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轩〕〔龙王殿萧阳〕〔偏执总裁的执念罪〕〔秦暮晚〕〔医神至尊〕〔带个地道系统打鬼〕〔战神扬风叶梦研〕〔封魔殇〕〔云千柔〕〔替嫁傻妻扮猪吃虎〕〔颜先生的宠妻定律〕〔强娶娇妻:霸总请〕〔异世之龙神传说〕〔南景傅云城〕〔重生七零:彪悍小〕〔地府带货人〕〔全职艺术家〕〔最强降维打击〕〔娇宠冬官〕〔都市逆袭为龙叶锋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08.老南的选择(二更)
    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静静地停在蒙府后巷。

    良久之后,马车里传出南宫御的声音:“回宫。”

    马车缓缓启动离开,车帘微微晃动了一下,没有掀开。

    进宫后,南宫御面色沉沉地往寝宫走,半路迎面碰上了八公主南宫雯。

    “父皇!”南宫雯提着裙子跑过来,笑着问,“我听说七哥七嫂回来了,是真的吗?我正要出宫找他们呢!”

    南宫御脱口而出:“不准去!”

    南宫雯吓了一跳:“父皇你这是……怎么了?七哥又惹父皇生气了?”

    “总之不准去!”南宫御话落,黑着脸,甩袖离开。

    留下南宫雯一头雾水,觉得莫名其妙。可南宫御发话了,南宫雯也不敢偷跑出去,就去皇后宫里找年氏了。

    “母后,父皇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南宫雯对年氏说。

    年氏愣了一下:“生气?”

    “是啊,我头一回见父皇脸色那么差。”南宫雯蹙眉。

    年氏摇头:“既然你父皇没说,不要胡乱猜测。”

    “那好吧。可是我想出宫去看七哥七嫂,父皇跟我说了两遍不准去。”南宫雯说。

    “你父皇发话,你就别出去乱跑了。”年氏神色淡淡地说。

    “母后,你是不是不喜欢七哥啊?”南宫雯小心翼翼地问。每次在年氏面前提起南宫珩,就没见她高兴过。

    “没有的事。有空去看看你大嫂,她怀着身孕,最近胃口不好。”年氏说,完全不想提起南宫珩的样子。

    南宫雯眨了眨眼睛,也没再问。

    南宫御回到寝宫,坐下,一眼就看到了旁边的一个柜子。柜子里面摆着的,都是南宫珩从小到大送给他的礼物,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全是南宫珩亲手做的,每每搞得南宫御哭笑不得,想要揍他,又舍不得……

    包括南宫御每次出宫乘坐的专属马车,也是南宫珩亲手做的,里面有机关,可攻可守。

    南宫御闭上眼睛,想起南宫珩刚出生的时候,他第一眼看到那个漂亮的孩子,欣喜的心情。南宫珩不是他的第一个儿子,但绝对是他长得最好看的儿子,可,却不是他亲生的吗……

    当年那个假冒玉家小姐,入宫当贵妃的女人,长得什么样子,在南宫御脑海中都有些模糊了。因为南宫御最讨厌欺骗,被他宠爱的贵妃不仅是个毒害亲子的疯子,竟然还是个冒牌货。南宫御想不出那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只有一种解释,她就是个疯子!

    可在过去的二十年里面,南宫御从来没有怀疑过,南宫珩不是他的种。

    因为南宫珩的生母毒害他,所以南宫御对他一直都是偏疼的,清除那个女人留下的所有痕迹,安排南宫珩成了嫡出皇子,把他养在年氏膝下。

    便是南宫珩十岁那年,第一次毒发,险些杀了南宫御,当时很多人劝谏,说南宫珩邪祟附体,是妖物转世,让南宫御处死他,但南宫御坚持留着这个孩子在身边。

    回想过去,南宫御问自己,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南宫珩?原因似乎很简单,因为这个孩子,不像皇家人。他从小就干净纯粹,乐观开朗,不论何时,总是在笑,他的快乐感染了南宫御,每次见到他,都让南宫御觉得可以暂时忘记烦恼,忘记疲惫,忘记权力的勾心斗角,简单,轻松。

