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强婿〕〔六零医妻有空间〕〔叶玄苏轻竹〕〔战神军王叶玄〕〔一世战神叶玄〕〔废婿秦意夏言冰〕〔黑莲进化史〕〔薛安秦瑜〕〔情深慕白首: 顾先〕〔秦南明刘诗悦〕〔慕少放肆宠〕〔叶沁隗琛〕〔前任凶猛〕〔宋时雪〕〔都市废婿〕〔焚天血帝〕〔虚无之主游下界〕〔三爷,夫人她又惊〕〔帝国萌宝:薄少宠〕〔超级豪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53.狗咬狗,女人的报复(一更)
    暮春时节,草长莺飞。

    百里夙和叶缨一行尚未回到西凉城。

    南楚表面上风平浪静。

    楚皇封锁了叶旌失踪的消息,南楚上上下下都以为,与西夏的结盟板上钉钉,是以并不担心东晋报复。

    这个历史悠久的礼仪之邦,安宁如斯。楚京之中,繁华依旧。

    楚皇在得知叶旌失踪次日,第一时间派人前去给叶翎传信,谎称叶旌病重,命叶翎速速归来。而这件事成功与否,关键在于,能否赶在南宫珩之前,骗过叶翎。

    近日早朝,百官能够明显地感觉到,楚皇心绪不宁,没了曾经的冷静理智,眸中多了几分阴郁,烦躁易怒。

    容贵妃和她的儿子楚明寅因为先前的事,如今都被禁足,不得外出。也是楚皇保护他们的手段。

    楚明寅失忆,容贵妃心急如焚,害怕楚皇就此放弃他。她不能出宫,无法跟容家人接触,又见不到楚皇,束手无策时,身边的宫女悄悄跟她说,楚皇最近睡不安稳,以前可是夸过容贵妃亲手熬的安神汤。

    容贵妃一想,机会来了!

    她不能出去,但不能什么都不做。于是,她命人按照方子,找齐食材和药材,就开始给楚皇熬安神汤。入夜时分,命人送去给楚皇。

    容贵妃想着,楚皇以前最是喜欢她熬的汤,喝了若是能想起她的好来,她就有机会见到楚皇。要牢牢抓住楚皇的心,绝不能让楚明寅在与楚明恒的争斗之中,落了下风,失去机会。

    夜色幽深。

    楚皇还在御书房中,手中的一本奏折,看了好大一会儿,都没放下。他觉得烦躁,头疼,疲惫,但却不想去休息。因为他睡不着,太多的不安笼罩着他,或许只有叶翎归来,出现在他面前,重新归于掌控之中,才能让他睡个安稳觉。

    “皇上,贵妃娘娘派人送来了安神汤,说是她亲手熬的,熬了许久呢。”老太监轻声请示,是否要拿进来。

    楚皇拧眉,揉了揉发疼的额头:“端进来吧。”

    楚皇入口的东西,都有人专门试毒。容贵妃送来的安神汤也不例外。

    试毒过后,没有问题,一碗温度正好的汤,放在了楚皇面前。

    楚皇尝过,是他曾经喜欢的味道。

    把汤喝完,楚皇打了个呵欠,感觉十分困倦,打算回寝宫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等明日再说。

    如此,一觉睡到了天大亮。

    之后几日,容贵妃都会精心熬制安神汤,按时让人送来给楚皇,楚皇每次都会喝。

    看似一切如常。

    直到这日一早,楚皇睁眼,头脑清醒,想要坐起来,却发现全身无力,动弹不得!身体像不是自己的了!

    楚皇眸色惊恐,失声高喊:“来人!来人啊!”

    全部的太医,匆匆忙忙进了楚皇的寝宫。

    楚皇的症状看起来就是中风,导致脖子以下全部瘫痪,只剩下脑袋还能动。

    但楚皇年纪并不是很大,最近虽然心情不好,身体和心理也没有受到突然的刺激。其中一个老太医就说,应是中了邪毒。

    民间有种毒,深宅大院里不少见,慢性的,一开始看不出什么,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中风瘫痪的症状。

    太医说,可以医治,但需要足够的时间,循序渐进,最终能不能恢复如初,不能保证。

    楚皇气得快吐血了:“查!查出来,杀无赦!”

    楚明寅失忆被禁足,楚皇瘫痪,楚明恒理所当然地站了出来,义愤填膺地说:“父皇放心,不管是谁做的,儿臣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从楚皇入口的东西查起,很快,查到了最近容贵妃每日给楚皇熬的那碗安神汤上面。

    楚明恒带着人气势汹汹地进了容贵妃所在的宫殿,把里面翻了个底朝天!

