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女婿林羽何家〕〔焚天路〕〔快穿养崽攻略〕〔狩魔手札〕〔原始部落的灵师〕〔鉴宝无双〕〔上门女婿〕〔名门第一闪婚〕〔长歌当宋〕〔妖女请自重〕〔攻掠天下〕〔我真是奥术师〕〔深情入眸似星辰〕〔莫向晚黑泽耀〕〔我在玄幻世界冒充〕〔涣辰〕〔三国之谋伐〕〔黑石密码〕〔失忆之王〕〔麻衣相师李北斗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88.攻心计,红梅映雪美人来(二更)
    西凉城。

    九月初八,叶翎十七岁的生辰,也是她和南宫珩相识两周年的日子。

    府里摆了家宴,给叶翎庆生,百里夙带着明氏和叶缨叶尘一起来。

    方元掌勺,做了一桌丰盛的生辰宴。

    南宫珩提前几日,偷偷跟方元学,亲手给叶翎做了一碗看起来不错的长寿面。

    面条筋道,汤鲜味美,叶翎不吝夸赞。

    秦徵打趣南宫珩:“这小子如今可真是出息了!不错不错!”

    南宫珩表示,自己媳妇儿,就是要宠着!

    “祝小姨永远美丽!最最美丽!”叶尘甜甜地说。

    这话叶翎很爱听,结果下一句就听叶尘问:“小姨,小姨父,不是说今年给我生妹妹吗?妹妹呢?”

    南宫珩轻咳两声:“问你父皇母后要。”

    百里夙微笑:“儿子别急,我会努力的。”

    生辰宴结束,大家散去,南宫珩牵着叶翎在湖边漫步,路过秦徵新建的小院,就见秦徵正坐在院子里发呆。

    “义父,又在想如意?”叶翎问。

    秦徵叹气:“你们说,她会看到那告示吗?若是看见了,会来找我吗?”

    “会的。”叶翎点头。

    如意的那把刀,当初秦徵选择送给南宫珩,是因为他真的以为他和如意这辈子再也无法相见了。而那些年,他用修炼和酒精麻醉自己,过得浑浑噩噩,在修炼接连出事之后,觉得自己下一次未必还能扛过去,就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了最得意的弟子。

    只是没想到,原来如意五年前就来找过他,他们又生生错过了五年的时间。

    那把刀,南宫珩已经还给了秦徵。

    叶翎再见到虞澍的时候,他穿着一身干净的衣服,头发束起来,正在吃饭。因为右手被南宫珩砍掉,只剩下左手,用筷子有些勉强。

    抬眼看过叶翎,虞澍低头接着吃。

    叶翎就在旁边坐下,等着虞澍吃完。

    放下筷子,虞澍擦了擦嘴,冷笑:“硬的不行现在来软的?没用!我这副鬼样子,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我给南宫珩解了蛊,我就没命了!而且我敢解,你们敢信吗?哈哈哈哈!”

    叶翎神色如常,提着茶壶,给虞澍倒了一杯温水,推到他面前,神色淡淡地说:“你从被抓到现在,只字不提你的阿姐。”

    虞澍端着茶杯的手猛然握紧,冷哼了一声:“提她做什么?”

    “楚明泽实力不弱,而且头脑极为聪明,当初若是他们没有先走的话,我并没有把握能留下你。”叶翎说。

    “你什么意思?”虞澍眸光一暗。

    “其实你心里清楚不是吗?并不是你的阿姐不想成为你的累赘才先走,而是她把你抛弃了。楚明泽当时顺手带走的是并没有多少用处的完颜幽,而不是你,若他真想护着你,你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样的境地。”叶翎面色平静。

    虞澍眼底寒光闪烁:“挑拨离间?有意思吗?”

    “你以为我是挑拨离间?你跟你的阿姐如今又不在一处,你是我的俘虏,我有什么好挑拨的?”叶翎轻笑,“再说,你跟你的阿姐,在大难临头各自飞之前,真的姐弟情深吗?你们之间,根本不用挑拨。”

    “那你说什么废话?”虞澍冷声说。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阿姐和楚明泽,是不可能来救你的,不用白日做梦了。”叶翎慢条斯理地说,“一个多月了,你有想好自己的活路吗?”

    “你们根本没打算给我活路!”虞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缺失的双腿,冷冷地说。

    “其实,现在让你活着,也是个废物,若是没有转生蛊,你不能换个身子的话,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叶翎说,“但你被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就没有生机。阿珩的蛊毒,只要不发作,就能长命百岁。你这破败的身体,还能等多久?你确定要继续跟我们耗着?”

    “但你想让我给他解蛊,不可能!那是我的保命符!”虞澍冷声说。

    “可就算我放你走,除非你阿姐收留你,否则你无依无靠,寸步难行。但你的阿姐,是不会再收留你这个没有价值的废物的,你心里清楚。”叶翎缓缓地说,“你的死活,跟阿珩的安危相比,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所以,我有个提议,你可以考虑一下。”

    虞澍眼眸微眯:“什么提议?”

