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柯南之圣杯许愿的〕〔玩家超正义〕〔寻道传奇〕〔开局唱歌奖励千亿〕〔龙王殿(完整版)&am〕〔周元苏幼微〕〔元尊周元〕〔废土特产供应商〕〔从一支笔开始无敌〕〔市井之徒〕〔开局获得不灭剑体〕〔朝为田舍郎〕〔反派天天想和离〕〔太乙〕〔陆地键仙〕〔海贼之手术大将〕〔从1983开始〕〔战王归来〕〔农家弃女〕〔我复活了科学家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84.把这个脏东西带走(二更)
    ,。

    乌云遮月,起风了。

    秦忆如举着自己的手指,面色丑陋而扭曲,吐着血,却还在笑。

    南宫珩到跟前,手起剑落,直接砍掉了秦忆如戴着戒指的右手!

    那枚对秦忆如来说有些宽松的戒指,掉下来,咕噜噜滚到了南宫珩的脚下。

    南宫珩捡起戒指,握在手中,鬼赤剑指向了秦忆如的脖子!

    “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那件事,只有我知道!若我死了,爹再也不可能知道了!”秦忆如颤抖的声音难以掩饰她的恐惧。她准备了最后一张保命符,但此时秦徵并不在场,若是南宫珩执意要杀她,她必死无疑!

    南宫珩收剑,秦忆如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片刻之后,南宫珩提着秦忆如,扔到了秦徵面前。

    秦徵中毒,依旧动弹不得,眼睛瞪得大大的,满是水光。

    南宫珩去给秦徵把脉,大概知道这毒怎么解,但他手头没有解药。

    南宫珩回身,再次拔剑,挑断了秦忆如的手筋脚筋。

    秦忆如浑身颤抖,惨叫连连。南宫珩转身,把秦徵抱起来,带着他离开。

    不多时,南宫珩的属下过来,将秦忆如和中毒的开阳一起带去了宁王府。

    却说风不易和方元,进了宁王府,到湖对岸的竹楼里,刚坐下喝口水,叶旌过来,说叶翎和南宫珩都没事,还说虞澍被抓,秦徵被救。

    “师父被救?他怎么了?”方元一脸懵。因为没有人告诉过他秦徵被抓走过,他还惦记着过两日回逍遥谷给秦徵做饭。

    叶旌摇头:“有惊无险。秦老前辈先前被虞澍抓走了,但现在已经没事了。”

    方元拍了拍胸口:“吓死我了!那我师父现在在哪儿啊?”

    “应该也在西凉城吧。”风不易说,南宫珩和叶翎救了人,不会再让秦徵回逍遥谷去了。

    “师父在这儿?他人呢?”方元皱眉问,“还有我小师妹,她跟师父在一块儿吧?”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叶旌摇头,带着他的行李回房去了。

    风不易安慰方元:“肯定都没事,别着急。”

    “不行,我得去看看师父怎么样了!”方元急匆匆地往外走。

    宁王府里就两个竹楼,还有一个后来新盖的侍卫住的房子,但很偏。

    方元出门,见湖对面的竹楼亮着灯,就绕着湖跑过来了。

    “小叶!”方元跑到二楼,只见叶翎,没有旁人,连南宫珩都不在,不解地问,“师父在哪儿呢?听说你们把他救回来了,他在西凉城吗?”

    叶翎点头:“在。阿珩去接他过来了,方师兄别担心。”

    “哦。”方元松了一口气,又下楼出去,也没离开,就坐在湖边等。

    过了一会儿又想起秦忆如来,方元回身,仰头问道:“小叶,小师妹跟师父在一块吧?都没事吧?”

    叶翎回了一句:“等会儿师兄就知道了。”有些事,让南宫珩告诉方元吧。

    南宫珩抱着秦徵回到宁王府,飞身穿过大片的竹林,到湖边停下来。

    方元立刻迎了上去,见秦徵被南宫珩抱着,不由担心起来:“师父这是怎么了?师父!”

    秦徵看到方元神色焦急,眼角的泪水流了下来,却说不出话来。

    “师父中毒了,师兄去把小风风叫过来。”南宫珩说。

    “哎!我这就去!”方元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小风!小风!”

