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轩叶庆雪〕〔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回到九零当学霸〕〔鬼医废材妃〕〔一世独尊〕〔做个偶像好难〕〔万古第一仙宗〕〔超级豪婿〕〔穿书之许愿系统〕〔上门神豪〕〔斗罗之我的老师是〕〔快穿:女配又跪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60.请告诉我,我又瞎了吗
    马车在宁王府大门外停下,孔瑀抬头,就见上方牌匾别致。

    只一“宁”字,并非书写,而是用青竹雕刻拼接而成,颇有几分自然不羁的野趣。

    南宫珩的属下开阳打开大门,请孔瑀进去,随从被留在了外面。

    入目苍翠,仿佛置身一望无际的竹海。只一小径,通往未知幽处。

    孔瑀喜欢这里。

    面前豁然开朗,碧湖如明镜,见一身姿挺拔的墨衣少年,正在湖边练剑,腾跃翻转,剑光湛湛。

    叶旌看到孔瑀,收剑拱手:“孔大哥。”然后冲着竹楼叫了一声,“二姐,孔大哥来了!”

    “进来吧。”竹楼里传出叶翎的声音,孔瑀对着叶旌微笑点头,走了过去。

    南宫珩和蒙璈以及风不易一起出门,这会儿都不在。

    孔瑀进门,叶翎正在沏茶。

    “恭喜孔丞相大人。”叶翎轻笑。

    孔瑀拱手:“恭喜宁王殿下。”

    他的伤已经完全好了,脸部也恢复如初。

    叶翎请孔瑀坐下,孔瑀端起用竹筒做的茶杯,清香幽幽,尝一口,茶香之中似乎还有竹香。

    “你这儿,真好。”孔瑀打量一下四周,不见任何名贵之物。一时间竟觉置身世外桃源中,整个人都安静下来。

    “要不要留下?我这儿缺一个看门的。”叶翎问。

    孔瑀轻咳两声:“若我孑然一身,留下看门也无妨。”话落拿出一封信来,递给叶翎:“这是皇上让我交给你的,特意叮嘱,让你亲启。”

    叶翎接过来,信封上面什么都没写,她拆开,里面还有一层信封,上面写着“阿珩亲启”。

    叶翎把信装好,放在旁边。宋清羽对她有过那么一点好感,但真正深情厚谊的人是南宫珩。

    “你跟你弟弟不打算回去了吧?”孔瑀问。

    “或许,哪天无聊回去玩。”叶翎说。

    孔瑀点头,并不意外:“靖王府还留着。其实百姓还是盼着你能回去。”

    又寒暄了几句后,孔瑀欲言又止。

    “怎么?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说吧,我一定会笑话你的。”叶翎一本正经地说。

    孔瑀扶额:“好吧,反正在你面前,我早也没什么形象可言了。我思来想去,娶妻之事,怕自己再看走眼,不知你能否帮忙?”

    “帮忙?帮你物色一个好姑娘,牵线搭桥?”叶翎挑眉。

    孔瑀点头:“是的。”

    “这……”叶翎蹙眉,“不合适吧?”

    “为何?我知道太麻烦你了,若是你不方便的话,也无妨。”孔瑀摇头说。

    “不是方便与否的事。”叶翎正色,“清羽是我的朋友,你是清羽的人,我若做了那种事,我成什么人了?”

    孔瑀面色一僵:“你……你说什么?什么我就是……”清羽的人?!

    叶翎微叹,看着孔瑀说:“我知道,你原是喜欢女人的,不然也不会先后被楚灵芸和叶妤欺骗。但如今,既然跟了清羽,他那样美,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孔瑀脸色跟被雷劈了一样:“什么我跟了皇上?你你你!你不要胡说!我是清白的!我发誓!”

    “若不是清羽喜欢你,你一个年纪轻轻的礼部尚书,怎么一跃当上丞相的?”叶翎神色认真地问,“清羽对你的心意,你不会到现在都不懂吧?”

    “你……我……他……这……”孔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不懂!我懂什么啊?!我跟皇上,真的什么都没有!”

