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摄政王妃有点狂叶〕〔诸天大佬〕〔妖精都是科举路上〕〔我摊牌了,我比以〕〔萌宝天降:总裁爹〕〔斩天神帝〕〔贵妃每天只想当咸〕〔真的别惹那只猫〕〔重生宠婚:霍少,〕〔医者无眠〕〔逆天宝宝:凤尊爹〕〔我是神奇宝贝那些〕〔大秦诛神司〕〔超级王者〕〔战神归来在都市〕〔农门厨香:猎户相〕〔情深入骨:总裁夫〕〔神通如意传之渔娃〕〔美女总裁的专属特〕〔摄政王的小祖宗六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99.改日是个好日子(一更)
    又是一年除夕。

    这是叶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个除夕。

    中午她和南宫珩带着叶旌到西夏皇宫去,见到叶尘朝着他们跑过来,叶翎微笑:“一转眼,宝宝长高了好多呢。”

    时间过得很快,叶尘已经五岁了。

    “小姨,小姨父,小舅,新年好!事事如意!”叶尘到跟前,没有扑到南宫珩身上去,小身板儿挺直如松,拱手对南宫珩和叶翎叶旌道贺。

    南宫珩把叶尘抱起来,捏了一下他的小脸,笑着问:“宝宝,谁教你的?”

    “皇祖母教的。”叶尘小脸上露出灿烂的笑来,凑到南宫珩耳边说,“小姨父,希望你明年可以当爹哦!”

    南宫珩挑眉:“宝宝你老实交代,这个是不是你父皇教的?”

    叶尘眨了眨眼睛:“小姨父你怎么知道?”

    南宫珩假笑:“感谢他的祝福。”

    见到百里夙和叶缨的时候,叶翎明显感觉到,俩人像是闹别扭了。

    不是一开始那种没法相处,是那种,暧昧期的情侣闹了矛盾的感觉……

    “姐,你跟姐夫怎么了?”叶翎偷偷问叶缨。

    “没怎么。”叶缨神色淡淡地说。

    “才怪。看他那眼神,明显是惹你生气了。”叶翎说。

    “他昨夜说,为了庆贺新年,想跟我一起做点快活之事。”叶缨幽幽地说。

    叶翎扑哧一声笑了,抱着叶缨的胳膊,小声说:“我觉得姐夫说的有道理,大过年的,为何还要压抑自己?良辰美景度春宵……”

    看到叶缨不善的眼神,叶翎立刻闭嘴,然后默默地对着百里夙竖起大拇指:姐夫你真行!

    百里夙轻咳两声,昨夜他被叶缨踹下床,时隔好久再次体验了一下趴桌子上睡觉的感觉,简直不要太酸爽……

    百里夙有点郁闷。

    他明明能感觉到,叶缨对他的态度跟以前不一样了,但为什么就是不让碰呢?他们是夫妻啊!他年纪轻轻,血气方刚的,体内又没有断情蛊,身旁躺的就是最爱的女人,忍不住不是很正常吗?

    南宫珩搂住百里夙的肩膀,压低声音问:“又被打了?”

    “这是我们夫妻相处的情趣,你不懂。”百里夙自我安慰。

    “我跟你说,那种事,别商量,想做就做。你还问,叶缨能对你点头还是能说让你想干嘛干嘛?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南宫珩给百里夙支招。

    百里夙愣了一下:“照你说的,我会被打死吧。”

    南宫珩拍了拍百里夙的肩膀:“打死不至于,大过年的,顶多打残。”

    百里夙嘴角微抽:“呵呵,不说我了,你呢?”

    “明知故问。”南宫珩轻哼了一声。

    话落,兄弟俩四目相对,同时叹了一口气……

    “父皇,小姨父,你们有什么事情不开心吗?”叶尘问。

    “哪有不开心?”南宫珩揉搓着叶尘的小脸,面上带着戏谑的笑,“宝宝,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吗?”

    叶尘想了想说:“我希望,皇祖母身体健康,越来越年轻,希望父皇和母后给我生一个妹妹,希望小姨和小姨父越来越美丽,希望小舅的武功越来越高强!”

    明氏笑得合不拢嘴,抱着叶尘,轻抚着他的小脑袋说:“尘儿可真乖。”

    百里夙给了一个叶缨一个眼神:儿子的愿望,怎么办?

    叶缨视而不见。

    在宫里吃了饭,南宫珩和叶翎叶旌就出宫回府去了。

    临走前,叶翎在叶缨耳边小声说:“姐,睡了他!”

    在叶缨要打叶翎之前,叶翎搂着叶旌的肩膀溜之大吉。

    回到宁王府,叶旌见冰月正在砍竹子,因方元说年夜饭有一道菜是竹筒糯米鸡。叶旌跑过去帮忙。

    南宫珩看叶翎在笑,就问她:“小叶子,你最后跟你姐说了什么?”

