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七零:彪悍小〕〔地府带货人〕〔全职艺术家〕〔最强降维打击〕〔娇宠冬官〕〔都市逆袭为龙叶锋〕〔最强上门狂婿〕〔第一豪婿〕〔医路坦途〕〔天启预报〕〔豪门龙崽三岁半〕〔我的傻白甜老婆〕〔修仙从磕头开始〕〔首席继承人陈平〕〔浴火弃少陈风柳婉〕〔秦雄〕〔怪物被杀不会死〕〔重生之都市仙尊洛〕〔黑光主宰〕〔赛博朋克里的界外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10.安静生活,你不是那个人(二更)
    ,。

    叶翎醒来时,天色已大亮。

    南宫珩闭着眼睛,双手依旧被绑在两侧。

    一地散乱的红衣,空气中飘散着暧昧的气息。

    “阿珩。”叶翎叫了南宫珩一声,南宫珩睫毛微颤,并没有睁开眼睛。

    叶翎见南宫珩的双手都被绳子勒出了深深的红痕,微叹一声,把绳子解开。反正现在南宫珩不能用内力,她的实力又提升了,南宫珩想从她身边跑掉是不可能的。

    结果,就在南宫珩双手得到自由的瞬间,叶翎感觉天旋地转,已经被南宫珩压在了身下。

    “阿珩……”叶翎美眸错愕,看到南宫珩的眼神,除了没有被满足的**之外,没别的。

    叶翎没有反抗,反正是自己男人,在下面还是轻松一点……

    过了午时,叶翎慢慢地从七夜宫中走了出来,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刚开荤的男人实在是太恐怖了。尤其是后来南宫珩把她扑倒之后,完全不知餍足。幸亏她身体还不错。

    南宫珩就跟在叶翎身后,面色极好,只冷着一张脸,静静地看着叶翎的背影。

    叶翎左手手腕和南宫珩右手手腕上,绑了一根金色的带子,这带子是割不断的,叶翎用了特殊的手法,南宫珩那边根本没有绳结,解不开,除非他把自己的手给剁了,否则就只能跟叶翎一直连在一起。她去哪儿,他去哪儿。

    叶翎拽了一下左手:“阿珩,快点儿!”

    南宫珩被拉着到了叶翎身旁,叶翎伸手,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南宫珩甩开,叶翎再抓住。

    如此好几次之后,南宫珩皱着眉头,任由叶翎拉着他的手,往皇宫外走去。

    这样倒是完全看不到两人手上绑着的带子,看背影分明是恩爱夫妻,看正面,南宫珩的脸色太冷了。

    “阿珩,乖一点,不然揍你哦。”叶翎轻笑。她没打算接下来到南宫珩蛊毒解除之前冷落他,把他关起来。叶翎想看看,那个断情蛊,到底能有多绝对,她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战胜那只破虫子。

    两人步行出了皇宫,叶翎拉着南宫珩,朝着晋阳城大街上走去。

    最后,停在了一家酒楼门口,叶翎抬头看了一眼招牌,拉着南宫珩走进去:“快饿死了,吃饭去!”

    酒楼的小二见到他们,点头哈腰地迎了上来:“参见夜王殿下,夜王妃娘娘,楼上请!”

    这会儿已经过了饭点,酒楼里面没有什么人,叶翎拉着南宫珩进了一个临街的雅间,推开窗户,挨着坐下,笑着问南宫珩:“这家的招牌菜你应该知道,你来点吧?”