    “这是你的想法,但他若不是喜欢你,怎么会让你到身边去呢?”叶翎说,“清羽长得那么美,便是女人也远远不及他,你们一君一臣,也是一段佳话啊!”

    “他说是因为你的缘故,才让我当丞相的!”孔瑀狠狠拧眉。

    “他应该是想给你一个慢慢接受的过程吧。因为我?你信啊?反正我不信。”叶翎摇头。

    “叶翎你别说了!”孔瑀脸色涨红,眸中满是羞愤,“我原以为,皇上自称断袖,是为了不娶楚灵芸,编造出来的!没想到……没想到他……可我不是!”

    叶翎叹气:“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况,高高在上那位,不是要你死,是要给你万般宠爱呢?孔瑀,你逃不掉的,不如好好接受。只要你心态放平,或许很快你就会发现,你并不是真的喜欢女人。”

    孔瑀捂住自己的耳朵:“胡言乱语!我没有!”

    叶翎眼底闪过一丝戏谑:“我很同情你,但说实话,不管容貌实力才华身份,你都远不如清羽,我也不知他为何会看上你,但这种好事,你就从了他吧!你不吃亏。”

    “我不要!”孔瑀简直要疯了。他就想好好当官,好好当男人,娶个媳妇儿生个娃,怎么就那么难?一次两次被女人骗就算了,如今连男人都不放过他吗?他招谁惹谁了?

    “可你是南宋子民,你说不要,没用的。”叶翎一脸同情。

    “我回去就辞官!我绝对不能接受那种事!叶翎,你跟皇上是朋友,你帮我跟他说说,让他放过我吧!”孔瑀看着叶翎神色急切地说。

    叶翎面露难色:“你们都是我的朋友,这种事,我不好插手。”

    “那不行,我带着全家人来西夏投奔你!我离得远远的!”孔瑀握着拳头说。

    叶翎垂眸:“可以,倒也没必要。”

    “有必要!你不懂,这种事,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无论如何我都接受不了的!”孔瑀神色严肃地说。

    结果孔瑀话落,就见叶翎垂着头,肩膀微微颤动,似乎,在笑?!

    下一刻,叶翎抬头,满面戏谑:“孔二,你想多了,你长得这么丑,清羽看不上你的!哈哈哈哈!”

    “叶翎!我要杀了你!”

    竹楼里面传出孔瑀愤怒的大吼,外面练剑的叶旌连忙冲过去,就见孔瑀站在叶翎面前,伸手,颤抖地指着叶翎,满面羞愤:“你刚刚全是在捉弄我?!”

    叶旌摇头,他家美丽的二姐又坑人了,没事没事,接着练剑去。

    叶翎笑得很开心:“孔二,给我坐下,不然我就把你踹到湖里,让你冷静冷静。”

    孔瑀气得不行,坐回去,端起茶杯,猛灌一口,又被呛住了,捂着胸口咳嗽起来,看起来真是弱小可怜又无助……

    等孔瑀稍稍平复了心情,黑着脸,看着叶翎说:“我是客人,你还说我们是朋友,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这不能怪我。虽然我们现在是朋友,但我每次见你,总能想起当初你义正言辞要求我殉葬的样子,所以每次都想给你一点不同的颜色瞧瞧。”叶翎一本正经地说。

    孔瑀瞬间没脾气。那件事,是他在叶翎这里最大的“黑历史”……

    “开个玩笑,轻松一点。”叶翎提着茶壶,又给孔瑀添了茶。

    孔瑀无语地看着叶翎,很想起身就走,绝交!这什么朋友?那种事能拿来开玩笑吗?叶翎说的跟真的似的!把他吓死了!

    叶翎看出孔瑀的心思,伸手一指:“门在那边,要走不送。”

    孔瑀狠狠地瞪了叶翎一眼:“我不走!”

    “还说我的待客之道,看看你这个客人,对着主人大吼大叫,喊打喊杀,这么凶,还是书香门第,最懂规矩礼节的孔大人吗?”叶翎似笑非笑地问。

    孔瑀想哭,就没见过这种人,欺负他,还要倒打一耙!

