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豪何金银江〕〔今夜星辰似你〕〔道法的世界〕〔我居然是富二代何〕〔巨富女婿何金银江〕〔掉进游戏世界怎么〕〔叶轩叶庆雪〕〔前世今非不期而遇〕〔状元郎他国色天香〕〔偏执大佬宠妻手册〕〔犯罪现场禁止撒糖〕〔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94.如意有喜,赤焰“危机”(二更)
    西漠城。

    昨日落了一场大雪,外面天寒地冻,屋子里烧了上好的银丝碳,暖融融的。

    稳婆姓赵,完颜幽叫她赵嬷嬷。

    赵嬷嬷在门口打落身上的雪,端着一盅热气腾腾的鸡汤进来了。

    “夫人,来喝点鸡汤吧,炖了半晌了。”赵嬷嬷把鸡汤端过来,递给完颜幽。

    “谢谢。”完颜幽接过去,微笑点头。她现在没有易容,坐月子半个月,原本消瘦的脸上长了些肉,也有光泽了,笑起来真是绝艳无双。

    赵嬷嬷看得都愣了,回过神来,抬手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陪着笑说:“夫人真是老奴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人儿了!”

    完颜幽微笑,喝着香浓的鸡汤,旁边摇篮里,她的女儿正在酣睡,小脸白皙,漂亮得像个玉娃娃。

    “公子可真疼夫人,交代了吃的喝的都要买最好的,可花了不少钱呢。”赵嬷嬷笑着说。

    完颜幽没有解释。这赵嬷嬷不了解她和楚明泽的身份,也不懂他们的关系,不过再过半月,赵嬷嬷就走了,知道得越少,对她来说越安全。

    但说实话,这是完颜幽自从被抓,跟木苍分开之后,难得能够安心入眠的半月。她知道楚明泽会保护她们母女,而孩子在身边,咿咿呀呀,不管是哭是笑,于她而言,都是这世间最美妙的声音。

    完颜幽给她和木苍的女儿取名叫做木安悦,希望她一生平安喜乐。

    老妇人没有让楚明泽再找人伺候她,而是让楚明泽亲自伺候。

    这会儿楚明泽把鸡汤端到老妇人面前,喝了一口,因为被烫到,抬手就把热腾腾的鸡汤砸到了楚明泽身上。

    “你想烫死本尊吗?”老妇人冷声问。

    不知为何,她最近看楚明泽越来越不顺眼。

    这是种直觉。自从虞澍被擒之后,老妇人越发没有安全感。她失去了一身强横的武功,现在必须有人保护,但她思来想去,除了楚明泽想要转生蛊之外,她没有其他任何可以掌控楚明泽的东西!

    楚明泽素来做事滴水不漏,心机深沉,处处缜密,这种人在身边,用他办事,结果不会差。但如果楚明泽有二心,她的处境,就危险了!

    可老妇人心中也有一杆秤。她对楚明泽的怀疑,自以为藏得很好,因为现在不敢撕破脸,到时候她会变得更加被动。

    但老妇人心中,迫切地想要找到一个真正可以信任的人,准确来说,是完全在她掌控之中的人!能力固然重要,但忠心才是第一位!

    “主子息怒,属下再去盛一碗来。”楚明泽也没管身上被烫的地方,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低着头退了出去。

    老妇人看着楚明泽的背影,眼眸微眯。就是这样!在她面前始终毕恭毕敬,无比顺从,像是从来都没有弱点!会不会,楚明泽就等着得到转生蛊之后,除掉她?这太像他能做出来的事情了!

    楚明泽出门,挺直脊背,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又去厨房盛了一碗新的鸡汤,搅动着凉了些,才端过去。

    “你昨日又去了西凉城一趟,有什么新的消息吗?”老妇人冷声问。

    “属下正准备禀报主子。昨夜属下在西凉城外的乱葬岗,发现了木仲天三人的尸体。应该是南宫珩和叶翎终于决定杀掉他们。”楚明泽恭敬地说。

    老妇人眼眸微眯:“三个人?当时被抓的是四个人!你是说,木苍真活着?”

