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王爆宠重生毒妃〕〔诡异流修仙游戏〕〔名侦探柯南之移动〕〔世界第一好抓上单〕〔重生之带着金手指〕〔朕只是一个演员〕〔穿书后我成了玛丽〕〔都市医品仙尊〕〔女神的上门豪婿(又〕〔上门狂婿〕〔九世战神〕〔最强天医〕〔玄幻之神级帝皇系〕〔厉少,你家老婆超〕〔神话之龙族崛起〕〔透视神医女婿〕〔云千悦景升〕〔冥河传承〕〔甜妻还小,总裁需〕〔财阀小娇妻:谢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73.姐夫换师父?(一更)
    ,。

    旭日初升,穿云破雾,逍遥谷中明亮了几分。

    南宫珩把山洞外面堆着的干柴,一趟一趟搬回小院的柴房里去。那些都是方元砍的柴火,虽然南宫珩不会再让方元回来这个山谷居住。

    小院厨房里面有食材,叶翎简单做了早饭,两人在院中石桌旁坐着吃饭,听着虫鸣鸟叫,空气清新怡人。

    “我第一次来逍遥谷,大师兄正在炖肉,香气飘了好远。师父提着一壶酒,守在厨房门口等着吃,穿得破破烂烂,像个老乞丐,腰间挂着一把破菜刀。”南宫珩突然笑了起来。

    “你当时是不是觉得,这个老家伙一定是个世外高人?”叶翎问。

    南宫珩摇头:“不,我当时觉得,这老头一定不是什么正经人。”

    叶翎笑了:“巧了,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你师父的时候,跟你有同感。大师兄是怎么来的逍遥谷?”

    “我听大师兄说,他爹是个酒鬼,一喝必醉,一醉必疯,一疯起来,就打他娘,偶尔也打他。他五岁那年,他爹有一次喝醉,把他娘往死里打,他娘也疯了,两人拿着刀互相砍,最后都死在他面前。他夜里跑出去喊人救命,撞上了师父。师父去他家看过,把他捡回来了。”南宫珩说。

    “大师兄好惨。”叶翎微叹。

    “大师兄是真的被师父养大,把师父当爹的。师父也爱喝酒,喝多了就喜欢拉着我们,讲他年轻时候的故事。他曾有个喜欢的姑娘,结果那姑娘成了他的大嫂,他很难过,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去过。”南宫珩幽幽地说。

    叶翎扶额:“师父也好惨。”

    两人吃过饭,南宫珩洗了碗,把小院收拾干净,晾在外面的衣服都收回房里去。

    “走吧,找姐夫去。”南宫珩牵起叶翎的手。

    叶翎想起接下来的事,叹了一声:“姐夫也好惨。”

    两人离开逍遥谷,又往回走。因为算算时间,距离八月初一没剩几天,回西凉城等的话,百里夙一行未必能在八月初一之前赶回来。

    新的神医谷。

    虞澍提着食盒,亲自来给秦徵和秦忆如父女俩送饭。

    饭菜是完颜幽做的,看起来很不错。虞澍还给秦徵带了一壶酒来。

    “老秦,咱们很久没在一起喝酒了,我陪你喝两杯。”虞澍笑呵呵的,还是曾经那副慈眉善目的模样。

    秦徵神色平静,没有拒绝,接过虞澍递过来的酒杯,跟虞澍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秦忆如在旁边,端着碗默默地吃饭。

    “老虞,有件事,我不明白。”秦徵放下酒杯,端起碗,夹了几块肉,一边吃一边问。

    “哦?有什么不明白?”虞澍笑问。

    “既然有转生蛊那等宝贝,你为何不找个年轻武功高的,非要还当老头?你现在这身子,看着很虚啊!”秦徵问。

    上回虞澍跟秦徵讲起转生蛊的事,有些细节,并没有说。

    虞澍闻言,呵呵笑了起来:“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转生蛊只能选择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人。不过,只要接下来一切顺利,本尊很快就能做出不受这个限制的转生蛊来!本尊原本选中的人,就是南宫珩。”

    秦徵皱眉:“怪不得。你当初让阿珩拜我为师,也是为了自己吧?”