    风不易才刚吃了两口饭,就听到方元喊他。不一会儿,方元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拽着风不易就跑。

    风不易不明所以,但觉得找他的急事,应该是治病救人,索性也没问,就跟着方元跑过来。

    就见秦徵被放在一楼的竹榻上,全身僵硬,动弹不得。

    风不易连忙上前去给他把脉,又让方元回对面把他的药箱拿过来。

    等方元抱着风不易的药箱跑回来,就见天枢拎着一个浑身血污的女人,扔在了竹楼外面,开阳被送了进去。

    “这是谁?”方元不解,看了秦忆如两眼,没有认出来,就收回视线,脚步匆匆地进门了。

    秦忆如人不人鬼不鬼地倒在地上,听到方元的声音,猛然抬头,只看见了一个背影。

    “药箱拿来了,快救师父!”方元神色着急。

    风不易去配药,方元就跪在旁边地上,握着秦徵冰凉的手,跟他说话:“师父,小风在,很快没事了啊,别哭!”

    秦徵闻言,眼泪流得更凶了,方元以为秦徵是不舒服,急得不行。

    南宫珩上楼来,把叶翎没吃完的东西吃掉,然后拿了温水,让叶翎漱口,把她抱到床上去,盖好被子。

    “怎么回事?秦忆如死了吗?师父怎么中毒了?”叶翎神色虚弱地问。

    南宫珩在叶翎耳边说了几句话,叶翎蹙眉:“她……她真的是个疯子!”

    没想到秦忆如除了在南宫珩的事情上面丧心病狂之外,在这之前,竟然还有坑骗欺瞒秦徵的行为!若不是这次她被逼到了绝路上,那枚戒指,她定会一直藏着!这种人,毫无良知,不懂感恩,无法无天,秦徵捡了这么一条毒蛇回去,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南宫珩把那枚戒指擦干净,拿给叶翎看。一看就是女人的戒指,银质戒身,里侧有隐秘的机关,上面镶嵌着湛紫色的宝石,十分罕见。

    “你方才说,师父房里的女人画像,是怎么回事?”叶翎问。

    南宫珩微叹:“师父房中藏了一幅画像,我偷偷看过,是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左脸上面有一个梅花形状的胎记,应该是他年轻时候喜欢过的姑娘吧。”

    “师父独自隐居,定是有原因的,或许跟那个姑娘有关。按照秦忆如的说法,那个女子找来,被她骗走了,都没见到师父?她还藏着这枚对师父来说很重要的戒指?她到底在想什么?”叶翎觉得,秦徵身上定然有故事,而且不简单。

    南宫珩又把那枚戒指拿过去,把叶翎的手放进被子里:“小叶子,你困了就先睡,不困的话,下面有什么事就听着。”

    “嗯。”叶翎点头,南宫珩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又下楼去了。

    风不易把解药配好,给秦徵和开阳服下。

    他们的身子能动了,天枢扶着开阳出去,方元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抱住秦徵说:“师父,你可吓死我了!”

    秦徵嘴唇嗫嚅,转头看到南宫珩,眸中水光闪烁。

    南宫珩拿出那枚紫宝石戒指,放在了秦徵手中。

    秦徵低头看着,神情大震:“真的是……为什么……为什么……”

    南宫珩把秦忆如拖了进来,秦忆如的断手还在不停地流血,趴在地上,看到秦徵激动的样子,冷笑起来。

    “师父,这东西怎么了?”方元不解,又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秦忆如,“阿珩,这是什么人?是她害师父吗?”

    “这是你那好师妹。”风不易看着秦忆如,眼眸微缩。

    方元不可置信地看向南宫珩,见南宫珩点头,他整个人都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小师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谁干的?”

    “她跟虞澍勾结害师父,师父中毒也是她做的。”南宫珩神色淡淡地说,“有些事,明日再跟大师兄详细说。”

    “她……怎么会……我……”方元傻愣愣的,被风不易拽了出去。

    见方元还回头看,风不易轻哼了一声说:“我早觉得你那师妹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原形毕露了!就你们还把她当个宝贝宠着!先回去吃饭,饿死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你师父没事,有阿珩照顾着。”

    竹楼里,南宫珩给秦徵背后放了一个垫子,让他靠着。他拿着那枚戒指,死死地盯着秦忆如问:“你从哪儿得到的这东西?”