    “木苍跟南宫珩和叶翎并没有真正的冤仇,以那对夫妻的性格,不会杀掉木苍。属下原本认为,南宫珩和叶翎应该会拉拢木苍,为他们所用,但今日突然在想,这件事,不太可能。”楚明泽说。

    “什么意思?”老妇人问。

    楚明泽垂眸:“若属下是南宫珩,抓了木苍,不敢用他,因为他只忠于他的妻女可以活着这件事。但他的妻女在我们手中,若来日木苍再次被我们挟制,定会做出对南宫珩不利的事情来。这个人,对他们来说,不可控。”

    “有点道理。”老妇人微微点头,“既然如此,他们为何不杀了木苍?”

    “主子,有些人自诩正义,不会滥杀无辜。属下猜测,木苍兴许已经被放了,没有任何条件。在属下看来,这就是南宫珩和叶翎会做出来的事情。”楚明泽说。

    老妇人心中突然一动,眼眸闪了闪。她需要一个可以掌控的人来为她做事,楚明泽不行,但她有完颜幽母女在手,木苍就是最好的人选!

    “既然如此,也该让木苍跟完颜幽一家团聚才是。”老妇人冷笑,“这样,咱们也可以多个帮手,你说呢?”

    “这件事……属下会想想办法。”楚明泽点头。

    “不过最要紧的,是你先前说的,一个月,拿到百里夙的血!”老妇人说。

    “是,属下这次有把握,主子放心。”楚明泽再次点头。

    夜深人静的时分,楚明泽轻飘飘地落在了隔壁院子里。

    “参见主子!”两个黑衣人跪地叩拜。

    “嗯,找到木苍的踪迹了吗?”楚明泽问。

    其中一个黑衣人回答:“找到了,按照主子的吩咐,没有打草惊蛇。”

    “好,再过半个月,设法把他引来西漠城。必须要在那一天,不早不晚,明白了吗?”楚明泽说。

    “是,属下定尽力而为。”

    西凉城。

    转眼进了腊月,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休息,叶翎的伤已经完全无碍了。再次修炼时,惊喜地发现,因祸得福,玄阴心法又轻松突破了一层!

    南宫珩说,这是因为先前那次爆发,导致她经脉被强行拓宽。而体会到更高层次的实力后,修炼遇到的阻碍就迎刃而解了。

    秦徵和如意成亲一个月零三天,秦徵找风不易给如意把脉,竟真的有喜了!

    阖府都为他们高兴,秦徵和如意夫妻俩乍闻这个喜信儿时,相拥在一起,喜极而泣。

    被百里夙和叶缨带着来宁王府的叶尘,得知如意怀孕了,很是开心,跑到如意身旁去,看着她的肚子,小脸期待地问:“这里面是妹妹吗?”

    大家闻言都笑了起来。

    秦徵一脸嘚瑟地说:“不是妹妹!若是生了,虽然比你小,你得叫叔叔或者姑姑!哈哈哈哈!”

    如意嗔了秦徵一眼,让他不要得意忘形,她笑意温柔地拉着叶尘的手说:“尘儿想要妹妹?会有的。”

    叶尘一听,这回不仅没有妹妹,还要管比自己小的娃娃叫叔叔或姑姑,当时小眉头就皱起来了:“恭喜如意奶奶!不过我还是好想要一个妹妹!”因为他想当哥哥!

    百里夙和叶缨坐在旁边,面上都带着笑。不期然四目相对,百里夙对着叶缨眨了眨眼睛,叶缨扭头假装没看懂他在暗示什么。

    不过……叶缨刚刚在想,不提给儿子生妹妹或弟弟的事,她跟百里夙两个人的关系,要一直这样下去吗?她最近越来越无法忽视百里夙的目光,好几回百里夙不在身边,她竟然觉得好生不习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已经真正融入了她的生活。

    虽然叶缨曾经说过,成亲之后看百里夙不顺眼,把他踹了,让叶尘当皇帝,让百里夙要饭去。但彼时不过是开玩笑,如今叶缨在想,她似乎也没有再嫁给别的男人的可能,她自己都没想过。

    要不要考虑,干脆从了他……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叶缨脑海中,她神色微微有些怔然。

    “秦老大,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啊!万万没想到,生孩子这件事,竟然被你抢了先!好气!”南宫珩幽幽地说。

    秦徵闻言,笑得更得意了:“老子比你大那么多,比你先生娃咋啦?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有本事你也生!”

