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叶白风雪〕〔废婿归来〕〔陈华〕〔诛天魔种〕〔都市之无敌至尊〕〔桃源小圣手〕〔帝国总裁小娇妻〕〔御守成神〕〔我的师傅是谪仙〕〔打卡十年灵气复苏〕〔弃婿当道〕〔四福晋她成了京城〕〔暴君的小团宠又娇〕〔继承亿万家产从失〕〔我靠算命爆红星际〕〔恋爱流怪谈游戏〕〔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哈利波特之血脉巫〕〔炮灰修真指南〕〔农门肥千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91.两处甜蜜蜜,一处扎心不已(一更)
    ,。

    风雪交加的天气,竹楼里暖意融融。

    临睡前,叶翎说:“好想知道义父和义母的故事。”

    秦徵和如烟,如意和蔺风,秦徵和蔺风,秦徵和如意,关系错综复杂。已知如烟是个高段位无耻没下限的绿茶婊,蔺风性格不明,秦徵和如意都是善良正直的人。他们的故事,定然不简单。

    南宫珩轻笑:“如意前辈过去那些年的经历,秦老大都不知道。等他知道了,会告诉我们的。”

    “唉,不管如何,我还是觉得,相爱的人,分别二十多年,跨越山海,才终于走到一起,这件事,真的惨。”叶翎微叹。

    都说沧海桑田,人心易变。秦徵和如意在过去那些年中,都以为他们再不会有共同的未来,但兜兜转转,相隔天涯,终得相见。可逝去的时光,终究是回不来了。

    “睡吧,明日跟秦老大商量一下,年内把他们的亲事办了。过往不可追,珍惜当下。”南宫珩说。

    “怎么感觉咱们最近聊得越来越正经了?”叶翎轻笑。

    南宫珩苦笑:“因为不能做不正经的事。”

    成了亲,南宫珩和叶翎倒没有成亲之前那么亲昵缠绵了,因为南宫珩不得不克制,也是相当心酸了。

    叶翎捏了一下南宫珩的脸:“可怜的孩子,睡吧。”

    血气方刚,美人在怀。南宫珩深吸一口气,睡觉!不准胡思乱想!

    西夏皇宫,清宁宫,叶缨正在灯下看书。

    她最近是西夏皇宫藏书楼的常客,隔三差五去转一圈,感兴趣的书就拿出来,看完再跟叶翎分享。

    不觉夜已深,墨竹提醒叶缨,该睡了。

    叶缨合上书,看着墨竹说:“明日你回宁王府去,还是跟随小妹吧。她那边更需要你,也比宫里自由些。”

    墨竹原是叶翎的属下,来了西夏国之后叶翎就让她跟随叶缨在宫里伺候。

    墨竹恭声说:“是,属下明日会去见主子,看她的意思。”

    “好,你也去休息吧。”叶缨起身。

    从书房出来,廊下的灯笼散发出昏黄的光,大雪纷飞。

    叶缨进房间,点着灯,烧着炭,并不冷,只往日这个时候已在床边靠着等她的百里夙,今日不见了影子。

    “皇上说他今夜不过来了,让皇后娘娘早点睡。”

    听到宫女的声音,叶缨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他在何处?”

    “奴婢不知。”宫女摇头。

    “属下去看看吧。”墨竹话落就离开了。

    叶缨本想叫住墨竹让她不必去,还没开口,已不见了她的身影。

    管他在哪儿,管他做什么……叶缨默语,摇了摇头,收拾好躺在床上。明明烦人的百里夙不在,她竟一时难以入眠。

    习惯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

    叶缨如今只有一个人,但依旧习惯地上床就躺在里侧,外面留了一半的地方,可今日那里没有总是盯着她看的百里夙,往日觉得烦,不止一次把他踹下去过,今日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墨竹顶着风雪,先去御书房,灯已熄灭,百里夙不在。

    又去了百里夙自从成亲后就没再住过的寝宫,也不在。

    最后,墨竹在御花园里找到百里夙,远远看了一眼,回来禀报叶缨。

    “御花园?他在赏雪吗?”叶缨闻言坐起来,觉得莫名其妙。大风大雪的天气,大半夜最冷的时候,百里夙跑御花园去做什么?