    “当然。”虞澍点头,“可惜,本来好好的,全都被他给毁了!”

    “这也不能怪他,你想害他,还不允许他反击了?”秦徵轻哼了一声。

    “老秦,认清你现在的处境!”虞澍眼眸微眯。

    秦徵闻言,哈哈笑了起来:“废话!老子什么样,自己很清楚!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转生蛊那种宝贝,老夫听了,也很心动啊!”

    虞澍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怎么?你也想要?”

    “谁不怕死?谁不想要?我又不欠南宫珩什么,我教他武功,是他欠我!结果我本来好好的,因为他受了牵连,现在搞成这副鬼样子!”秦徵没好气地说,“我们无冤无仇,你想做什么,老子配合你就是!”

    虞澍目光幽深地看着秦徵,缓缓地笑了:“明智的选择。看来,接下来我们可以合作。”

    秦徵也没有要求虞澍立刻把他放开,他狼吞虎咽地把虞澍送来的饭菜都吃得干干净净,提着酒壶就往口中灌。

    眨眼功夫,一壶酒见了底,秦徵晃了晃,把酒壶扔在地上:“太少了!下回多拿点儿,别这么小气!老子以前请你喝过那么多好酒!”

    虞澍点头,把东西收拾了,起身离开。

    听着脚步声远去,秦忆如蹙眉,压低声音问:“爹,你……你真的打算跟虞澍合作?”

    秦徵冷哼了一声:“不过是权宜之计。若能取得他的信任,我们便有机会逃出去。不能指望阿珩,到时候会给他带来大麻烦的。”

    秦忆如垂眸:“我知道了,不过爹要小心一点。”

    “你放心,不论如何,爹一定会让你平安离开这里的。”秦徵看着秦忆如说。

    虞澍再见到老妇人的时候,她面前跪了个人,是从东晋归来,接到消息,找来此处的楚明泽。

    虞澍见楚明泽好好的,不由生了怒,抬脚就踹在了楚明泽背上:“蠢货!那么简单的事都办砸了,害得老夫丢了一条命!木仲天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

    楚明泽被踢倒在地,依旧低着头,爬起来,跪着,恭声说:“属下办事不力,请主子恕罪。第二次刺杀失败,木仲天和另外两位前辈,都被南宫珩和叶翎抓了。”

    楚明泽说谎。木仲天三人是被他坑了一把才被抓的,但他当然不会告诉虞澍这件事。

    “为什么只有你没事?”虞澍厉声问。

    老妇人面色不悦,出言维护楚明泽:“阿弟!事实如何,你我都清楚!是你决策失误,赤焰没出事,是他谨慎!非要他也被抓了你才满意吗?”

    虞澍冷冷地看了楚明泽一眼:“到底怎么回事?”

    楚明泽头垂得很低:“回主子的话,木苍被擒后,应该没有叛变,否则南宫珩和叶翎不会过了几天才突然对主子出手。属下猜测,就是木仲天三人刺杀失败,大意被擒,贪生怕死,出卖了主子。”

    这是一个最合理的解释,楚明泽早就准备好的说辞。

    “可恶!”虞澍握拳,重重地砸了一下桌子。

    老妇人阴阳怪气地说:“阿弟,不是我说你,你招揽的那些高手,武功是不错,但头脑一般,忠心不够!加起来,都不如一个赤焰办事得力!”

    虞澍面色一沉:“阿姐,你未免太看得起赤焰了!”

    老妇人冷笑:“你敢让你手下那些高手出去办事吗?敢让他们再跟南宫珩直接碰上吗?去了都回不来,被抓定会出卖你!”

    姐弟二人,先后被叶翎和南宫珩逼得丢了一条性命,损失惨重。如今他们的计划又进行不下去,心气都十分不顺。

    片刻后,虞澍冷声说:“秦徵知道了转生蛊的事,想要跟我合作。虽然我了解他的性格,但我认为,没有人能够摆脱转生蛊的诱惑!若他是真心的,以他的武功,和他跟南宫珩的关系,对我们来说,是个大助力!赤焰,你去,把秦忆如带过来!”

