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豪何金银江〕〔今夜星辰似你〕〔道法的世界〕〔我居然是富二代何〕〔巨富女婿何金银江〕〔掉进游戏世界怎么〕〔叶轩叶庆雪〕〔前世今非不期而遇〕〔状元郎他国色天香〕〔偏执大佬宠妻手册〕〔犯罪现场禁止撒糖〕〔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65.暗夜刺杀,完美人设
    ,。

    “出什么事了?”南宫珩问。

    宋清羽微叹一声,轻轻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南宫珩皱眉,听宋清羽讲了七星遇袭的事。

    “我怀疑,还是跟楚明泽有关。我被下了迷药,醒来时,什么都不记得,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只是有片刻功夫,觉得头疼得厉害。”宋清羽神色无奈。

    “楚明泽……”南宫珩若有所思,“他先前去找你,目的是确认,你是不是云尧转生,并未伤你。那次你蒙混过关,如今只能猜测,若真是他,或许还是同样的目的,但他找到了无需跟你对质,就能确认那件事的手段。”

    宋清羽面色微沉:“如果这样的话,他岂不是已经知道我的秘密了?!”

    南宫珩确信,刚刚那一刻,他看到了宋清羽眼底一闪而逝的恐惧……

    “为何?”南宫珩问。

    宋清羽猛然握拳,垂眸沉默,片刻之后说:“我跟你说过,我曾做过一个梦。就在我们相认那天,在云家墓地。”

    那场噩梦,之所以是噩梦,最糟糕的,根本不是不能跟叶翎在一起。

    让宋清羽惊惧的,是与南宫珩反目成仇,是宋茳和温敏一旦得知真相,无法承受!因为他们必然无法承受!

    这就是宋清羽在苏醒后,初见南宫珩,并没有表明身份的主要原因。那时他以为还魂转生是天意,并非人为,世间只他一人知晓。

    在发现这件事疑似人为之后,他最担心的就是被宋茳和温敏知道。

    “虽然我偶尔还叫你云尧尧,但你自己要坚信,你如今就是宋清羽!”南宫珩神色严肃,“若你自己心虚,不必有人戳穿,早晚会露出破绽。被楚明泽确认又如何?事情本就是那些人做的,便是没有确认,这也是你在他们手中的把柄。”

    宋清羽一时思绪纷乱,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有没有考虑过,跟你爹娘说实话?”南宫珩问。

    宋清羽立刻摇头:“没有!我不能那样做!这对他们来说,太残忍了!”

    “既然如此,不要自乱阵脚。”南宫珩说,“还魂重生之事,本就匪夷所思。即便楚明泽突然跳出来,说你是云尧,你爹娘会信他还是信你?”

    宋清羽苦笑。那场梦中,是他自爆身份。虽然他知道南宫珩说得没错,只要他不承认,宋茳和温敏会信他。但他不希望那种事,有发生的可能。

    后花园竹林中。

    八卦领命,前去招待虞澍和风不易。

    叶翎看向站在一旁的孔瑀,孔瑀微笑:“你去吧,不必管我。”

    “还是要管的,毕竟来者是客。”叶翎说着,把她放下的刀又捡起来,递给孔瑀,“拿着,帮我砍竹子。照我砍的粗细和长度来选。”

    孔瑀皱眉:“我不会。”

    “你空着手上门,又不想干活,是想让我把你轰出去吗?”叶翎十分不客气。

    孔瑀嘴角微抽,默默地接过了那把刀。

    “七嫂,你去吧,我好像会了,我帮你!”南宫雯笑得乖巧。

    “嗯,八妹小心着,别伤到自己。”叶翎微笑点头,跟对孔瑀的态度截然不同。

    叶翎离开,南宫雯问孔瑀:“孔大人,我有一个问题,可能有点冒昧。”

    孔瑀猜到南宫雯要问什么,下一刻就听南宫雯说:“你跟你家皇上,是不是一对儿呀?”

    孔瑀看到南宫雯眼中浓浓的好奇,神色尴尬:“当然不是!”

