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命师〕〔天道美人黑化警告〕〔近身狂婿〕〔你有种就杀了我〕〔影后马甲掉光没〕〔筝爱一心人〕〔大唐验尸官〕〔我成了正道第一大〕〔宿主大佬又美又飒〕〔重生之庶女凰后〕〔全星际都是我的美〕〔战国九州天下争霸〕〔全世界都以为大佬〕〔穿成恶毒女配的亲〕〔攻略反派后成了团〕〔穿成九零团宠娇萌〕〔驱魔人的自我修养〕〔从斗破开始当老板〕〔农家丑媳贼旺夫〕〔江队的老婆是大佬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83.绿茶的求生欲(一更)
    ,。

    “爹,求求你,饶了我这回吧!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秦忆如抱着秦徵的腿,眼眸惊惶,苦苦哀求。

    两行清泪从秦徵眼角滑落。

    看到秦徵落泪,秦忆如瞪大眼睛,泣不成声:“爹,阿如知道错了!求求爹,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惦记二师兄,再也不找叶翎的麻烦,只孝敬爹,陪着爹!若是我食言,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秦徵看着秦忆如凄惨的样子,心中像是被人用巨石压着,难受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当年欺骗他的女人,跟他一手养大的女儿,终究是不同的。前者他可以决绝离开,后者他是有责任的。人心肉长,这不是阿猫阿狗,是他的孩子。

    可是,让她活着,然后呢?秦徵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他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些人惯会做戏卖巧,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根本不懂感恩,不懂廉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种人,秦徵碰到过的,不是一个两个!甚至于他背井离乡,隐居逍遥谷,就是这种人给害的。

    所以,秦忆如真的会改邪归正吗?还是因为此时此刻,她的丑事败露,她为了活命,为了哄骗秦徵,所以才这番表现?

    秦忆如的眼泪,秦徵见过不是一回两回了。曾经每一次,秦忆如在秦徵面前流着泪哭诉,秦徵都心疼,都原谅,都相信,但如今想来,没有一次是真的!

    第一次秦忆如哭,是因为南宫珩和叶翎的事,秦徵骂她。她信誓旦旦地说,再也不敢了,再也不纠缠南宫珩了,结果呢?

    这一回,被虞澍抓走,秦忆如不止一次哭诉,说是她没有保护好秦徵,她不得已,很自责。事实证明,根本就是她跟虞澍联手坑害秦徵!

    而那日发生的事,秦徵险些被逼得跳崖了断,是叶翎选择自己跳崖救下了秦徵,事后秦忆如被虞澍姐弟毁容伤眼。关于这件事,她哭得伤心欲绝,口口声声说,虞澍姐弟是把对叶翎的怨气发泄到了她的身上,她是代叶翎受罪,天大的委屈!

    可结果呢?真正的情况是,那件事是秦忆如自己出的主意,要逼迫秦徵选择让叶翎死!最后没有得逞,虞澍姐弟因为秦忆如的愚蠢坏事,重伤了她!是她咎由自取,竟然还敢哭着把错全都推到叶翎身上去!那么理直气壮!

    秦徵又回想了一遍发生过的事,刚刚有一丝波动的心,又彻底凉了下来!这么多年,秦忆如过着安宁的日子的时候,父慈女孝,没有矛盾。可两次出事,秦忆如两次不遗余力地害秦徵!她根本没有良知,没有人性!

    一个人的本性,在真正遭遇困难,遭遇危险,面临抉择的时候,才能体现出来。

    而秦忆如的眼泪,以前的全都是假象,这一次,她是真的在求生,但会是真的悔过吗?若是秦徵不知道真相,秦忆如必然会一直骗下去,等到下一回,继续害人。她是刽子手,秦徵就是间接的帮凶!

    想到这里,秦徵眸光冰寒,猛然站了起来,踢开秦忆如,冷冷地说:“我不可能再信你了!”

    秦忆如倒在地上,泪如雨下:“爹……爹……”

    “既然活着这么不满足,这么痛苦,死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秦徵沉声说。

    秦忆如趴着,仅剩的一只眼睛里,满是怨毒之色,喃喃地说:“爹,你真的要杀了我吗?”

    秦徵眼底闪过一丝痛色,却没有丝毫动摇:“我会亲自送你上路!”

    “呵呵……”秦忆如突然笑了起来,“爹,你真是好狠的心啊!”