    楚明泽恭敬点头,秦徵和秦忆如的事,他已经听老妇人说过了。

    楚明泽到山洞中,把秦忆如拽起来,秦徵神色大变:“你做什么?”

    “秦老前辈不必紧张,主子认为此处条件太简陋,秦小姐一个姑娘家,也不方便,要给秦小姐换个地方住。”楚明泽神色淡淡地说着,拉着秦忆如出了山洞。

    秦忆如手脚上面都有铁链,走得跌跌撞撞,到山洞入口,回头,眸光含泪,神色不安地唤了秦徵一声:“爹……”

    秦徵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重重地砸了一下地面,眼睁睁地看着秦忆如消失在视线中。

    到虞澍面前,楚明泽把秦忆如扔下,秦忆如重心不稳,跌坐在了地上。

    “主子,人带来了。”楚明泽恭声说。

    虞澍面色阴转晴,笑着起身,亲自把秦忆如扶起来,让她坐下。

    “赤焰,要懂得怜香惜玉。”虞澍笑呵呵地说。

    楚明泽恭敬点头,站在一旁没说话。

    秦忆如蹙眉,冷冷地看了楚明泽一眼,神色并不见慌乱,开口问虞澍:“虞伯伯,找我来做什么?”

    “小如,这几日委屈你了。你爹说,要跟我合作,他是真心的吗?”虞澍看着秦忆如目光幽深地问。

    秦忆如沉默。虞澍冷笑:“小如,你可要说实话,不然你想要的东西,是不可能得到的。若是你敢骗老夫,老夫一定会让你爹知道,你是怎么害他的。”

    秦忆如垂眸:“虞伯伯,你跟我爹相识多年,他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他骨子里极正派,做人做事坚持原则,视名利如粪土,重情重义。他是不可能做任何对南宫珩不利的事情的,即便我们是因为南宫珩遭受的无妄之灾!虽然我是他唯一的女儿,但他那两个徒弟,在他心里,是儿子!”

    “你的意思是,你爹是在骗我?”虞澍眼眸微暗。

    秦忆如点头:“我爹亲口跟我说的,只是为了取得你的信任,伺机脱身罢了。你不会真以为他会跟你同流合污吧?”

    虞澍冷哼了一声:“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秦忆如得了自由,跟完颜幽住在一处,没有再回那个山洞之中。

    虞澍再次见到秦徵的时候,秦徵冷声问:“你把阿如怎么样了?”

    虞澍闻言就笑:“老秦,紧张什么?小如可是我看着长大的侄女,我不会伤她的。你说要跟我合作,总要给我看看你的诚意。你放心,小如现在好好的,还有人伺候。过几天,我放你去见你的好徒儿,只要你把我想要的人带回来,就能见到小如了。若你不回来,或者耍什么花样的话,我保证,你的宝贝女儿,一定会生不如死!”

    “姓虞的!你竟然不信老子?!用这种龌龊手段!”秦徵一脸怒意。

    虞澍还在笑:“老秦,我想信你,你需要证明,你不是在骗我啊。小如可是个孝顺姑娘,方才一直在骂我,说若我伤你,她做鬼也不会放过我呢!这么多年,她在谷里伺候你,乖巧懂事,我都羡慕你有这么好的女儿。为了她,接下来,你可想清楚要怎么做。哈哈哈哈!”

    虞澍话落,狂笑着离开,身后传来秦徵愤怒的嘶吼。

    夜幕降临,叶缨沐浴过,披着头发,正在灯下看书。

    百里夙坐在一旁,目不转睛,专心看美人。

    无法忽视的目光,让叶缨心中有些烦躁,拿书砸了一下百里夙的脑袋!

    “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睛!”叶缨没好气地说。

    百里夙揉着发疼的额头,叹气:“你是我媳妇儿,看都不让看?那你想让谁看?”

    叶缨发现百里夙最近在她面前是越来越贫嘴了,闻言又砸了百里夙一下:“闭嘴!”