    给楚皇做安神汤的药材,还剩下不少,太医细细看过之后,确定其中一味主药,被浸泡过,染了别的东西。

    容贵妃指天发誓,说她冤枉,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还说让去查那些药材的来源。

    结果,很快又从容贵妃锁起来的一个箱子里面,夹层之中,找到了一包药粉。

    太医看过之后,断言这就是导致楚皇中风的邪毒!

    楚明恒派人将容贵妃和楚明寅全都控制住,又派人围了容家和定王府,然后前去禀报楚皇调查的结果。

    楚皇听了,面色震怒:“可恶!该死!”

    “容氏和定王谋害父皇,证据确凿!请父皇下旨,处死他们!”楚明恒恭声说。

    楚皇面色阴沉,神色一变再变:“不!这里面定然有蹊跷!她不会这么蠢的!肯定是有人蓄意陷害!再查!”

    楚明恒闻言,怒火中烧:“父皇!先前容氏在宫中大施厌胜之术,父皇轻易放过她!容府私藏龙袍,父皇不予追究!如今,他们的毒手都伸到父皇头上来了,父皇还要包庇吗?儿臣不服!不认!”

    这一次容贵妃给楚皇下毒,的确是太子一派精心设计,蓄意陷害。

    经过先前的事,楚明寅又失忆,而且始终名不正言不顺,想要买通容贵妃身边的宫女,并不是太困难。而为楚皇试毒的太监,有点见不得人的变态癖好,小平氏利用这一点,恩威并施,成功收买。

    很简单的栽赃,但环环相扣,容贵妃百口莫辩。

    楚明恒彻底看清楚皇的心思了。都到这个地步,他还是护着容贵妃和楚明寅!楚明恒知道完颜幽说的都是真的,他这个太子,徒有虚名,根本不是楚皇心目中的继承人,从来都不是!

    “太子,照朕说的去做!对外就说,是南宫珩陷害的,蓄意祸乱南楚皇室!”楚皇不容置疑地说。

    楚明恒走到楚皇床边,坐下,握住楚皇的手,幽幽地问:“父皇,既然你从来都看不上儿臣,为何还要让儿臣当这个太子?”

    楚皇看到楚明恒眸中再无恭敬,反倒多了几分疯狂,神色大变:“你要做什么?”

    “父皇,以前儿臣总觉得,父皇是最英明的,儿臣敬畏父皇!从来不敢造次!”楚明恒冷笑连连,“不过如今,儿臣算是看明白了,父皇你,也不过就是个蠢货罢了!你真中意楚明寅,早点让他当太子啊!怎么?怕皇祖母反对?怕平家一派的人造反?不,你应该是想着让我替楚明寅占着这个太子之位,有什么危险,都冲我来,等你什么时候想让他当太子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废掉我!对吗?”

    楚皇瞪大眼睛,目光冰寒:“胡言乱语,你是要造反吗?”

    “父皇素来精明,怎么这会儿糊涂了呢?我何必造反?你倒下了,我这个太子,可以名正言顺地当皇帝!”楚明恒冷笑。

    “你休想!”楚皇厉声说,“朕不会把皇位给你的!来人!快来人!”

    楚皇话落,有人进来了。

    是被软禁了有段日子,今日才出来的太后平氏,以及皇后小平氏,除了她们之外,没有旁人。

    楚皇早已命人去宣召宋清羽入宫保护,但宋清羽迟迟没来。

    此时,看到面前的祖孙三人,楚皇心中咯噔一下!突然意识到,栽赃容贵妃,毒害他的人到底是谁了!而宋清羽来不了,因为他派去的人,都被楚明恒拦截了!

    “母后,你们要做什么?”楚皇冷声问。他从来没把楚明恒放在眼中,一直觉得楚明恒脑子不够聪明,他自以为是地让楚明恒当着太子,暗中却认定楚明寅做他的继承人。

    楚皇一度认为,这样的安排很高明。可以激发楚明寅的野心,对他来说是一种磨练。当然,同时也可以保护楚明寅。

    楚皇以为,楚氏皇族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等到合适的时机,他会将太子之位给楚明寅。

    原本这几年,一切顺利的话,楚明寅应该已经夺走楚明恒的太子之位。但楚明寅屡屡犯错,楚皇又开始审视他的能力,不过也始终没有放弃他。因为跟其他皇子比起来,楚明寅的确就是最聪明的那一个!

