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流哥哥捡到我了〕〔别叫我歌神〕〔大佬她成了霸总亲〕〔当训练家开了外挂〕〔青衣先生〕〔巨星从退伍开始〕〔逆天神医妃〕〔序列玩家〕〔我真是个律师〕〔穿成摄政王心尖尖〕〔我在边关种田忙〕〔季汉长存〕〔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75.叶翎被擒,秦忆如的毒计(一更)
    ,。

    八月初一,子时刚过。

    更深露重,两个高手带着秦徵一路疾行。

    很快,秦徵就发现,他们走的方向,与来时不同。

    “这是要去哪儿?”秦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其中一个高手出掌劈在了秦徵后颈,把秦徵打晕,甩在背上,继续朝着与新神医谷相反的方向走。

    南宫珩和叶翎从一开始就没现身,打算利用这次机会,找到虞澍和老妖婆的巢穴。不然接下来百里夙会不得安宁。

    一旦让他们抓到百里夙,如叶缨所言,这些人定会销声匿迹,再也找不见,直到他们做成了转生蛊,卷土重来,后患无穷。

    至于秦徵,他作为重要人质,南宫珩和叶翎不出现,虞澍暂时不会动他。

    若真如了虞澍的意,一开始就“上钩”,接下来虞澍定会死死地抓着秦徵这个人质,得寸进尺,为所欲为。

    疾行两个多时辰,到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分。

    远远地看着目标人物进了一个黑魆魆的山谷,消失在视线中,南宫珩和叶翎停下了脚步。

    “这里可能是他们新的窝点。”叶翎说。

    “也可能是个陷阱。”南宫珩眸光幽暗。

    “所以,按照一开始说好的,我去最合适,你一旦出现,对方有可能会想方设法诱发你的蛊毒,防不住。”叶翎说。

    “小叶子……”南宫珩紧紧地抱着叶翎。他不想让叶翎去,但事到如今,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一旦他的蛊毒被诱发,后果更严重。

    “放心。”叶翎微笑,推开南宫珩,踮脚亲了他一下,“我不会有事的。你一个时辰之后再进去,若这里真是陷阱,我被抓走了,你就往相反的方向去查。他们新的窝点应该就在西凉城附近,不会太远。”

    看着叶翎纤细的身影冲入了山谷之中,南宫珩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既然决定了,就做好接下来的准备。

    叶翎进入山谷,就听到了水声。

    谷中有一条小溪,夜风在耳畔呼啸,阴森渗人。

    没有光亮,叶翎已经基本确定,这里是专门设置的陷阱了。虞澍那一派之中,有人算到了他们会避开正面交锋,暗中跟踪。

    但叶翎并不是太担心。因为他们提前设想过各种可能,如今面对的,只是其中一种。

    利箭破空!

    叶翎眸光微凝,侧身避开。那支箭没入了身后的一块巨石之中,巨石炸裂开来。

    四个高手从不同的方向出现。朝着叶翎攻了过来!

    天邪剑出鞘,寒光湛湛!

    叶翎一人迎上了四个高手的围攻,她必然不敌,但并不担心会有性命之危。

    因为有了前面的经验,叶翎十分确定,那个老妖婆不舍得杀她。有恃无恐,这也是她这次以身涉险的原因之一。

    暗处有双眼睛,盯着战局中那个虽然打得吃力,但并不见慌乱的窈窕身影。

    是楚明泽。

    老妖婆和虞澍姐弟并没有想到南宫珩直接不出现这种可能,但楚明泽想到了。

    而这里,就是他故意设下的陷阱。他手中还拿了虞澍给他的,专门用来对付南宫珩的毒药。但可惜的是,来的是叶翎,只有她。

    不过楚明泽并不是太意外。这不是他跟叶翎第一次交手,最开始叶翎毁灭永生岛,骗走老妪一甲子内力那件事,就让楚明泽印象深刻。

    但如今的问题在于,既然是叶翎,那就是不能动的人。放走她?还是抓走她?

    若是放走,后面的事又成了一个循环。若是抓走,这个人质,比秦徵可有用多了!

    在四个高手伤到叶翎之前,楚明泽提着秦徵,出现在不远处,开口冷声说:“住手!”

