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祝勇〕〔都市之至尊龙主〕〔我的精灵太有梗了〕〔李菲〕〔快穿之我是反派的〕〔我心辽阔〕〔本宫在现代养崽崽〕〔傅云城〕〔小红〕〔我与她合租的日子〕〔晚安我的全世界〕〔贴身狂少〕〔总裁追妻休要逃〕〔大周仙吏〕〔漫威:开局签到凯〕〔左道倾天〕〔我不好哄的〕〔我本狂婿〕〔冷蓉蓉〕〔惹我就揍你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52.美人计,借刀杀人(二更)
    宋茳瞪大眼睛,猛地拽了一下宋清羽,压低声音:“阿羽你疯了?!胡言乱语什么?!”

    宋清羽浅笑吟吟:“爹,我没有胡言乱语,我是认真的。”

    宋茳眸光谨慎,往四周看了看,拽着宋清羽,大步走进他的书房,把门关好,确认没有下人在外面,转身回来,脸色沉沉,落座,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阿羽!不准胡闹!再那样大逆不道的话,我定不饶你!”

    “爹,我知道你和娘只图安稳,只求我平平安安。当初我想当大将军,娘心中并不赞成,怕我有危险,只是她尊重我的理想,所以没有阻拦。”宋清羽神色平静地,“不过,南楚在楚氏皇族的统治之下,不会再有安稳了。”

    宋茳神色一凝:“你在什么?虽然如今南楚局势不太好,但已经跟西夏结盟,日后……”

    “爹,”宋清羽打断宋茳的话,“南楚和西夏的结盟不存在了。”

    宋茳神色大变:“你在什么?”

    “叶旌被南宫珩掳走了。”宋清羽神色淡淡地。

    很多内情,他不能与长辈讲,因为其中太多东西牵扯不清。

    最大的秘密,他是云尧转生。但这一点,绝对不能让长辈知道。所以他跟南宫珩的关系,暗中的密切来往,最好不提,因为并不合理。

    宋茳不可置信地看着宋清羽:“叶旌被东晋的人抓了?这……”

    “就是昨夜的事,皇上封锁了消息。刚刚我入宫,就是为此。”宋清羽,“皇上要骗叶翎速速回国,避免叶家姐妹失去掌控,但我并不认为此举会成功,因为南宫珩显然是有备而来,既然走了这一步,不会再给皇上翻身的机会。”

    宋茳一时思绪纷乱,面色沉沉:“那个南宫珩,当初被拒婚,他不会伤害叶旌吧?”

    宋清羽摇头:“不至于。皇上想拿叶旌威胁叶缨和叶翎姐妹,如今叶翎脱离皇上掌控,与叶缨同在西夏,她们不会再帮南楚了。爹觉得,这算背叛吗?”

    宋茳沉默了一会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皇上先后要牺牲她们去和亲,还想指望她们为南楚做什么呢?她们和你叶叔,当年付出那么多,皇上也不曾顾念过!这么多年,为父一直觉得皇上英明,只是在叶家的事情上面,他过于算计利用,亏欠太多。再,血缘亲情,叶缨和叶翎为了叶旌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她们,不欠南楚什么了。”

    “爹能这样想就好。”宋清羽微微点头,“楚氏皇族气数已尽,百里夙会听叶缨的,但叶缨不会再为南楚效力。而东晋,不会放过南楚。等待我的,就是为了无能的楚氏皇族,浴血奋战,但我自认为,没有赢面。”

    宋茳苦笑:“实话,好几年前,为父就以为,南楚走到尽头了。当年若非叶晟横空出世,力挽狂澜,哪里会走到今日?事到如今,怨不得别人,南楚国力太弱,是一切的根由。”

    “我承认皇上很精明,但他的儿子们,没有一个能当大任。便是当下没有亡国危机,难道我们日后要效忠楚明恒那个无能又愚蠢的色鬼吗?抑或是那个原本自负,如今失忆的楚明寅?”宋清羽神色淡淡地。

    “可……明知是烂摊子,明知有亡国危机,你为何想要做南楚的皇帝?”宋茳眉头拧得紧紧的。看着他守护了一辈子的南楚,沦落到如今这样的境地,他心里也不好受。

    宋清羽闻言,微微一笑:“爹,若我甘心当楚氏皇族的臣子,当南楚的大将军,等待我的只有一条路,为南楚,战死沙场。”

    宋茳神色一震,无法反驳。作为南楚主将,一旦开战,宋清羽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也没有任何退路,只能与南楚共存亡。