    南宫雯一听,有几分失望:“你们不是一对儿,那他真的有可能喜欢我七哥,我七哥长得那么好看。”

    孔瑀听南宫雯的意思,分明是希望他跟宋清羽是一对儿,也是醉了!

    孔瑀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默默地跟南宫雯保持距离,到一边去,尝试着砍竹子,第一下就差点砍到自己腿上。好不容易找对了角度,又没有力道,笨拙地跟竹子较起劲来。

    叶翎也没换衣服,到前厅去,就见虞澍和风不易正坐着喝茶。

    看到出现在门口的绝色少女,虞澍哈哈笑了起来:“小丫头,咱们在西凉城见过!没想到,最后你被阿珩拐回来了!”

    叶翎微笑拱手:“虞前辈,又见面了。”

    “听说小风儿教了你医术,是你师父?从他这儿论,你可得叫我一声师公了!不过若是从阿珩那儿论的话,你该叫我一声师父!”虞澍乐呵呵地说。

    叶翎半开玩笑地说:“阿珩说,他没有拜师,巧了,我也没有。”

    风不易轻哼了一声:“你们俩都是没良心的!”

    “这话,我承认。”叶翎笑了。

    “你这个小丫头有意思!怪不得能迷住阿珩!你们俩这性子,可是真般配!长得也般配,都这么好看!”虞澍笑着说。

    “阿珩呢?”风不易问。

    “有客。”叶翎说。

    “什么客人,比我和师父还重要?”风不易问。

    “宋美人。”叶翎笑说。

    “无妨,都没有外人。来来来,小丫头,老夫要考考你!”虞澍兴致勃勃地说。

    叶翎点头:“是晚辈的荣幸。”

    这边三人聊起了医术。

    风不易虽然是个医术天才,但毕竟年轻,是虞澍教出来的,从经验来说,比虞澍还欠缺得多。

    而叶翎学医术的时日尚浅,虽然悟性不错,也够勤奋,到了虞澍面前,还是小巫见大巫了。

    “小丫头你已经很不错了。”虞澍虽然考住了叶翎,但还是夸了两句,“跟阿珩一样,都很有天赋,不过医术一途,博大精深,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戒骄戒躁,保持谦卑之心,行医时切记要谨慎,对生死要有敬畏之心,才能做一个真正的神医。”

    叶翎拱手:“多谢前辈提点,晚辈受教了。”

    “这个箱子里面,是老夫送给你们的贺礼。”虞澍指着他带来的箱子对叶翎说,“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旁边放了一口大箱子,叶翎走过去打开,发现里面都是厚厚的医书,纸张已泛黄,皆是古籍。

    “这可是老夫珍藏的宝贝,小风儿也只让他借阅过一回。这次,就送给你跟阿珩吧。好好看,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老夫,也可以问小风儿。”虞澍笑容满面地说。

    “多谢前辈!我很喜欢!”叶翎拱手跟虞澍道谢。这的确是了不得的宝贝,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风不易幽幽地说:“师父可真是疼爱阿珩,都没舍得送我。”

    “以后,神医谷都是你的!”虞澍笑着说。

    气氛融洽,叶翎对虞澍的印象很好。

    风不易说,想吃叶翎做的菜了。

    虞澍也连忙表示:“早听小风儿说过,小丫头你厨艺一绝,不知老夫今日有没有口福啊?”

    “当然。”叶翎微笑点头,“小风风,你先陪前辈,我去准备。”

    “不必管我们,这个地方我很熟悉。”风不易说,“快去做饭吧!我好饿!”

    叶翎让八卦把虞澍送的书搬去书房里,让师徒二人随意转转,她到后花园去,就见竹林里竹子东倒西歪,乱糟糟的一片。

    南宫雯和孔瑀分别占据两个地方,挥舞着砍刀,还在砍。

    “都停下!”叶翎看着被他们砍下来的粗细不一的竹子,十分无语。

    “七嫂!”南宫雯拎着砍刀,笑着跑了过来。

    孔瑀又补了一刀,砍断最后一根竹子,唇角含笑,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叶翎,我做得还行吧?”

