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琳琅的理想人生〕〔农门丑妻〕〔月宁安陆藏锋〕〔我给冥界做代购〕〔电影人传奇〕〔我成了玉帝粉丝群〕〔天网〕〔篮球特长生〕〔穿越最狠驸马爷〕〔六零医妻有空间〕〔御灵武道〕〔强势夺爱:傲娇总〕〔萧阳叶云舒超级王〕〔神豪花钱就能变强〕〔文明的救赎(超维〕〔没人比我更懂强化〕〔名监督的日常〕〔无敌狂婿〕〔哑巴新娘:季少的〕〔江小烨李岚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01.逍遥快活的百里人渣(一更)
    正月初二。

    南宫珩和叶翎再次进宫,没见到叶尘,因为明氏带着叶尘一起到明丞相府去了。

    南宫珩和叶翎都明显感觉到,百里夙今日有点兴奋。

    “百里人渣,你知不知道你笑得很像二傻子?”南宫珩似笑非笑地说。

    百里夙嘿嘿一笑:“妹夫,你不懂!”改日就是今日,今夜他就可以……

    “姐,你打算今夜睡了他?”叶翎故作小声,其实都能听得见。

    叶缨伸手拧了一下叶翎的耳朵:“你跟南宫珩在一块儿时间长了,真是越来越没正形!”

    “我姐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那就是默认我说得对,并且疑似恼羞成怒,我懂。”叶翎一本正经地说。

    百里夙被逗乐了,连连点头,笑得颇有几分荡漾。叶缨真的没有否认,今夜洞房花烛!

    叶缨瞪了叶翎一眼,转移话题:“你们俩到底来做什么的?”

    叶翎正色:“我们今日来,是跟你们商量一下,关于给姐夫放血的事。”

    百里夙愣了一下:“这有什么好商量的?只要你们觉得行,随时可以过来找我。妹夫的身体最重要,我不过放点血而已,小意思。”

    “想跟你们商量的,就是这个行不行的问题。”叶翎说,“事情的来龙去脉如何,你们都清楚。姐夫放点血,对他没甚影响,但只要一个转生蛊做成功,并且用在一个人身上,就代表着,必然会有另外一个人丧命。”

    百里夙皱眉,跟叶缨对视了一眼,神色都凝重起来。

    这倒真的是个问题。

    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将蛊种之血交给楚明泽,楚明泽用转生蛊,必然要杀死一个人,等于就是他们间接杀死的。

    被楚明泽选中的人是谁,他们根本一无所知。

    楚明泽在年前第一次给叶翎送烧饼的时候,送去的信里面,专门写道,他选中的宿主是个奸恶之人,不会违背南宫珩和叶翎做人的原则。

    这只能说明,楚明泽真的很了解南宫珩和叶翎的性格,把他们可能会有的顾虑都提前说了。

    但,全是楚明泽一面之词,且无法验证真假。

    万一,楚明泽打算杀死的,是个无辜好人呢?

    叶翎和南宫珩并不认为楚明泽现在已经学会了如何制作不受限制的转生蛊,因为那老妖婆先前都没有成功。而南宫珩和叶翎其实一直认为,不受限制的转生蛊根本不可能存在。

    而同生转生蛊的限制那样严格,时间差一点都不行。天下之大,想要找个同性别,同时出生的宿主,其实很难,能找到一个时间上匹配的就不错了,根本没得挑,更别说附加其他的条件。

    如虞澍姐弟,本事那么大,给自己准备的宿主,也都是身体样貌十分普通的人。他们倒是想找个高手,根本没可能。

    而楚明泽自称他找到的转生蛊宿主是个奸恶之人。“奸恶”这一点,就是同生的另外附加条件。会这么巧吗?正好被他找到的就是个奸恶之人?这种可能性倒不是没有,但不大。

    南宫珩和叶翎对转生蛊这种东西,没有好感,但这并不必然是恶的。让好人重生,恶人死去,他们可以接受。可问题在于,一旦把百里夙的血交出去,后面的事,他们将全然无法得知,更加无法掌控。

    叶缨凝眸:“你们先前说过,认为楚明泽的转生蛊不是给自己用的,那他筹谋多年,所为的定然是一个对他而言极其重要的人。”

    “是啊,以楚明泽的性格,若我们要求知道那人是谁,以及宿主是谁,我认为,他不可能同意。”百里夙摇头说,“就连他自己,都从未跟我们有过正面交锋,防备心极重,谨慎到了极点。他不会让他在乎的那个人,直接暴露在我们面前。”

    叶翎微叹:“目前为止,跟楚明泽的交易,进行顺利,但其实真正的交易并未开始。前面那些,只是双方在试探。当下我们要决定的是,在无法保证楚明泽选中的宿主是恶是善,是真的该死还是无辜之人的情况下,我们能把姐夫的血,就这么交给他吗?”