    叶翎就把她对叶缨说的话告诉了南宫珩,南宫珩笑过之后,拉着叶翎的手,目光灼灼地问:“小叶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一直都想睡了我?”

    叶翎淡定点头:“当然了!”

    南宫珩又是高兴又是忧伤。他也好想好想立刻马上睡了叶翎啊!可惜,他不能……不是因为不行,只是因为不能,想哭……

    宁王府的年夜饭,方元掌勺,全家一起包饺子。

    谁能想得到,一直在秀恩爱,眉来眼去的,竟然不是南宫珩和叶翎这对新婚小夫妻,而是秦徵和如意这对新婚老夫妻。

    不过,是真的甜。

    如意和冰月最近越发觉得,过去那些年像是白活了。如今的快乐幸福,是以往根本想都想不到的。

    尤其是如意,过去二十多年的清苦孤独,更衬得如今的日子美好甜蜜。

    夜幕降临,全家人围坐,秦徵举杯,乐呵呵地说:“感谢孩子们给我一个家,感谢如意来到我身边!干一杯,以后都要越来越好!”

    大家举杯,脸上都带着愉悦的笑。

    今日的酒是前几天百里夙才派人送来的上好的贡酒。

    大过年的,南宫珩本以为秦徵今日会多喝点儿,谁知道曾经嗜酒如命的秦徵竟然说,他要戒酒一年!

    “我这杯子里是温水。”秦徵笑着说。

    南宫珩举着酒杯在秦筝面前晃了晃,酒香诱人,秦徵面不改色:“不用引诱我,没用。”

    冰月笑着说:“我知道!娘也是素来爱酒的,但因为怀了宝宝不能喝,所以爹说陪着娘戒酒!”

    不知不觉,又被秀了一脸,南宫珩把杯中酒一饮而尽,转头亲了叶翎一下。

    方元捂住叶旌的眼睛:“哎呀呀!阿珩,你这教坏小孩子!”

    叶旌拉开方元的手,挺了挺小胸脯说:“我才不是小孩子!过了明日,我就十三了!”

    南宫珩揉乱了叶旌的头发:“宝宝不在,你就是最小的!”

    团团圆圆,其乐融融,大家脸上都带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

    宫里,一家四口吃了团圆饭,明氏拉着叶尘去睡了,百里夙和叶缨在清宁宫中守岁。

    “阿缨,要不要出去走走?”百里夙问叶缨。

    叶缨正觉得有些无聊,有点尴尬,闻言微微点头,站了起来。

    百里夙拿了叶缨的披风给她,又给她手中塞了一个精致的手炉,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清宁宫,百里夙驻足等着,跟叶缨并肩往前走。

    宫中各处都挂上了红彤彤的灯笼,此时静悄悄的,偶尔能听到不远处巡逻侍卫走过的脚步声。

    百里夙默默地拉住了叶缨的手,叶缨下意识地想要甩开,就听百里夙说:“我手冷。”

    叶缨还没动,已经变成了十指相扣,她微微蹙眉,很不习惯这个姿势。

    百里夙握得紧紧的:“阿缨,没人看见,就让我拉一下。”

    叶缨最终也没有挣开,在这个过程中,百里夙倒是借机离她更近了,两人走路,衣服都贴在一起。

    百里夙轻笑,就听叶缨问:“你还记得自己原来什么样子吗?”

    “记得,因为当初没有你,我生无可恋,所以才会那样。”百里夙说。这是实话。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点傻?”叶缨瞥了百里夙一眼。

    百里夙轻咳两声,唇角微勾:“那……傻得可爱吗?”

    “傻得欠揍。”叶缨轻哼了一声。

    “怪不得你天天打我……”百里夙嘀咕了一句。不过不打算改,在自家媳妇儿面前,为何要压抑自己?为何要装正经?

    百里夙牵着叶缨,两人慢慢地走,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进了御花园。

    积雪未融,两人沿着小径,往湖边走。

    过了一个转角,面前豁然开朗,叶缨愣了一下,停下脚步。

    她看到了百里夙专门给叶尘做的大雪人,距离雪人不远的地方,有个亭子,顶部积雪洁白,亭中四角挂着灯笼和纱账。

    从她所在的位置,通往亭子的路上,用灯笼围了一条小路。

    周遭的一切,美丽安静。

    “是你准备的?”叶缨问百里夙。

    百里夙微笑,牵着叶缨往前走。

    进了亭子,叶缨才看到,亭中石桌旁,相对放了两张琴案,凤音琴和龙吟琴,放在上面。

    百里夙按着叶缨,在凤音琴后落座,他坐在对面,笑着说:“这是小妹说要还给我们的。阿缨,我少年时第一次听说你的名字,就是因为这两把琴。那时我就知道,在遥远的南楚,有一个叫叶缨的姑娘,被人称为琴仙,她的凤音琴,跟我的龙吟琴是一对。”