    四个高手闻声而退,但依旧把叶翎围在中间。

    叶翎转身,看着不远处的两道黑影。

    “楚世子,上次约我在望月山顶相会,我去了,你怎么没有出现呢?”叶翎似笑非笑地说。

    对于叶翎一眼认出自己,楚明泽并不惊讶。

    “南楚都亡了,战王妃。”楚明泽声音低沉。

    “去了晋阳城,怎么不去喝一杯我的喜酒?”叶翎再问。

    “恭喜夜王妃。不过两次成亲,跟同一人,夜王妃迄今为止依旧冰清玉洁。待你下次成亲,我定前去恭贺!”楚明泽冷声说。

    叶翎轻笑:“那我们说好了。若我再嫁一回,你来喝喜酒。”

    言语交锋,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叶翎再次见识到了楚明泽说话做事滴水不漏的功力,并且很确信,楚明泽是现身来“救”她的,否则不会浪费这个时间。因为她是不能动的人。如此,就好办了。

    “废话不多说,南宫珩的师父在我手中,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否则,我现在就杀了秦徵!”楚明泽冷冷地说。

    “好。”叶翎没有犹豫,收起自己的天邪剑,朝着楚明泽扔了过去。

    楚明泽握住天邪剑,将两根铁链踢向叶翎:“不敢冒犯夜王妃,自己戴上!”

    有些事,心照不宣,无需多言。跟聪明人为敌的“好处”就是,都知道对方下一步要做什么,多余的事毫无意义。

    叶翎捡起地上的铁链,先绑在了双脚脚踝上,锁好,而后,又把双手锁起来。

    锁链够长,倒是不影响走路抬手,甚至还可以用轻功。但想要用武功,就会处处受制。

    叶翎抬手,铁链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我的诚意。现在,该带我去见我那位亲爱的师父了吧?”

    楚明泽眼眸微眯:“你还真是有恃无恐。”

    “你们给的勇气,谢谢。”叶翎微笑。

    “你以为,你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能脱身,还能救出秦徵吗?”楚明泽冷声说。

    “这个问题,你先记着,我会给你答案的。”叶翎很淡定。

    楚明泽目光幽深地看了叶翎一眼,突然开始怀疑,带叶翎回去,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转念又想,做主的不是他,他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带走!”楚明泽话落,提着昏迷的秦徵飞身而起,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山谷。

    叶翎在四个高手的包围下,自己飞身,追上了楚明泽。

    一个时辰之后,天光微亮。

    南宫珩进了山谷,空无一人。风停了,晨雾笼罩,溪水潺潺。

    南宫珩看到了被利箭射穿的巨石,看到了打斗的痕迹,反复确认,没有血迹,微微松了一口气。按照原计划离开,以西凉城为中心,往这个山谷相反的方向去查。

    天亮之前,叶翎的双眼被蒙上了黑布,两个高手一左一右提着她,往新神医谷的方向赶。

    入夜时分,速度放慢,叶翎知道,到了。她听到了哗哗的水声,像是瀑布。

    走到一个阴凉的地方,叶翎被放开,楚明泽伸手扯了她面上蒙眼的黑布。

    是在一个石洞里面,旁边地上是秦徵,尚未苏醒。

    “夜王妃请在此地休息,稍后我会送水和吃食过来。”楚明泽始终不曾出恶言。

    叶翎表示,高段位的敌人,不会用言语刺激来找存在感。相反,楚明泽一直在降低他的存在感,但该做的事情,一点没少做,不该做的事情,一点儿都不碰。这个人,很危险。

    “多谢。”叶翎神色平静,头发被风吹得微微有些凌乱,盘膝在地上坐了下来。

    楚明泽离开,石洞入口处守了四个高手,叶翎逃出去的可能性为零。

    此时,老妇人和虞澍姐弟,正在吃晚饭。完颜幽在老妇人身旁伺候,秦忆如坐在虞澍身旁。

    “主子。”楚明泽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虞澍神色一喜:“你回来了!事情如何?”

    秦忆如蹙眉:“我爹呢?南宫珩现身了吗?”

    虞澍跟秦忆如说的是,只要南宫珩现身,他的人利用秦徵,可以让南宫珩束手就擒。她很期待。

    楚明泽进门,微微躬身:“回主子的话,南宫珩和叶翎并没有前去西漠河畔赴约。”

    虞澍面色一沉,老妇人冷哼了一声:“阿弟,看来都被赤焰说中了!他们是不是跟踪你们?结果如何?抓到了吗?”