    秦忆如声音沙哑:“当然是你的老情人送给我的。”

    秦徵气得浑身颤抖:“她来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叫秦忆如,忆如,忆的就是那个如吧。”秦忆如幽幽地说,“她年纪不小,风韵不减,左脸上有个梅花胎记,很美。”

    “她什么时候来的?跟你说什么了?为什么把这个给你?你做了什么?”秦徵厉声问。

    “五年前,你闭关的时候。”秦忆如说,“她只是问我,跟你是什么关系。我说,你是我爹,亲爹。”

    秦徵一脸怒色:“我不是你亲爹!”

    “是啊,你惦记着那个女人,一辈子没娶妻。”秦忆如面色扭曲,“还给我起了名字叫忆如,我对你来说,不过是思念那个女人的寄托罢了。我不喜欢她!等她跟你见了面,在一起,你最在乎的人就不是我了!我不想要一个娘!就这么简单!”

    秦徵闻言,一口血吐了出来,简直要疯了!

    “你这个贱人!”秦徵气得双目赤红,“我对你那样好,你竟然如此害我!”

    “你不是说,把我当亲生女儿吗?我那样说有什么不对?难道你收养我,就跟养个猫狗一样,不高兴就扔掉吗?那是我的家,你是我爹,你就应该全心全意地照顾我,那个女人来了,那个家还有我的立足之地吗?”秦忆如在解释她的行为。

    简而言之,在秦忆如眼中,对她百依百顺的父亲,是她的所有物。秦徵只能对她最好,别人都不能越过她去。而她需要秦徵为她死的时候,秦徵都应该义无反顾。否则就不是真的爱她这个女儿。

    这种人,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原则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喜欢的必须得到手。下作无耻又擅长伪装,天生的贱人。

    看到秦徵被气吐血,秦忆如冷笑:“我当时说,你是我亲爹,那个女人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还问我娘在哪里。我跟她说,我爹和我娘在一块儿,就在山下面的院子里。我问她是谁,要不要到家里去,她说不去了,把那枚戒指从手上摘下来,说让我还给你。”

    “她……她还说什么了?”秦徵神色急切地问。

    “她本来什么都没说,要走,结果又回来,说她在一个地方等着,让爹把她的刀还给她。”秦忆如说。

    南宫珩想起,秦徵托方元送给他的新婚贺礼,是一把古朴的短刀,上面镶嵌着三颗蓝色的宝石,还刻了两个字“如意”。

    “她在何处等我?”秦徵连忙问。

    秦忆如看着秦徵,阴恻恻地笑了起来:“爹,你想知道那个地方,可以,先把我的伤都治好,放我离开,我就告诉你。说不定那个痴心人,一直都在那里等着你,等了五年都没走呢。”

    秦忆如话落,南宫珩拔剑,指着她仅剩的一只眼睛,冷冷地说:“找死!”

    “反正,我已经变成了这副鬼样子,还有什么好怕的……”秦忆如喃喃地说,“爹,除了我,没有人知道那件事。你们这对痴情鸳鸯,天各一方,还想再见面的话,就满足我的条件!否则,她以为我是你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是决计不可能再主动来找你的,你们将会生生死死不复再见!”

    “啊!”秦徵愤怒地嘶吼,从竹榻上下来,夺过南宫珩手中的剑,指着秦忆如,握着剑的手颤抖着,却不敢刺下去!

    怒极攻心,秦徵又吐了一口血,晕死过去。

    南宫珩把秦徵抱起来,放在竹榻上,给他把脉,又给他服了一颗药。

    转身,看着秦忆如,南宫珩眸光冰寒:“来人。”

    天枢进门,就听南宫珩吩咐:“把她带下去,上刑,留一口气,别弄死,但要让她生不如死!”

    “是,主子。”天枢把秦忆如从地上拽了起来。

    秦忆如死死地盯着南宫珩:“你不能这样对我!若是我撑不住没命了,秦徵就再也别想知道那件事!按照我说的条件,给我治好伤,放我一条生路,我才会把那件事说出来!”

    南宫珩冷笑:“这就怕了?你不是很能耐吗?想活着?我一定让你接下来还能喘气的每一天,都死去活来!跟我谈条件?事到如今还在做梦!你可以嘴硬不说,我倒是想看看,你的骨头到底有多硬!把这个脏东西带走!好好招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