    如今楚皇只顾着因为外患而焦虑,如同过去多年一样,始终都没重视过,眼皮子底下的内忧。

    如当初南宫珩所言,楚皇在立储这件事上面,从一开始就错了。

    楚明恒和楚明寅兄弟之间的矛盾纷争,都是楚皇自作聪明制造出来的。楚明恒是蠢,但他身后还有强势的平氏一派,他占了个名正言顺,把他逼急了,不可能认命!

    不夸张地说,今日楚皇面对的一切,是他自己的愚蠢,造成的恶果。

    太后平氏看着楚皇的眼神,早已没了曾经的温情,冷着脸说:“容氏要让哀家死,皇上都不处置她!容家搜出龙袍,皇上也当没发生!如今皇上被那姓容的贱人毒害,竟然还想包庇她!哀家看着,皇上怕是被那贱人用厌胜之术迷了心智吧?为了皇上的安危着想,接下来,哀家和皇后,会亲自照顾皇上,不会让任何人再有可乘之机!”

    “你们……你们……你们是要造反!”楚皇气得几欲吐血,但他如今五官能动,别的什么都动不了。

    而楚皇倒下之后,太后平氏,皇后小平氏,太子楚明恒,可以理所当然地掌控皇宫,打着保护楚皇,稳定南楚的旗号,做任何事!

    “皇上累了,好好歇着吧!”太后平氏冷哼了一声说,“容氏那个贱人,罪不可恕!定王和容家满门,意图谋反,证据确凿,哀家会帮皇上处置他们!”

    楚皇气急攻心,大喊大叫,可惜,毫无意义。

    楚皇身边原本有两位高手做暗卫,其中一个,不久之前被南宫珩杀掉,另外一个,被他派去带叶翎回来。

    而叶晟为楚皇训练的百名金羽卫,不知为何,悉数消失!

    平氏下旨,容氏毒害楚皇,赐毒酒一杯!容家满门,诛九族!定王楚明寅,赐白绫!

    皇室突然生出如此大的变故,宫门紧锁,百官人人自危,都有种感觉,南楚要变天了!

    不过对于容贵妃和楚明寅,时至今日,很多人觉得他们的下场一点儿都不冤。因为先前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明明极为严重,楚皇却轻轻揭过,没有任何证据,断言是有人陷害。但已有很多人,相信容家和楚明寅真有谋反之意。

    当日又传开一个消息,定王楚明寅,被他的亲信所救,逃出宫中,失去踪迹。

    太后平氏下旨,通缉楚明寅!

    是夜,楚京皇陵之中。

    宋清羽再次见到完颜幽,她身旁地上,躺着一个人。

    是被打晕的楚明寅。而这,是楚明恒送给完颜幽的“礼物”,也是他们合作的条件之一。

    “恭喜完颜公主。”宋清羽神色淡淡地说。

    “你答应的解药。”完颜幽冷声说。

    宋清羽将一个小药瓶,扔给完颜幽。

    完颜幽接住,紧紧握在手中,并没有立刻给楚明寅服下,而是看着宋清羽问:“你不怕我就此离开,不再管接下来的事吗?”

    “无妨。”宋清羽微微摇头,“若是完颜公主着急走,请便。”

    完颜幽冷笑:“不,我不着急。等楚明寅醒了,我总要让他亲眼看看,他那个贱人娘,是怎么死的,他外祖家,怎么被满门抄斩,还有,楚氏皇族,一点一点,死光死绝!最后我再送他到地下去,给我的孩子陪葬!”

    “不错的想法。”宋清羽轻轻颔首,“那接下来的事,拜托完颜公主。”

    “放心!对楚氏皇族的人下手,我绝不会手下留情!”完颜幽眼底闪过一道厉光。

    楚明寅幽幽醒转,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你!”楚明寅想起了一切,失忆前,失忆后,楚明泽假冒,宋清羽下毒,楚皇中风,容贵妃被诬陷……而他自己,竟然落到了完颜幽的手里?!

    “见到我,很意外吗?”完颜幽笑容妩媚,“当初你逼我堕胎的时候,没有想过会有今日吧?”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跟谁是一伙的?宋清羽?楚明恒?你被他们利用了!”楚明寅脸色煞白,心中惊惧!

    完颜幽冷笑:“说什么利用不利用,我跟宋清羽,跟楚明恒,都是友好合作。提醒你一句,今夜,你的母妃,将会被你皇祖母,赐毒酒一杯!可惜,你们母子,此生再无相见之日了!”