    想到这里,南宫御苦笑连连:“不像皇家人……因为,他不是皇家人……”

    养了多年,宠爱多年的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南宫御一直都觉得,南宫珩是他生活里的一道光,没曾想,这道光,竟然是绿色的……

    最扎心的,莫过于此。

    蒙府。

    玉衡前来禀报,说南宫御去过夜王府,得知南宫珩毒发,刚进门就走了,脸色不太好。

    叶翎微叹,南宫御怕是意识到南宫珩不是他亲生儿子了。这种事,搁谁身上,脸色能好?

    “妹妹,现在怎么办?晋皇会不会想要杀了师兄啊?”冰月蹙眉。皇嗣血脉出了问题,这可不是小事。

    叶翎微微摇头:“希望不会吧。”

    没有人能体会南宫御如今的心情,不管他怎么做,叶翎都接受。

    虽然南宫珩是完全无辜的,也不是他欺骗了南宫御。但摊上这种事,南宫御也不可能自认倒霉,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他可是一国皇帝,而东晋皇室素来行事霸道,不是善茬。南宫御对南宫珩的和气疼爱,建立在南宫珩是他儿子的基础上。

    “咱们,是不是做好跑路的准备?”冰月小声问。万一南宫御恼羞成怒,要对他们动手,如今南宫珩和叶翎都倒下了,很难应付。

    叶翎微叹:“先留下吧。现在我也不知道能去哪里了。就算父皇……他真的要杀我们,也认了,至少见个面,说清楚再走。那么多年的养育之恩,说跑就跑了,只会让他更寒心。”

    潜意识里,叶翎倾向于认为,南宫御和南宫珩是有脱离了血缘的真感情的。如今端看南宫御怎么选择。如果他还肯认南宫珩这个儿子,那什么都不说了,以后南宫珩和叶翎一定把他当亲爹。若是他不肯再认,至少,让南宫珩给他磕个头吧。

    冰月一时有些鼻酸:“唉!都怪那个女人,她就是个疯子!生了师兄,却也害惨了师兄!有些人不配做母亲!”

    叶翎苦笑,偏偏这个时候,南宫珩的断情蛊还发作了,如果他醒了,还不知道会是什么鬼样子。若南宫御顾念旧情,还想要南宫珩这个儿子,可南宫珩因为断情蛊,对南宫御很冷漠的话……

    叶翎只能说,老天爷对南宫珩太残忍了,作孽啊!

    入夜时分,南宫珩尚未苏醒,宫里也没有来人。

    叶翎身体虚弱,暂时不能下床。冰月帮着蒙婧做了晚饭,蒙婧夸她厨艺好,两人处得很融洽。

    冰月把饭送过来,坚持要喂叶翎吃,叶翎也没吃多少,就没有胃口了。

    等冰月吃完饭再过来,叶翎说,她想去看看南宫珩。

    冰月直接把叶翎打横抱了起来,送她到隔壁去。

    南宫珩静静地躺在床上,面色如常,双眸紧闭,像是睡着了。

    冰月把南宫珩挪到里面去,直接把叶翎放在床上躺着,对叶翎说:“妹妹,你跟师兄说说话吧,我先出去,等会儿叫我。”

    “嗯。”叶翎点头。

    冰月出去,把门关好,也没走,就靠在门口,仰头看天上的星星。

    见蒙璈端着水过来,要进门,冰月伸手拦住了他:“蒙公子,我妹妹在里面,你还是过后再进去吧。”

    蒙璈皱眉,看了冰月一眼,转身走了。

    冰月看着蒙璈高大的背影,轻哼了一声:“一脸欠揍样儿……”

