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琳琅的理想人生〕〔农门丑妻〕〔月宁安陆藏锋〕〔我给冥界做代购〕〔电影人传奇〕〔我成了玉帝粉丝群〕〔天网〕〔篮球特长生〕〔穿越最狠驸马爷〕〔六零医妻有空间〕〔御灵武道〕〔强势夺爱:傲娇总〕〔萧阳叶云舒超级王〕〔神豪花钱就能变强〕〔文明的救赎(超维〕〔没人比我更懂强化〕〔名监督的日常〕〔无敌狂婿〕〔哑巴新娘:季少的〕〔江小烨李岚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76.脱离掌控的游戏(二更)
    ,。

    因为石洞入口一直有人看守,所以秦徵和叶翎说话很注意。

    有些事,叶翎并没有告诉秦徵,譬如她是那妖妇选中的宿主。

    打坐修炼一整夜,天亮时,叶翎睁眼,就见秦徵脸色苍白,靠着石壁,嘴角溢血。

    因为他的丹田被虞澍用毒药封住,他昨夜试图运功,结果身体再次遭受了创伤。

    叶翎微叹,也没说什么。

    早饭还是楚明泽送来的,简单粗糙,只为果腹。

    两人多少吃了些,楚明泽又把碗筷收走了,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这日天气阴霾,一早狂风大作,像是要下雨。

    守在石洞入口的四个高手,奉虞澍的命令,把秦徵和叶翎一起请了出去,带着他们往上走。

    山路崎岖,后来两人被提起来,走到了临近山顶的地方,有一个平台。

    平台旁边也有一个瀑布,约莫七八米高,水声阵阵,下方谷中的瀑布就是从这里流下去的。

    一直往前走,就是悬崖。悬崖边上有一颗古松,上面用绳子吊了一个人,披头散发,神色惊惶,是秦忆如。

    秦徵神色大变,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叶翎眸光一凝,试了一下,她也说不出话来了,应该是今早的吃食或者清水里面下了哑药,她和秦徵都中招了。

    叶翎的医术和毒术是跟着风不易学的,风不易是虞澍的徒弟,叶翎自认为医毒这方面,跟虞澍还有很大的差距。虞澍下毒,叶翎是躲不过的,除非一直饿着,什么都不吃,水也别喝。

    “爹!”秦忆如看到秦徵,带着哭腔喊了一声。

    秦徵心急如焚,被推着往前,差点一头栽倒,站稳抬头,就见虞澍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老秦,你还记得,不久之前你对我说,你不欠南宫珩什么,你跟小如因为南宫珩,才遭受了无妄之灾,落入险境,而且你对转生蛊很有兴趣,所以想跟本尊合作。”虞澍冷笑,“只是本尊认识你这么多年,对你的性子也有了解,对你的武功更是了解,所以轻易不敢相信啊!今日,本尊就给你一个机会,让本尊看看你的诚意如何!”

    虞澍话落,不等秦徵说什么,他目光一转,落在叶翎身上,眼眸阴鸷:“叶翎,不要以为本尊真的不会动你!你害得本尊失去多年苦心经营的神医谷,只能躲在这个破地方,本尊恨不得撕了你!今日,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叶翎面色平静如斯,看着吊在悬崖边上的秦忆如,大概猜到虞澍要做什么了。

    “把她也吊到那边去!”虞澍冷声说。

    而后,叶翎被两个高手一左一右提着,大步走到了悬崖边的大树下,绑了她的双手,把她吊在了另外一边!

    秦徵急得双目赤红,气得浑身颤抖,却被控制着,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秦忆如和叶翎飘在悬崖上方,只要绑着他们的绳子断掉,等待她们的,将会是坠落深渊,粉身碎骨!

    虞澍欣赏着秦徵难看的脸色,十分满意,朝着秦徵走了过来。

    到了近前,秦徵一口吐沫,啐到了虞澍脸上去!死死地瞪着他!

    虞澍面色一沉,抬手拭去脸上的吐沫,狠狠地打了秦徵一巴掌!