    孔瑀深吸一口气,稍稍冷静一点,皱眉,看着叶翎问:“皇上到底是不是断袖?”

    “当然不是。”叶翎摇头,“不过,就算他是,你这样的,也很安全,放心吧,别怕。”

    孔瑀握拳砸了一下桌子:“在你眼里,我到底是有多丑?”

    “比容貌的话,你跟清羽之间,也就隔了一百个百里夙吧。”叶翎想了想说。

    这种表达方式很新颖,孔瑀反应了一会儿,幽幽地说:“算了,我又不是靠脸吃饭,跟你计较这个做什么。”

    “孔大人,你竟然暗讽你的皇上和西夏的皇帝都是靠脸吃饭?”叶翎反问。

    于是,叶旌又听竹楼里传出孔瑀怒吼的声音:“叶翎,能不能好好说话?!”

    叶旌摇头叹气:“可怜的孔瞎子,二姐太坏了!看把人家给气得!”

    竹楼里,孔瑀对叶翎怒目而视,叶翎很淡定地说:“不错,我还以为你会跟我讲道理,原来你这个循规蹈矩的人,也会发火大吼大叫。”

    孔瑀拧眉,刚刚的他,对他而言都很陌生,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恪守礼数,别说大喊大叫,大声说话都没有过。刚刚他竟然对叶翎说出“我要杀了你”这种话,搁以前,根本不可能,也不可思议。

    孔瑀说不清自己哪里变了,但他知道,是变了很多。看待事物,与人交往,似乎跨过他原本给自己设置的那道禁锢之后,视野都开阔很多。

    孔瑀叹了一口气,摇头失笑:“原来跟你做朋友是这种感觉。”

    “不,我不会这样对清羽。”叶翎说。

    “为何?”孔瑀下意识地问。

    “因为他长得好看。”叶翎轻笑。

    孔瑀轻哼了一声:“是是是,我跟皇上比,就是个丑八怪,行了吧?我一开始说的请你帮忙的事,行不行一句话!”

    “行,当然行。”叶翎点头,“不过这种事,要看缘分,不能着急,不能强求。”

    “我没着急,就是觉得自己眼光太差,怕再被骗,倒不如请你帮忙把关。”孔瑀说这样的话,神色都没有一丝尴尬,因为在叶翎面前,彻底放开了。

    “如今倒真的有个机会。”叶翎说,“西夏太后用指婚来犒赏年轻将军的事,你应该听说了吧?”

    孔瑀点头:“外面沸沸扬扬的,一进城就听说了。这种事,以前不曾有过,但细想之下,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太后让礼部统计了西凉城各家小姐的情况,还做了画像。明日宫中会举办一场宴会,安排各位小姐展示才艺。说好的让我明日过去,帮忙看看指婚的事具体如何安排。到时候,我会留意一下,是不是有适合你的。”叶翎说,“既然你来了,宫里的宴会,应该也会邀请你。”

    “你怎么知道什么样的小姐适合我?”孔瑀认真反问。

    叶翎给了他一个白眼:“这种事,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看感觉,感觉懂不懂?你的感觉老是出错,就看我的感觉吧,行就行,不行拉倒。”

    孔瑀微微点头,缓缓地笑了:“我相信你的眼光。”

    又坐了一会儿,孔瑀就起身离开了。

    回到驿馆,就接到通知,给他的接风洗尘宴,就在明日。

    南宫珩和蒙璈以及风不易,是一起到西凉城外的一座山上打猎去了。因为上次吃过烧烤之后,都爱上了。

    那次食材不够丰富,这回去弄些野味。

    临近午时,南宫珩他们回来了,收获颇丰。

    早说好的,百里夙带着明氏,叶缨和叶尘都出宫来宁王府吃饭,哑奴也来了。

    大家一起动手做,其乐融融。

    吃饭时,叶翎开玩笑般提起孔瑀说要在西夏找媳妇儿的事。

    明氏对此很上心:“这是好事,孔大人一表人才,又是南宋丞相,若他真有看中的,尽管提,我做主。”