    “行什么行?”叶翎给了孔瑀一个白眼,“我说了,要粗细长短都跟我砍的一样!我要做竹排,你砍的那都是什么?”

    孔瑀轻咳:“太粗的,砍不动,一时忘了你交代的话。”

    “七嫂,我砍的,好像也不对……”南宫雯弱弱地说。

    “没事,八妹第一次做,已经做得很好了。”叶翎微笑。

    孔瑀表示,他定是交了个假朋友,如此差别待遇……

    叶翎让南宫雯去洗手,她落后一步,跟孔瑀一起走,压低声音问了一句:“孔二,你没什么话想跟我说的?”

    孔瑀觉得莫名其妙:“什么?”

    叶翎指了一下南宫雯,对着孔瑀眨眨眼。

    孔瑀愣了一下:“怎么了?”

    “你不对劲。之前见一个看上一个,如今这么可爱的姑娘就在眼前,你竟然没想法?还是说,你就是喜欢楚灵芸和叶妤、明心悠那种类型的?”叶翎刚刚还想着,给孔瑀和南宫雯制造了独处的机会,以孔瑀的性子,应该有想法才对。

    孔瑀嘴角微抽:“什么见一个看上一个?什么类型?你别乱说。”

    “那你觉得这个小公主怎么样?”叶翎问。

    孔瑀皱了皱眉:“她很好,但我真没什么想法。”

    “行吧,有长进。”叶翎点头。

    南宫珩得知虞澍来了,带着宋清羽过去,说请虞澍给宋清羽把个脉。

    “这小子,看着没病啊!”虞澍笑着,让宋清羽伸手。

    “如何?虞老头你看出他身体有什么不对吗?”南宫珩问。

    虞澍皱眉,摇头:“明明好好的,你是觉得哪里不舒服?”

    宋清羽微笑,收回自己的手:“没有不舒服,只是最近时常做噩梦。多谢前辈。”

    虞澍混不在意地摆摆手:“这有什么好谢的?做噩梦是胡思乱想太多!大男人,放宽心!”

    宋清羽轻轻颔首。

    虞澍看向南宫珩,瞪了他一眼:“你这个没良心的,那么长时间也不去看看我这个老头子!”

    南宫珩唇角微勾:“你这个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

    虞澍气得吹胡子瞪眼,过了一会儿又笑起来:“你这臭小子可是一点儿没变,还是当年那个小混蛋!”

    叶翎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招待客人。

    虞澍吃了赞不绝口,连声说南宫珩眼光好,运气好,找了叶翎这么一个好姑娘。

    吃过饭,宋清羽带着孔瑀离开回驿馆,南宫雯也走了。

    南宫珩拉着风不易,接着砍竹子去,叶翎说有问题要请教虞澍。

    “小丫头,你有什么问题?说吧。”虞澍一直都是乐呵呵的样子。

    叶翎正色问道:“前辈,阿珩的毒,还是没有办法吗?”

    虞澍闻言,深深叹气:“老夫知道,这次来,你定会问起这个。这几年,老夫一直在想办法,但到目前为止,依旧没有头绪。”

    叶翎眸光微凝:“那毒,会不会是传说中的蛊毒?”

    虞澍愣了一下:“小丫头你是猜测的?还是你知道蛊毒?”

    “猜的。”叶翎说,“我觉得,以虞前辈在医毒方面的造诣,若是正常的毒,哪怕再稀奇罕见,前辈定会有办法的。但前辈出马都解不了的,或许是蛊毒吧。”

    虞澍再次叹气:“小丫头你猜的,应该就是对的。老夫不懂蛊毒,但当初百里夙的情况,老夫就怀疑过,是被人下了什么蛊。阿珩的情况,跟百里夙虽然看起来很不同,但他毒发时的脉象,与百里夙当初病发时的异状,有几分相似。”

    “前辈为何没有跟他们说过这件事?”叶翎蹙眉。

    “因为老夫跟你一样,也是猜的。不懂的东西,不好乱说。没想到你跟老夫想到一处去了!其实老夫这几年一直在寻找关于蛊术的书籍,和可能懂得蛊术的异族人,但迄今为止,没有收获。”虞澍神色有些无奈,“虽然蛊毒听着算是毒术的一种,但实则天差地别。”

