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豪何金银江〕〔今夜星辰似你〕〔道法的世界〕〔我居然是富二代何〕〔巨富女婿何金银江〕〔掉进游戏世界怎么〕〔叶轩叶庆雪〕〔前世今非不期而遇〕〔状元郎他国色天香〕〔偏执大佬宠妻手册〕〔犯罪现场禁止撒糖〕〔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200.楚明泽的林姑娘(二更)
    ,。

    西漠城。

    小院安静如斯。

    完颜幽知道,暗处有楚明泽的属下,但没事不会出现。

    除夕一早,完颜幽起来,出门,就见门外放了一口不大不小的箱子。

    箱子没上锁,完颜幽打开,里面都是衣服,下面的应该是给她的,上面的是给孩子的。孩子的衣服料子很柔软,红彤彤的喜庆又可爱,还有一个金锁和一对金镯子。

    完颜幽把箱子拿到屋里去,看孩子睁开眼,她把孩子抱过来,给她穿上新衣服。漂亮的小姑娘肌肤如雪,比年画上的小仙童都好看,完颜幽在孩子额头亲了一下,笑着说:“月儿,新年好。”

    完颜幽来到西漠城的时候,本身就两身可以换洗的衣服,杀掉木苍之后,全身染了血,只剩了一身衣裳,和楚明泽的属下给她的一套男式的夜行衣。

    这会儿她从箱子里拿出那套新衣服,是黑色的劲装,没有任何花纹,她换上,把头发束起来,莫名觉得很喜欢。

    虽然知道这些未必楚明泽亲自准备的,但完颜幽心中还是涌出了一丝暖意。

    把枕头放在床边,防止孩子滚落下去,完颜幽去做饭。照旧做了两个人的,但早饭做好了,没见到楚明泽,去敲他的房门,也没人应。

    “主子不在。”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

    “他今日回来吗?”完颜幽问。

    “不知。”

    完颜幽回房,抱着孩子,一个人吃了早饭,把碗碟收拾了之后,把她和孩子换下来的衣服洗了。

    今日是除夕,完颜幽不知道楚明泽去了哪儿,也不知道他何时归来,但傍晚时,还是用现有的食材,炒了四个菜,炖了一个排骨汤。

    夜幕降临,完颜幽给虞天送去饭菜,喂她吃了。虞天似乎认命了,不再辱骂完颜幽,却也不看她,每日完颜幽过去送饭,她低着头只管吃。

    完颜幽喂过虞天,回厨房,把饭菜都盛出来,摆上桌,孩子却又睡着了。

    窗外寒风呼啸,房中一灯如豆。

    完颜幽坐在桌旁静静地等着,等到了饭菜的热气全都散去,外面也没有任何动静。

    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声,完颜幽拿起勺子去盛汤,排骨汤上面凝结了一层白色的猪油,不加热的话,没法儿喝了。

    完颜幽吃了两口冰凉的菜,没有胃口,就放下了筷子。去打了热水来,洗漱过后,靠坐在床上,看楚明泽给她的武功秘籍。

    西凉城外,西漠河流经的地方,有一个僻静的小村庄,叫做林家村,村子里半数以上的人都姓林。

    虽然是年关,但天黑之后,家家户户都锁上了门,村里静悄悄的,偶尔能听到几声犬吠。

    楚明泽提着一个篮子,飞身进了林家村,轻车熟路地到了村东半山腰的一个小院。

    院门关着,楚明泽越过院墙,落在院子里。院中的一畦菜地,被积雪覆盖,菜地旁边有口井,井边有棵古松。

    房中亮着灯,新糊的窗纸上面贴着精巧的福字,门框贴着红彤彤的对联。

    昏黄的光透出来,楚明泽不觉放慢了脚步。

    到门口,就听房中传出一道甜美的女声:“阿泽?”

    楚明泽推开门,房中一切都很简朴,一个素衣女子从桌边站了起来,看到他,面上带了笑。

    女子约莫十**岁的年纪,身量不高,皮肤很白,面庞清瘦,容貌并不出色,而一缕厚厚的刘海,完全遮住了她的左眼,看起来有些怪异。右眼是正常的,看着楚明泽的眼神,带着柔柔的笑意。

    桌上放了四菜一汤。都是简单的菜蔬,汤是排骨汤,还冒着热气。两副碗筷,都摆好了,女子还没动筷子,显然是在等人,等的就是楚明泽。

    “秀清,这是送你的新年礼物。”楚明泽提着篮子,走到女子面前。

    林秀清看着楚明泽掀开篮子上面盖着的红布,下面是个毛茸茸的雪团子,她眸光惊喜,俯身抱在怀中:“真可爱,这是雪貂吗?我只听说过,还是头回见。”

    是雪貂,楚明泽今日在山里抓来的。

    他神色不似平日那么冷漠,眼眸也不似往常那么阴郁,看着林秀清抱着雪貂十分喜爱的样子,微微笑了笑说:“先吃饭吧,我饿了。”