    楚明寅浑身无力,神色哀求地看着完颜幽:“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可以用余生弥补你,好好待你,再也不会伤害你,求你不要这样做!最后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你别傻了!”

    完颜幽闻言,扬手,狠狠地抽了楚明寅一个巴掌:“你这个贱人,好好待我?你配吗?我是想过好好跟你在一起的,你上了我的床,你让我怀上了孩子,结果……结果你告诉我,我不配给你生孩子?我的孩子死去的时候,我就发誓,一定要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我要让你失去一切,不得好死!”

    楚明寅被打得嘴角溢血,身子微微颤抖,不停地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求你……”

    “谁再给我的孩子一次机会?”完颜幽厉声问,“那种痛楚,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放心,我暂时不会让你死的!今日你母妃会死去,而我会安排木苍,将你的兄弟,除了楚明恒之外,全都杀光!以你的名义!”

    “你疯了!”楚明寅不可置信地看着完颜幽。

    完颜幽冷笑:“是你傻了!这是我跟楚明恒和宋清羽合作的内容之一,他们都想让楚氏皇族变得干干净净的。你父皇现在已是个废人,在等死罢了。你那些废物弟兄,早死早超生。到明日,所有人都会知道,是你谋反失败,得了失心疯,疯狂报复,大开杀戒!”

    楚明寅面色灰败,喃喃地说:“你……你太狠了……”

    “不如你。至少,我不会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要毒害。作为北胡的亡国公主,我来报复楚氏皇族,天经地义。”完颜幽欣赏着楚明寅的脸色,心中畅快至极。

    木苍是个高手,而宋清羽安排七星为他做辅助。

    这日夜晚,楚氏皇族之中,除了太子楚明恒和定王楚明寅之外,其余皇子,悉数被暗杀!凶手留下的线索,全都指向昨日“逃走”的楚明寅。

    楚明恒对此很满意。他喜欢这个结果,他的手干干净净的,清除了一切障碍。

    楚明恒将这个消息告诉瘫痪在床的楚皇,楚皇痛哭不止,痛骂楚明恒是个畜生!

    “父皇,说这话就真没意思了。若是楚明寅当上皇帝,我们这些兄弟,一个也活不了,尤其是我。”楚明恒幽幽地说,“这就是皇室的规则,父皇自己当年除掉你那些兄弟的时候,想过自己是个畜生吗?”

    突如其来的腥风血雨,席卷了楚氏皇族!

    有些臣子看到如今的结果,最大的得利者是楚明恒,就猜到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谁了。太子谋权篡位,这一点,越发明显。

    但楚氏皇族就剩了楚明恒一个,皇室法则如此,哪个臣子也不会站出来说,为楚皇讨公道,声讨楚明恒,因为一旦冒头就是死!

    西夏国。

    再有三日,迎亲的队伍就能抵达西凉城。

    而这日深夜,叶翎见到了楚皇派来的高手。

    “你说什么?我弟弟病重?怎么会这样?”叶翎神色微变。

    “令弟突染怪病,太医束手无策,皇上命你速速回国!”楚皇派来的高手冷声说。

    “我先去神医谷,请风不易!”叶翎凝眸。

    “皇上的命令是,即刻随我回国!不可耽搁!”

    高手话音未落,猛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回头,就看到了一张满是笑意的脸庞。

    “上次我杀你兄弟,这回你又跑来送死,我只好成全你。”南宫珩拔剑,高手倒地,死死地盯着叶翎,顷刻后,断了气。

    “说我弟弟病重,骗我回去。他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叶翎神色淡淡地说。

    蒙璈今早已把叶旌送到了叶翎这里,叶旌此时就在隔壁睡觉。

    南宫珩揽住叶翎纤细的腰肢,唇角微勾:“方才我出去,是七星传了消息来,清羽动手了。”

    “这么快?”叶翎有些意外。宋清羽要造反,这件事早就跟南宫珩商议过,甚至利用完颜幽这一点,也是南宫珩给宋清羽的建议。

    叶翎对此很赞成,因为楚氏皇族接下来只会祸害南楚,宋清羽当皇帝,很合适。

    “楚氏皇族腐朽已久,有些事,一旦开始,很快就会有结果!我相信云尧尧的能力,南楚不久之后,将会变成南宋。”南宫珩神情愉悦。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在晚上九点~多谢大家支持~

    关于更新时间的最新通知:很抱歉之前因为工作忙碌以及家里有事,导致更新时间不太稳定。从明天开始,每天的更新时间固定在上午九点,更新字数0+,若是有意外情况要晚点更新,游游会在评论区发布通知。多谢支持,爱你们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