    小二恭敬地说:“夜王殿下以前可是咱们这里的常客,每次都坐这个雅间。”

    见南宫珩冷着脸不说话,叶翎笑了笑,对小二说:“那把他先前每次过来点的菜上一遍吧。”

    “哎!马上来!”小二话落就出去了。

    叶翎看着南宫珩冷若冰霜的侧脸,松开握着他的手,提起茶壶,倒了一杯热茶,放在他面前。

    南宫珩端起茶杯,喝了两口放下,还是不说话。

    叶翎觉得,还好吧。至少不会发疯,似乎也没有很排斥她,只是不说话不笑而已,没关系。

    小二上了菜来,两人静静地吃饭,几乎同时放下了筷子。

    结了账,叶翎又牵住了南宫珩的手,带着他穿过晋阳城大街,回蒙府去。

    风不易的手被一根白绫挂在脖子上吊着,见到南宫珩和叶翎出现,打量了一下两人的脸色,看来昨夜一切顺利。

    “妹妹,你还好吗?”冰月迎上来,神色关切。

    叶翎笑了笑:“我很好啊。”终于睡到了她家美男,第一次感受不太美好,后面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师兄?”冰月叫了南宫珩一声。

    南宫珩转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很快收回视线。

    看着南宫珩和叶翎握在一起的手,冰月叹了一口气,又笑起来:“妹妹,你们吃过饭了吗?”

    “刚在外面酒楼吃的。”叶翎说。

    “我一早给你炖的补汤,要不要再喝一点?”冰月问。

    “可以再喝点儿。”叶翎点头。

    风不易皱着眉头走过来,站在南宫珩面前,叫了一声:“阿珩。”

    南宫珩看了他一眼,依旧沉默。

    风不易脸色怪怪的:“小叶,你有没有发现,他今天有什么不同?”

    叶翎愣了一下:“不同?什么不同?”

    “昨日他刚醒来的时候,有点躁郁,今天安静很多。他跟你说过话吗?”风不易问。

    叶翎摇头:“没有,但我确定他会说话。”在床上发出的声音就不提了……

    “我怎么觉得,你们圆房之后,他跟昨天不太一样?”风不易若有所思。

    “难道圆房之后,他破了身,断情蛊才彻底发作?”叶翎蹙眉。

    “有可能。看他今日比昨日更冷了,连话都不愿意说了。”风不易摇头,“不过也好吧,省得说出什么气人的混蛋话。”

    叶翎又看了看南宫珩,晃了晃他的手,拉着他进房间去。她其实觉得南宫珩现在有点自闭的倾向,不过既然是中了蛊毒,可以解,如今只是时间问题。

    蒙家只蒙婧和蒙璈姐弟俩,地方不大,叶翎回来拿了行李,决定在她怀上身孕之前,都住在宫里,这样也有人伺候,省得叨扰蒙婧。蒙璈也有公事要处理,不可能天天盯着南宫珩。受伤的风不易留在蒙家养伤,冰月也先在蒙家住一段时间。

    南宫珩的属下正在夜王府重建房子,等房子建好了,就都可以搬回去了。

    叶翎写了一封信给叶缨和百里夙,让开阳安排人送去西夏国。原来说的,蛊毒解了之后他们很快就回去,如今倒也不是走不了,只是叶翎现在没有心情去别的地方,只想早日怀上孩子,把原来的南宫珩找回来。

    此外,一直在调查的,楚明泽和他家人的行踪,叶翎吩咐继续查,有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回宫再见到南宫御的时候,他看着南宫珩冷漠的样子,连连叹气:“小叶,真是辛苦你了。”

    “没事,他比昨天好多了。”叶翎微笑。风不易说过之后,她也发现,南宫珩昨日还想跑,有些躁郁,今日很安静。叶翎明明离他很近,却觉得他自成一个世界,孤单寂寥,拒绝与人交流。

    叶翎昨日还在想,断情蛊发作之后,南宫珩或许会不择手段地追逐权势。但今日她觉得,她可能想错了。不知道别的中了断情蛊的人会怎么样,南宫珩今日真的很像是自闭了,没有要跑,对身体接触依旧很排斥,除了在床上……

    虽然感觉南宫珩不会跑,但叶翎还是一直拉着他没有放开。她先前说了,等好起来要给南宫御做好吃的,正好白天也没什么事,就带着南宫珩去了御膳房。

    绑着两人的金色带子只有一米长,叶翎做饭,南宫珩只能像影子一样,跟着她在厨房里转来转去。

    第一道菜出锅,叶翎用手捏起一块肉,递到了南宫珩嘴边,笑着说:“阿珩,尝尝好不好吃?”

