叶缨在信中语气平静,甚至还跟叶翎开玩笑,说给叶尘生妹妹的事情,她们姐妹比一比,看谁抢了先。

    百里夙知道,叶缨并不开心,但她更不想再给叶翎带去任何负面的情绪。希望叶翎能够如愿,尽快怀上身孕,南宫珩好起来之后,以后越来越好吧。

    晋阳城。

    冰月和风不易回到夜王府三日后,见叶翎没打算回来住,这日冰月就骑马出门去蒙家找蒙婧。先前说好的,蒙婧要带冰月去晋阳城郊的清林寺游玩儿。

    这日蒙璈休息,在家里。蒙婧见冰月来了,很是高兴。

    “蒙姐姐,今日天气不错,咱们去清林寺吧。在路上听人说清林寺的桃花开了,很美呢!”冰月笑着说。

    “好,我也正等你来呢。”蒙婧微笑,“冰月你先坐着喝杯茶,我去叫小璈,他今日无事,让他护送我们过去。”

    “不用。”冰月脱口而出,“我保护蒙姐姐!”

    蒙婧笑意加深:“知道冰月你很厉害,不过小璈在家也没事,叫上他一起吧。”

    冰月其实觉得蒙璈同去会扫兴,不过见蒙婧坚持要带着弟弟,就笑着点了点头。

    蒙璈在书房,听到敲门声,起身过来,开门,见是蒙婧。

    “小璈,快换身衣服,我跟冰月要去清林寺,你送我们去。”蒙婧笑着说。

    “好。”蒙璈点头,去换衣服了。蒙婧武功不高,蒙璈素来不让她一个人出门,对于冰月的实力,蒙璈并不了解。

    于是,最后出发的时候,蒙婧和冰月坐马车,蒙璈骑马在旁边护送。

    一路往城郊走,不时听到马车里传出冰月的笑声,蒙璈微微皱眉,有什么好笑的……

    清林寺在城郊的青云山上,在山下下马车,蒙婧和冰月挽着手拾级而上,蒙璈默默地跟在后面。

    到了清林寺,先去前殿拜了拜,就去后山桃林看桃花。

    桃花盛放,粉红如云,美不胜收。

    突然听到前面有琴声,冰月拉着蒙婧跑过去,就见一个少女正端坐桃花树下,一身粉衣,五官精致秀美,仿佛与桃林融为一体。

    周围围了一群公子小姐,正在欣赏琴艺。其中几位公子,面色陶醉,分明是在欣赏美人。

    冰月站在外围听了一会儿,觉得这琴艺平平,比起叶缨和叶翎都差远了,而且故意选在这种地方,未免有哗众取宠之嫌,瞬时觉得兴致缺缺,就问蒙婧:“蒙姐姐,你还想听琴吗?”

    蒙婧神色淡淡,摇头笑笑:“走吧。”

    正要转身时,抚琴的粉衣少女却突然看到了蒙婧,开口叫了一声:“大姐!”

    冰月愣了一下,就见蒙婧面色有几分不悦,那粉衣少女已经起身提着裙子跑了过来,拦住了她们的去路。

    “大姐,我们都好久没见了,你总也不回家,爹爹和娘都很惦记你和哥哥呢!”粉衣少女上来就拉住了蒙婧的胳膊。

    这是蒙婧和蒙璈同父异母的妹妹蒙雅,晋阳城里有名的美女加才女。

    而作为蒙大将军府嫡出大小姐,蒙婧名声并不好,貌丑无盐,性格冷僻,胸无点墨,跟蒙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后来,因为杜仲的死,蒙婧又多了个名声,克夫。

    蒙婧显然很厌恶蒙雅的触碰,离开推开了她。

    旁边的公子小姐看着蒙婧的眼神都有些轻蔑,其中一个华服小姐拉住了蒙雅,阴阳怪气地说:“小雅,你懂礼数,懂孝道,有些人可是不懂。以后要离晦气的人远一点,沾惹上可不好了。”

    蒙雅面色有些委屈:“赵姐姐,你不要这样说我大姐,她不是晦气之人,也没有不孝,只是……只是生了我娘的气……”

    “跟长辈置气,这不是不孝是什么?”赵小姐义正言辞地说。

    蒙婧不想理会这些人,因为这种事,这些年,发生过很多次。蒙雅永远都喜欢在她们一起出现的场合,不遗余力地让蒙婧来衬托她,她的好名声就是踩着蒙婧上去的。

    蒙婧只觉得很无聊,抬脚就要走,结果就听冰月看着蒙雅问了一句:“不知这位是?”