    “伯母,他眼神不好,若是他自己看中的,肯定不行。”叶翎笑着说。

    晚些时候,叶翎想起宋清羽的信,拿给南宫珩。

    南宫珩看过之后,递给叶翎。

    不过是寥寥数语,寻常问候,让他们得空回去看看。又说等他们成亲,他一定亲自去东晋喝喜酒。

    “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叶翎问南宫珩。

    南宫珩笑着说:“我太子皇兄正在来西凉城的路上,前来喝百里人渣的喜酒,到时候会再次提亲,定下婚期。应该不日就到了。”

    “到时候,那个老妖婆,定会有所动作。”叶翎眸光微凝,“我不担心自己,我怕她万一派人要把你杀了,阻止我成亲呢?”

    “所以,到时候小叶子你要保护我,你如今拼一下,比我厉害。”南宫珩半开玩笑地说。

    是夜,明丞相府。

    明心悠坐在明老太君身旁,明老太君皱着眉头:“悠儿,祖母说先给你定个亲,把这次的事情躲过去,不成再退,你不肯。明日进宫,说不定就被指婚了,你真的考虑清楚了?”

    明心悠轻轻颔首:“祖母,我考虑清楚了。如今匆忙定亲,过不了爹那一关,也会跟姑母生了嫌隙,让她不喜。明日我会好好表现,我想着姑母若是指婚,总不会不问我意愿。事情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咱们先前反应太大了。”

    “唉!我总觉得,你太委屈。”明老太君叹气。

    “祖母放心,我的终身大事,我会自己争取的。”明心悠眼底闪过一道幽光。

    次日,风和日丽,宴会设置在御花园中。

    欧阳铖带着十多位年轻的小将,一起进宫赴宴。

    那些被礼部登记过的小姐,也都陆续进宫。双方数量差不多相当。

    一场“官方组织”的大型相亲宴即将开始。

    虽然很多小姐心中不情不愿,但谁都不傻,不敢在这种场合故意扮丑装笨,因为意图太明显,若是躲不过指婚,再惹了太后不喜,可就麻烦大了!

    不过,真见到那些小将,不少小姐心中的排斥倒是减轻,甚至没了。

    因为年轻的将军们,一个个身形高大,健硕挺拔,模样齐整,有几位容貌颇为俊朗,没有一个丑的。那种正气十足的精气神,可不是养尊处优的贵公子能比的。

    出身和身份,是两回事。

    虽然这些年轻的将军出身都不高,但如今身份不算低,而且还有往上走的潜力。“将军夫人”这个名头,也是蛮诱人的。

    很多小姐已经在偷偷打量端坐在一处的小将们了。

    明心悠出现,瞬间成为焦点。她今日盛装出席,的确是小姐中最亮眼的那一个。

    不过明心悠看都没看坐在不远处的那些小将,因为这些人,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听到老太监唱名,说南宋丞相到了,明心悠抬头去看,就见一个年轻男子出现,长身玉立,清贵端方。

    明心悠已经打听过。孔瑀出身南阳侯府,本是侯府世子,又通过科举入朝为官,因才能出众,被楚皇连连提拔,当了最年轻的礼部尚书。

    在南楚改朝换代变南宋后,孔瑀更是一跃当上百官之首,年纪轻轻,跟明中信在西夏国的地位一样。

    不期然四目相对,明心悠对着孔瑀露出一个大方得体的微笑,轻轻颔首。

    孔瑀不知明心悠身份,只觉得这个小姐看起来美丽优雅。

    欧阳瑜也在一众小姐之列,虽然她今日穿女装,精心打扮过,但依旧显得格格不入。不过她不在这次指婚的小姐名单上,只是过来看热闹的。

    明氏出现的时候,牵着叶尘,身后是叶缨和叶翎姐妹。

    一场别开生面的宴会开始了。

    百里夙先表达了对南宋丞相孔瑀的欢迎,两人寒暄,说了几句两国修好之类的套话。

    明氏扫视一圈儿,笑着说:“今日宴会,是为了什么,大家都知道。这是喜事,哀家希望诸位最后都能称心如意。”

    接下来,明氏招手,一群美貌的宫女端着托盘,上前来,给那些年轻的将军们以及那些小姐们,每人面前放了文房四宝,和一枚竹简。

    众人都不解其意,明氏笑着说:“不止各位小姐要展示才艺,各位将军也有武艺展示。过后每个人都在竹简上,写上中意之人的名字。竹简事后会被销魂,哀家会按照诸位的心意来指婚。”

    全场哗然。

    明氏要点鸳鸯谱,本以为全凭她的心意,谁知道竟然还要让男女双方来互相选!