    “阿泽你先吃,我想跟小雪玩一会儿。”林秀清给雪貂起了个名字叫小雪。

    楚明泽拿起勺子,盛了两碗汤,一碗放在林秀清面前,一碗自己端起来,拿勺子尝了一口,微微点头说:“味道很好。”

    “平素我都不吃肉,今日是专门给你做的,多吃点儿。”林秀清笑着说。

    楚明泽喝了半碗汤,开始吃菜。

    等楚明泽吃得半饱,林秀清才依依不舍地把雪貂放下,去洗了手,回来吃饭。

    吃过饭,楚明泽帮着林秀清收拾了碗筷后,两人坐在窗边守岁。

    林秀清怀中抱着雪貂,笑着说:“阿泽,谢谢你,每年这个时候都来陪我。我挺好的,不必惦念。”

    “秀清,是我害你没了爹娘,少了一只眼睛,我说过,会补偿你的。”楚明泽看着林秀清说。

    十几年前,楚明泽在苏湮手中,曾有一次逃脱。

    他拼了命地跑,翻过一座山,躲到了林秀清的家中。

    林秀清那个时候才六岁,她的爹娘都是心善之人,听楚明泽说他被人追杀,便把他藏了起来。

    那日,楚明泽躲在衣柜里面,眼睁睁地苏湮从天而降,二话不说,出手就杀死了林秀清的父母。

    而后,楚明泽被苏湮从衣柜中拎出去,苏湮听到动静,又从床底下拖出了林秀清。

    楚明泽求苏湮放过林秀清,当时苏湮脸上不怀好意的笑,楚明泽到现在都一清二楚。

    苏湮把林秀清抓过来,伸出两根手指,生生地挖掉了她的左眼……

    而后,苏湮冷笑着对楚明泽说,这就是忤逆他的代价,让他好好记住。

    楚明泽被苏湮抓回去的时候,就看着林秀清晕死在地上,满脸都是血。

    后来没多久,苏湮被南宫珩和云尧杀死,楚明泽逃出魔爪,被楚南沣接回了千叶城。

    楚明泽再次见到林秀清的时候,已是五年后。林家父母早已入土为安,林秀清没了一只眼睛,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被村里人欺负。

    当时楚明泽要带她走,却被她拒绝了。林秀清说,她的爹娘当年救楚明泽,不是为了任何东西,让他不必牵挂。

    林秀清成了楚明泽这么多年,最大的梦魇,也是他心中最大的执念。那就是,还她一双完好的眼睛。

    此时,再次听到楚明泽说要补偿她,林秀清垂眸浅笑:“阿泽,我说过多少次了,不用的,真的不用。当年的事,不是你的错,你也受了好多的苦。你还能来看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楚明泽没说话。

    他并不需要转生蛊,让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他这几年,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林秀清。宿主他已经找好了,药材齐全,如何养蛊他很清楚,如今只缺百里夙的血。

    但关于转生蛊的事,楚明泽并没有告诉过林秀清,他打算等成功之后再对她说出实情,怕她现在没办法接受。

    “阿泽,你最近忙吗?”林秀清问。

    楚明泽摇头:“不忙。”

    “上元节夜里,京城有花灯会。小时候我爹娘曾带我去看过一回,好多年了,我都忘了是什么样子了。”林秀清神色有些向往,“若是你上元节有空的话,能不能陪我去看花灯?”

    “好。”楚明泽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

    “阿泽,你爹不在了,你娘有没有提过你的亲事呀?”林秀清笑着问,“你年纪也不小了,该定下来了。”

    楚明泽皱眉,沉默了片刻之后说:“我说过,若我娶妻,那个人,一定是你。”

    这么多年,楚明泽每次遇到挫折,心烦郁结时,都会来到这个小村子,在林秀清这里住两日。有时候走很远的路,只是过来看她一眼。

    楚明泽不在乎林秀清的容貌和身份,他只是觉得,跟她在一起,会让他很安心。

    林秀清神色微赧:“阿泽,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配不上你。”

    “我认为配得上就好,不必管别人怎么看。”楚明泽说,“你只需等着,我会安排好一切。但若是你不愿意嫁给我,我不会勉强。”

    “我……”林秀清低着头说,“阿泽,我没有不愿意。”

    楚明泽伸手拨开林秀清厚厚的刘海,林秀清神色有些不自然,想抬手去挡,手却被楚明泽握住了。

    林秀清的左眼,没有眼珠子,空洞洞的,看起来有些吓人。楚明泽伸手轻抚着她的眼眶,叹了一口气说:“会好的,相信我。”

    林秀清轻轻颔首,没有说话,被楚明泽拥入了怀中。两人静静依偎在一起,听着窗外的风声。

    天亮之前,楚明泽离开了林家村,回西漠城去。几年的筹谋,事情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不能功亏一篑。回来时,他身上穿的,是林秀清给他做的衣服,腰间挂了一个新的荷包,上面绣了一个“泽”字。