    蒙雅早就注意到冰月了。冰月容貌清丽,气质清雅,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的小姐。

    “我叫蒙雅,是蒙大将军府的三小姐。这位姐姐是?”蒙雅看着冰月,露出一个甜美的笑来。

    “你又不知我年纪,为何张口就叫我姐姐?是在讽刺我长得老气吗?”冰月似笑非笑地问。

    蒙雅神色一僵:“我没有那个意思。”

    “没有?那说话请注意一点儿。不过据我所知,蒙大将军的原配夫人只生了一儿一女,你这位三小姐,是几夫人所出?倒是没听说过。”冰月笑着问。

    蒙雅脸色难看起来。她最听不得的,就是有人拿她的身份说事,她娘是妾室扶正的继室。从身份来讲,她比蒙婧这个正经嫡出的大小姐可要矮一头。这也是她素来极其讨厌蒙婧的原因。

    “你是什么人?蒙家的事,轮得到你指手画脚吗?”赵小姐为蒙雅打抱不平。

    “你也姓蒙?若你不姓蒙的话,那今日蒙家的事,可是你先指手画脚的。这位姑娘,做人不能双重标准啊。”冰月微笑。

    赵小姐被怼得哑口无言。

    冰月看着蒙雅眼圈红红的样子,轻笑了一声:“这位蒙三小姐,你哭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打你了呢?虽然我想这么做,但并没有做不是么?蒙姐姐不想理你,自有她不想理你的道理,请你反省一下自己好吗?非要在外人面前装委屈,当众说蒙姐姐不回家看望长辈?请问你这是说给谁听呢?”

    冰月这辈子最厌恶的女人就是差点毁了如意一辈子的如烟。如今看到蒙雅这哭哭啼啼娇娇柔柔两面三刀的样子,不禁让冰月想起如烟来,生理性反感。

    “你!你到底是谁?”赵小姐看着冰月的眼神十分不善。

    “我姓秦,是夜王的师妹,夜王妃是我义妹,蒙婧是我认的姐姐。怎么?想比身份?那多没意思,不如咱们比试一下武功?我保证点到即止,敢不敢?”冰月冷笑。

    “秦小姐,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如此针对我?”蒙雅抹着眼泪说,“我不过是许久没有见到大姐,一时心喜,说了两句话而已。便是有什么不妥,也是无心的……”

    “无心的?那你委屈什么?觉得自己哭起来很好看是不是?”冰月冷笑,“跟你不一样,我刚刚说你的,都是有心的。我说了我认,你不服就来辩,没话说就憋着!我最烦你这种什么事都没有就开始哭哭啼啼装可怜的人了。如果我听说的事情没错的话,你出生的时候,你娘还是个妾室,你本是个庶女。你娘扶正了,也不是正经的嫡妻,认清你的身份!以后再敢骚扰蒙姐姐,背地里说她坏话,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冰月话落,拉着蒙婧就走,留下蒙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哭都哭不出来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有人当众这样羞辱她,可偏偏冰月说的都是事实,她无法辩驳……

    冰月走出两步,又回头,看着蒙雅,唇角微勾:“对了,有句话,一开始就想说,差点忘了。穿得一身粉跑来佛门清净之地抚琴,哗众取宠,你以为你是桃花仙子吗?充其量就是个桃树精,大家闺秀可不这样。好心提醒,不用谢!”

    蒙雅气得快要晕过去了,冰月拉着蒙婧扬长而去。

    “蒙姐姐,你不会怪我多事吧?”冰月问蒙婧。

    蒙婧微微笑了笑:“怎么会呢,你是帮我出气呢,我应该谢谢你。”

    “蒙姐姐心善,大家风范,不想跟那些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争吵,我可不管。我这辈子最讨厌就是你那个庶妹那种类型的女人。”冰月握了握拳头,“刚刚真想打人!”

    方才的闹剧,蒙璈就在不远处站着,尽收眼底。他冷冷地看了一眼蒙雅,收回视线,目光落在冰月的背影上,心中默语:“嘴可真毒。”唇角浮现出一个清浅的弧度,很快消失不见,追着蒙婧和冰月走了。

    蒙璈走后,一对面容普通,夫妻模样的男女出现在桃林中。

    “主子说的,是哪个人?”完颜幽低声问。

    楚明泽看着蒙婧和冰月离开的方向,神色淡淡地说:“蒙家大小姐。”

    完颜幽皱眉:“她……并非奸恶之人。”

    “重要么?”楚明泽反问。

    完颜幽垂眸,不再言语。

    “继续盯着,要让她消失的时候,叶翎不会联想到我身上来。正好,可以利用一下那位蒙家三小姐。”楚明泽眼眸微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