    南宫珩张嘴,吃掉那块肉,叶翎又问他好不好说,他依旧不说话。

    叶翎做了四菜一汤,还专门做了一锅南宫御想吃的素面,装起来,提着食盒到御书房去。

    食盒打开,南宫御就笑了:“好香,今儿我有口福了!”

    这会儿太阳都快落山了,御书房里点着灯,南宫御和南宫珩叶翎三个人坐在一起吃晚饭。

    南宫御尝了叶翎给他做的面,笑着说:“跟阿珩做的味道一样。”

    “他做的是我教的。”叶翎微笑。

    南宫珩默默地吃饭,动作依旧优雅,只安安静静的,仿佛叶翎和南宫御不存在一样。

    吃过饭,南宫御让下人收拾,看着叶翎牵着南宫珩离开的背影,他微微摇头,又深深叹了一口气。

    是夜,叶翎没有再把南宫珩绑起来,南宫珩对她是有**的,不懂得克制,叶翎也就随他去了。

    次日,叶翎带着南宫珩到藏书阁去,两人在藏书阁顶楼并肩坐着,南宫珩静静地看着下方,叶翎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起他曾经在这里住过的那几年。

    叶翎递了一本书给南宫珩,南宫珩拿在手中,默默地翻开。其实是他曾看过的书,但他还是从第一页开始,静静地往后翻着看。

    暖暖的阳光照进来,叶翎有些疲惫,靠着南宫珩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南宫珩依旧低着头,在安静地看书,一本书已经快被他看完了。

    于是,接下来,叶翎每天白天带着南宫珩到藏书阁去看书,有时候做了饭菜带过去,在里面待一整天,快天黑的时候才出来,回七夜宫去。

    到了夜里,叶翎就任由南宫珩索取无度,过上了别样的新婚生活。

    自从那天开始,南宫珩始终不说话,叶翎感觉周遭的一切都安静了很多,时间似乎也慢了下来,一开始的担忧,深藏心底的不安,也渐渐消散了。

    蒙府。

    已经五天没有见到南宫珩和叶翎了,冰月决定进宫去看看他们。叶翎给了她一块令牌,南宫御也说过,欢迎她到宫里去玩儿。

    于是这天,冰月做了几道她的拿手好菜,还跟蒙婧一起包了饺子,装起来,出了蒙府,骑马往皇宫去。

    路过西凉城大街,冰月一手拉着马缰,一手提着食盒,因为街上人来人往,走得并不快。

    突然,冰月视线落在前面不远处的一个高大清瘦的背影上,感觉莫名有些熟悉,再看的时候,人却已经不见了。

    冰月若有所思,突然想起这熟悉感是怎么回事了,刚刚那个背影,很像她曾经在半月岛救过的那个男人。

    冰月扫视一圈儿,没再看到那个背影,觉得兴许是自己看错了,背影相似的很多,也没多想,骑着马继续往皇宫的方向走了。

    冰月走过之后,不远处的一个巷子里,走出了一个面容普通的布衣男子,看着冰月的背影,和她来的方向,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冰月到皇宫门口,亮了令牌,很快就被放行了。

    她被侍卫带着去了七夜宫,发现南宫珩和叶翎不在,七夜宫的宫女说,夜王和王妃在藏书阁。

    冰月就提着食盒找去了皇宫的藏书阁。

    进了藏书阁,一层一层往上走,到第七层,才看到了南宫珩和叶翎。

    他们肩并肩靠坐在一起,各自手中拿着一本书正在看,安静得只能听到翻书的声音,让冰月不由自主放轻了呼吸,觉得自己不应该来打扰他们。

    冰月一直担心南宫珩蛊毒发作之后,他的冷漠会让叶翎伤心难过,影响到他们原本好好的关系,但现在才意识到,根本不会。南宫珩只是暂时忘了曾经相爱的感觉,但叶翎没有忘。情况变了,她找到了让他们都可以接收的相处方式。

