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八百个火影〕〔快穿:女配又跪了〕〔妖孽修真弃少〕〔鬼眼医妃:王的盛〕〔萌宝出击:妈咪束〕〔攻略恶魔冷殿下〕〔位面无限重生〕〔无限二次元大乱斗〕〔嫁给全城首富后我〕〔帝后名之谋取天下〕〔摘仙令〕〔夫人捂紧你的小马〕〔我在边关种田忙〕〔太子妃她命中带煞〕〔宫斗失败我只能当〕〔八零鲜妻有点甜〕〔反派大佬三岁半〕〔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不好好搞科研就要〕〔民国穿越来的爱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54.从此刻起,南楚改姓宋(二更)
    “皇儿,来,把药喝了。”太后平氏面容慈祥,把黑漆漆的苦药汁儿,用勺子喂到了楚皇嘴边。

    楚皇咬紧牙关,死死地盯着平氏,不张嘴。他被灌了两天药,原来能动一点的脖子也动不了了,感觉头脑昏沉。

    这不是药,是索命的毒!

    平氏叹了一口气,把碗放下,拿帕子擦了擦滴在楚皇脸上的药汁,伸手轻抚了一下楚皇的脸:“皇儿,看见你这样子,母后心疼啊!这些年,你为了南楚,殚精竭虑,真是太辛苦了。如今,就安心把南楚交给太子吧!你该解脱了!”

    “母后,你是要朕去死吗?”楚皇神色哀戚,喃喃地问。

    平氏摇头:“哀家怎么舍得让你死呢?可是,哀家更不忍心,看你活得这么痛苦。哀家相信,你定是被什么邪物所迷,影响了心智,不然怎么会连哀家,你都要禁足,要责罚呢?哀家明明没有错呀,灵儿也没错,她才从冷宫里出来,都瘦得不成样子了,你怎么忍心?”

    楚皇听着平氏开始跟他算旧账,只觉心中一片荒凉。他早知道,他这个母后,素来拎不清。谁哄着她敬着她对她好,她就喜欢谁。谁忤逆她,就别想好过。而如今,楚皇作为平氏的儿子,平氏已经选择放弃他。

    “容氏那个贱人,前夜一杯毒酒下去,就没了。”平氏幽幽地说,“可恨你一直护着的那个楚明寅,他太毒了!竟然把哀家的那些个孙子,都给杀了!这就是你选的继承人吗?你到底在想什么?”

    楚皇神色痛苦地闭上眼睛,不想再跟平氏争辩。他知道,一切都是楚明恒做的,跟楚明寅一点关系都没有!但如今,楚明恒已经狠毒无耻地杀死了他所有的兄弟,楚皇变成废人,那些臣子不明所以,就算猜到什么,也不会站出来。

    楚皇只是后悔,没有早点废掉楚明恒!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楚明恒竟然有胆做这样的事!

    楚皇躺在那里,想了很多。他突然发现,他最错的事,是从头到尾,就不该考虑让叶家姐妹去和亲!

    以叶缨和叶翎的能耐,便是南楚不与东晋和西夏结盟,也未必没有翻身的机会!他需要做的,只是对她们姐妹俩好一点,哄着她们尽全力守护南楚,她们一定做得到!

    可惜,一步错,步步错。把那样的重臣将才,用在和亲上面,简直太蠢了!

    但楚皇后悔也没用了。直到如今,也没有等到他派出去的人回来,他想,应该是回不来了。而他,也没有活路了。

    因为要杀他的不是别人,是他的母亲,是他的发妻,是他的儿子!他盼着宋清羽可以站出来,冲过来,坚定地维护他的权力。可惜,宋清羽像是消失了一样,选择明哲保身。

    楚皇觉得自己太失败了。外敌打了这么多年,亡了一个北胡,却将南楚置于更大的危机之中。能解除危机的臣子,被他亲手送走。而他如今家中起火,众叛亲离,竟没有一个人护着他,一个都没有!

    “皇儿啊,你好好休息。为了南楚安定,顾全大局,太子后日就正式登基了。南楚交给他,哀家会帮你盯着的,你放心。”平氏掖了掖楚皇的被子,轻轻拍了拍,话落起身离开。

    两行清泪从楚皇眼角滑落,他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又哭又笑……

    他是南楚皇帝,他还活着,他没有写下传位诏书,而后日楚明恒就要登基。也就是说,明日,他们会送他上路!