    楚明泽恭敬地说:“跟踪的人只有叶翎,已经被带回来。”

    话落,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老妇人握着拳头,神色复杂,想起当初在永生岛,被叶翎坑骗的经历,不由心中又恨又怒!

    虞澍想到了在晋阳城,叶翎擒住他,羞辱他,伤他,最后逼死他的情景,面色阴沉至极!

    完颜幽只是在想,木苍是被叶翎抓的,若是能见到叶翎,她就能知道木苍现在如何。

    至于秦忆如,她的神色一变再变。想起初见叶翎时的情景,想起南宫珩为了叶翎,对她做的事!

    秦忆如期待的是见到南宫珩,但如今叶翎被擒,秦忆如非但没有失望,反而突然很想笑,接下来,叶翎别想好过!

    “她在哪儿?”虞澍冷声问。

    “与秦徵关在一处。”楚明泽恭敬地说。

    “带她过来!”老妇人厉声说。

    秦忆如看到老妇人和虞澍的脸色,心中在想,这些老毒物似乎都跟叶翎有深仇大恨的样子,看来不用她出手,叶翎接下来就会很惨。

    想到秦徵,以及这次没有出现的南宫珩,秦忆如眼眸微闪,站了起来:“我还是避一避吧,省得让我爹怀疑什么。”她决定继续伪装下去,看情况行事。

    老妇人和虞澍如今满心都是对叶翎的恨,根本懒得理会秦忆如。

    秦忆如默默离开,回到房间,窗户开了一条缝,盯着这边的动静。

    此时石洞之中,秦徵幽幽醒转,睁开眼,发现还在原来的地方。偏头,看清身旁之人是谁,秦徵猛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小叶丫头!你……你怎么在这里?”

    叶翎原本在闭目养神,听到秦徵的声音,睁开眼睛,起身把秦徵从地上扶了起来,面色平静地说:“我是来救师父的。”

    听到这声师父,秦徵眼眶微红:“你跟阿珩成亲,为师都没去喝喜酒,你们不会怪我吧?”

    “会,阿珩好伤心呢。”叶翎微微一笑。

    “你这丫头,这会儿还有心情开玩笑!”秦徵瞪了叶翎一眼,原本糟糕透顶的心情,倒是突然好了一点,压低声音问,“你跟阿珩,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叶翎眨了眨眼睛,无奈地说:“原本是想跟踪你们,先找到这些杂碎的藏身之处,然后再伺机动手的。结果没想到,落入了陷阱。”

    旁边有人,有些话,不能活。

    秦徵也知道,便没再问,只是唉声叹气,眉头皱得更紧了。

    “师父,秦姑娘呢?她没事吧?”叶翎问起秦忆如。她本以为,秦忆如会跟秦徵关在一处,结果到现在都没见到人。

    秦徵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阿如也被抓来了。虞澍那个老贱人,为了控制我,把阿如关到了别处去,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这个样子……”叶翎点头,“师父武功高强,原本在闭关修炼,怎么就被抓住了呢?我听阿珩说,师父闭关的地方,有他专门设置的机关。”

    “当时虞澍要放火烧了我,阿如没办法,只能把机关打开了。”秦徵脸色难看,“我这个老家伙,以前总在阿珩面前说,要当天下第一高手。这回,可真是丢人了!给你们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秦徵说着,压低声音:“小叶啊,若是有机会,你就自己跑。如果有余力,帮我把阿如救出去,师父谢谢你。至于我这把老骨头,就听天由命吧!”

    叶翎心中微叹,点了点头说:“师父放心,我会见机行事的。”

    楚明泽出现在石洞入口:“夜王妃,主子有请。”

    秦徵拧眉:“你们要做什么?有什么冲我来!”

    “师父放心,没事。”叶翎起身,铁链窸窸窣窣,她慢慢地走到了楚明泽身旁,楚明泽转身,在前面带路。

    路过瀑布,叶翎多看了几眼。铁链在地上拖着,她走得很慢,楚明泽放慢脚步,并没有催促。

    进了一个小院,有几个简陋的木屋。最中间的那个,亮着光,门开着。

    叶翎进门,第一眼看到了认识的完颜幽,已经不是当初在楚皇寿宴上面,舞姿绝艳,神采飞扬的北胡公主了。她消瘦得厉害,整个人憔悴不堪,视线与叶翎对上,又立刻垂了头去。

    然后,叶翎看到了一个老妇人和一个老头,陌生的面孔,但她知道,这就是永生岛的老妪,和神医谷的虞澍。

    老妪和虞澍看着叶翎的眼神,冰寒阴冷。

    叶翎唇角微勾,笑得乖巧温柔:“师父,虞前辈,又见面了,别来无恙。”

    昏黄的光映照着,叶翎面容绝色,笑容清丽,让老妇人和虞澍心中怒火升腾,一下子恨到了极点!