    “天下局势,并未改变。南楚原本处于东西两强国的夹缝之中,并不是没有生存的余地。是皇上急功近利,做出错误的决策,得罪了东晋,导致原本想跟南楚结盟的东晋,与南楚反目成仇。南宫珩是性情中人,他仇视的是楚氏皇族。若是南楚易主,与东晋,与西夏,未必不能重新获得和平共处的机会。”宋清羽神色认真地。

    宋茳神色一变,在思考宋清羽的话。

    宋清羽静静地坐着,等待宋茳的决定。

    良久之后,宋茳皱眉看着宋清羽:“阿羽,为父不是质疑你的能力,只是有个问题。”

    “爹请讲。”宋清羽微微点头。

    “如今全天下人都以为,你是个断袖,怕是不会有人支持你当皇帝的。”宋茳叹了一口气。

    宋清羽愣了一下,继而垂眸浅笑:“爹,这确实是个问题,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想好怎么澄清了?”宋茳问。

    宋清羽摇头:“不必澄清。爹放心,真到那个时候,我知道该如何应对。”

    宋茳神色担忧:“你打算怎么做?”

    “爹这是决定支持我了?”宋清羽笑问。

    宋茳连连叹气:“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为了南楚战死沙场。你答应给我们生孙子,如今连个媳妇儿都没娶到呢!”

    宋清羽嘴角微抽:“爹的意思是,若是现在有孙子,我就可以战死沙场了?”

    宋茳瞪了宋清羽一眼:“瞎什么?”

    “开个玩笑。”宋清羽微笑摇头。

    “你有几成把握?”宋茳问。

    “这件事,我并非临时起意,只是觉得如今到了合适的时机,不必再等。”宋清羽,“真要做,那便是十成的把握!绝不给楚氏皇族翻身的机会!”

    “需要爹做什么?”宋茳问。

    “爹只需要支持我就好,好好陪着娘,外面的事,都不必管。”宋清羽摇头。

    “你一个人,行吗?”宋茳很担忧。

    宋清羽微笑:“爹放心,我不是一个人。”

    回到聆风院,宋清羽进门,就见一道瘦高的身影站在窗边。

    “宋公子。”

    是南宫珩的属下七星。

    “你来了。”宋清羽微微点头,“请坐。”

    七星落座:“宋公子要我找的人,已经找到了。她答应合作,条件当面与公子谈。”

    “约她今夜子时,皇陵相见。”宋清羽神色淡淡地。

    南宫珩临走前,他们兄弟俩一起喝酒,很多事,便已经定下来了。他原本不必这么急,但当楚皇开口,要用薛氏和云修来威胁叶翎的时候,已触到了宋清羽的逆鳞。他觉得,既然是早晚的事,没有必要再等。只要做好准备,就是最好的时机。

    七星是南宫珩专门留下,帮宋清羽的。

    初夏季节,夜凉如水。

    南楚皇陵之中,静寂阴森,只能听到夜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

    宋清羽身着夜行衣,戴着面具,出现在皇陵之中的一片树林里,已有人在等候。

    “完颜公主,又见面了。”宋清羽并没有掩饰他的声音。

    完颜幽一身黑裙,蒙着黑色的面纱,身后站着一个高壮的男子。听到宋清羽的声音,冷哼了一声:“你的属下不肯明言你的身份,我倒是没想到,竟然会是你!南楚威名赫赫的宋将军,久违了!”

    他们见过,但先前并无直接的交集。

    “完颜公主要见我,我来了。可以谈合作了吗?”宋清羽直截了当地问。

    完颜幽冷笑:“你要造反?我为何要跟你合作?我们的目标并不一致!我在想,若是我出卖你,让楚皇知道你有反心,废掉你这个大将军,南楚已得罪东晋,距离灭亡,也不远了!”

    宋清羽眸光平静:“完颜公主并不在意南楚灭亡与否,你想毁灭的,只是伤害你的楚明寅,以及楚氏皇族。如此,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完颜幽沉默片刻,眸光幽寒地看着宋清羽:“不要以为你什么都知道!”

    “完颜公主,我知道的,比你以为的多。”宋清羽轻笑,“譬如,你最近很想查清楚,楚明寅是否真的失忆,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完颜幽冷声。

    “楚明寅是真失忆,因为,是我亲手给他下的毒。”宋清羽缓缓地。

    “你什么?你为何要那样做?”完颜幽冷声问。

    宋清羽神色淡淡地:“完颜公主,容贵妃的厌胜之术,容家被发现的龙袍,都是你的手笔。手段不算高明,而且根本影响不到楚明寅的地位。因为这些事不合理,破绽太明显。只要他辩解是栽赃陷害,编一个合理的故事,皇上就会放过他,影响不到他的根本。想必你很疑惑,他为何会上吊自杀?是苦肉计?还是有人害他?”

