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轩叶庆雪〕〔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回到九零当学霸〕〔鬼医废材妃〕〔一世独尊〕〔做个偶像好难〕〔万古第一仙宗〕〔超级豪婿〕〔穿书之许愿系统〕〔上门神豪〕〔斗罗之我的老师是〕〔快穿:女配又跪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79.南宫到来,师妹没事(一更)
    ,。

    空山新雨后,秋意寒凉。

    两个围攻秦徵的高手,其中一个已经死了,另外一个见虞澍有难,想要脱身前去相助,秦徵从地上捡起一把剑,刺入了他的后心!

    虞澍的属下,剩了最后一个,将他背在背上,眼神戒备地看着叶翎。

    叶翎猛然逼近,虞澍被扔下,见那个属下跟叶翎交上手。

    旁边就是瀑布,虞澍连滚带爬地想要跳到水里去,趁机逃走,半个身子刚入水,被飞身过来的秦徵一脚踹回了岸上!

    然后,秦徵冲着虞澍的心口重重地踹了两脚!

    虞澍脸色煞白,吐血不止,倒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

    秦徵正要去帮叶翎,转头就见叶翎拧断了最后一个高手的脖子!甩手将他扔进了水潭之中,溅起的水花,拍打在虞澍身上!他神色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秦忆如清醒着,用仅剩的左眼,死死地盯着不远处那个美丽妖冶的女子,再想到自己毁容瞎眼,脸上的伤口都尚未结痂,疼得厉害,心中恨极怒极嫉妒至极!

    但幽暗的夜色,凌乱的头发,让秦徵和叶翎看不到秦忆如此时的眼神。他们也没有闲暇去注意这个。

    秦徵心中微松,还没说话,就见叶翎身子一晃,吐血不止,倒在了地上……

    “小叶丫头!”秦徵神色大变,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抱起叶翎,就见她眼神迷蒙,脸色涨红,脉息极其不稳,还在吐血。

    这次碰面,叶翎能说话的时候,有人盯着,没敢多言。后来没人盯着,她发不出声音,所以秦徵到现在都不知道叶翎刚刚突然的爆发是怎么回事。

    不过显然,她现在身体状况很危险!很像是走火入魔的症状,一个不小心,就会爆体而亡!

    秦徵把叶翎扶正,他盘膝坐在叶翎身后,双手贴在叶翎后心,用自己的内力,跟叶翎紊乱的内息抗衡。

    片刻后,秦徵额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心中惊骇!叶翎的内力实在是太强横了!若是控制不住,必有性命之危!

    秦徵凝神,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救叶翎!

    不远处的秦忆如,眼眸阴鸷地看着这边。叶翎出问题,有危险,秦徵正在救她。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秦忆如仿佛突然才清醒过来,开始呼喊秦徵:“爹……爹我好疼啊……爹……快救救我……爹……”

    秦忆如一声一声地喊,一声比一声高,用上了全部的气力,不遗余力地去扰乱秦徵!她心中也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让叶翎死!

    躺在水潭边,吐血不止的虞澍,明知逃不了,但他知道叶翎不会杀了他。一听到秦忆如的声音,虞澍就知道秦忆如在打什么算盘。

    脑海中一瞬间闪过一个念头,虞澍想要出卖秦忆如,因为这次的事情全都是被秦忆如出的馊主意毁掉的,他恨不得杀了秦忆如!

    但是转念,虞澍改了主意。

    秦忆如这个虚伪又下作的贱人,留着她,让她继续去祸害秦徵,祸害南宫珩和叶翎才好!而且,他手中有秦忆如的把柄,接下来,或许还可以利用……

    不过不管秦忆如怎么喊,秦徵此时只顾着救叶翎,已经屏蔽五感。任秦忆如叫得撕心裂肺,秦徵都没有任何反应。

    叶翎已经失去了意识,秦徵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眉头紧紧地拧着!再这样下去,他很有可能救不了叶翎,自己的丹田也会遭受无法逆转的重创!但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要继续下去!

    秦忆如喊得嗓音沙哑,然而秦徵根本不理她,她面色扭曲,浑身颤抖,气得快吐血了。

    突然,一阵凉风掠过,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秦忆如看到那熟悉的背影,瞪大眼睛,神情激动:“二师兄!”

    是南宫珩来了!

    不过秦忆如深情的呼喊,再次被无视。

    南宫珩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看到叶翎的情况,心中一沉,捏住叶翎的下巴,往她口中塞了三颗药丸,面对着叶翎坐下,伸手贴在她前胸,跟秦徵一起,压制她的内息!

    一刻钟过去,半个时辰过去,一个时辰过去。

    虞澍和秦忆如躺在地上,冻得直打哆嗦。秦忆如今日淋雨,被打,受伤毁容瞎眼,这会儿全身虚弱,意识也渐渐模糊,眼皮沉重地合上了……

    南宫珩带了属下来。四个黑衣人,悄无声息地出现,盘膝坐在四个方向,为南宫珩和叶翎护法。至于旁边的虞澍和秦忆如会不会被冻死,他们可不管。

    子时降至,明月高悬。

    秦徵满头大汗,脸色惨白,一口血喷出来,倒在地上!他已经撑不住了!