    “你这个贱人!真以为本尊不会杀你吗?”老妇人厉声说。

    叶翎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师父,久别重逢,怎么这么大的火气?我不是您老人家最爱的徒儿了吗?”

    楚明泽低着头站在门口,面无表情。他知道,叶翎在试探里面那两个人的底线。不得不说,胆子真大,嘴真毒……

    “阿姐!只要留她一口气,毁容残废,断手断脚,我都有办法让她恢复如初!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虞澍气得脸都绿了。

    “原来,虞前辈是师叔,先前失敬了。不过,虞师叔,上回我没动你,是你自杀,你的那口气,已经咽下了。”叶翎神色不见惧怕。

    “可恶!”虞澍起身,目露凶光,朝着叶翎抓了过来!

    铁链声响,叶翎抬脚,就把虞澍踹到了地上去:“师叔,身子骨不好,可要小心着些。”

    老妇人看着叶翎,阴测测地笑了起来:“蓝羽,你还真是没让本尊失望啊!本尊在想,若是这次放了你,等转生蛊成了,再想抓你,怕是不容易。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就留在为师身边吧!”

    “阿姐!必须要给她一点教训!”虞澍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快要气吐血了。

    “阿弟,你看不出她是故意激怒我们?没有意义的事情,不必做。”老妇人冷哼了一声,“有这个丫头在手,得到百里夙,轻而易举!接下来怎么做,多听听赤焰的意思!赤焰,把她带回去!”

    “是,主子。”楚明泽应声。

    叶翎拱手:“师父,师叔,气怒伤身,千万保重。”话落转身往外走,又被楚明泽带着,回到了原来的石洞之中。

    楚明泽送来了水和吃食,他刚走,秦徵问叶翎:“小叶,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伤你?”

    “没事。”叶翎摇头,“师父吃点东西吧。”

    秦徵又问:“那你有没有见到阿如?”

    叶翎再次摇头:“没见到。”

    秦徵神色担忧:“也不知道他们把阿如关在哪里。”

    此时,秦忆如从门缝里看着叶翎被楚明泽带走,又过来了。

    正好撞见虞澍从老妇人房中出来,秦忆如说,她有话想跟虞澍讲。

    “什么事?”虞澍怒意未消。

    “那个叶翎,毁了虞伯伯的神医谷,虞伯伯应该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吧?只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所以暂时不能动她。”秦忆如柔声问。

    “明知故问!”虞澍没好气地说。

    “虞伯伯,我有个想法。”秦忆如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我们应该,趁早杀了叶翎!”

    虞澍眼眸微眯:“你想做什么?”

    “虞伯伯听我说。我爹武功那么高,虞伯伯不是很想得到他的效忠吗?我有办法。虞伯伯让我爹选,我和叶翎,只能活一个!只要我爹选了我,害死叶翎,他无法再面对南宫珩,又想救我,只能跟虞伯伯站在一路!叶翎被抓回来,她死了,南宫珩怎么可能知道?依旧可以利用她,必要时候,我可以假扮她!”

    秦忆如今日见到叶翎,依旧那么美丽从容,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让叶翎死!越早越好!只有叶翎死了,她才会真的有机会跟南宫珩在一起!

    “小如,你可真是你爹的好女儿啊!”虞澍看着秦忆如冷笑。

    秦忆如垂眸:“我是我爹唯一的女儿,他先前却不肯帮我跟南宫珩在一起。虞伯伯不是答应要帮我吗?叶翎不死,我怎么会有机会?况且,这样做,虞伯伯也能报仇。留着她,对我们都没有任何好处!”

    虞澍眼眸微闪,缓缓地笑了起来:“好,你的办法着实不错,明日老夫会安排。”

    秦忆如并不知道叶翎是虞澍的阿姐选中的人,虞澍不能动她。但虞澍觉得,秦忆如的提议,真的不错。

    只要秦徵选了秦忆如,舍弃叶翎,秦徵跟南宫珩的师徒情谊,也就到头了。正好,趁机给叶翎一点教训!不然难消心头之恨!

    ------题外话------

    有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