    “看来,宋将军对这些事,都很清楚。”完颜幽眼眸微眯。

    宋清羽微微点头:“当然。我可以告诉你。从楚明寅成亲次日,到他上吊那日,出现在人前的,并不是真正的楚明寅,而是他的堂兄,平王世子楚明泽假扮的。楚明泽是为祸乱南楚而来,可惜,被你横插一脚,见有麻烦上身,把楚明寅吊在房梁上后,楚明泽就跑了。”

    “楚明泽?”完颜幽语气惊诧。

    “楚明寅没死,被救下后,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他交代了楚明泽控制他,假扮他的过程。而后,我给了他一颗毒药,让他忘了一切。”宋清羽。

    “你为何要那样做?”完颜幽冷声问。

    “因为……”宋清羽微笑,“我希望楚氏皇族灭亡,否则,我哪有上位的机会?”

    “你真是断袖吗?”完颜幽问。

    “这一点,与你无干。”宋清羽神色淡淡地,“跟我合作,按照我的计划行事,你可以得偿所愿,而我,会送你一样你想要的东西。”

    完颜幽轻嗤了一声:“可笑!别自以为是了!我没什么想要的东西!”

    “不,你有。譬如,让楚明寅恢复记忆的解药。你想让他不得好死,但若是他彻底忘了你们的过往,忘记他曾对你的伤害,忘记他杀死你的孩子,那样的话,你杀了他,有意思吗?甚至于,你之后对他的任何报复,都再也没有意义,因为他感受不到你想让他得到的痛苦!”宋清羽冷声。

    完颜幽目光冰寒地看着宋清羽:“你果然是有备而来,都算计好了!”

    “完颜公主,你是聪明人,与我合作,你想要看到的一切,不久之后,都会实现。而你,可以获得解脱,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宋清羽神色淡淡地。

    “那请问宋将军,有什么高明的计划?”完颜幽的态度表明,她已经被宋清羽服了。

    “高明谈不上,但一定有用。”宋清羽缓缓地。

    一刻钟之后,皇陵之中恢复静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楚京太子府。

    楚明恒最近心情不佳。

    原因很简单,他素来爱美色,但自从当初费尽心机想要得到叶翎失败,中间还曾被下毒导致不举,又解毒恢复,府里已经一年多将近两年没有新的颜色,原来那些美人儿,早就厌倦了。

    年初娶了平家的表妹,却是个他十分讨厌的女人。长相在楚明恒这个阅美无数的男人眼中,只能算平平无奇。当初是圣旨赐婚,楚明恒无法拒绝,只能娶回来。

    但太子妃平氏矜持端庄,规矩守礼,还总爱教。对楚明恒来,无趣至极,厌烦得很。新鲜劲儿很快过去,就彻底冷落了太子妃,平素都躲着,见都不想见。

    这日楚明恒心情烦躁,到太子府后花园去散步,也没让人陪着。

    走过一个转角,突然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红衣女子,只那背影,凹凸有致,窈窕动人,让他瞬间心动不已。

    “你是何人?”楚明恒还没昏头,眼神戒备地问了一句。他对府里的女人都很熟悉,这个是今日第一次见。

    蒙着面纱的完颜幽转身,美目盈盈,看了楚明恒一眼,垂眸柔声:“太子殿下,还记得我吗?”

    “是你?!”楚明恒猛然瞪大了眼睛,“完颜幽!你怎么会在这里?”他当然记得完颜幽,因为这是他曾经幻想过的女人!当初完颜幽嫁给楚明寅,楚明恒心中十分遗憾!

    “太子殿下别慌,幽儿今日前来寻你,没有恶意,只是……”完颜幽声音轻轻柔柔的,最能骚动人心。

    “只是什么?”楚明恒下意识地问了一句,目光在完颜幽身上扫略很多遍。轻薄的纱裙勾勒出惹火的身材,半透的面纱半遮半掩,更多了几分神秘。

    “只是,幽儿想与太子殿下合作,不知太子殿下给不给幽儿这个机会。”完颜幽柔声。

    “合作?你什么意思?”楚明恒眼眸微眯。

    “楚京是我的伤心地,当初我所嫁非人,他不仅糟践我,还害死我的孩子,我真的好恨啊!无数次地想,若是当初我嫁的人是太子,太子定会怜惜于我……”完颜幽提起楚明寅时,语带憎恨,再看向楚明恒,眸中透着一丝遗憾。

    楚明恒脱口而出:“当初若是你嫁给我,我自然会好好疼你,你这样的美人,楚明寅真是瞎了眼了!竟然那样对待你!”