    秦徵就站在旁边,看着秦忆如在地上,又哭又笑,颤抖不止。他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没什么好说的了。

    窗外天色渐暗,房中没有点灯,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棂,在地上洒上一层银辉。

    秦忆如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跪下,对着秦徵磕头,声音沙哑低沉:“爹,我最后再叫你一声爹。我的命,是你救的,你要拿去,就拿去吧。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给我一种服下之后,在睡梦中无声无息离世的毒药吧……我怕疼,我已经这么丑了,我不想身上再多一道伤口……求求爹……”

    “好。如你所愿。”秦徵微微点头。

    秦忆如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床边,倒下去,躺好,闭着眼睛,像是绝望认命了。

    秦徵出门,见南宫珩的属下开阳在外面候着。

    “前辈有什么吩咐?”开阳拱手问。

    秦徵沉声说了两句话,开阳点头,飞身离开。

    秦徵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进去,也没有回他的房间,就在门口,盘膝坐下,闭上了眼睛。

    宁王府。

    夜幕降临,百里夙一行进了京城之后,径直来了宁王府,因为叶缨放心不下叶翎,好几天没消息,担心出了什么事。

    叶缨脚步匆匆地进门,百里夙抱着叶尘跟在后面。叶旌更着急,飞身越过他们,就找叶翎去了。

    风不易和方元下了马车,背着包袱进门。

    方元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乐呵呵地左看右看:“我来过西凉城两回,以前这里是太子府,听说里面种了好多竹子,没想到现在成阿珩和小叶的家了!”

    风不易微笑:“竹子都在。”

    “不过住两天我就得回逍遥谷去了,若是师父出关了,我还得给他做饭呢!”方元惦记着秦徵。

    风不易微微摇头。秦忆如是死的吗?整天都指望方元这个大男人做饭!风不易也不知道最近的事,但逍遥谷和神医谷原先经常来往,他十分不喜欢秦忆如这个女人。

    进了门,风不易就问了一句:“都在家吗?”

    天枢点头:“主子和夫人都在。两位这边请。”

    天枢带着风不易和方元到湖对面的竹楼去安置,风不易一路还在给方元介绍。方元根本不知道秦徵此时就在西凉城。

    叶缨到竹楼门口,见南宫珩正端着一个托盘要往上走,上面放着热腾腾的饭菜。

    “你们回来了。”南宫珩见到他们,笑了笑。

    叶缨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应该是没事。

    “小妹呢?”叶缨问。

    “姐,我在上面!”叶翎从二楼窗口探出头来,夜色幽深,下面的人看不清她的脸色,只觉她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异样。

    “小姨!”叶尘冲着叶翎挥舞小手。

    “宝宝!”叶翎在笑。

    “小妹,事情如何了?”百里夙问。

    “还算顺利,师父已经救回来了,还抓到了虞澍。天色已晚,我们家也没做你们的饭菜,伯母在外面等着呢吧?你们先回宫去,明日一早再详谈。”叶翎语带笑意。

    叶缨蹙眉,本来要进门,又出来了。

    “那好,我们先回。”百里夙点头,对叶缨说,“走吧,咱们进去也是不给饭吃。”

    “小姨,小姨父,我走咯!你们明日要去宫里找我玩儿!”叶尘声音清脆。

    “好,一定。”南宫珩上了楼,冲着外面说了一声。

    “小弟,你去对面,别打扰我们吃饭。”叶翎对下方的叶旌说。

    叶旌皱了皱眉,转身运起轻功,身姿轻盈地掠过湖面。

    一路上叶缨担心叶翎,百里夙一直让队伍加快速度,过去数日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老人家在外面等着,孩子也昏昏欲睡,还没吃晚饭,见南宫珩和叶翎都没事就放心走了。

    南宫珩放下饭菜,把叶翎打横抱起来,放在一个软软的椅子上,他就坐在旁边,伺候着叶翎吃饭。

    昨夜才回来,休息了一天,叶翎的脸色并没有好多少。刚刚是故意不想让叶缨进门,否则叶缨见到她的样子,肯定会生气。

    “明日还是会见到的。”南宫珩微叹。

    “明日再见,至少比今日好一点。”叶翎说,“等他们休息好了再说,现在一个个都紧张着,再看我这样子,今夜还怎么睡?”

    南宫珩笑着摇头,端着碗喂叶翎喝粥。

    “其实我可以自己来,我的手虽然没什么劲,但端个碗拿个筷子问题不大。”叶翎说。

    “不,你不能自己来。”南宫珩霸道地表示,叶翎接下来只需要休息,所有他可以代劳的事情,都不准叶翎做。

    叶翎感觉自己变成了孩子,还要被喂饭,也是醉了。

    “师父真的忍心把秦忆如杀了吗?”叶翎突然问。

    南宫珩点头:“她的行为,已经大大超出师父可以容忍的底线。不杀她留着过年吗?”