    南宫珩闭着眼睛,嘴角溢血,并没有停下。

    叶翎紊乱的内息被控制住了,但她受了十分严重的内伤,必须尽快疗伤。

    南宫珩的属下天枢抱起秦徵,把他送到了谷中小院,老妇人和虞澍住过的房间里,让他躺在床上休息。

    “阿如……阿如!”天枢要走,秦徵拽住了他的衣袖,神色焦急,“阿如怎么样了?”

    天枢皱眉:“前辈稍候,我出去看看秦小姐在何处。”

    天枢出去,很快找到了已经不省人事的秦忆如,把她带到了秦徵面前。

    秦忆如脸上血肉模糊,一只眼睛的眼珠子破了,看起来丑陋可怖,浑身脏污不堪,被懂得嘴唇青紫,浑身发抖。

    秦徵不顾自己的身上,从床上下来,抱着秦忆如,把她放到床上去,给她盖上被子,揉搓着她冰凉的双手,看着她凄惨的样子,不禁老泪纵横。

    天枢离开,又把虞澍拎过来,扔在了房中地上。

    虞澍还有用,不能死。

    然后天枢找到了小院中的厨房,点了火,烧上水,想着南宫珩和叶翎等会可能需要用。

    寅时一刻。

    南宫珩收手,抱住了叶翎。

    “小叶子?”南宫珩在叶翎耳边轻轻唤了一声。

    叶翎昏迷着,没有反应。南宫珩打横抱起叶翎,往亮着光的小院飞去。

    进了一个没人的房间,南宫珩把叶翎放在床上,给她把脉。她的内息渐趋平稳,但筋脉受损严重,接下来一段时间,不能再用内力,需要好好休养。

    南宫珩又给叶翎喂了一颗药,握着她的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小叶子,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我还怎么活……”

    脚步声响起,天枢端着一个木盆,送了热水过来。

    南宫珩从怀中拿出一块干净的帕子,用热水给叶翎擦了擦手,擦了擦脖颈,看到叶翎脸上的几道血痕,南宫珩心疼不已,小心翼翼地把叶翎的脸擦干净,拿出伤药来,轻轻抹上。

    南宫珩过去,把门关好,从里面拴上,然后解开叶翎的衣服,查看她身上各处。就见她双臂和双腿,还有背部,都有大大小小被磕碰过的淤青。

    这都是叶翎坠崖的时候不可避免撞到的地方,甚至有些是故意撞的,因为当时她身体下落的趋势控制不住,保命要紧。

    南宫珩给叶翎清理伤处,小心地上药,虽然叶翎此时感觉不到疼,但南宫珩心里疼得厉害。

    如今也不过才刚到八月初三,叶翎被抓来这个地方,一天一夜。

    南宫珩从叶翎离开后就没休息过一刻,安排人扩大范围,搜寻西凉城周边。

    但这里是虞澍采药时无意中发现,精心选中的隐秘之地,是虞澍给自己准备的备用神医谷,而楚明泽还专门把谷中各个出入口都做了伪装,很难找。

    南宫珩一发现这个地方,就第一时间冲了进来,若他再来得晚一些,秦徵拼尽全力,也未必能把叶翎救回来。

    那老妇人天生残疾,但习武资质远超虞澍,实力强横。叶翎从她那里得到的内力,勉力使用,很快就失控了,她的筋脉根本承受不住。

    天色将明,叶翎依旧没苏醒,南宫珩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隔壁房间里,秦忆如幽幽醒转。

    秦徵已经把她的脸和手清洗过,问天枢要了治疗外伤的药物,给她抹上,找了干净的布,把她脸上的伤包起来,就露了一只眼睛,鼻子和嘴。

    睁开眼,秦忆如看到秦徵,哽咽着叫了一声“爹”,扑到秦徵怀中,嚎啕大哭。

    秦徵心疼不已,连声对秦忆如说:“都是爹没保护好你,都是爹的错……”

    秦忆如的伤心是真的。她引以为傲的容貌被毁了,一只眼睛瞎了,叶翎没死,南宫珩来接她了……

    “爹……我以为……我以为你不要我了……”秦忆如泣不成声。

    “不会的,爹怎么会不要你呢?”秦徵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秦忆如泪眼朦胧,抽抽噎噎地说:“昨日……昨日叶翎跳崖脱身,只救了爹走……那个虞澍跟他的阿姐,把对叶翎的所有怒火,都发泄到了我身上……他们把我当成了叶翎,羞辱我,打骂我,掐我的脖子,划我的脸……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秦忆如在颠倒黑白。

    事实上秦忆如被打被骂,都发生在秦徵被救走之前。

    虞澍姐弟从来也没有把秦忆如当做叶翎,对秦忆如的怒火,是因为她自己节外生枝出的馊主意,坏了他们的大事!