    楚皇好恨!可已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次日早朝,百官入宫,就见楚明恒端坐龙椅之上。

    这不合规矩,楚皇还没死。

    但没有人敢冒头跟楚明恒讲规矩。

    “父皇被容氏和定王母子所害,毒入膏肓,今日已陷入昏迷之中,人事不省。昨夜父皇醒来时,拉着本宫的手,说将南楚交给本宫,让本宫做一个好皇帝。”楚明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神色哀伤,“本宫不会辜负父皇的嘱托,诸位定要帮本宫,一起守护南楚!”

    “是,太子殿下。”稀稀拉拉的声音。

    不过楚明恒不在意。他知道,只是这些人尚未反应过来而已。

    不管南楚百官心里想什么,不管多少人认为是楚明恒弑父篡位,无所谓!自古皇室纷争,皆是成王败寇。从今日起,南楚的历史,将由他来书写!

    这种感觉,美妙得无法言说!让楚明恒忍不住想放声大笑!

    宣布这件事,看过众臣反应之后,楚明恒也没有要处理朝政的打算,起身就走。

    百官之中,太子党不少。而其他人,为了避免惹火烧身,都选择三缄其口。

    楚明恒原本最忌惮的是执掌兵权的宋清羽,若是宋清羽敢出来说什么,楚明恒一定立刻给他扣一个谋反的帽子!结果这回,宋清羽很识时务,从头到尾都没有冒头。

    楚明恒来了楚皇的寝宫,在楚皇身旁落座,语带关切:“父皇,今日可好?”

    楚皇醒着,却闭着眼,拒绝看楚明恒,更不想跟他说话。

    “父皇,这么多年,你为南楚,付出了太多太多!你累了,该歇歇了!”楚明恒抓住楚皇的手,看着楚皇如今虚弱无力的样子,唇角微勾,“我是你选的太子啊,你放心,等你走了,我一定做一个好皇帝。父皇可有什么要叮嘱儿臣的?儿臣洗耳恭听。”

    楚皇知道,他必死无疑,虽然他真的好不甘心!

    楚皇也知道,楚明恒这样的蠢货当了皇帝,南楚距离灭亡也不远了。这么多年的心血功亏一篑,楚皇更加不甘心!

    但,他对楚明恒,无话可说。他没什么后事想要交代,他对南楚的担忧,对未来的打算,如今再讲,已毫无意义。他都死了,哪还管南楚死活?!况且,他说再多,也救不了楚明恒!

    楚明恒冷笑:“父皇,其实,你最疼爱的儿子楚明寅,或许还没死呢。他不是逃了,是我把他送给完颜幽了。”

    楚皇猛然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楚明恒:“完颜幽?你跟她做了交易?”

    到了此刻,楚明恒也不再掩饰,冷笑声声:“父皇,这有什么不好吗?完颜幽是个前来复仇的女人,楚明寅这个负心人,是她想要的。那也是楚明寅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你跟完颜幽做了什么交易?还有什么?”楚皇厉声问。他本以为,是太子一派谋反,没想到,这中间还有完颜幽这个女人的参与!

    “还有,你的那些儿子们,都是完颜幽杀的,跟我没关系。我可不忍心,亲手杀掉我的兄弟们。”楚明恒冷笑。

    楚皇气得面部抽搐不止:“你这是与虎谋皮!你这个愚不可及的蠢货!”

    “父皇,你不懂女人,儿臣懂。”楚明恒欣赏着楚皇的脸色,神色得意地说,“那完颜幽一个亡国公主,就是来找楚明寅报仇的,我帮她达成心愿,她对我感激不尽呢!她那样一个极品尤物,楚明寅当初真是不懂怜香惜玉,但我不一样。等我登基后,就让完颜幽当我的贵妃,她说了,她求之不得。”

    “傻子!蠢货!”楚皇看着楚明恒,气得话都说不清楚了,“她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不可能!她是骗你的!”

    而楚皇这句话,又戳到了楚明恒心中的痛处!

    他面色一沉,冷哼一声,目光不善:“她,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她当初都能跟楚明寅,怀上楚明寅的孩子,就是不可能看得上我?父皇,我在你眼里,究竟是多不堪?你清醒一点好吗?你觉得最聪明的儿子楚明寅,毁在了女人手里!你看不上我是吗?你的命,现在在我手里!父皇,你求我,你快求我,求我饶命!我或许会考虑,让你活着呢!求我啊!”

    楚明恒癫狂地摇晃着楚皇的肩膀,楚皇神色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脑中一团乱麻,继而又变成了空白,心如死灰……

    楚明恒猛然握紧楚皇的手,俯身,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父皇,我们父子走到今日,是你一手造成的,是你从没想过给我活路!儿臣,对不住了!”

    楚明恒话落,猛然伸手,掐住了楚皇的脖子!

