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侠等一等〕〔我的细胞监狱〕〔我和二哈共系统〕〔1018〕〔泰坦无人声〕〔锦瑟无央〕〔灵气复苏之空间杨〕〔年侧福晋又开撕了〕〔西游之绝代凶蟾〕〔叶辰叶萌萌苏雨涵〕〔仙尊奶爸叶辰叶萌〕〔肖阳叶云舒〕〔花都赘少〕〔最强高手在花都〕〔王者巅峰〕〔反派她换人了〕〔华娱之昊〕〔御剑人间〕〔将军我可以〕〔苏云花狐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51.脱离南楚,我想当皇帝(一更)
    因是两国和亲,楚皇十分重视。

    叶缨起床后,宫里派来的车撵已在等候,接她前去皇宫。

    叶翎带着叶尘,一起入宫。

    到一处宫殿之中,一群宫嬷嬷带着十多名宫女,鱼贯而入。

    叶缨简单地吃了一碗燕窝后,被人伺候着,开始梳妆打扮。

    叶翎和叶尘就坐在旁边吃宫中丰盛的御膳。

    “大姐,二姐,尘儿。”叶旌快步走进来。

    “小舅!”叶尘扑到叶旌身上,眼巴巴地问他,“你不跟我和娘一起走吗?”

    叶旌微笑着抱起叶尘:“会再见的。”

    楚皇并没有给叶缨册封公主之名,但按了南楚公主出嫁的规制。

    叶缨被一群人摆弄着,像个木偶人。

    化好最精致的妆容,叶缨站起来,六个宫女伺候着,为她穿上艳红如火的华美嫁衣。

    嫁衣上面用金丝银线绣了展翅高飞的凤凰,长长的裙摆,拖了足足有三米长。

    最后,戴上镶满宝石珠翠的凤冠,叶缨感觉脖子都沉了沉。

    宫女拉着裙摆,让叶缨缓缓转身。

    凤冠上面的珠帘微微晃动,叶缨美丽的容颜若隐若现。

    高贵,端庄,大气,优雅。

    “我姐真好看!”叶翎眸中闪过一丝惊艳。

    都说出嫁那天,是女子一生之中最美的。今日的叶缨,一身红妆褪去原本身上的清冷孤傲,华美无双。

    叶旌点头:“大姐最美!”

    “娘最美最美啦!”叶尘拍着小手,跑过去,摸了摸叶缨的嫁衣,又往她身后看,“好长哦!”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楚皇和皇后小平氏走了进来,看到叶缨,楚皇赞了一句:“果然是南楚贵女之表率,此等气度,当得起西夏皇后之位!”

    皇后小平氏看着叶缨,脸上的笑容不太自然。因为她没有忘记,最初跟叶缨定亲的人,是太子楚明恒。

    若是当年叶缨不出事,婚事成了,以叶缨的本事,必将成为楚明恒最大的助力。

    可惜,兜兜转转,原本有希望成为南楚未来皇后的叶缨,如今,成了西夏的皇后。

    “叶缨,便是嫁去西夏,也不要忘记,你的家,你的根,在南楚啊!”楚皇语重心长地提醒。

    叶缨戴着沉重的凤冠,轻轻颔首:“不敢忘。”

    楚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朕相信,你可以过得很好。”话落俯身,把叶尘抱起来。

    叶尘倒也不认生,还是笑眯眯的样子。

    “走吧,朕送你出门。”楚皇抱着叶尘往外走。

    叶翎扶着叶缨,送她上了一辆华丽的撵车。

    叶缨端坐,而叶尘被楚皇带着,坐了他的龙撵。

    乐声响起,叶翎和叶旌跟在后面,缓缓地往宫外走。

    百里夙身着龙袍,带着西夏国的迎亲队伍,早早地等在楚宫外的广场上面。

    他的脸抹了南宫珩给的药,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如初。

    听到乐声,百里夙神色期待起来。

    先出现的是龙撵,看到楚皇身旁坐着的小人儿,百里夙唇角微微勾起,视线一转,就看到了随后驶出宫门的花车。

    其中一抹红影,离得远看不清楚,百里夙心中不由激动起来。

    到了近前,南楚的乐声停下,楚皇抱着叶尘下车,叶缨也被宫女扶着,下车,缓缓地走到了楚皇身后。

    百里夙目光灼灼地看着叶缨,眸中的情意毫不掩饰。

    楚皇乐呵呵地把叶尘交给百里夙,百里夙连忙伸手接过去。

    “百里陛下,朕把南楚最美丽最有才华的姑娘,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啊!”楚皇朗声说。

    百里夙抱着叶尘,郑重点头:“楚皇陛下放心,朕一定会好好照顾叶缨和孩子。”

    “叶缨,去吧!”楚皇回头看了一眼叶缨,“此去天高路远,记住,南楚永远都是你的娘家,这里永远都有你的家!”

    “多谢皇上。”叶缨柔声说。

    百里夙忍不住上前一步,一手抱着叶尘,一手拉住了叶缨的手。

    叶缨微微蹙眉,也没甩开。

    而西夏国前来迎亲的人,全都跪伏下去,齐声高呼:“恭迎皇后娘娘回国!恭迎太子殿下回国!”

    叶缨的打扮,几乎没法儿自己走路。

    百里夙当着南楚皇室和百官的面,当着身后西夏国那些人的面,把叶尘放在地上,然后把叶缨打横抱了起来!