    明氏说要按照这些人的心意来指婚。互相写对方名字的这种情况,或许会有,自然是美事一桩,但也定然会出现多人争一人,配不上的情况。到时候,就是明氏来调和分配,真正算是指婚了。

    不过这是盲选,自己写了谁,不会有外人知道,过后竹简被销毁,也不影响什么。至少有一个可能,跟中意的人在一块儿。

    那些年轻将军们脸上都带着笑。不过来之前,被欧阳铖严厉训诫过,进宫必须守规矩,眼神都要克制,不能乱看。

    而小姐们心中不由期待起来。

    明心悠注意到,孔瑀的面前也被放了文房四宝和竹简。她眸底闪过一丝喜色,这是不是说明,她想的那种事情,是有可能的?

    下一刻,就听明氏笑着说:“西夏与南宋修好,南宋的孔丞相今日也参与这桩喜事。若是有哪位小姐入了孔丞相的眼,双方都有意的话,哀家做主,册封公主,和亲南宋。”

    这倒是个意外之事。

    孔瑀的身份在座的人都知道,他很出色,跟那些武将完全是不同的气质和风格。

    但和亲代表着远嫁,许多小姐并不想考虑。

    再说了,孔瑀出身贵族,如今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在南宋都没有找到中意的女子,定然眼光极高,能看得上她们吗?若是她们写了孔瑀的名字,孔瑀没写,或者写的不是她们,到时候她们又错失了别的机会。不值当。

    只一个人想法不同,就是明心悠。

    她昨日说愿意和亲,虽然是当时被欧阳家拒绝后,冲动之语,但过后她依旧有这种想法。若是能让孔瑀主动向她提亲,那是最好,只是苦恼于没有机会跟孔瑀接触。

    今日明心悠本来打定主意,要好好表现,征服孔瑀。若有机会,跟孔瑀暗示一下,只要孔瑀喜欢她,自会提出来。明心悠对自己很有信心。

    只是没想到,原来孔瑀本就存了心要在西夏求亲,这对明心悠来说,完全是意外之喜!只要孔瑀写了她的名字,到时候,一切如她所愿!

    明心悠不介意远嫁,还有一个原因。在叶缨和叶翎姐妹来到西凉城,一个当皇后,一个封王之后,明心悠自觉被压制。既然不能进宫,随便嫁个大家公子,身份也不可能越过叶家姐妹去,见了她们都要矮一头,不如到南宋去。

    到时候,她作为西夏公主,成为南阳侯府世子夫人,还是丞相夫人。在南宋贵族之中,地位尊贵。

    先是诸位武将的武艺展示。

    都是有备而来,展示自己最擅长的武术,有耍刀的,舞剑的,练枪的,打拳的。

    这些人都是欧阳铖一手选拔,人品端正,而且有真本事的,相当精彩。

    诸位小姐都认真看着,这番展示,满满的力量感和安全感。

    明心悠觉得,无聊。只要身份尊贵,就会有护卫保护,何必自己舞刀弄枪?这些将军,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去打仗,万一回不来呢?

    贵族地位带来的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才是明心悠想要的安全感。

    武将们展示完毕,诸位小姐心中都有数了。

    然后,就是小姐们的才艺展示时间。

    明氏说,没有顺序,准备好的就去。

    到了这种时候,也没什么可害羞扭捏的。各家小姐纷纷登场,亮出自己最擅长的才艺。弹琴,跳舞,作画,书法,还有直接带来自己的女红作品的。

    明心悠一直端坐着,看着其他小姐都上去过了,最后剩了她一个。

    明心悠本来很喜欢弹琴,但她今日没有带琴来。因为在叶家姐妹面前弹琴,不过是自讨没趣。孔瑀定是见识过叶家姐妹的琴艺的。

    明心悠要展示的,是她的棋艺。女子多不擅棋艺,但明心悠曾因为对弈赢了西夏国一位老太傅,得到过百里复的当众夸奖。

    不过,对弈是需要对手的。

    明心悠起身,笑容得体:“不知能否有荣幸,请孔大人与我对弈一局?”