    但秦忆如这样说,就是故意往叶翎身上泼脏水,想让秦徵认为,她受的伤遭的罪,全都是代替叶翎受的,是叶翎害她遭受无妄之灾。

    秦徵闻言,心中大痛,眼眶泛红:“阿如,都是爹的错,你放心,爹一定想办法,把你的伤都治好!一定会有办法的!”

    让秦忆如失望了,秦徵根本没有领会她的意思,只字不提叶翎,更别说迁怒到叶翎身上。

    秦忆如不甘心。在她看来,就是叶翎的错!是因为叶翎杀死了原来的虞澍,害得虞澍舍弃神医谷躲到此处,去逍遥谷抓了他们父女当人质!否则事情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

    “爹,我好恨啊……我们原先在逍遥谷,过着安宁日子,与人无争……我们什么错都没有,虞澍想对付的人是叶翎,却害得我们险些丧命……我……我好疼……好难受……我是不是一辈子只能当个独眼瞎子了……我好怕……”秦忆如哭得好不伤心。

    秦徵这会儿反应过来,秦忆如这是怪上叶翎了!

    秦徵拧眉,正色,语重心长地说:“阿如,不要说那样的话。这件事,从头到尾,小叶都没错。要说牵连,阿珩才是我的徒弟,虞澍真正想对付的人是阿珩,跟小叶有什么关系?小叶冒险来救我们,若不是她来得及时,咱们现在不定什么样呢!”

    秦忆如闻言,眼底闪过一丝怨毒之色!秦徵向着南宫珩就算了,就连叶翎,他都这么维护?明明她才是秦徵唯一的女儿!

    但秦忆如不想想,如秦徵所言,她是南宫珩的师妹,秦徵是南宫珩的师父,他们被抓做人质,非要迁怒,也是该怪南宫珩,跟叶翎有什么关系?

    况且,当初虞澍去逍遥谷抓人,利用南宫珩设置的机关,秦忆如完全有机会假意低头,通知秦徵,以秦徵的实力,两人安全脱身不是问题。

    是秦忆如自己选择成了虞澍的“人质”,自以为是地当成合作,结果玩脱了,自食恶果。

    “阿如,”秦徵深深叹气,“昨日若不是小叶,爹已经没命了。爹知道你跟她先前有一点过节,但都过去了,而且那回的事,都是你的错。小叶真的是个好孩子,聪明,本事大,心地善良,以后你可要多跟人家学学,跟她好好处,知道吗?”

    秦忆如听到这话,低着头,气得快吐血了,却清醒地知道,如今她只能依靠秦徵,绝不能让秦徵怀疑上她!

    于是,秦忆如乖巧地点头,流着泪说:“我知道的,爹……我都知道,我没有怪叶翎的意思……我只是……太难受了……刚刚有些口不择言……可我的脸,我的眼睛,若是治不好,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放心,爹会想办法的。”秦徵安慰秦忆如。

    全程趴在旁边地上,听得清清楚楚的虞澍,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秦徵摊上秦忆如这么个贱女儿,早晚被秦忆如害死!

    这次是叶翎来得及时,把秦徵给救了,不然按照虞澍姐弟原本的计划,今日就要砍了秦徵的手脚,送去给南宫珩……

    听到脚步声,秦忆如抬眼,就见南宫珩进来了。他面色冷肃,依旧如天神般俊美无俦。

    “师父没事吧?”南宫珩问了一句。

    秦徵摇头叹气:“没事,歇歇就好了,最要紧的是小叶,她怎么样?醒了吗?”

    南宫珩摇头:“没醒,但已无性命之忧,需要休养一段时日。”

    “那就好,那就好……”秦徵连连感叹,“这回全靠小叶,她真是太厉害了,她可是为师的救命恩人啊!”

    秦忆如本来怕南宫珩看到她如今丑陋不堪的样子,但她一直盯着南宫珩,却见南宫珩始终连个眼神都没给她,仿佛她根本不存在一样,不由心中又有些气恼伤心。

    “二师兄!”秦忆如忍不住,叫了南宫珩一声。

    南宫珩皱眉,看了一眼秦忆如。

    秦忆如仅剩的一只眼睛盈满了泪水,但曾经她这种表情是我见犹怜,如今只剩下滑稽丑陋又做作。

    “二师兄……”秦忆如痴痴地看着南宫珩,带着哭腔说,“我没事的,我的伤没事的,不怪你,全都不怪你……我和爹这次遭遇这些,都不是你的错,如今利用我们抓到了虞澍,你的蛊毒,有救了……”

    真真是无怨无悔,痴女深情。

    秦徵闻言就皱了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南宫珩说:“阿珩啊,阿如这回遭了大罪,她的伤,接下来就靠你了。”

    秦忆如心中一喜。在想她这次因为南宫珩才遭难,南宫珩一定会亲手给她医治,到时候,他们就会有很多独处的机会……

    结果,秦徵话音刚落,南宫珩神色冷漠地说:“师父,师妹刚刚说了,她没事,那我就不多事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