    房间里,叶翎握着南宫珩微凉的手,十指相扣,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真想给你脑门儿贴个纸钱,再揭掉,解除封印,就好了。”叶翎看着南宫珩,开了个玩笑。

    可惜,南宫珩听不见。

    叶翎幽幽地说:“若是能这么简单就好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成亲那夜,先把你睡了,反正结果也一样。”

    如果南宫珩此时醒着,正常的话,听到叶翎的话,肯定心花怒放。

    “你亲娘死了,也不知道她从哪儿来的,亲爹更是不知是谁,不知死活。接下来,可怎么办。等你醒了,若是用冷漠的眼神看着我,我应该不至于会伤心,但会很想打死你。”叶翎说着,微叹一声,“罢了,反正已经跟你了,你这么美,我还没把你睡了,不舍得抛弃你。”

    叶翎说了会儿话,感觉有些累,困得睡着了,也忘了冰月还在外面等着。

    夏夜风起,微微带着凉意。

    冰月怀疑叶翎在南宫珩房里睡着了,但想着叶翎还得喝药,就把门推开进去了。

    走到床边,见叶翎和南宫珩交握的手,冰月摇头叹气,轻轻把他们的手分开。

    叶翎醒了,冰月把她抱起来:“妹妹,还是回去睡吧,得再喝一次药。”

    不敢让他们睡在一块儿,其实也怕南宫珩突然醒了伤到叶翎,叶翎现在抵抗力为零。

    冰月抱着叶翎出去,先把叶翎送回房间,又回来关门,见房门已经关上了,感觉有些奇怪。

    “小风?”冰月敲了一下门,没人应。

    怕有人闯进来,冰月推开门,就见蒙璈盘膝坐在南宫珩床边,睁开眼睛,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冰月皱了皱眉:“蒙公子,你在里面,怎么不吱声?”

    “你叫的不是我。”蒙璈话落,又闭上了眼睛。

    冰月无语,把门又关上回去了。

    喂叶翎喝了药,冰月洗漱过后,就睡在了旁边的软塌上。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叶翎睁眼就问了一句:“阿珩醒了吗?”

    冰月起身:“我去瞧瞧。”

    冰月走到南宫珩的房门口,敲了敲门:“蒙公子,请问我师兄醒了吗?”

    “没有。”里面传出蒙璈的声音。

    “谢谢,我知道了。”冰月转身回去,告诉叶翎。

    天气阴沉,半晌的时候,下起了雨。

    风不易过来给叶翎施针,叶翎问南宫珩的情况,风不易说:“看脉象,他好得很,你还是先顾着你自己吧。我又问过虞澍,断情蛊发作,倒也不会一直发疯,他当时应该是体内封印的内力释放出来了,有走火入魔的迹象,被你打回去了。断情绝爱,正常情况下,不过是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很冷漠,没有感情罢了。”

    “也就是说,我说一句我爱他,他会给我一个有多远滚多远的眼神?”叶翎唇角微勾。

    “大概差不多。”风不易点头,“不过具体如何,得等他醒了才知道。”

    “有点意思,有点心酸,有点想打人。”叶翎幽幽地说。

    风不易看了叶翎一眼:“你比我预想的要乐观很多。不过我得提醒你,为了保证阿珩苏醒过来之后,不至于跑了或者揍你,你必须尽快好起来,这样你们俩打架的时候,是你打他。”

    叶翎扶额:“这么搞笑,我都想哭了……”

    “你才不会哭。本来我还挺难过的,但是看你这样子,突然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人还活着,总会有办法。”风不易看着叶翎说。其实南宫珩断情蛊发作,最难过的应该是叶翎,不过叶翎的反应,比风不易预想中的好太多。

    想想,这就是她的性格,有问题就解决问题,伤心难过眼泪都是没有意义浪费时间。既然南宫珩没错,而且是最大的受害者,叶翎当然不可能怪他,只会更加心疼他而已。

    风不易收拾好药箱就出去了,叶翎闭着眼睛躺着,想着的确得尽快好起来,还有很多事要做。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冰月推门进来:“妹妹,东晋皇上来了!”