    百里夙眨了眨眼,伸手把叶缨的书夺走,放在一旁,正色道:“我想起一件正事来,需要跟你谈谈。”

    “你最好真的有正事。”叶缨蹙眉。

    “妹夫太可怜了,跟我一样可怜,成了亲都不能圆房。”百里夙说着,脸上满是对南宫珩的同情,“尘儿想要妹妹,都说了大半年了,你这个当娘的,不能不管啊!小妹和妹夫是没有办法,咱们可以给尘儿生妹妹!你忍心看着孩子孤单单一个吗?只要你点头,我会努力的!保证让尘儿尽快有妹妹一起玩儿!”

    百里夙话音刚落,叶缨面无表情地拧住他的耳朵,三百六十度旋转。

    “嘶”百里夙倒吸一口凉气,歪着头说:“轻点儿!轻点儿啊!”

    “有本事你自己生孩子去,别跟我这儿瞎叨叨!”叶缨瞪着百里夙说。

    “为什么不行?”百里夙感觉太难了。天天看着媳妇儿,越看越美,就是不能吃!简直是折磨!是酷刑!

    “因为你脑子有病。”叶缨说着,松开百里夙,又补了一脚,把他踹到了地上去。

    为了给儿子生妹妹,所以想跟她上床?什么鬼?当她是生育机器吗?叶缨一听就来气!

    百里夙哭丧着脸,还没爬起来,就听到了熟悉的笑声。

    下一刻,窗户开了,南宫珩揽着叶翎飘了进来。

    “姐夫,什么东西掉地上了?”南宫珩一本正经地问。

    “阿珩你不懂,姐夫这是欢迎我们的姿势。”叶翎似笑非笑地说,“姐夫快起来,不用给我们行这么大的礼。”

    百里夙扶额:“你们俩混蛋!就知道笑话我!”

    “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叶缨问叶翎,“不是说好在西凉城见吗?”

    “有点事,必须回来。”叶翎坐下,对上叶缨询问的眼神,简单跟她解释,“虞澍的确还活着,并且把阿珩的师父抓走了。”

    南宫珩把百里夙从地上拉起来,伸手勾住他的肩膀说:“姐夫,虞老贱说要我把你交出去,换我师父。这件事,你怎么看?”

    叶缨神色一变,百里夙愣住了。

    片刻之后,百里夙苦笑:“我就知道,早晚的事。你来找我,说明你师父不是无关紧要的人。既然如此,我愿意交换。我体内有蛊种,落到那些人手中,也不过就是天天被放血,死不了。你们再想办法救我就是。”

    这是百里夙的真心话。一直以来,很多事都是南宫珩和叶翎在处理,他们救过百里夙的性命,帮他挡去很多麻烦。他早就想过,若有用得上他的时候,他一定不会犹豫。

    “不管我怎么样,我相信你们会帮我照顾好母后和妻儿,我是心甘情愿的。”百里夙微微一笑,看向叶缨,眸中带着不加掩饰的不舍,“我暂时就不烦你了。”

    叶缨皱眉:“我不同意!”

    百里夙神色微怔,继而眸光亮了起来:“你……你是担心我吗?”

    叶缨伸手把百里夙从南宫珩身边拽了过来,低声骂了一句:“真的脑子有病!”话落看着南宫珩和叶翎说:“把他交出去,那些人一旦得到蛊种,肯定会带着他一起,用最快的速度消失,直到他们做出转生蛊来!这是很不明智的!南宫珩,你要救你师父,想别的办法!”

    百里夙目光灼灼地看着叶缨,突然觉得,叶缨好帅,好霸道,好可爱,对他好好啊!

    “我就知道,你是在乎我的。”百里夙握住叶缨的手说,“不过还是救人要紧,不管南宫做什么决定,我都愿意。”

    叶缨甩开百里夙,反手就把他拍到了一边儿去:“你闭嘴!”

    叶缨话落回头,皱眉看着叶翎:“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说清楚,我不想听他在这儿瞎叨叨了!”

    叶翎闻言就笑了:“姐,姐夫这是真情流露,我都好生感动,你真是不解风情。”

    “说人话!”叶缨神色不耐。

    叶翎轻咳了两声:“我们没打算用姐夫去换师父,有别的计划,只是必须过来找你们,让姐夫先躲躲。”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晚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