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强婿〕〔六零医妻有空间〕〔叶玄苏轻竹〕〔战神军王叶玄〕〔一世战神叶玄〕〔废婿秦意夏言冰〕〔黑莲进化史〕〔薛安秦瑜〕〔情深慕白首: 顾先〕〔秦南明刘诗悦〕〔慕少放肆宠〕〔叶沁隗琛〕〔前任凶猛〕〔宋时雪〕〔都市废婿〕〔焚天血帝〕〔虚无之主游下界〕〔三爷,夫人她又惊〕〔帝国萌宝:薄少宠〕〔超级豪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74.八月初一(二更)
    “躲?躲哪儿去?”百里夙皱眉问。

    “当然是,躲在我姐身后,小心着不要被那些人抓走。”叶翎似笑非笑地说。

    百里夙当真站到了叶缨身后去:“这样吗?很有安全感。”

    叶缨反手拍了他一下:“神经病!”

    被打的百里夙神情愉悦,就听叶翎说:“姐夫,不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老话?”

    “嗯?”百里夙不解。

    “打是亲,骂是爱。”叶翎一本正经地说。

    百里夙眼睛一亮:“我听过,所以……”

    “所以你再不闭嘴今晚到院子里睡!”叶缨瞪了百里夙一眼。

    百里夙学着叶尘的样子,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对着叶缨眨了眨眼睛,表示他很乖……

    叶翎表示,她和南宫珩新婚燕尔,过得都没这么欢乐。主要原因是不能圆房,她不敢撩拨南宫珩,南宫珩也不敢乱来,怕把持不住,想想还真有点心酸啊!

    “坐下,说正事。”叶缨开口,百里夙连忙在她身旁落座,正了正神色。

    “你们有什么计划?替身?能蒙混过关吗?”叶缨蹙眉问。

    叶翎浅笑:“想过用替身,不过最终的计划是,什么都不用。这是虞澍的局,这一局,他已经占得先机,我们不能被牵着鼻子走。先引蛇出洞,后面的事,再见机行事。”

    “但那些人现在最主要的目标就是他。”叶缨说着,蹙眉看了百里夙一眼。

    百里夙心里正在想,叶缨真的很在乎他,就听叶缨说:“他直接被抓走不要紧,若是那些人盯上我和尘儿,还有母后的话,他们高手众多,我们防不住。”

    百里夙扶额,行吧,他直接被抓不要紧,不能伤害到最亲的人。叶缨说的,跟他心里想的完全一样。但他听着,还是有一点点伤心……

    “先过了八月初一再说。若是刻意把百里夙藏起来,只会让你们更危险。”叶翎说。

    百里夙点头:“小妹说得对。等过了八月初一后,不必给我安排替身,我也不会躲。那些人最好是直接找上我,这样可以避免牵连到你们。”

    叶缨凝眸,沉默不语。

    “过了今夜,姐夫你暂时不要出现。时间有点紧张,我跟阿珩现在就回西凉城去,你们还是按照原计划回京。”叶翎说着站了起来。

    “我让哑叔去帮你们。”百里夙说。

    叶翎摇头:“不必。哑叔留下保护你们,我们才放心。”

    “小妹,你们小心点。”叶缨神色担忧。

    叶翎潇洒摆摆手:“很快就再见了。”

    叶翎话落,南宫珩揽着她,一起离开。

    百里夙起身过去,看着窗外,视线中的黑影消失,他伸手把窗户关上,转头就见叶缨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睡吧,不早了,明早还要赶路。”百里夙把掉落在地上的书捡起来,抚平,放在桌上。

    叶缨没说话,起身往床边走去。

    两人如往日一样,躺在床上,中间隔了一个叶尘的距离。

    “百里夙。”叶缨开口,声音清清淡淡的。

    “嗯?”百里夙侧身看着叶缨。

    “如果有人抓了小妹,要求我用你去换,我不会犹豫。”叶缨神色平静。

    百里夙闻言,缓缓地笑了:“换!当然要换!你不愿意我自己也要去换!那也是我妹妹!”

    “如果有人抓了我和尘儿,让你选一个活着,你选谁?”叶缨问了一个张口之后就后悔,觉得很矫情的问题。

    百里夙愣了一下,目光灼灼地看着叶缨说:“我当然是救儿子,然后跟你一起死。你呢?假如我和儿子,让你选一个呢?”

    或许是百里夙的目光太炽热,叶缨竟觉得有些不自在,侧身背对着百里夙,凉凉地说:“我当然是救儿子,等你死了,我就带着他改嫁。”

    百里夙神色一僵,改嫁?开什么玩笑?

    “叶缨,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百里夙一字一句地说。

    “方才在小妹和妹夫面前,是谁一副急着去送死都别拦着的傻缺样子?”叶缨反问。

    百里夙嘴角微抽,突然反应过来,叶缨只是想跟他说一句,让他好好活着?!

    听到身后的百里夙又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叶缨踢了他一脚:“神经病,睡不睡了?”