    叶翎睁眼,愣了一下,南宫御来了?是来看南宫珩的,还是有别的目的?

    冰月话落,蒙璈已经恭敬地请南宫御进了门。

    南宫御神色严肃,因为一夜无眠,眼底有些青黑。

    叶翎听着,蒙璈带着南宫御进了隔壁南宫珩的房间,脚步声似乎只有两个人。

    南宫御站在床边,看着南宫珩人事不省的样子,眼眸微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问蒙璈:“小叶呢?”

    “昨日夜王殿下毒发,王妃为了制服他,受了很重的内伤,在隔壁,末将去请她过来吗?”蒙璈问。

    南宫御摇头:“不必,朕过去看看。”话落,又深深地看了南宫珩一眼,转身出去了。

    “王妃,皇上来了。”蒙璈敲门。

    叶翎示意冰月过去开门。

    门开了,冰月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南宫御,就听叶翎说:“姐姐,蒙将军,你们先出去吧。”

    冰月有点不放心,但还是听叶翎的,出去之后,从外面把门关上了,然后她跟蒙璈站在门外,一人一边,对视一眼,同时收回视线,谁也不理谁。

    南宫御看着叶翎苍白如纸的脸色,再次叹气,走了过来,在桌边坐下。

    “父皇。”叶翎叫了一声,看南宫御的脸色。

    南宫御神色严肃地问叶翎:“小叶我问你,小七为何会毒发?是解药有什么问题?”

    叶翎实话实说:“解药本身没有问题,是药引子有问题。父皇,我很抱歉,但我不能骗您。”

    听到了确切的答复,南宫御苦笑:“我本来希望,昨日我的猜测都是误会,看来不是。”

    “父皇,你生气愤怒是天经地义的,你要打要骂,我们都没二话,你如果再也不想看到他,我今日就带他离开。”叶翎神色认真地对南宫御说。

    南宫御闻言,却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南宫御皱眉,看着叶翎说:“离开?你们还想去哪儿啊?我养了他这么多年,你们不该留下孝敬我吗?还想走?我看你们是想气死我!”

    叶翎愣了一下:“父皇的意思是……还愿意认他这个儿子?”

    “我一手养大的儿子,为什么不认?又不是他的错!”南宫御拧眉说,“是,发现他不是我亲生儿子,很难受!但我想了一整夜,亲生不亲生的又如何?我就是喜欢这小子!就想看见他!还有你!好好一漂亮丫头,看看他把你祸害成什么鬼样子了,你就不要他了?”

    “那不能,我们是有感情的。”叶翎弱弱地说。

    “老子跟他也是有感情的!”南宫御拍了一下桌子。

    “父皇说得对,父皇都对。”叶翎唇角微勾。

    “他若是醒了,是不是会变得很混蛋?”南宫御问。

    “嗯,应该是。”叶翎点头。

    “那得赶紧想办法,把那鬼东西给他解了。”南宫御拧眉说。

    “可他亲娘死了,也不知道去哪儿找他亲爹。”叶翎神色无奈。

    南宫御瞪了叶翎一眼:“非要爹才行吗?管他亲爹是什么阿猫阿狗,他亲生儿子的血不行吗?”

    叶翎愣了一下,有点懵:“啊?他有儿子?我怎么不知道?”

    “你赶紧的,给他生一个,不就有了?”南宫御把桌子拍得啪啪响。

    叶翎眼睛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话落又蹙眉,“可他醒了,应该不会愿意碰我。”

    南宫御看着叶翎,意味深长地笑了:“这有什么难的?他不主动,就给他弄点药!我们家小七长这么美,小叶你别犹豫,睡了他!赶紧弄个儿子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