    “我很好奇,前辈是用什么方法,当初给百里夙吊命,又压制了阿珩的毒?”这是叶翎想知道的。

    虞澍闻言,无奈微叹:“只是根据那毒导致的症状来下药,治标不治本。看似阿珩没事,但老夫也不知道何时,他就会再次毒发。”

    “上次他练功冲关,只是轻微毒发,险些走火入魔。若他再次毒发,我应该怎么做?”叶翎问。

    “小风儿跟我说了那次的事,那次只是短暂的,你们都在身边,最后平安无事,都算不得真正毒发。老夫要提醒你,小心一些,他若是真的毒发,会失去神智,伤害身边的人。”虞澍神色严肃。

    “我知道了,多谢前辈。”叶翎微微点头。

    夜王府跟西凉城曾经的太子府一样,没有客院。南宫珩也没招待谁在这个家里住过,包括风不易在内。

    不过虞澍早年救过南宫御,跟他是忘年交,神医谷虽然在西夏,但素来跟东晋皇室关系不错,在晋阳城中有一座专门的宅子,方便神医门的人来时住宿。

    等虞澍和风不易都走了,南宫珩和叶翎,一起做好竹排,推到湖里去。

    南宫珩揽着叶翎,飞身上了竹排,在湖中荡了一圈儿,风和日丽,十分惬意。

    两人躺在竹排上,竹排在湖上自在飘荡,叶翎枕着南宫珩的手臂:“阿珩,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你说。”南宫珩轻笑。

    “你了解生你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吗?”叶翎翻身,看着南宫珩问。

    南宫珩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沉默了下来。

    “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没关系。”叶翎握住南宫珩的手。

    “不是不想说,是我不知道。”南宫珩开口,声音低沉,“我记忆中,根本就没有那个人。”

    “那你长大后,没有调查过吗?”叶翎不信南宫珩没有查过他生母的事。

    “我查过,不过那个人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到今天为止,外人都以为我是东晋的嫡出七皇子,这是父皇刻意安排的。正巧在我出生的差不多时候,皇后流掉了一个畸胎。我从出生到十岁之前,跟太子皇兄和八妹一样,在皇后膝下长大。我小时候以为,我就是皇后生的,还因此不解,她为何总是不太喜欢我的样子,只在父皇面前,装作对我好。”南宫珩神色平静地说。

    这是叶翎第一次听南宫珩提起东晋的皇后,他的养母年氏。

    “不过也没什么,她没有害过我,只是不喜欢我而已。别的女人给父皇生的儿子,她还要养着,不喜欢是天经地义的。”南宫珩轻笑。

    至于幼年时,他在他以为的母亲身边,遭受的冷暴力,如今不想再提。

    “十岁那年,我毒发后,父皇才告知我真相,我并非皇后所出。不过那个时候,我生母死去十年之久,她在皇宫里的一切痕迹,都早已被抹除干净。玉贵妃,浔阳城太守的嫡次女,被选秀入宫,名叫玉雅娴。”南宫珩说。

    “这么说,你有外祖家?”叶翎蹙眉。

    南宫珩摇头:“没有。真正的玉雅娴,被选中做秀女后,跟一个穷书生私奔了。玉家送进京城的小姐,是假的。但这件事,在我出生,那个女人死后,才被发现。那个女人一直易容示人,懂医毒。玉家人说,是他们偶然救下的孤女,因怕玉雅娴私奔的事败露被降罪,便让她顶替。玉家人声称,见到她的时候,她的容貌便与玉雅娴有七分相似,应是有目的的接近玉家人。”

    叶翎不解:“她是得知玉雅娴私奔,故意顶替,想进宫当妃子?”

    “看起来是这样。”南宫珩说,“至于她真正的身份,迄今成谜,没人知道。事情败露后,欺君罔上,祸乱宫闱的玉家也不存在了。”

    “不对。”叶翎不解,“若她想攀龙附凤,飞上枝头,你出生,她母凭子贵,岂不很好?她为何要对你下毒,为何要自杀?”