    “主子要去看看吗?”墨竹问。

    “嗯。”叶缨起身,又把外衣穿上了。反正一时睡不着,去看看百里夙抽什么风。

    接过墨竹递来的银狐披风,穿戴好出门,见墨竹一手撑着伞,一手提着灯笼,叶缨伸手:“都给我吧,你去休息,不必跟着了。”

    墨竹把伞和灯笼给了叶缨,叶缨一个人出了清宁宫,往御花园的方向走。

    如今宫中的主子满打满算就四个,夜里各处都很安静。进御花园,走过一个转角,见一个地方有光亮,叶缨慢慢地走了过去,不多时就看到了百里夙。

    周围一圈侍卫提着灯笼,照亮了御花园中一处背风的空地。这里也是园子里风景最美的地方,旁边就是冰湖,还有被白雪覆盖的假山。

    百里夙穿着一身单衣,没有披风,头上满是雪也没管,手中拿着一把铁锹,正在铲雪。哑奴蹲在旁边地上,用木板把雪压实打平。

    这回的雪房子比先前两次的都更大,才打了个基底。

    “百里夙。”

    突然听到叶缨的声音,百里夙愣了一下,猛然回头,就见叶缨站立在风雪中,灯笼的光照得那张脸多了几分温柔,就那样蹙眉看着他,蹙眉也极美,让百里夙一瞬觉得他娶了个从画中走出来的雪仙子。

    百里夙面上不由带了笑,朗声说:“太冷了,你快回去!我给尘儿做个雪人,明日他就能玩儿了!”

    白天才下起的雪,叶尘吃了哑奴从宁王府带回来的烤地瓜,明氏担心外面太冷,没让他出去,他一时倒也没提过去两个冬天陪伴他的大雪人。

    但百里夙可记着呢。第一个雪房子是在原南楚京城的战王府,百里夙和南宫珩这对当时的难兄难弟在一个风雪夜一起造的。第二个是在靖王府。

    第三个,即将诞生。

    见叶缨没走,往这边来,百里夙皱眉,放下铁锹,跑过去,到叶缨面前,笑着说:“不用帮忙,你快回去,别冻着,我做好就回去了!”

    百里夙的脸被风吹得微微泛红,叶缨第一次发现,他其实长得很好看。初见时的面瘫,如今在她面前变得越发开朗,不知是不是受了南宫珩的影响。

    四目相对,百里夙眸光灼灼,叶缨一言不发,收回视线,转身就走。

    “你们几个,护送皇后回清宁宫。”百里夙指了四个侍卫。

    “不必。”叶缨话落,飞身而起,撑着伞,提着灯笼,眨眼功夫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

    百里夙仰头看着,直到看不见,才收回视线,心情美美的。媳妇儿这么美,儿子那么可爱,老天待他不薄,没别的,他要加倍对他们好!

    一个三米多高,肚子胖胖,脑袋圆圆,憨态可掬的大雪人出现在御花园中,里面是个中空的雪房子。百里夙把提前准备好的,专门用琉璃制成的门给装上,看起来很是漂亮。

    天快亮了,百里夙让人把雪房子周围收拾一下,拍了拍哑奴的肩膀说:“哑叔辛苦,快回去歇着吧。”

    哑奴乐呵呵地摆摆手。为他最疼爱的小主子做这点事,算什么辛苦?每次听叶尘叫他哑爷爷,他心里都高兴得很!

    百里夙带着一身寒气,回到清宁宫。

    墨竹迎上来:“大小姐昨夜熬了姜汤,在炉子上温着,现在要喝吗?”

    百里夙眼睛一亮,眸中喜色蔓延:“喝!”

    他的身体,这点风雪根本不算什么,但叶缨大晚上亲手给他熬了姜汤这件事,让他心中瞬间又甜又暖,惊喜不已。

    百里夙喝了姜汤,沐浴过后,叶缨已经起了。

    两人如往日一样,到慈安宫中去用早膳。

    雪后初晴,叶尘看着窗外,小脸认真地问百里夙:“父皇,大雪人什么时候回来找我呀?”