    叶缨看着面前的凤音琴,心中一时有些怅惘。这把琴陪伴了她很久,可当年出事之后,她再也没有碰过了。

    “我给你弹一首曲子吧。”百里夙说。

    琴声响起,叶缨神色微怔。这首曲子,是她自己作的,也是她曾经最爱的,弹过无数次,想必是叶翎告诉百里夙的。

    曾经有三年的时间,叶缨的手连孩子都抱不起,很多事情都做不了,更别说弹琴。如今,她把双手轻轻放在琴弦上,一时却不知道该怎么动了。

    百里夙心中微叹,弹完一遍,又一遍。

    此曲名叫竹林暮雨。是叶缨少年时,跟随叶晟和宁臻外出游玩,途径一翠竹林海,傍晚时分,遭遇了一场风雨。叶晟抱着她,牵着宁臻,在雨中奔跑,那个画面,深深地镌刻在她脑海中。后来,他们躲在一个树洞里面,衣服都湿了,却在笑……

    叶缨微微闭上眼睛,琴声之中,叶晟爽朗的笑声,雨打竹林的清脆,宁臻美丽温柔的面庞,空气中清新的竹叶香,仿佛萦绕在耳边,浮现在眼前。

    叶缨的手,轻抚琴弦,龙吟琴的低沉中,加入了凤音琴的清越,交织相融。

    一曲合奏终了,百里夙微笑抬头,看向叶缨,就见叶缨面颊上,无声滑落两行泪。

    百里夙皱眉:“阿缨,你怎么了?”

    叶缨摇头:“没事,我……突然想起我爹娘了。”

    百里夙心中倏然刺痛了一下。当年叶晟和宁臻先后离世,叶缨那个时候才十三岁。在阴险无良的叔伯手下,带着弟弟妹妹过活。

    她当时定然想着,快快长大,长大了就好了吧。

    结果,十五岁及笄那年,她被人夺去清白,断了双手十指指骨。夺她清白之人,就是百里夙。

    百里夙从来都不敢说,他跟叶缨之间,是缘分。因为当年那件事,他是得利者,却把叶缨害得太惨太惨了。

    叶缨这些年偶尔会想起叶晟和宁臻,但第一次,真的在怀念过去。

    她不是个爱回头看的人,但这未尝不是一种逃避。因为她只能告诉自己,往前走,不要回头,没有爹娘了,没有人可以依靠了,过去的好的坏的都过去了,要一直一直,往前走……

    到此刻,再弹起承载着过去的这首曲子,叶缨心中被她默默封锁起来的某个地方,开了个口子,继而,决堤,释放。

    叶缨舒了一口气,抬头,就见百里夙不知何时到了她跟前。

    在叶缨反应过来之前,百里夙伸手把她拉起来,紧紧地拥入了怀中。

    “阿缨,给我一个机会,接受我。”百里夙声音低沉地说。

    “我已经嫁给你了。”叶缨没有推开百里夙。

    百里夙放开叶缨,看着她的眼睛,目光灼灼:“我想要你,想要你做我的女人,想得快要发疯了。”

    叶缨突然想起,今日叶翎临走时,在她耳边开玩笑地说,让她睡了百里夙……

    叶缨从百里夙眼中,清晰地看到了她的倒影,她没有怀疑过,百里夙是真的爱她。只是她对百里夙,始终都觉得,隔着一层什么。

    刚刚的那首曲子,她流下的眼泪,此刻的拥抱过后,似乎,那层看不见摸不着,却总让她觉得不舒服的隔膜,碎裂消失了。

    百里夙很烦,叶缨到现在都觉得他很烦。

    她喜欢这个男人吗?叶缨问自己。

    尊贵无上的身份,俊美无俦的容颜,痴情专一,独宠她一人,这些,都不是她喜欢百里夙的理由。

    叶缨在想,非要找一个喜欢百里夙的理由,应该就是,他很烦。

    他是唯一一个,总是能影响到叶缨情绪的男人。叶缨在他面前,不冷静,失态,怒骂,甚至是揍他,就是这些,一点一滴,慢慢地改变着她冰封的心。

    都说好女怕缠郎。有些转变,早已经开始了,当叶缨觉得百里夙好烦,却选择跟他成亲,默许他躺在她身旁,就已经注定,躲不过的。

    百里夙心中紧张又期待。尊重归尊重,但真的爱一个人,心中最渴望的,是拥有。

    叶缨推开百里夙,说了一句:“改日吧。”话落就往亭子外面走。

    百里夙神色一僵,还是不行吗?

    不过,百里夙很快反应过来,叶缨刚刚说什么?改日?改日的意思是……只是今日不行?

    “为什么?”百里夙追了上来,“今天是个好日子。”

    “你说为什么?”叶缨给了他一个白眼。

    百里夙眨了眨眼睛:“你你……你小日子来了?”

    叶缨没说话,百里夙眉开眼笑,上前去,大手揽住叶缨纤细的腰肢:“冷不冷?我抱你走吧?”

    “再乱摸剁手!”

    “改日,改日,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