    这是她原来准备好的,跟孔瑀接触的机会,如今可以光明正大地提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都没想到,这位西凉城赫赫有名的大才女,竟然看上了南宋的丞相?若非如此,怎么会点名让孔瑀去跟她对弈?她完全可以请在场的一位小姐上去,稳赢。

    孔瑀有些意外,不过下棋也是他十分喜爱并擅长的。明心悠落落大方地邀请,他欣然接受。

    看着在众人视线中,对坐下棋的两人,叶翎神情变得玩味起来。

    明心悠心气儿可是真高,从头到尾都看不上那些武将,坚持要找个门当户对的。

    人各有志,无可厚非。

    叶翎只是在想,孔瑀会不会就此对明心悠有了好感?客观来说,明心悠的确出身尊贵,才貌双全。

    不过孔瑀应该不知道,就在三日前,明心悠心心念念要当西夏贵妃。

    孔瑀第一次跟女子对弈,明心悠的棋术着实不错。

    两人神情都很专注,孔瑀不想输,明心悠更是想赢过他,让他刮目相看。

    叶尘觉得好无聊,跑到风不易身边,讨了一颗桂花糖丸,献宝一样拿回去,小手举着给明氏吃。

    明氏吃了,甜在口中,更甜在心里。

    这局棋,下了将近两刻钟的时间才终于结束。

    孔瑀一子险胜。

    “孔大人高才,心悠佩服。”明心悠输了也没有不悦之色。

    孔瑀微笑拱手:“险胜,若再来一局,孔某未必能赢。”

    “再来一局”,这四个字,听在明心悠耳中,有了不同的意味。

    旁人看着,倒是郎才女貌,很般配的样子。

    两人都回位之后,才艺展示环节结束,到了做决定的时候。

    每个人都在自己面前的竹简上写了个名字,倒扣着,放在宫女的托盘上面,呈送到明氏跟前。

    明心悠看着孔瑀也写了,她想不到除了自己之外,孔瑀还会写谁。

    于是,明心悠在她的竹简上,认真写下孔瑀的名字。

    乐声响起,宴会继续。

    明氏带着叶缨和叶翎姐妹暂时离席,带走了那些竹简。等她们回来,指婚的事,就定了。

    很多小姐心中忐忑又期待,怕中意的人写的不是自己。

    而明心悠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只等结果宣布。

    分发给每个人的竹简上,本来就是有名字的,不会弄混。

    明氏从男方女方两边各拿起一枚竹简,惊奇地发现竟然对上了!不由神色欣喜:“真好!”

    明氏说要赐婚,但她不是独断专行的人。

    今日这样的规则,是叶翎提议的,明氏觉得非常合理。

    成亲是喜事,今日能进宫来赴宴,精心打扮,好好展示才艺的小姐,本身就说明,她们愿意接受赐婚,嫁给一个武将。

    至于那些极度排斥的小姐,明氏已经给了时间,不管定亲还是装病,躲过去就算了,明氏也不会因此治罪。

    整理过后,发现竟然有八对都是互相写的,超出她们的预期。

    叶翎笑言:“这种事,或许就是一个眼神对上了,缘分嘛。”

    其实很正常。暗中打量,自己对谁有意思,又能感觉到谁对自己有意思,不管如何矜持掩饰,多多少少都会释放出一些讯号。

    有两位将军写了同一位小姐的,那位小姐写的是其中一位将军,另外一位,遗憾落选。

    也有三位小姐都写了同一位将军的,是那些武将中容貌最出色,舞剑最好看的那位。这种也很正常。

    配好八对互选的之后,剩下的就再根据各种条件,三人商议,来决定怎么安排。

    明氏多是听叶翎的意见,因为她觉得叶翎眼光很不错。

    这毕竟只是个初印象,初印象没有选到一处的,未必就不合适。原本成亲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种指婚,不牵扯到家族利益,结果不会比家族安排的差。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武将,没有一个人写明心悠的名字。毕竟明心悠那么明显地表现出对孔瑀的兴趣,别人都是诚心来求亲的,也不会自讨没趣。