    “父皇说,那个女人进宫后,安分守己,娴静温柔,看不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她怀上身孕之后,父皇提了她的份位,对她宠爱有加。”南宫珩说,“怀孕期间,也没有任何异样。若她不想要我,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把我打掉,不要把我生下来。非要解释,只能说,她是个疯子。”

    “定是有原因的,只是她一死,再无法查证。”叶翎心中微沉,“若她给你下的是蛊毒的话,要的不是你的命,可能是有别的目的。”

    “我曾经想过,或许她本就是我父皇的爱慕者,只是身份低微,没有资格入宫,于是顶替了玉雅娴的身份。但这无法解释,她为何给我下毒,自我了断的行为。”南宫珩说。

    “你去过浔阳城吗?”叶翎问。

    南宫珩点头:“去过,不过等我去的时候,十几年过去,那里连玉家留下的痕迹都没了。”

    “你恨她吗?”叶翎问。

    “一个我根本不认识不了解的人,有什么好恨的?”南宫珩不甚在意地说。他幼年对母亲的期待,全给了东晋的皇后年氏,可惜,一次次失望。后来得知真相,便再无念想了。

    “等成了亲,我们再好好查查吧。”叶翎微叹。

    神秘的生母,体内的奇毒,这对南宫珩来说,是个很大的隐患。

    临睡前,叶翎笑言,若那老妖婆要阻止她成亲,怕是会派人刺杀南宫珩。

    夜半时分,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南宫珩猛然惊醒,下意识地将叶翎护在身后,就见几十条毒蛇,吐着信子,朝着他们逼近。

    南宫珩抱起叶翎,破窗而出!

    站在房顶上,就听四处都响起打斗的声音,有人闯府!

    “被我说中了!”叶翎眸光一凝。

    虽然夜王府中有防御的机关,但这次闯入的刺客,武功极强,先悄无声息地放进了毒物,南宫珩的属下,多数都已中招。

    南宫珩取了天邪剑和鬼赤剑,斩杀掉目之所及的毒物,与叶翎背对背,看着出现在视线中的四个蒙面高手。

    四人几乎同时逼近,目标明确,只对付南宫珩,不管叶翎。

    这一切都表明,是那个老妖婆派来的,目标是杀掉南宫珩,阻止叶翎成亲。

    既然如此,叶翎干脆放开手脚,只攻不守,不停地冲过去为南宫珩挡刀挡剑。

    四个刺客为了避开叶翎,一时有些乱了阵法。

    南宫珩在叶翎的掩护之下,主攻其中一个武功最高,疑似是头目的刺客。

    约莫一刻钟之后,那个刺客受了伤,不再恋战,抽身欲走。

    南宫珩和叶翎配合默契,出其不意地同时攻击四个刺客中最弱的那个!同时伤到刺客的左臂和右腿!

    最强的刺客本欲冲过来救人,但另外一个刺客捏爆了一个毒烟球,南宫珩一手揽着叶翎,一手抓住重伤的刺客,后退避毒,等毒烟散去,那三个刺客,已经不见了人影。

    好在府里的属下本来就没几个,多是中毒昏迷,南宫珩和叶翎给他们解毒之后,没有让他们去追那些刺客。

    一是追不上,二是就算追上了,也是个死。安乐楼灭亡之后,没想到那个老妖婆这么快又招揽了如此厉害的高手。

    死去的毒蛇导致房中有一股腥臭之气,八卦正带着人在清理。

    被擒住的刺客,手脚都受了伤,眼神绝望。

    南宫珩扯掉他脸上蒙着的黑布,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庞,五官棱角分明。

    这是木苍,跟随他的师父木仲天,一起前来刺杀南宫珩。除了他之外,其他三个都是如木仲天那样的高手。

    木苍最弱,也是南宫珩和叶翎一开始选中的目标,但他们用了声东击西之术。

    若不是那三个高手被下了命令,不准伤叶翎,战局原本不该是那样。

    而叶翎也没有用尽全力,因为一旦勉力用上如今还没能完全掌控的内力,将会对她造成重创。

    对方不是一个人,是四个,她能拼的时间很短暂,很快就会倒下,到时候留不下四个人,倒不如稳妥一些,抓最有把握的那个。

    “你是何人?”叶翎冷声问。她和南宫珩都是第一次见木苍,并不认识他。

    木苍闭上眼睛,拒绝开口。

    南宫珩和叶翎对视了一眼,用刑未必能撬开他的嘴,但必须试试!这是他们如今掌握的唯一线索!