    “老秦,作为多年的老友,本尊是想给你活路的。你若是再不识相,只能跟那边你的宝贝女儿,和你的徒弟媳妇儿,一起去死!”虞澍冷笑,话落拿出一个药瓶,从中倒出一颗药丸,掰开秦徵的下巴,塞了进去。

    秦徵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意识到自己能说话了,对着虞澍破口大骂:“你这个狗杂种!老不死的贱人!你敢动她们,老夫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虞澍听着骂声,不气不恼,狂笑三声,伸手指着悬崖边那棵树,看着秦徵说:“她们两个,今日只能活一个,你来选!你选好之后,本尊就送另外一个上路!”

    虞澍话落,秦忆如痛哭不止,连声叫着爹。

    叶翎闭上了眼睛,心中骂了一句,虞澍这个狗东西不得好死!

    显然,今日是虞澍设的局。叶翎知道虞澍不敢真的杀了他,但这一局,折磨的是秦徵。

    若秦徵选择秦忆如,让叶翎死,那么秦徵必然无法再面对南宫珩这个徒弟。

    若秦徵选择叶翎,让秦忆如死……叶翎觉得,不可能,不合理。她跟秦徵之前就认识,但秦徵是南宫珩的师父,不是她的师父,他们之间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可言。

    从叶翎的角度,她认为面临这样的抉择,秦徵选择他唯一的女儿秦忆如活着,天经地义。秦忆如是不是个好人,在这种时候,并不重要。

    秦徵神色痛苦地跌坐在地上,不禁老泪纵横。一个是他从小养大的女儿,一个是他徒弟的爱人。若是叶翎今日没了,以南宫珩的性子,怕是要疯了!

    “虞澍!”秦徵看着虞澍厉声说,“你有种就杀了我!用这种龌龊手段,下作无耻!”

    “老秦,我可没耐心看你在这儿发疯。”虞澍冷笑,“你想什么都要,哪有那么好的事?人生,不就是要有取舍吗?孰轻孰重,你心里明明有答案,不用在这儿装好人了!把那个答案说出来,省得浪费时间!”

    秦徵跌坐在地上,低着头,喃喃地说:“我选……我选……”说着,秦徵猛然抬头,看了看脸色苍白的秦忆如,又看了看闭着眼睛的叶翎,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着悬崖边走去。

    虞澍抱臂嗤笑。在他看来,秦徵必然会选秦忆如,如今的痛苦纠结,真是虚伪!

    “爹!爹……”秦忆如还在哭,满面泪痕。但其实,她除了觉得被吊在这里有些难受之外,心里很得意。她眼角的余光一直在看叶翎,叶翎到如今依旧冷静如斯,让秦忆如看着十分碍眼!难道叶翎以为,秦徵会选择她吗?别做梦了!

    秦忆如一直都觉得,秦徵太死板。他武功那样高,想要什么不是唾手可得?非要隐居在深山老林之中,过着清苦日子。秦徵自得其乐,但秦忆如一点儿都不喜欢!她想要的不是那些!

    所以,秦忆如觉得,这次也是个好机会,一旦破除秦徵为人的原则,让他亲眼看着叶翎死去,他接下来必然不可能还像曾经那样。秦忆如觉得虞澍没什么不对,他想要什么,不择手段也要得到,靠自己的能力,这有什么错?

    “阿如……”虞澍抬头,看着秦忆如。想起秦忆如被他捡回去的时候,还在襁褓之中,那么小,那么可爱。他笨拙地当爹又当娘,看着秦忆如,一点一点长大。这个孩子的存在,让他的人生,不再那么孤单凉薄,给了他很多慰藉。

    “爹……救我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秦忆如一直在哭。

    秦徵伸手,抓着秦忆如的衣服,连连摇头说:“阿如别怕,别怕啊,爹不会让你死的。”

    秦忆如泪眼朦胧,心中却是一喜!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秦徵选择的当然是她!

    秦徵放开秦忆如,走向了叶翎。

    虞澍和秦忆如都在想,秦徵这是去跟叶翎诀别的。

    秦忆如已经等不及要欣赏叶翎的脸色了,看她在死亡面前,还能怎么装?