    百里夙正等着叶尘问起,闻言笑了:“昨夜就来了吧,等会你带着皇祖母去御花园瞧瞧。”

    叶尘期待起来。

    吃过饭,叶尘就拉着明氏的手要去御花园。明氏笑着给他穿上小披风,戴上围脖和小帽子。

    祖孙俩出门,明氏还叫着叶缨一起。百里夙上朝去了。

    下朝后,百里夙到御花园,就听到了叶尘的笑声。

    打开琉璃门,就见雪房子里铺了厚厚的地毯,明氏和叶缨坐在上面,叶缨面前放了个小茶桌,她正在沏茶,清香袅袅,一举一动美丽优雅。

    叶尘坐在旁边,身旁卧着小鹿点点和像个雪团子一样的雪貂,手中拿着南宫珩给他新做的木偶玩具,玩得不亦乐乎。

    “父皇!”叶尘看到百里夙,笑容灿烂地叫了一声。

    百里夙笑着应下,脱了靴子过去,坐在叶尘身旁,陪他一起玩儿。

    手肘突然被人碰了一下,百里夙转头,手中就被放了一个温热的茶杯。

    百里夙唇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抱着儿子,喝着叶缨泡的香茗,舒服又惬意。

    一家祖孙四个,带上哑奴,连午饭都是在雪房子里吃的,其乐融融。明氏有孙万事足,最近看起来都年轻了不少。

    明氏看着,百里夙自从把叶缨娶回来,整个人越发开朗爱笑了,叶缨明显比刚来时要温和许多。都是受过苦,熬过寂寥岁月的人,用他们独特的方式,默默地互相温暖。

    至于圆房的事,明氏觉得,快了。

    却说宁王府这边,昨夜叶翎还在说,想知道秦徵和如意的事,这日秦徵一早就专门过来找南宫珩和叶翎,看着昨夜没有睡好,眉宇之间很是疲惫的样子。

    “义父这是怎么了?”叶翎问。如意来了,秦徵这是太兴奋了睡不着?

    秦徵未语先叹,苦笑连连:“我当年真的应该不顾一切带着如意一起走,我太傻了,以为我离开,不给她带来困扰,才是对她好,结果,让她生生受了二十年的苦啊!”

    昨夜听了如意的讲述,秦徵心中愤懑又难过。真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年轻时,若给他重来的机会,他一定守在如意身旁。

    叶翎蹙眉:“发生什么事了?”

    秦徵声音低沉地把如意告诉他的事情,跟叶翎和南宫珩讲了。

    叶翎听完,面色一沉:“人至贱则无敌,这句话,就是那如烟的写照!”

    秦忆如跟如烟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了。

    秦徵听到叶翎的话,苦笑不迭:“她太擅长伪装和操控人心,当年我也曾被她蒙蔽。现在想想,真是太蠢了!”

    叶翎摇头:“义父不要自责,从头到尾,不是你们的错。听你们说的,那如烟可不是简单货色,你们只是太善良,想不到人心会那么恶毒。不过老天有眼,善恶到头终有报。如今义父和义母终于跨越重重障碍走到一起,以后会越来越好的。那如烟,多行不义必自毙,绝不会有好下场。”

    听了叶翎的话,秦徵面色稍霁:“希望如此。”

    “义父放心吧。”叶翎微笑,“等我们身上的麻烦解决了,可定要去义父的家乡瞧瞧。到时候咱们一起回去,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一个别想跑!”

    “好!到时候咱们一起去!以后老夫可就跟着你们混了!以你们俩的天赋,将来的实力定在老夫之上。”秦徵面上恢复了笑容,心中的伤感也散了不少。

    “义父如今是我们之中实力最强的,接下来多多关照。”叶翎笑着说,“不过有件事,我想问义父,虞澍姐弟,跟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吗?你们那里,有没有懂蛊术的人?”

    秦徵皱眉,思索片刻:“据我所知,那边跟这边一样,蛊术是失传的,世人难容的邪术。至于姓虞的家族,从未听说过,但这可能是假姓。我原是一国皇子,若虞澍跟我来自同一个地方,我没有改名换姓,他应该知道我才对,但他的表现,不像是知道的。”

    “那就先不管那边的事。不要因为那些贱人的过错影响你和义母好不容易得到的团圆。你们必须过得幸福,过得快乐,过得越来越好,这才是对那些阴毒无耻的贱人,最好的报复!”叶翎神色认真地说。

    秦徵神色一震,连连点头:“对!小叶你说得对!就要这样!”