    叶翎微笑:“合作吧。蛊种在百里夙体内,我想要他的血很容易,就算你如今是自由的,健全的,万事俱备,拿不到百里夙的血,也是白费。你教我蛊术,我给你提供药材和蛊种,另外,再给你找一个新的身体。你意下如何?”

    虞澍神色一变再变,凝眸看着叶翎:“你以为我会信你?”

    “虽然我认为,你们想做出不受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这个限制的转生蛊,是异想天开。但转生蛊本身,就是逆天改命,或许只是因为我不懂。你想要的东西,我都可以提供。我知道你不信什么,是,我不会杀一个好人,但找个十恶不赦的人过来,当你的宿主,这并不违背我的原则。”叶翎说。

    虞澍死死地盯着叶翎:“你的条件是,让我给南宫珩解蛊?”

    “当然,这是前提条件之一。你给他解了蛊,我不会杀你的,因为我需要了解蛊术,才能更好地对付你阿姐。你不会到现在还顾念你阿姐吧?她可是早就不管你死活了。而她,才是我们如今最大的威胁。”叶翎说。

    虞澍沉默片刻之后冷笑:“最后,我什么都教给你了,你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掉我!”

    “你的担心不是多余的,但我也可以留着你,用来对付你的阿姐。你对我们来说,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叶翎微笑,“若你成功了,需要验证,我也想亲眼看看奇迹的发生。风险自然是有,但险中可求生。你如今跟我们耗着,没有任何意义,你逃不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此局无解,最终结果就是,你被生生耗死在这里。作为一个医毒天才,难道你不想有机会,真的做出你想要的永生之宝吗?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见虞澍再次陷入沉默,叶翎起身:“你可以慢慢考虑,若是想清楚了,我会再来见你。”

    叶翎即将出门的时候,就听虞澍在她身后冷笑:“其实,你们也对转生蛊心动了吧?”

    叶翎没有回头,面无表情地说:“人都有生老病死,谁不想得永生?”

    虞澍冷笑,叶翎已经出了门。

    虞澍眼珠子转动着,在思考叶翎的话。他是个极度自负的人,坚信世上没有人能够躲过转生蛊的诱惑,南宫珩和叶翎也是人。

    虽然叶翎的提议对虞澍来说,依旧有很大的风险,但这的确是他唯一的机会。

    如今失去双腿,他自己跑不了,也没人来救他,他唯一生存下去得到自由的可能,就是做出转生蛊来,得到一具健全的新身体!而想做出转生蛊,以他如今的状况,就算是自由的,也没有办法得到百里夙的血和所需的药材!但这些对叶翎来说,都轻而易举!

    虞澍心动了!

    次日一早,天枢禀报,虞澍要见叶翎。

    叶翎再见到虞澍的时候,他眉宇之间带着曾经的傲慢,阴恻恻地笑了起来:“你的提议,我要改一改。”

    “你说。”叶翎点头。

    “等我成功做出想要的宝贝,再给南宫珩解蛊。”这就是虞澍想到的,他最后可以用来逃生的筹码。

    叶翎摇头拒绝:“不可能!到时候你一逃了之,我们甚至无法验证你给的解药是真是假。”

    虞澍面色一沉:“事关我的性命,必须答应我的条件,否则一切免谈!”

    “那就不必谈了。”叶翎话落,起身就走。

    虞澍神色一僵,在叶翎出门之前,叫住了她:“站住!”

    叶翎回头:“看来,你没打算等死。”

    虞澍冷哼了一声:“拿纸笔来!”

    天枢送上纸笔,虞澍列了一个药材单子,扔给叶翎:“去找齐这上面的药材!”

    叶翎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伸手拽过虞澍的衣领,把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老贱人,事到如今,还在跟我玩儿花样!我们是不知道解蛊需要什么药材,但你写的这些,分明是诱发他体内蛊毒的!”

    虞澍神色大变:“你……你不要胡说!你根本不懂!”

    “这些药材,都是你曾经让木仲天那几个老家伙找过的,是不是以为我们一无所知?难道你要告诉我,当初你找过这些药材,是为了给阿珩做解药,提前准备着,给他解蛊吗?”叶翎抬脚踩在了虞澍心口,“你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重新写!”

    虞澍额头汗涔涔的,怎么都没想到,当初南宫珩和叶翎抓到木仲天那些人之后,竟然调查了他们帮虞澍找过什么药材!