    明氏看到明心悠的竹简,递给叶翎。

    那边叶缨拿起孔瑀的竹简,也递给叶翎。

    叶翎看着两枚竹简,嘴角微抽。

    明氏和叶家姐妹回来,明氏面上带着笑,落座之后,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始点名赐婚。

    一对一对,跪在一处的男女,眉目交汇间,已有情谊绵绵。

    便是后面几对,并非完全配上的,也没有谁面露失望之色。

    被赐婚的对象是自己选中的人,自然欢喜。

    被赐婚的对象并非自己选中的人,都会下意识地认为,应是对方选了自己,才会这样安排。如此,自然不会对对方有不满,接下来相处的好感基础是有的。

    一直到最后,进宫的十几位武将都得了赐婚,小姐们也都做了安排,皆大欢喜。

    就剩了明心悠一个,还有临时加进来的孔瑀。

    众人都以为,明心悠跟孔瑀的事,也是板上钉钉了。

    明心悠心中期待,她将会被册封公主,和亲南宋。

    结果,明氏笑容满面地说:“恭喜诸位。哀家给各位小姐,准备了一份礼物,呈上来吧。”

    明心悠心中微沉,为什么没说她的事?

    宫女给每位小姐面前放了一个木盒子,里面都是明氏赏赐的一整套首饰。不止贵重,是有特殊意义的。

    太后指婚,还给添妆,可见皇室重视。如此,原本心中不满不甘的人,如今也都高高兴兴地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明心悠告诉自己,因为她是不同的,所以要过一会儿再郑重宣布,跟其他小姐区分开。

    结果,明氏发完赏赐,微笑着说:“都别拘着了,去赏花吧,再过半个时辰回来饮宴。”

    明氏话落,明心悠失手打翻了手边的茶杯,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她的身上。

    都被指婚,就撇下她一个,这分明是根本没有人看上她的意思!

    旁人都得了好姻缘,整场宴会,只明心悠一个人,丢了人……

    明心悠恨恨地扯着手中的帕子,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保持平静,笑得不太自然,问了一句:“姑母,孔大人写了谁呀?姑母怎么没有成全他?毕竟他是贵客呢!”

    明心悠明明看到孔瑀在竹简上写了字,除了她还能写谁?明心悠现在怀疑,是叶翎和叶缨从中作梗,坏她姻缘!

    明氏蹙眉,没想到明心悠到这个时候还不低调一点儿,事情闹大,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就见孔瑀神色淡淡地开口,回答了明心悠的问题:“多谢明小姐的关心,孔某在竹简上写了两个字,谢谢。”

    很多人忍俊不禁,觉得孔瑀也是个妙人儿。没看上明心悠就别写了呗,还写了俩字,谢谢?太有礼貌了!可惜,让某个自作多情的小姐误会大了!

    明心悠脸色再也绷不住,猛然垂头说:“姑母,我身体不适,先行告退。”

    “回吧。”明氏神色淡淡地说。

    成功配对的小伙子和姑娘们都赏花去了,孔瑀见叶翎过来,开口说:“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说实话,我对那个明小姐印象很好,她的棋术是真的不错。但我记着,你说过,我自己觉得哪个姑娘好,一定要离得远一点!请告诉我,我这次又瞎了吗?”

    叶翎幽幽地说:“那位明小姐,三日前还在处心积虑想要进宫当百里夙的贵妃,跟我姐姐抢男人,仗着是太后的侄女,利用家中长辈,好一番唱念做打,口口声声说她非百里夙不嫁呢。”

    孔瑀神色一僵,无奈扶额:“今日她那么明显对我示好,应该是觉得那些武将配不上她,我的身份勉强可以?好吧,我确实又瞎了。”

    ------题外话------

    作者君还在努力调整更新时间,谢谢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