    “唉,若师父亲手杀她,心中定是最苦的。”叶翎说。

    “这是他们父女的事情,若是师父不杀,我会动手。”南宫珩说,“这一次,因为她跟虞澍勾结,导致师父被抓,害得你坠崖,又伤成这样,必须死。”

    南宫珩话落,开阳的声音在下面响起:“主子,秦老前辈让属下来取药。”

    等听开阳说,秦徵要一种没有痛苦的毒药,南宫珩并不觉得意外,这东西他们有。

    南宫珩给了开阳一瓶毒药,见开阳要离开,又叮嘱一句:“见到秦忆如的尸体后,带着师父回来。”

    “是。”开阳领命办事去了。

    回到那个小宅子,静悄悄的,开阳靠近才发现秦徵一直坐在秦忆如房门口的地上,院子里没有点灯,月光照在他那张苍老的脸上,憔悴苍白。

    开阳把药瓶递给秦徵,秦徵转身进了房间。

    秦忆如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秦徵把药瓶里面的药丸倒在一个空杯子里,然后倒了半杯冷掉的茶水,端起来轻轻晃了晃。

    秦徵没有点灯,借着月光,见杯子里的药丸已经完全融化,他握紧了那个杯子,转身朝着床边走去。

    秦徵轻轻拍了拍秦忆如的肩膀,秦忆如睁开眼睛,慢慢地坐了起来,并没有看秦徵。

    父女俩都没说话,秦徵把那个杯子递给秦忆如,秦忆如拿在手中,握着茶杯的一根手指上面,多了一枚紫色宝石的戒指,被茶杯挡着,秦徵并没有注意到。

    沉默,静寂。

    秦徵见秦忆如把茶杯缓缓地举起来,他转过脸去,没有再看。

    秦忆如却在秦徵转身的一瞬间,抬起了头,眸光仿佛淬了毒一般,她手指上面的紫色宝石散发出诡异的光芒!

    下一刻,一根微不可见的银针,从侧面,没入了秦徵的脖颈!

    秦徵猛然瞪大眼睛,全身僵硬,倒在了地上!

    开阳就在门外,听到重物坠地的声音,随之响起了茶杯碎裂的声音,下意识地以为是秦忆如服毒死去,并没有吭声。

    秦徵还醒着,但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来。他死死地盯着秦忆如手指上面那枚紫宝石的戒指,眸中如惊涛翻涌,不可置信!

    秦忆如下床,对着秦徵露出一抹诡异的冷笑,一句话没说,越过秦徵,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后窗边,推开后窗,一跃而出!

    听到后窗有动静,开阳意识到不对劲,飞身就追了过去!

    秦忆如在出府之前,就被开阳拦住了去路。

    “你不是我的对手,识相的滚开!”秦忆如冷冷地说。她的武功从小是秦徵教的,在见识过叶翎的实力之前,秦徵曾说秦忆如的武功在年轻一辈的女子之中是佼佼者,这是事实。

    不过秦忆如此时在虚张声势,因为她内伤未愈,瞎了的一只眼睛也会影响到她的实力。

    开阳并没有废话,拔剑就攻了过去!

    秦忆如赤手空拳,很快就招架不住。但她虚晃一招,手中的紫宝石戒指再次对准了开阳的心口!

    开阳察觉不对劲,避开要害,但还是中了暗器,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秦忆如往四周看了看,飞身朝着远离宁王府的一个方向离开。

    刚出了小宅子,秦忆如捂着胸口,落在一个小巷子里。夜色幽暗,仅剩的一只眼睛导致她视物不清,确定了离开的方向,正准备再次用轻功飞起,就感觉身后袭来一阵寒意!

    秦忆如猛然回头,就见南宫珩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一掌把她重重地拍在了地上!她吐血不止,感觉肋骨都断了两根!

    秦忆如脸上包着的布在打斗之中已经掉了,露出了满是疤痕的脸和瞎了的眼睛,在月光下十分可怖。

    南宫珩走近,秦忆如突然面色扭曲,癫狂地笑了起来,口中还不停地吐着血,颤颤巍巍地举起一只手,给南宫珩看她手指上面戴着的戒指:“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南宫珩毫不理会,眸中满是杀意。

    秦忆如还在笑:“你不能杀我,因为这个东西……对爹来说很重要……有一件事对他来说……更重要……是关于一个人……爹房中藏着的那幅女人的画像,你也见过吧……这是那个女人的东西……她来找过爹,但爹不知道……有些事,我一直瞒着爹,若我死了……他就再也不可能知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秦忆如当然不可能甘心受死!

    在她意识到秦徵真的要让她死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想自己的出路了。她身上的衣服换过,武器早丢了,但她脖子上面一直用绳子挂着那枚紫宝石戒指,那是一枚暗器戒指,除了她之外,没有人知道。

    她假装认命,给自己选择了死法,她知道秦徵一定会答应,会去找南宫珩要毒药。那是一个逃走的机会。但她听到了秦徵在外面叹气的声音,知道他没走,就放弃了。

    等秦徵拿到毒药,过来给秦忆如,这是秦忆如计划中的第二次机会,用暗器伤秦徵!那暗器上面不是致命的毒,只会让人全身麻木,而她就有机会逃走。

    秦忆如之所以没有杀秦徵,这是她以防万一,给自己留的最后一个活命的机会!那就是这枚暗器戒指的来由。戒指原来的主人对秦徵是十分重要的人,几年前曾来找过秦徵,但当时秦徵在闭关,只秦忆如见到,并设计骗走了那个人。有一些很重要的事,秦忆如一直没有告诉过秦徵。

    这,将会是她最后一张保命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