    本来虞澍的打算是,诱发南宫珩的蛊毒,到时候,叶翎会迫切地想要解蛊,他手里的筹码,比现在更大,就有更多的话语权。可惜,没戏。

    虞澍双手抓着椅子,艰难地把身子挪了上去,思索片刻,重新开始写。

    叶翎拿到了一张新的药材清单,许是不懂蛊术的缘故,她也看不懂其中门路。

    叶翎把那清单折起来,看着虞澍冷声说:“接下来,你需要教我做的第一样蛊毒,就是断情蛊,需要什么,再写。”

    虞澍知道,叶翎还是不信他,所以要先了解断情蛊,甚至,要先找个人做实验,才会给南宫珩用解药,谨慎到了极点。

    虞澍乖乖地又写了个单子给叶翎。

    叶翎拿到手之后,看着虞澍说:“给你三日时间,把你所知道的关于蛊术的东西,全都写下来。”

    虞澍神色一变:“写完了,我还能有活路吗?”

    “当然,关于转生蛊,你可以先不用写。”叶翎神色淡淡地说。

    虞澍突然有种预感,他上了一条贼船,接下来会如何,他真的无法预料。但他被南宫珩和叶翎逼到这个境地,也是真的无从选择了……

    叶翎拿着虞澍给的东西,出门就见南宫珩站在外面等她。

    “如何?”南宫珩问。计划是他和叶翎一起商议决定的,选择让叶翎出面,是因为南宫珩跟虞澍之间有过往的关系,有些事叶翎来做,更有助于攻破虞澍的心房。

    “暂时得到了一些可能有用的东西,不过,我需要验证,确定没有问题后,再给你用。”叶翎把手中的纸递给南宫珩。

    “我派人去寻。”南宫珩点头,话落抱住了叶翎,“小叶子,你对我真好。”

    叶翎很爷们儿地拍了拍南宫珩的肩膀:“好事多磨,再等等,洞房花烛夜会来的。”

    南宫珩哭笑不得,说实话,真的着急!

    风不易得知叶翎对付虞澍的手段,皱眉问:“你跟他学蛊术就罢了,真的要帮他做出转生蛊?”

    叶翎点头:“既然是存在的东西,我们可以不用,但不能不了解。”

    “那你相信他真能做出不受限制的转生蛊吗?”风不易问。

    叶翎笑了:“我不信!但他坚信他能做到,等到那个时候,他被我们榨干了脑子里的东西,就可以在永生的幻想之中,去死了!”

    风不易竖起大拇指:“小叶,还是你够狠。”

    风不易想起叶翎先前跟他说的,先是用酷刑折磨虞澍一段时间,根本不是为了逼他交代,第一为了出口恶气,第二要把他打怕了。

    在秦忆如死后,叶翎和南宫珩就换了对付虞澍的方式,开始好好招待他。

    潜意识里,虞澍不会再想经历之前死去活来的日子,而这个时候,叶翎去跟他讲道理,即便他自认为警惕,但实则早已在叶翎的掌控之中。因为前面南宫珩和叶翎的所作所为,已经断了虞澍的后路,他又不舍得死,只能听叶翎的,一步一步被牵着鼻子走。

    三日后,叶翎得到了虞澍写下的厚厚一叠纸,都是关于蛊术的东西。不过叶翎要等断情蛊的药材找齐之后,再开始实践。因为最要紧的,是把南宫珩的断情蛊给解除,其他的都可以往后推。

    转眼进了十月,初冬季节,竹楼里面并不漏风,而且很暖和。因为叶翎画了图,南宫珩让人挖了地龙,在第一场寒风起的时候,就烧上了。

    秦徵也让人给他的小院弄了地龙。他出去逛街,买回许多如意可能会喜欢的东西,来装点他们的小家。

    叶翎去看过,雅致又温馨,秦徵骨子里就是个浪漫的人。而那个小家,只等女主人归来。

    西凉城冬季寒冷,今冬的雪来得也比往年早一些。

    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秦徵看到院中栽种的一株红梅开了一朵。就只有小小一朵,但像极了如意脸上的那朵梅花胎记,让秦徵又是喜欢又是伤感。

    叶翎披着厚厚的披风,戴着兜帽,走到院门口,就见秦徵正盯着树上的一朵红梅,神色似悲似喜,雪白的头发已经跟落雪融为一体。

    “义父,师兄做了烤地瓜,要吃吗?”叶翎笑问。

    秦徵收回视线,叹了一口气,眨眼功夫到了叶翎身旁,伸手轻轻扫落叶翎肩头的雪花,跟叶翎一起往竹楼走,边走边问:“小叶,你觉得如意会来吗?”

    这个问题,秦徵已问过叶翎无数遍。

    叶翎依旧给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会的!”话落还半开玩笑地说,“梅花已经开了,美人还会远吗?”

    秦徵笑了笑:“小叶就是会说话!若是她今年不来,我就去找她,天涯海角,也要把她找到!”

    “我支持义父。”叶翎笑着说。

    风雪交加,两个女子骑着马进了西凉城,一进城就打听宁王府所在。

    “娘,你见到秦叔,第一句话会说什么?”冰月好奇地问。

    如意浅笑微叹:“谢谢他,这么多年,没有忘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