    叶缨蹙眉:“既然你们来找我们商量,看来你们已经做了决定。”

    南宫珩轻笑:“是啊,直接交易,有可能我会间接害死一个无辜的人。这种事,不能做。”

    如秦徵所言,做人最重要的是问心无愧。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跟楚明泽继续谈判。”叶翎说,“让他把转生蛊用在谁身上,谁会因此死去,都告诉我们。但这样做,有可能导致楚明泽放弃交易,直接对姐夫下手。”

    叶缨看着叶翎说:“这个,才是你们真正要跟我们说的事情。”

    “是,这件事跟我们都有直接的关系。”叶翎说。

    百里夙笑了:“小妹,还是跟以前一样,都听你们的。我知道,你们一直在想方设法地护着我,有些事,我可以面对,我会小心的。退一步讲,若是我抵挡不住,被人放了血,后面的事,倒也算不得我们的责任。”

    “你怎么不想想,万一人家打算直接把你直接抓走,慢慢放血呢?”叶缨看着百里夙问。

    百里夙眨了眨眼睛,唇角微勾:“所以,阿缨你要保护我。”

    南宫珩无语望天:“小叶子,百里人渣现在真的跟二傻子一样!”

    叶翎感叹:“犹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姐夫的时候,他那张脸冷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打死他。现在,他这个样子,让人更想打死他!阿珩,咱们走,别打扰他们做快活之事。”

    南宫珩和叶翎说走就走,眨眼功夫没影儿了。

    叶缨扶额,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抬头,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百里夙目光热切:“阿缨,反正现在没事做,我们不如……”

    叶缨抬手,把百里夙的脑袋拍到了一边儿去:“滚!”

    大白天的发什么情?那眼神像是要立刻把她拆吃入腹一样,若是由着他为所欲为,以后日子还怎么过?

    “那晚上,说好了今夜!不能再改了!”百里夙话落,为了避免叶缨反对,直接跑了。洞房花烛,他决定把新房重新装饰一下,要有仪式感。

    明氏和叶尘在明丞相府吃过午饭就回来了。叶尘困了在睡觉,明氏过来清宁宫找叶缨时,哑奴正在指点她的武功。

    明氏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叶缨收剑,落在明氏面前。

    明氏拿出一块帕子给叶缨擦了一下额头细密的汗珠,笑着说:“怎么没让夙儿陪你练?”

    “谢谢母后。他有事在忙。”叶缨微笑。

    婆媳俩进了房间,宫女上了茶之后就退下了。

    明氏笑着问叶缨:“最近你跟夙儿,怎么样呀?”

    叶缨点头:“挺好的。”

    “我看他这几天心情好得很,想必都是因为你。母后看到你们俩越来越融洽,就放心了。”明氏拉着叶缨的手说,“当初夙儿要娶你,我就说,一切都是他的错,若是你不愿意,让他不要放弃,但不能心急,更不能强迫你接受他。母后本来想着,就算要等个十年八年的,那也等。没想到,你们处得还挺好。”

    “母后放心,我会对他好的。”叶缨对明氏说。

    明氏闻言,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你这孩子,你要多多给他一点表现的机会,不然夙儿总是想对你好,可惜你不需要。母后今儿来找你,就是想跟你说,你很厉害,这是没错,但夫妻之间呢,不必非要争个高下。你有时候就是太好强了,在夙儿面前,不必如此的。母后倒是盼着你能对夙儿撒个娇,有些时候,可以放心依赖他,不要让自己那么辛苦。”

    对于百里夙和叶缨的关系,明氏一直都是向着叶缨的,从来不插手,不多嘴。如今是确定叶缨接受了百里夙,所以才跟她讲这些心里话。

    叶缨心中微暖。她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自己解决,叶翎固然是她最信任的人,但叶缨对叶翎更多的是保护欲,却没有依赖感。明氏说这番话,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叶缨过得轻松一点。

    “谢谢母后,我记住了。”叶缨点头。

    “那你们……”明氏小声问,“打算什么时候圆房啊?”

    被长辈问这种问题,饶是冷静如叶缨,还是感觉有一点羞赧,垂眸说:“今夜吧。”事已至此,没什么好再犹豫的。

    明氏眼睛微亮,笑着合不拢嘴:“好好好。那母后明日给你炖点汤补补身子。”

    叶缨嘴角微抽:“谢谢母后。”

    白天百里夙离开后,叶缨就没再见他出现,晚饭都是自己吃的。

    吃过晚饭,叶缨正在沐浴,就听脚步声在门口响起。

    “阿缨,我能进来吗?”百里夙问。

    “不能。”叶缨蹙眉。

    外面没有声音,意识到百里夙就站在那里没走,想到今夜的事,叶缨突然感觉有点紧张起来。

    虽然说两人连孩子都生了,但在孩子三岁之前,两人都不认识。当初的事,是在无意识状态下发生的,也没有任何记忆。

    虽然已经同床数月,但迄今为止最亲密的事不过是牵手拥抱,而且也没几回。

    百里夙就站在门口,静静地等着。

    叶缨沐浴完,穿好衣服,披着长长的头发,见到百里夙的时候,他穿着成亲那日的喜袍,手中捧着一身大红的嫁衣。不过不是叶缨吐槽过的那身繁复沉重的嫁衣,是他后来让人又重新做的一身,只是叶缨不知道。