    看着楚皇瞪大眼睛,脸色煞白,眸光恐惧,楚明恒突然觉得,这些年被轻视,被训斥,被压制的那些怨愤,终于得到了释放!杀了楚皇,他就是南楚新的皇帝!

    楚皇口中发出支离破碎的呻吟,双眸之中的光,越来越暗淡。

    一直到楚皇双目凸出,脖子歪倒在一旁,楚明恒依旧狂笑着,死命地掐着他,体会着这种让他沉醉的快感!

    皇后平氏进来,心中一惊,连忙过去拉住楚明恒。她看了楚皇死状可怖,脖子缩了缩,拍了拍胸口,深吸一口气说:“皇儿,你何必亲自动手?万一让人发现他脖子上的伤,会被人诟病的!”

    楚明恒起身,看着楚皇的样子,冷笑:“一直压制我们的这个人,已经死了!母后还怕什么?明日过后,我就是南楚唯一的王,谁敢忤逆?”

    皇后平氏看着楚明恒,微微蹙眉。楚明恒以前对外横,在楚皇面前一直都很怂。如今,他发了狠,亲手杀死楚皇之后,仿佛变了个人。

    平氏能看出来,楚明恒此时很得意,说话也张狂了许多。因为没人能管得住他了。

    平氏微叹:“皇儿,面子上的事,还是要做的。你父皇尸骨未寒,你明日登基,不要大操大办。登基之后,先把你父皇的丧事办了,办得大一些,让南楚的人,都看看你的孝心!知道吗?”

    “母后,凭什么我登基不能大操大办?我为了等这一天,憋屈了多少年?”楚明恒反驳,“父皇都死了,死之前还是看不上我!孝心?让他去地下,找楚明寅那个贱种给他尽孝吧!”

    平氏还想说什么,楚明恒甩袖离开了。

    楚皇薨逝的消息传出去,似乎,也不值得意外了。

    太子楚明恒,理所当然地成为新皇唯一的人选,因为他的兄弟,一个都没了。逃走的楚明寅,已被定了死罪,等同死人。

    楚明恒下旨,为了南楚安定,他将于明日举行登基大典,让礼部的官员,一日之内,必须准备妥当!

    镇北公府。

    薛氏和温敏这几日都没有出过门,也听说了外面的动荡。

    “敌国虎视眈眈,那些人却在这个时候,自相残杀,争权夺利!最后活下来的这个……唉!接下来,南楚还能有活路吗?”薛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温敏神色担忧:“阿羽,要不你把大将军之职给辞了吧?咱们……咱们不然找个地方隐居去!接下来,这日子,还能过吗?”

    宋茳沉默不语。因为他知道,最近的事情,都跟宋清羽有关。虽然宋清羽每天足不出户,看似跟皇室内乱毫无干系。

    宋茳头一回发现,他的儿子,原来有这样深的城府。不过他想这是好事,聪明人才能活得长久。

    宋清羽微笑:“娘,干娘,你们不必担心。咱们的日子好好的,怎么就不能过了?”

    “接下来若是要打仗,那你去还是不去?现在的南楚,民心涣散,皇室动荡,不管跟东晋打,还是跟西夏打,能赢吗?”温敏眸中满是不安,“当初娘就该拉着你,不让你去打仗的。”

    “娘,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宋清羽神色淡淡地说,“若南楚真亡了,我们也无法置身之外。等过了明日,一切就会安定下来,相信我。”

    但看薛氏和温敏的脸色,并不相信。过了明日,楚明恒登基,南楚安定?楚明恒哪有这个能力!

    不过知道内情的宋茳在想,宋清羽应该还有后招……

    入夜时分,楚明恒从太子府回到皇宫。他选中一座宫殿,作为日后的寝宫,半天时间,宫女太监已按照他的要求,把里面收拾妥当了。

    楚明恒走进去,看着富丽堂皇的宫殿,只觉扬眉吐气。那些看不起他的人,统统都见鬼去吧!他才是南楚的天命所归!

    让伺候的人都出去,楚明恒在属于他的龙床上坐下,突然闻到了一股陌生又熟悉的幽香。

    楚明恒俯身嗅了嗅,掀开枕头,就看到一块粉色的绢帕压在下面。

    他眸光一亮,拿起来,放在鼻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完颜幽身上的香气,让他闻到就不由心旌荡漾。

    帕子上面写了一行小字,楚明恒打开,看过之后,猛然握住,起身大步朝着外面走去!说要去御花园走走,不让人跟着。

    他自己提了一盏灯笼,走进皇宫御花园,直奔湖边,因为那是完颜幽约他相会的地方。

    走过一个转角,夜色之下,湖面幽波粼粼,湖边站着一抹窈窕的身影。

    楚明恒加快步伐,走上前去,伸手勾住完颜幽的腰,把她带进了自己怀中!