    南宫珩给了秦徵一个大大的白眼。其实他很为秦徵和如意高兴,刚刚故意那样说,也是逗秦徵的。不过讲真,是有点扎心。

    又过了几日,身处西漠城的完颜幽孩子满月,她出月子了。

    木安悦小姑娘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楚明泽原本很冷淡,后来也忍不住抱过她两回,还提前送了满月礼,是一块玉。

    完颜幽月子里养得好,如今当了娘,比原来更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你今日要去西凉城?”完颜幽问。

    “嗯。”楚明泽点头,“我明早回来,你该做什么,不用我教你吧。”

    “我知道。”完颜幽点头。

    楚明泽离开,赵嬷嬷也走了,完颜幽把孩子哄睡,收拾好之后,重新回到老妇人身边伺候。

    老妇人看着完颜幽那张艳光四射的脸,眼眸微眯:“你过得不错啊!”

    “都是主子恩典。”完颜幽在老妇人面前低着头跪下来。

    “怎么也不把孩子抱过来让我瞧瞧?”老妇人问。

    “孩子……孩子她爱哭,怕扰了主子清净。”完颜幽低声说。

    老妇人冷笑:“你是怕我给你的孩子下毒吧?”

    完颜幽心中一颤,垂眸不语。

    “那倒不至于,小娃娃定是个美人坯子,本尊喜欢还来不及呢!”老妇人的笑意,带着几分渗人。

    完颜幽听到“喜欢”二字,心中一沉。因为这人,上一个说她喜欢的人,是她选择的宿主叶翎。

    入夜时分,楚明泽风尘仆仆地归来,将手中的一个瓶子交给老妇人。

    老妇人神情激动:“这……真是百里夙的血?”

    楚明泽点头:“属下亲眼看着百里夙放的血。用来交换的是假的断情蛊解药。这笔买卖,对他们来说很划算。”至于楚明泽自己手臂上面,衣服下的那道伤口,老妇人看不见。

    老妇人冷笑连连,眸光热切:“好!有了这个,接下来本尊的大事,很快就要成了!”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有点动静。

    楚明泽出去查看,不多时,老妇人听到了打斗声。推开窗户,就见楚明泽正跟一个人在院中交手,那人的身形,分明是木苍!

    “木苍,你的妻女都在本尊手中,不想让她们死的话,就放下武器!”老妇人冷声说。

    “妻女?女儿吗?”木苍神情激动,“幽儿平安生了?”

    失神一瞬间,楚明泽已捏住木苍脉门。

    木苍神色懊恼。他查到线索,一路着急地找过来,到了此处,本想先确认过后,再考虑要不要通知西凉城宁王府,谁知道一不小心打草惊蛇了。

    木苍看到老妇人,眸中满是恨意:“你这个贱妇,不得好死!”

    楚明泽扬手,就给了木苍两巴掌,冷冷地说:“识相点!”

    老妇人不气不恼,摆摆手,让楚明泽出去:“本尊跟木苍好好聊聊,相信木苍不会轻举妄动的。赤焰你先出去。”

    “是。”楚明泽点头,退了出去。

    老妇人看着木苍冷笑:“完颜幽被我下了毒,除了我,没人能解,你的女儿体内,说不定也有毒。若你不想让她们母女不得好死的话,接下来,一切听我的吩咐行事!”

    “我要见幽儿和孩子!”木苍冷声说。

    “会让你见到的。不过现在,有件事,需要你做。否则,我在此处,也能立刻诱发完颜幽体内剧毒,让她顷刻毙命!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试试!”老妇人冷笑道。

    木苍狠狠拧眉:“什么事?”

    “把赤焰杀了。”老妇人压低声音,眼底闪过一道寒光。她昨夜做了一个噩梦,梦中她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做出了想要的宝贝,结果,楚明泽夺宝杀人,将她的脑袋生生砍了下来!梦境太过真实!在老妇人看来,这是必然会发生的!

    如今,楚明泽找来了“百里夙的血”,木苍这个可以掌控的人出现了,老妇人觉得,是时候除掉楚明泽!继续留着他,太危险了!

    木苍拧眉:“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去把赤焰给杀了。你实力不如他,不过,我会给你一点好东西。”老妇人冷笑。

    木苍神色一变再变:“我杀了赤焰,你会给幽儿和孩子解毒吗?”

    “我知道你不信我,不过你现在没有别的选择。若你不杀赤焰,你的妻女会死。”老妇人冷声说。

    木苍接过老妇人递过来的一个药瓶,猛然握紧,重重地点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