    离开夜王府的木仲天三人,出府之后就散开,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去。

    晋阳城外,一处幽静的树林之中,站着一个颀长的身影。

    木仲天三人,几乎同时在此地汇合。

    木仲天一脸气怒:“明明可以救我徒儿,你们为何非要撇下他?这是留下了祸患!”

    另外一个老者冷哼一声:“老木,我们不能伤那个叶翎,便会处处掣肘。南宫珩实力不在我们之下,再打下去,不会有好结果的!”

    “是啊,老木你若是舍不得你徒弟,你现在去救,我们绝不拦着!”第三个老者声音低沉。

    “赤焰,木苍被擒了!”木仲天冷声说。

    站在不远处的楚明泽,缓步走过来,脸上戴着一张鬼面具,闻言冷笑一声说:“在我预料之中。”

    “你说什么?”木仲天厉声问。

    “主子的意思,你们不能伤叶翎,但也不能杀南宫珩,又必须让南宫珩认为,你们是去杀他的。若是都跑了,岂不是有点假?再说,那南宫珩和叶翎,也不是善茬,你们必然有一个人,会被留下,从实力来说,被留下的一定是木苍。”楚明泽幽幽地说。

    “难道你不怕木苍出卖主子?”木仲天神色一变。

    楚明泽慢条斯理地说:“你们临行前,我已单独交代过木苍,假如被擒,该如何应对。木老大可不必担心,你的徒儿,死不了。他‘出卖’的东西,都是我授意的,对主子不会有影响,只会迷惑南宫珩和叶翎的方向。有完颜幽在,木苍绝对不敢乱说话。”

    “哼!故弄玄虚!年轻人,不要以为主子器重你,就目中无人!这些事,为何不早说?”木仲天看着楚明泽的眼神十分不善。

    “这是为了万无一失,木老若是有意见,等回去,可以跟主子讲。但这次出来,一切,听我吩咐!”楚明泽冷笑。

    木仲天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天亮了,木苍被南宫珩的属下严刑拷打,死活不肯开口说一个字。

    一早,宋清羽接到消息,暗中来了夜王府。

    “是你?!”宋清羽看清木苍的脸,神色微变,因为他见过木苍!当初在清云城,宋清羽跟木苍和完颜幽合作对付楚氏皇族,木苍并未易容!

    “清羽,你认识他?”叶翎有些意外。

    “他是完颜幽的男人!”

    宋清羽冷声说着,大步上前,伸手掐住了木苍的脖子:“完颜幽呢?你背后的主子到底是什么人?”

    木苍听到完颜幽的名字,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到宋清羽,终于开口,喃喃地说:“幽儿……出事了……”

    “说清楚!完颜幽是死是活,你明明要带着她去过安宁日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跟你一起的人是谁?”宋清羽目光冰寒。怎么都没想到,再见木苍,竟然会是这种情形!

    木苍神色痛苦地闭上眼睛,声音虚弱地说:“幽儿还活着,被人抓了,我无从选择,只能替他们卖命……”

    “她被谁抓了?在何处?”宋清羽问。

    木苍摇头:“我死,也不敢出卖他们,否则幽儿和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死……一定会死的……”

    “你死了,完颜幽没有利用价值,只会死得更快!”宋清羽冷声说。

    木苍垂头,苦笑:“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你只有老实交代,跟我们合作,才有救出完颜幽的可能。”叶翎看着木苍说。