    “小叶丫头,你是个好孩子,阿珩能碰上你,是他的福气。”秦徵开口,沉声说。

    叶翎依旧闭着眼睛,心如止水。她也认为秦徵必然选择秦忆如,甚至觉得这是应该的,至于秦徵再跟她说什么,没有意义了。叶翎并不怪秦徵,况且她很清楚虞澍不过是在玩他们,不可能真的让她去死。但看虞澍这架势,她今天可能要吃点苦头了。

    不过……叶翎微微仰头,看了一眼吊着她的绳子,又低头看了一眼下方,再次闭上了眼睛。

    “小叶,当初老夫说将阿珩逐出师门,并不是真心的。他是老夫最得意的弟子,也是老夫最喜欢的孩子。阿如因为阿珩,做了错事,是老夫没有教好她,都是老夫的错,希望你们不要怪她。”秦徵沉声说。

    叶翎蹙眉,秦徵说这么多做什么?是在解释他的女儿是个好孩子,所以他必须要救吗?没必要。

    下一刻,就听秦徵沉声说:“小叶,等你见到阿元和阿珩的时候,转告他们,好好活着,做人最重要的是无愧于心。”

    叶翎心中一沉,猛然睁开眼睛,就见秦徵跨步站在了悬崖边儿上,背对着深渊,退一步,就是死!

    虞澍神色一变:“秦徵,你要做什么?还不快去把他抓过来!”

    “别过来!”秦徵说着,又往后退了半步,有石块坠落,他一只脚已经悬空了,看着虞澍,神色平静地说:“姓虞的,认识你,是老子倒了八辈子血霉!错看你,是老子瞎了眼!老子可以死,但绝对不跟你这种贱人同流合污!我知道,你想让叶翎死,还要逼老子来决定这件事,你这个断子绝孙的狗杂种,别做梦了!叶翎是阿珩的媳妇儿,老子第一次见她就喜欢得紧,她跟阿珩都那么好看,老子等着他们生个天下第一好看的娃娃,管老子叫师公呢!你最好别动她,否则阿珩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你不是一直在找一样宝贝吗?那东西就在老子手里!老子只告诉过阿如一个!”

    “爹,不要!”秦忆如神色大变,万万没想到,秦徵最后的选择竟然是自己死!秦忆如根本不知道虞澍在找什么宝贝,但这是秦徵在交代后事,给她的一张保命符!

    叶翎也突然明白了秦徵之前说的话!秦徵提到秦忆如,是希望他死后,叶翎和南宫珩能够帮忙照顾他的女儿!

    “可恶!快去把他抓回来!”虞澍气急败坏!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超出了他的预料!在不能伤害叶翎的情况下,秦徵是个很重要的胁迫南宫珩的人质!不能死!

    就在两个高手冲过去抓秦徵的时候,秦徵闭上眼睛,朝着身后倒去。

    结果下一刻,异变突生!

    被绳子吊在树上的叶翎,在刚刚所有人都盯着秦徵的时候,默默地用她手中铁链锁扣的尖端,割断了绳子!

    叶翎摆脱桎梏,一脚将秦徵踢了回去,然后她的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下坠落……

    “不……”秦徵双目凸出,大吼了一声,扑倒在悬崖边上,只见叶翎的身影在视线中,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山间迷雾之中。

    虞澍被这突然的变故给惊住了,反应过来,冲到悬崖边往下看,气急怒极:“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下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若是叶翎死了,他的阿姐定会跟他翻脸的!因为今日之事,全都是他自作主张!

    秦徵哭得泣不成声,秦忆如也呆愣愣的,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不过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虽然过程跟她预想的出入很大。

    “把秦徵带回去!”虞澍紧握着拳头厉声说。

    立刻有人拖走了秦徵,然后虞澍下令,把秦忆如从树上放了下来。

    秦忆如揉着发疼的手腕,看着虞澍一脸的怒意,有些不解,嘴角扯出一抹笑容来:“虽然过程曲折,不过结果很好。恭喜虞伯伯,大仇得报。”

    秦忆如话音刚落,虞澍上前扯住了她的头发,把她重重地甩到地上,狠狠地踹了好几脚:“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若是叶翎死了,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忆如一身狼狈,不可置信地看着虞澍,面色扭曲:“为什么?”

    虞澍抬脚踹在了秦忆如的脸上,厉声说:“你这个丑陋无能又愚蠢的贱人!你还问为什么?因为叶翎比你美,比你优秀,是我阿姐看中的人!我今日只是想吓唬她,没想让她死!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自作聪明的蠢猪!老子一开始就应该弄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