    “我可以抱你睡吗?”百里夙连忙问。

    “你可以滚出去!”叶缨说着,拽过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百里夙神情愉悦:“你想得美,我才不走,我要赖着你一辈子!”

    曾经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百里夙,在叶缨面前,越来越贫嘴。

    曾经说话总是直来直去,一点都不喜欢拐弯抹角的叶缨,如今倒是跟百里夙卖起了关子。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变得奇奇怪怪……

    翌日一早再出发时,叶缨对明氏和叶尘说,京城有要紧的事,百里夙昨夜先一步离开了。

    明氏有些担心,叶缨肯定地说没有危险。

    至于逍遥谷出事,南宫珩和叶翎接下来要做什么,叶缨并没有告诉风不易和方元。他们都等着到西凉城后,与南宫珩和叶翎再会。

    一行人加快速度,赶路回京城。百里夙成了叶缨的影子,体会了一把当暗卫的感觉。

    南宫珩和叶翎离开之后,用最快的速度回西凉城去了。

    新神医谷,距离西凉城仅有一日路程。

    这里虽然是虞澍早就选好的备用之处,但因为来得匆忙,条件很简陋。秦忆如和完颜幽只能挤在一个小屋里住。

    怀着身孕的完颜幽,如今完全就是老妇人的丫鬟,每日给她洗衣做饭。她的孕肚微微显怀,但四肢越发纤细了。

    这会儿完颜幽正在谷中瀑布下的水潭边洗衣服。除了老妇人的衣服,还有虞澍的衣服,和她自己的衣服都要洗。

    她曾是北胡公主,嫁到南楚当了皇子妃,一直都是养尊处优的。后来跟了木苍,虽然日子过得并不富贵,但木苍很宠爱她,这些粗活从来不让她做。

    如今,完颜幽天天做粗活累活,她的手比原先糙了,整个人都麻木了。只有肚子里的孩子,和再见到木苍的念想,支撑着她。

    秋季谷中潭水透心凉,完颜幽的双手在水中泡久了,微微泛红。她抬手擦了一下额头的细汗,微微舒了一口气,把洗好的衣服端到向阳处,挂在树枝上晾着。

    衣服都晾上之后,完颜幽觉得有些头晕,把木盆放下,回了房间。

    一进门,一片阴影飘过来,秦忆如把她换下来的脏衣服扔到了完颜幽身上,颐指气使:“去把我的衣服也洗了!”

    完颜幽面色微沉。她到神医谷去的时候,是带了行李的。其中有一条新裙子,是木苍买给她的,她很喜欢,一直放在包袱里,不舍得穿。如今被秦忆如翻出来,穿在了自己身上。

    不过完颜幽原是高挑丰满的身材,秦忆如是娇小玲珑身材,比完颜幽矮一头,穿着完颜幽的裙子,松松垮垮的,并不合身,裙摆垂到地上,染了灰。

    “那是我的衣服。”完颜幽冷冷地说。

    秦忆如还在翻完颜幽的包袱,看有什么她能用的。因为她来到这里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带。

    听到完颜幽的话,秦忆如抬头,神色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认清你自己的身份!还当自己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呢?你现在不过是个丫鬟!”

    完颜幽眼见着秦忆如把她这么多年一直带在身边的一个木雕扔在了地上,心中怒极,那是她母亲留下的遗物!

    完颜幽冲上前去,推开秦忆如,把她的东西护在身后:“不要碰我的东西!”

    秦忆如看着完颜幽的眼神十分不善。她不喜欢完颜幽,因为她不喜欢任何比她貌美的女子。秦忆如自诩美貌,但在完颜幽面前,不仅容貌显得寡淡平庸,就连身材也完全被碾压。

    看到完颜幽,总能让秦忆如想起她的情敌叶翎。

    秦忆如看着完颜幽冷笑,视线下移,落在了完颜幽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慢条斯理地说:“你猜我把你肚子里的小杂种弄没了,会不会有人给你撑腰?”

    完颜幽神色一僵,下意识地护着自己的肚子:“你……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这样针对我?”

    “谁针对你了?少自作多情!”秦忆如冷哼了一声,“我没衣服换,穿你一件破衣裳,也值当你大呼小叫的!”

    “你可以先问我,我会借给你的!”完颜幽冷声说。这不是一件衣服的问题,但凡秦忆如对她有一分客气,何至于此?

    “你是下人!下人懂吗?”秦忆如冷笑,“现在,跪下,给我赔个不是,我可以放过你。否则的话,我不介意问候一下你肚子的孩子。等那小杂种没了,你接下来干活更方便,主子会夸我做得好,你信吗?”

    完颜幽气得浑身颤抖:“你太过分了……”

    “我数三声,你不跪,我就不客气了。”秦忆如看着完颜幽,嘴角噙着一抹残忍的笑意。她最讨厌完颜幽这种出身尊贵美貌无双的女人了,跟叶翎一样。

    秦忆如觉得老天不公平。她样样出色,武功在女子之中是佼佼者,凭什么只能在深山幽谷之中伺候秦徵?若她有完颜幽或叶翎那样的出身,就能与南宫珩相配!