    “有必要吗?”叶缨愣了一下。

    百里夙微笑:“有,我出去,你换衣服。换好了叫我。”

    百里夙把嫁衣放下,转身出去了。

    叶缨默默地穿上那身嫁衣,行走之间,裙裾飞扬,她直觉这定是叶翎设计的,很合身,轻盈飘逸,她很喜欢。

    头发擦干,梳好,也没有再束起来。

    门开了,背对着门站着的百里夙转身,眸光惊艳不已。当初成亲时,叶缨的心境与如今大不相同。此时,她墨发如瀑,才沐浴过的面颊上透着淡淡的红晕,不施粉黛,清丽无双,多了几分曾经没有的温柔。百里夙无法挪开视线,上前来,握住叶缨的手,十指相扣,拉着她往外走。

    叶缨本想问,要去哪里,但话到嘴边,决定不问了。管他去哪儿,总不可能带她到荒郊野地去做那种事……额,她在想些什么鬼……

    叶缨正有些走神的时候,腰间多了一只温热的大手,百里夙揽着她,飞身而起,两道紧紧贴在一起的红影,从夜色之下的皇宫中,翩然而过。

    不多时,百里夙牵着叶缨,进了他原本住的寝宫,里面重新装饰过,喜气洋洋,一瞬间,让叶缨有种感觉,仿佛今日才是真正跟百里夙成亲的日子。

    百里夙拉着叶缨,进了寝宫,直奔龙床。

    说好的改日就是今日,两人从清宁宫过来,一句话没说,直奔主题去了。

    被百里夙推倒在床上的时候,叶缨下意识地伸手抵住了他的胸膛,神色认真地问了他一个问题:“你会吗?”

    百里夙神色一僵,感觉男人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质疑,不能忍!

    拉开叶缨的手,百里夙扬手,就把叶缨才穿上没多久的嫁衣给撕了,俯身,吻上叶缨,无师自通地加深,大手一挥,床幔垂下,隔绝了无限春光……(此处省略可能会被屏蔽的一万字哈哈)

    后来,叶缨有次想起这日的事,问百里夙,既然那么急,何必又专门换了嫁衣。百里夙说,他成亲那日,就想撕碎叶缨的嫁衣,把她吃了,终于如愿了,感觉好极了……

    翌日,明氏专门给百里夙和叶缨炖了补汤,跟叶尘一起,等着他们过来吃早饭。

    左等右等不见人,叶尘皱了皱小眉头:“父皇和母后怎么还不来?睡过头了吗?”

    明氏笑意加深:“乖,不管他们,咱们先吃。”

    “说不定父皇和母后昨夜打架累着了,以前他们经常打架的。”叶尘想了想说。

    明氏忍俊不禁:“嗯,兴许是的。”

    叶尘再次见到百里夙和叶缨时,见百里夙神清气爽,叶缨精神不振,有些惊讶:“昨夜父皇和母后打架,母后输了?”这倒是头一回。

    叶缨嘴角微抽,伸手默默地拧住百里夙的腰,三百六十度旋转。禁欲太久的老男人,根本就是个禽兽!可恨她在床上,完全占不到上风。

    百里夙笑得春风得意:“你母后赢了,最后我被她压着连连求饶呢。”

    百里夙话落,叶缨脸色一红,抬脚把他踹飞了出去!在孩子面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而且事实是反过来的……想想就觉得好丢脸!

    “母后,你的脸好红呀?是发烧了吗?”叶尘再问。

    叶缨揉了揉叶尘的小脑袋:“没有,你许久没有跟母后一起睡了,今夜来清宁宫住吧。”

    “好啊!”叶尘笑嘻嘻地点头,“我要跟父皇和母后一起睡,我睡中间。”

    百里夙跑回来,轻咳了两声,严肃认真地说:“不行!儿子,你都五岁了,是个男子汉了,怎么还能跟你娘一起睡?绝对不可以!”开玩笑,他才刚刚开荤,就等着今夜接着度春宵,逍遥快活乐翻天,怎么能被儿子给搅合了?

    叶尘皱了皱小眉头:“父皇,你好凶呀!”

    百里夙温和地笑起来:“儿子,来来来,父皇跟你商量一件重要的事。”话落抱起叶尘没影儿了。

    过了一会儿,百里夙一个人回来,伸手揽住叶缨说:“儿子说,让我们努力,早日给他生个妹妹,他不会来打扰的。”

    “把你的爪子拿开!”叶缨凉凉地说。

    “听尘儿说,母后炖了补汤,我去端过来,你多喝点儿,好好补补。”百里夙话落,在叶缨揍他之前,跑了。

    叶缨揉了揉酸疼的腰肢,决定再去睡一觉,累死了,人渣,混蛋,早晚她要压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