    美人在怀,温香软玉,柔弱无骨。

    楚明恒低头,急不可耐地想要一亲芳泽。

    完颜幽却大力推开楚明恒,后退了两步。

    “幽儿,你想要的,朕都给你了!等明日朕登基之后,就册封你做贵妃!”楚明恒看着完颜幽,目光痴痴地说。他今日杀死楚皇之后,心中一直激动爽快,得完颜幽相邀密会,更是让他心花怒放!

    楚明恒觉得,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他必须要庆祝一下,与完颜幽这个极品尤物,共赴极乐!

    完颜幽脸上还蒙着面纱,微叹一声说:“可我的身份,不仅是个亡国公主,曾经还是你的弟妹。你让我做贵妃,南楚百官能答应吗?”

    楚明恒现在色欲熏心,闻言脱口而出:“朕已是南楚皇帝,一切都是朕说了算!谁敢反对,朕就砍了谁!幽儿快过来,让朕再闻闻你的香!”

    楚明恒说着,扔了灯笼,朝着完颜幽扑过去!

    完颜幽灵活地躲开,长长的袖子从楚明恒脸上轻轻拂过,轻笑一声,跑进了不远处的假山里。

    楚明恒面上浮现出一抹阴(谐音避黄)笑:“小美人儿,跟朕玩儿欲擒故纵?不过,你还真是选了个不错的地方!朕喜欢!”

    楚明恒说着,追了进去。

    片刻之后,完颜幽从假山中走出来,身后跟着木苍。

    她一脸厌恶地说:“这种货色,还想当皇帝?真是可笑!”

    木苍一言不发,伸手揽住完颜幽,飞身离开。

    宫女太监迟迟不见楚明恒回去,匆忙前来御花园寻找。

    太后小平氏和皇后平氏也都得到消息,怕出什么事,心中不安起来。

    最后,一个太监发现了假山里面流出的血,钻进去查看,尖叫一声,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

    等楚明恒被人从假山里抬出来的时候,胸口插着一把北胡特色明显的弯刀,脸上蒙着一块染了血的帕子,下半身某处,已经被血浸透了……

    太后小平氏和皇后平氏看到楚明恒的死状,相继晕死过去。

    尚未登基的太子楚明恒遇刺身亡的消息传开,深夜时分,南楚百官入宫,却都已六神无主。

    本以为还剩了一个,如今,楚氏皇族,全灭!

    宋清羽带着人前去抓刺客无果,最终断定,刺杀楚明恒的是北胡完颜幽,而且是完颜幽将楚明恒约到御花园之中,他们私下早有来往。

    对楚明恒好色本性十分了解的南楚百官,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楚明恒管不住下半身,最终竟死在了女人手里!甚至很多人怀疑,楚氏皇族落得这样的下场,跟完颜幽脱不了干系!真是可悲可叹!

    可不管楚明恒是怎么死的,楚氏皇族亡了,再查也没有意义了!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说,把定了谋反罪的楚明寅找回来。更没有人说,把平王楚南沣流落在外的儿子找回来。所谓忠心,都是有限的。

    楚氏皇族已走到今日,南楚,何以为继?

    皇后平氏的兄长,楚明恒的舅舅平锟,看着高高在上的那个位置,眸中闪过一丝渴望!如今南楚无主,那个位置谁抢到就是谁的!

    跟平锟有相同念头的官员,不止一个两个。

    不管太后小平氏和皇后平氏此时哭天抹泪,没人在意了。南楚必然要变天,只看谁能抢到那把龙椅!

    杂乱的脚步声在殿外响起,百官纷纷回头去看,就见大殿被全副武装的士兵围了起来。

    而宋清羽,从百官队伍之中飞身而起,稳稳地落在了最前方。转身,神色平静地坐在了龙椅之上!

    百官目瞪口呆,惊诧不已!

    楚皇的金羽卫是叶晟给他秘密训练的亲兵,作为叶晟唯一的徒弟,云尧当初全程参与,对金羽卫十分了解。而当初叶晟与金羽卫之间,有一道专属密令,云尧很清楚。

    所以,如今的宋清羽,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掌控住了楚皇的亲兵。而他手中还执掌着南楚兵权,谁能与他相争?

    宋清羽神色淡淡地扫视一圈,薄唇轻启:“从此刻起,南楚改姓宋。不服者,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