    叶翎的话,如醍醐灌顶,让秦徵心中做了个决定,接下来要加倍对如意好,他们过得和和美美幸福快乐,才是最重要的!他悔恨,自责,愧疚,伤心,倒是如了那些贱人的意!

    南宫珩唇角微勾:“秦老大,赶紧的,你打算什么时候娶人家?一把年纪了,别磨磨蹭蹭的。成了亲还来得及再生个娃呢!到时候咱们杀回去,让那些杂碎看看,他们没有得逞,你们过得逍遥快活,气死那个如烟!”

    秦徵听到南宫珩说生娃,老脸一红!

    “那个……咳咳……孩子的事,看天意,看缘分,没有也无妨,若是有的话……”秦徵一想到接下来的好日子,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若是有的话,那当然是极好的!”

    话落秦徵好想马上见到如意,急吼吼地就走了。

    如意正跟冰月在吃早饭,是方元一早做好送过来的,家常的美味,最是舒心。

    秦徵等如意吃过饭,拉着她回房,关起门来,把叶翎跟他讲的话,对如意讲了一遍。

    如意听完,微笑点头:“小叶真是个通透的孩子,她说得很在理。”

    “如意,我们成亲吧!挑个最近的好日子!在府里办喜事,孩子们都在!”秦徵目光灼灼地说,“余生的每一天每一刻,我再也不想浪费,我想让你做我的妻子!如果你愿意,老天眷顾的话,我们说不定还能生个孩子,看着他慢慢长大,你说好不好?”秦徵神色认真。

    如意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听到生孩子的事,不期然红了脸。

    她年纪已不小了,但没有生育过,看起来依旧年轻。在秦徵眼中,她跟当年一样,甚至比当年更美了。

    于是,秦徵当日就选了个最近的吉日,就在下月初一,距离现在剩下十日时间。

    南宫珩吩咐下去,让人开始准备秦徵和如意成亲的事。

    再见南宫珩,秦徵乐呵呵地说:“阿珩啊,你跟小叶给为师生小孙孙的事,不着急!你现在身体不行,稳住,千万别乱来!为师努力,早点给你生个小弟!哈哈哈哈!”

    被扎心的南宫珩给了秦徵一个大白眼,默默地远离这个如今快活得想上天的老家伙。

    谁知晚些时候,百里夙亲自来府里给他们送地方上新进供的鲜果,见到南宫珩,也是满脸的春风得意,偷偷跟南宫珩说:“南宫,你都不知道,阿缨昨夜亲手给我熬姜汤喝,怕我冻着。我觉得,阿缨已经喜欢上我了!圆房指日可待!给我儿子生妹妹的事,我自己来。你这边稳住啊,你现在身体不行,千万别乱来!”

    南宫珩一日之内连续听俩人在他面前一边秀恩爱一边说他身体不行,简直欲哭无泪。

    南宫珩接过百里夙手中的篮子,一脚把他踹出去:“滚滚滚!”

    百里夙也不恼,开心地回去找叶缨了。

    “阿珩,怎么了?”叶翎才安排了墨竹的住处回来,见南宫珩脸色怪怪的。

    南宫珩幽幽地说:“小叶子,秦老大和百里人渣都说我身体不行。”

    叶翎噗嗤一声笑了,伸手揪住南宫珩的衣领,让他低头,凑上去亲了一口,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乖,没事啊,我不会嫌弃你身体不行的。”

    第三波扎心,来自最亲爱的叶翎。南宫珩好气啊,还是要努力保持微笑:“小叶子,早晚我会让你知道,我!很!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大周仙吏〕〔在港综成为传说〕〔穿梭在轮回乐园〕〔高人竟在我身边〕〔剑来〕〔我真没想重生啊〕〔神级系统:一元秒〕〔红衣罗刹〕〔仙人弟子在人间〕〔第一战神杨风〕〔乡下女婿〕〔我竟然死了300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