    “秦小姐,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楚明泽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秦忆如转头,眼眸微眯:“怎么?怜香惜玉了?你还真是不挑,她肚子里可怀着别的男人的种呢!”

    “我房间让给秦小姐住,请秦小姐不要再为难她了。”楚明泽并没有理会秦忆如的胡言乱语。

    秦忆如看了看楚明泽,又看了看完颜幽,冷笑:“好啊,那我就不打扰赤焰公子英雄救美了。”

    话落,秦忆如捡起地上她的衣服,起身走了出去。

    脚步声靠近,完颜幽抬头,就见楚明泽站在她面前。

    “谢谢……”完颜幽有气无力地说。

    楚明泽俯身,把地上那个木雕捡起来,伸手拂去上面的尘土,递给完颜幽。

    完颜幽抱着那个木雕,忍不住悲从心来,眼泪夺眶而出。她只是想过安宁日子,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可老天爷一次一次,总是捉弄她。

    “我可以护着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楚明泽声音低沉。

    “你……你想要什么?”完颜幽眼神戒备。

    楚明泽神色冷漠:“我对你没兴趣,只是想跟你做个交易。”

    完颜幽神色微凝,楚明泽突然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推倒在床上,欺身而上。

    完颜幽面色屈辱,挣扎起来:“放开我!”

    从门口路过,驻足往里看的虞澍,看到楚明泽撕了完颜幽的衣服,露出了一片光裸的肩膀,轻嗤一声,转头走了。

    楚明泽听着脚步声远去,放开完颜幽,大步走过去,把门重重地关上,又回来,就见完颜幽缩在床角,满面泪痕,看着他一脸的恨意。

    楚明泽坐在床边,冷声说:“我说了,对你没兴趣。这是在保护你。你不用指望木苍来救你了。若是这个地方再出事,第一个被舍弃的就是没有价值的你。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但有条件。”

    “什么……什么条件?”完颜幽喃喃地问,眼中戒备未除。

    “帮我偷一样东西。”楚明泽低声说。

    完颜幽神色一惊:“若是被发现,我当场就会没命的!”

    “放心,让你偷的东西,记在脑中即可,不必带出来。”楚明泽目光幽深,“主子的房间都是你在收拾,她手中有一个蛊方,你找机会,记下来,告诉我。”

    楚明泽去确认过宋清羽是云尧转生之后,老妇人就兴奋地写了个方子出来,说要按照那个,来研究她真正想要的转生蛊。

    楚明泽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虞澍手下高手众多,但他效忠老妇人,有自己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给他们当一辈子的傀儡。

    完颜幽神色不安:“你……你真的可以护着我?”

    “小事。”楚明泽话落,转身离开,到门口时,扯开了自己的衣领。

    再见到老妇人的时候,就见虞澍在旁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阿姐,你这个最得意的属下,你总说他沉稳,但他连怀着身孕的完颜幽都不放过。”虞澍说。

    老妇人皱眉:“赤焰,你怎么会看上那个残花败柳?”

    “泄欲罢了,她长得很美。”楚明泽垂眸,神色淡淡地说。

    老妇人闻言,笑声桀桀:“本尊还以为,你真看上她了,想来也不可能。”

    “你如此欺辱完颜幽,她不会寻了短见吧?”虞澍说,“到时候,谁来伺候阿姐?”

    楚明泽神色淡漠地摇头:“不会。只要她肚子里的孩子还在,不论如何,她都不会自寻短见。”

    “没错。”老妇人冷笑,“她若是死了,还真是可惜。一个出身尊贵,貌美无双的金枝玉叶,伺候本尊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呢。”

    “八月初一,换人的事,不如就让赤焰去吧?”虞澍转移话题。

    老妇人摇头:“不可。南宫珩和叶翎狡诈多端,就让秦徵去!带不回百里夙,就杀了秦忆如!用毒封住秦徵的丹田,派两个人押着他,他不敢轻举妄动!”

    “好。”虞澍点头。

    “赤焰,你带着人在暗中接应,随机应变。”老妇人吩咐。

    “是,主子。”楚明泽恭敬点头。

    秦忆如住了楚明泽让出来的房间,楚明泽找了个石洞,打坐修炼。

    完颜幽变得更加沉默,老妇人以为是她被楚明泽欺辱所致,因为楚明泽偶尔半夜会到她的房中去。完颜幽曾哀求老妇人,让她管管楚明泽,老妇人却说,让完颜幽忘了木苍那个无能的男人,好好伺候楚明泽。

    转眼到了七月的最后一天,过了子时,就是八月初一了。

    夜色深重,河水潺潺。

    秦徵被两个高手押着,出现在西凉城外的西漠河畔。

    约定好的时辰到了,四下不见有人来。

    一刻钟后,子时已过。

    “看来你的徒弟,并不想管你死活!”其中一个高手说了一句。

    秦徵微叹,没有言语。

    两人带着秦徵,离开河畔。

    暗中两道黑影,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