    “我交代了,你们真的会帮我救幽儿吗?”木苍喃喃地问。

    “我跟你发誓,你也未必会信。但你如果不交代,你跟完颜幽,还有你们尚未出世的孩子,只有死路一条!”宋清羽冷声说。

    木苍再次沉默,宋清羽耐心等着,过了一会儿,就听木苍说:“很多事情,我也不清楚。我跟幽儿那次与你分别后,就去寻我的师父,他叫木仲天,原是个隐世高手。我师父说,他效忠一个高人,在做一件大事,具体是什么,不肯明言。我本想带着幽儿离开,找一处无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过安宁日子,师父一开始不打算拦着,但不知为何,突然变脸,将幽儿抓了起来,命我跟他一起,效忠他的主子。”

    木苍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昨夜那个武功最高强的,就是我师父。我没有见过我师父的主子是何人,也不清楚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为了幽儿,我只能听他们摆布。”

    “你跟完颜幽,在何处出事?”叶翎问。

    “在南宋千叶城出海,往南的一个岛上。我曾与师父隐居在那里,因为追随幽儿,已经三年没有回去过,没想到,我师父竟然会那样对我……”木苍沉声说。

    “你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南宫珩问。

    木苍抬头,看了南宫珩一眼:“杀掉你,但不准动叶翎。若不是因为被后者所限制,以他们的实力,得手并不难。”

    “除了你师父,那些人中,你还能说出一个名字来吗?”叶翎问。

    “有一个叫赤焰的。”木苍低声说,“他是主子的心腹,地位在我们所有人之上,这次的行动,就是他授意的。”

    听到赤焰这两个字,三人神色都变了!楚明泽!又是楚明泽!

    木苍提供不了真正有用的信息,他知道的事情,还不如南宫珩和叶翎所了解的多。除了那个海岛的位置之外。

    但随着木苍被擒,假如那个地方真是老妖婆的藏身之处,不等南宫珩和叶翎找过去,人都撤走了。

    木苍在地牢中,并没有被放出来。

    南宫珩和叶翎以及宋清羽,三人坐在书房里,一时无言。

    “我早已派人去找楚明泽的家人,先前有了一点线索,不过还需要些时间。”南宫珩说。

    宋清羽皱眉:“照木苍所说,这次失手,近日他们定会有后招!”

    “不对。”叶翎摇头,“不对!”

    “你发现了什么?”宋清羽问。

    “清羽,木苍跟你也不过是合作的关系,而且当时他只是完颜幽的跟从,都不是拿主意的人,与你根本谈不上有交情,更别提信任。为何我们严刑拷打,他始终一言不发,你一来,他就把知道的都说了?”叶翎神色莫名,“而且,昨夜来了四个人,木苍的实力跟另外三个差很多,他来的意义是什么?他明明很多余,容易拖后腿,你们不觉得吗?”

    “是这样。”宋清羽蹙眉,“难道,他是故意被楚明泽派来,给我们传假消息的?全都是在说谎?”

    “若非如此,我想不到楚明泽那样心机深重的人,为何非要派木苍来!虽然木苍的故事听起来无懈可击,但未免太完美了。或许这是故意迷惑我们,让我们以为那个老妖婆在海岛上,或者,是让我们以为,阿珩面对的危险,只是如此简单的刺杀!以那个老妖婆的路数,本该是下毒才对!”叶翎冷声说。

    晋阳城神医门的住处,虞澍刚起床,房间里多了个人。

    “参见主子。”楚明泽恭敬行礼。

    “如何了?”虞澍神色淡淡地问。

    “回主子的话,一切顺利。”楚明泽恭声说。

    虞澍满意点头:“很好。”

    南宫珩受过他的恩惠,得过他的教导,叶翎也得到过他的指点,他还赠送了他们珍贵的新婚贺礼,亲自前去,说他们是天作之合。

    如此,南宫珩和叶翎怎么可能想得到,事情跟虞澍有关呢?

    这场刺杀,并非多此一举,是为虞澍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做铺垫和掩饰。若南宫珩和叶翎信了,接下来的调查方向,将会被大大地误导。

    等南宫珩出事的时候,叶翎自然会认为,是楚明泽所为。

    虞澍这么多年,精心经营的神医人设,迄今为止,没有任何污点!他绝对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怀疑,落到他的头上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