    “我再来这是非之地,没有别的心愿,只想报仇。”完颜幽看着楚明恒,“我要让楚明寅失去一切,不得好死!”

    楚明恒眼眸微闪。楚明寅是他的死敌,他也想让楚明寅早死,只是碍于楚皇护着楚明寅,一直不敢轻举妄动。

    “太子殿下,你愿意帮我吗?”完颜幽看着楚明恒,眸中满是期盼,“我一个弱女子,有心无力,思来想去,只能前来求你。”

    楚明恒看着完颜幽仰慕期待的目光,不觉飘飘然,很是享受:“这个,不是不行。但你要我帮你,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完颜幽垂头,露出一截皓白如玉的脖颈:“谁能帮我报仇雪恨,我愿以身相许。”

    楚明恒眼神热切,上前几步,握住了完颜幽的手。近距离看,更是让他心痒难耐!绝色美人,极品尤物!完颜幽身上的幽香,让他迷醉不已。

    完颜幽挣开,后退几步,面色赧然:“太子殿下,我有一良策,不知……”

    “你!”楚明恒这会儿脑子已经不清醒了。

    “你父皇护着楚明寅,你想动他,不容易。一个不心,出了什么事,得不偿失。我想与你在一起,但你父皇是决计不会同意的。我曾亲耳听到楚明寅,你父皇中意的继承人从来都是他,立你当太子,只是为了让你当靶子,保护楚明寅。”完颜幽目光殷殷地。

    楚明恒瞬间面色冷沉:“楚明寅当真过那样的话?”

    完颜幽点头:“太子殿下知道这是真的吧?不然为何这么多年,你是名正言顺的太子,你父皇却一直护着楚明寅。楚明寅犯了大错,你父皇不计较。容贵妃在宫中施行厌胜之术,诅咒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你父皇也不计较。甚至容家私藏龙袍,你父皇查都不查,就认定是栽赃。因为,他本就打定主意,要把那身龙袍,传给楚明寅。早晚你会被废掉,被杀死,为楚明寅让路。”

    楚明恒脸色铁青,紧握着拳头站在那里,显然完颜幽的话,到了他的痛处。因为大部分本就是事实。

    “所以,太子殿下,你还在等什么呢?在你还是太子的时候,若你父皇驾崩,你将会名正言顺地成为新皇。再等下去,你父皇迟早废了你,别皇位,你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完颜幽神色认真地。

    楚明恒眼眸微缩,看着完颜幽:“你想让我弑父篡位?”

    完颜幽眼神不闪不避,妩媚娇笑:“我了,我的仇人是楚明寅,我只是想断了他的后路,不希望他有机会当上南楚的皇帝,得到一切罢了,这样有什么不对吗?”

    楚明恒神色一变再变,声音低沉地:“你没错,你的,一点儿都没错!”

    “太子殿下,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完颜幽话落,转身跑进了不远处的树林中。等楚明恒追进去,已经不见了她的人影。

    空气中残留着一丝迷人的幽香,楚明恒深吸一口气,冷笑起来:“当了这么多年太子,那个位置,也该属于我了!”话落,楚明恒拳头握了又松,大步离开,出府去了平家。

    完颜幽被木苍带着离开太子府,拿出一块帕子,一遍一遍地擦拭被楚明恒碰过的手,眸中满是厌恶。

    是夜,完颜幽与宋清羽,再次在老地方碰面。

    “你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做了!这么简单,真会有用吗?”完颜幽冷声问。

    宋清羽神色淡淡地:“只是因为皇上这些年一直压制着楚明恒,太子一派没有胆子迈出那一步,并不代表他们不想。你曾经是楚明寅的夫人,如今是楚明寅的死敌,有些话,由你来,最有用。而你这个人,对楚明恒来,本身就有极大的诱惑力和服力。”

    “你倒是够狠!”完颜幽冷笑,“利用我,蛊惑楚明恒造反,看着楚氏皇族父子兄弟自相残杀!”

    宋清羽神色如常:“这是他们必然的结局,只是我们推动这一天,早日到来罢了。”

    “你为何想做皇帝?”完颜幽看着宋清羽问,“我并不认为,你是个贪慕权势的人。”

    “因为,我的家在这里,我的父母想过安宁日子,所以,我不希望南楚被一群无能的人统治着,走向灭亡。我也希望,等我的朋友旧地重游时,可以自在无忧。”宋清羽缓缓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