    “姐姐。”叶翎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冰月来了,微微一笑,“正好饿了,你就来送饭了。”

    “这个地方挺好的。”冰月提着食盒过来,透过窗外,看了一眼下方,整个皇宫尽收眼底。

    “姐姐若是没事做,等会儿可以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书,拿走看完再还回来就好。”叶翎笑着说。

    “那太好了!你们不在,我正觉得无聊呢,等会儿可要好好挑几本书带回去。”冰月拿了她做的饭菜出来,三人就在藏书阁里面吃了。

    冰月小声问叶翎:“师兄还是不说话吗?”

    叶翎摇头:“没事。”

    冰月心中微叹,收拾了碗碟,下楼去了。

    取了几本书,冰月拿着出宫去,回到蒙家,在大门口碰上了从军营回来的蒙璈。

    “蒙公子。”冰月打了招呼就要走。

    “他们在宫里还好吗?”蒙璈问了一句。

    “挺好的。”冰月话落,牵着马进了府,并不想多说。看起来叶翎似乎挺好的,但她却总觉得有点心酸。

    是夜,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进了夜王府。

    进了后花园,趁着月色,看到了大片倒地的竹林,拦腰断裂的树木。

    远远地就看到夜王府里面有工匠正在连夜盖房子,黑影看了片刻之后,又默默地离开了。

    距离晋阳城最近的锦夜城中,万籁俱寂。

    城西的一座小宅子里,完颜幽正在院中练剑,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虽然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但她决定在人生最后的这三个月时间里,抓住一切机会,提升自己的实力,不管有没有意义。

    一根树枝飞来,打在了完颜幽的剑上,她虎口顿时一麻!连忙收剑,躬身行礼:“主子!”

    “月儿睡了?”楚明泽摘掉面具,面具后的容貌也是易容出来的,很普通。

    “是。”完颜幽垂眸。

    “南宫珩解蛊失败了。”楚明泽神色莫名。

    完颜幽愣了一下:“难道虞天给的蛊方有问题?”

    楚明泽摇头:“蛊方没问题,我猜,应该是药引子有问题。南宫御不是南宫珩的亲爹。”

    完颜幽神色惊讶,就听楚明泽接着说:“夜王府已经被南宫珩给毁了,或许南宫御还不知道真相,叶翎和南宫珩住在宫里,不知情况如何。”

    “主子为何关注他们的动向?”完颜幽不解。

    “当初就知道,他们一定会来东晋。南宫珩解蛊失败,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他们现在应该无暇顾及我们这边。”楚明泽神色淡淡地说。

    完颜幽蹙眉:“属下还是不明白。”

    “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楚明泽说,“晋阳城中,有一个我要的人。”

    完颜幽愣住了,楚明泽不是喜欢林秀清吗?还专门把林秀清送去了他的家人所在的地方,完颜幽不明白楚明泽为何要来锦夜城?他要的人,是什么意思?

    楚明泽神色淡漠地看了完颜幽一眼:“你并不是我给秀清选中的宿主,那人在晋阳城中。”

    完颜幽的脸色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愣愣地看着楚明泽:“你……你说什么?”

    “之前利用你,只是为了骗过叶翎罢了。没有跟你说真相,是因为你相信了,你真的心甘情愿,叶翎才会相信。”楚明泽神色淡淡地说,“接着练功,你不会死,等事成之后,你负责保护秀清。”

    楚明泽话落抬脚离开,完颜幽只觉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了,跌坐在地上,神色怔然,又哭又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