    完颜幽睁开眼,就见天色已经大亮了。

    她给孩子喂了奶,下床去,把桌上放着几乎没有动的饭菜,拿到厨房去。

    等完颜幽把饭菜热好,又去给虞天喂了饭,照旧端着饭菜进屋,就见楚明泽不知何时回来了,这会儿抱着孩子坐在桌边。

    “主子。”完颜幽垂眸,叫了一声,把饭菜放下,又回厨房去多拿了一副碗筷,给楚明泽盛汤。

    楚明泽看了一眼完颜幽放在他面前的排骨汤,并没有动,只神色淡漠地对完颜幽说:“药材都取来了,你今夜去西凉城送给叶翎。”

    “是,主子。”完颜幽点头。

    爆竹声中一岁除。

    大年初一,皇宫里,百里夙牵着叶缨出现在明氏和叶尘面前,明氏看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神色惊喜:“你们这是……”难道昨夜已经圆房了?

    “母后,拉个手而已。”叶缨说着甩开百里夙,上前给明氏拜年。

    明氏笑着拿出了给叶缨精心准备的礼物,是一颗价值连城的深海夜明珠。

    “拿去玩儿吧。”明氏对叶缨说。

    “我的呢?”百里夙问。

    “你还要什么礼物?”明氏拉着叶缨坐下,也不管百里夙。

    叶尘给明氏拜过年,身上穿着明氏亲手做的小锦袍,很漂亮。

    “你打算怎么玩儿这个?”百里夙在叶缨身旁坐下,随口问了一句。

    叶缨把夜明珠收起来,神色平静地说:“哪天看你不顺眼,让你头顶着这颗珠子罚站,珠子掉下来就掌嘴,你觉得如何?”

    百里夙刚入口的茶差点呛住,就见明氏和叶尘祖孙俩都笑得乐不可支,完全没有同情他的意思。

    百里夙眨了眨眼睛,猛然凑近叶缨,在她耳边轻声说:“只要你开心,怎么都行,别忘了,改日我们……”

    叶缨脸色飘来一朵红云,拿筷子夹起一个豆包,塞到了百里夙嘴里。

    百里夙拿下来,咬了一口,点头说:“真甜。”

    叶缨表示,这个男人还没开荤就敢调戏她,回去晚上等着瞧!

    吃过早饭,百里夙和叶缨牵着叶尘到宁王府去拜年。

    叶尘收获了好多礼物,他还给叶翎和叶旌以及南宫珩准备了礼物,各送香吻一枚。

    南宫珩看着百里夙春风得意的样子,小声问叶翎:“小叶子,那个人渣,不会已经得手了吧?”

    叶翎想了想说:“应该还没有,但快了吧。”百里夙暗戳戳地背着叶缨,向叶翎和叶旌打听了很多叶缨以前的事情,专门跟叶翎学了叶缨最喜欢的曲子。

    龙吟琴和凤音琴是叶翎主动还给百里夙的,她觉得百里夙和叶缨拿着更合适。看来这两个人进展顺利,暧昧升级,即将步入少儿不宜的阶段,可喜可贺。

    南宫珩表示,羡慕嫉妒恨。尤其是百里夙总朝着他投来得意又同情的目光,让他觉得,手真的好痒啊……

    下晌,叶翎再次收到了楚明泽的邀约,今夜子时,西漠河畔。

    到了时间,叶翎在秦徵的陪同下,抵达老地方,再次见到了完颜幽。

    “宁王,这是主子给你们的诚意。”完颜幽话落,她身旁的一个黑衣人,将一个包袱扔给了叶翎,同时扔过来的,还有当初楚明泽拿走叶翎的天邪剑。

    叶翎接住天邪剑,没有打开那包袱,只凑近闻了闻,笑意加深:“楚公子真是太客气了,既然他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笑纳了。我这里也有一点礼物,请你带回去。”

    叶翎话落,秦徵扔了一个包袱过去。

    完颜幽接住,没有打开,触手是软的,里面像是衣物。

    双方回头,各自离开。

    叶翎回到宁王府,发现楚明泽在她列举的十种药材里,完美避开他们最需要的三种,送了她另外七种。意料之中。

    “这说明,那老妖婆很可能还没死,楚明泽知道断情蛊的解药。”叶翎说。

    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而完颜幽回到西漠城,见到楚明泽时,把那个包袱交给他。

    楚明泽打开,完颜幽看到里面的东西,愣住了,因为是一套小孩子的衣服,明显是给她的女儿准备的。

    “主子,属下没有跟叶翎过多交谈。”完颜幽神色有些不安,怕楚明泽以为她跟叶翎有关系。

    楚明泽神色淡漠:“她是在提醒我,不要伤害无辜,可以做个好人。”

    完颜幽神色微怔,就听楚明泽接着说:“上元节夜,最后一次交易,依旧你去。”

    “主子,属下武功很弱,怕把事情搞砸了。万一叶翎到最后关头,耍什么花样的话……”完颜幽垂眸说。

    “她不会。”楚明泽说。

    “那主子到时候会在这里陪着月儿吗?”完颜幽问。

    楚明泽看了一眼怀中的孩子:“我带她去看花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