    叶尘小脸懵懵地看着他爹抱着他娘,送进了一辆华丽的马车,好像都把他给忘记了……

    哑奴连忙跑过来,抱起叶尘,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表示安慰。

    “叶翎,送你姐姐去西夏,早日回来,不要忘了朕交代你的事。”楚皇叮嘱叶翎。

    “是。”叶翎点头。

    百里夙拜别楚皇后,进了叶缨所在的那辆马车。叶尘被哑奴带着骑马。

    西夏国队伍之中,乐声奏响,启程离开。

    叶旌站在楚皇身后,饶是早有心理准备,到了此刻,看着两个姐姐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还是没能忍住,不觉红了眼圈儿。

    南宫珩就在叶翎的马车里,叶翎进去就被抱住了。

    “感觉如何?”南宫珩笑着问。

    “我姐好美。”叶翎说,“但凤冠看着很沉的样子,她应该不喜欢。”

    此时百里夙和叶缨共处一车。

    叶缨端坐,百里夙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你真美。”

    叶缨有些烦躁:“还不赶紧帮我把凤冠摘掉,脖子都要断了!”戴这鬼东西,就是遭罪!但太复杂,她又看不见,没法儿摘。

    百里夙眸中满是笑意,连忙说:“好好好,你别动,我来。”

    百里夙仔细观察之后,下手摘凤冠,一下子扯到了叶缨的头发。

    叶缨倒吸一口凉气,握拳打向百里夙的胸口:“笨死了!”

    百里夙一时不妨,被打得跌坐下去,撞在了车壁上。

    原本稳稳的马车,摇晃了一下。

    看到的人神色都暧昧起来,皇上这是忍不住了啊!

    “我的错,这次会小心一点。”百里夙神色抱歉,又过来重新试。

    这回百里夙避开叶缨的头发,小心翼翼地把凤冠摘了下去。

    叶缨感觉轻松很多,而百里夙摘掉凤冠之后,痴痴地看着叶缨完全露出的那张美丽动人的面庞,挪不开视线。

    “离我远一点。”叶缨蹙眉。

    “哦……”百里夙回神,想要坐到原来的位置上去,结果忘记他把摘掉的凤冠放在了旁边,身子一动,就绊倒了,把叶缨压在了身下,而他的脑袋,不偏不倚地撞在了叶缨胸前……

    接下来,就见马车摇摇晃晃。

    西夏国队伍里的人,虽然知道非礼勿视,但还是忍不住盯着看。心想他们皇上平时看着冷冰冰,清心寡欲的样子,没想到遇到皇后娘娘,竟然如此急不可耐!

    叶翎掀开车帘,往前面看了一眼,嘴角微抽。

    “看来我那人渣姐夫,又挨揍了!”叶翎一脸幸灾乐祸。

    西夏的人都以为百里夙是迫不及待一亲芳泽,干了禽兽不如的事,但事实是……

    叶缨被非礼,又气又恼!尤其是看到百里夙起身的时候,竟然流鼻血了!叶缨当时只想打死他!

    “我……我不是故意的……”百里夙神色尴尬得要死,连忙去擦鼻血,跟叶缨解释,“我错了……”

    挨过一顿拳头之后,百里夙松了一口气,倒是不紧张了,坐在离叶缨最远的地方,轻咳两声说:“消气了吗?要不,再打几下?”

    叶缨闭上眼睛,拒绝交流。

    百里夙舒了一口气,看叶缨头发微微凌乱,那张带着几分愠怒的面庞,染上了一抹红晕,更美了。

    百里夙低头,看着自己袖子上的血迹,心中在想,原来他的自制力,在叶缨面前,一分也没有……

    叶缨冷静下来,再睁眼,就见百里夙痴痴地看着她。

    叶缨冷声说:“出了京城,你换车!”

    “哦。”百里夙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然后又立刻摇头,“不行!”

    叶缨眼神不善,百里夙连忙解释:“我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我们很恩爱,若是我换了车,旁人还以为我不是真的喜欢你呢,这怎么可以?”

    “有病!”叶缨冷声说,“让尘儿进来,你滚!”

    “我们一家三口……”百里夙还想再争取一下,看到叶缨的眼神,声音弱了下去,“好,出城之后,我就滚,你别生气。”

    这么一闹,马车离开楚京的时候,叶缨都没往外看一眼。这个她从小出生长大的地方,渐渐地,越来越远。

    出楚京后十里,百里夙下令,队伍暂时停下来。

    众人看着百里夙从马车里出来,脸上又戴上了面具……

    皇上急不可耐,还没离开楚京,在马车里强行与皇后娘娘亲热,脸上被挠了。

    关于百里夙和叶缨的这种绯闻,在西夏国的迎亲队伍之中,都已心照不宣,回到西夏之后,很快就传开。这就是后话了。

    这会儿叶尘进了叶缨的马车,百里夙自己单独坐另外一辆车。

    接下来一路上,每逢晚上住宿时,百里夙坚持赖在叶缨房间不走,叶尘是跟着叶翎睡的。

    西夏国的人,都以为他们的皇上定然是夜夜温柔乡。却不知,百里夙夜夜趴桌上……

    不止如此,百里夙对叶缨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让所有人都对他痴恋叶缨这件事,深信不疑。

    不是做戏,百里夙真心的。而可以预见,有百里夙如此无条件宠爱撑腰,叶缨到西夏国之后,必然地位超然。

    楚皇派宋清羽带兵,护送西夏一行到边境。为的是提防东晋的人暗中破坏南楚和西夏的联姻。

    不过楚皇想多了。南宫珩在叶翎身边,而蒙璈此时就在楚宫之中,保护叶旌。

    如此,一路平安无事,到西南边境后,宋清羽看着西夏国的队伍出城离开。从头到尾,他跟叶缨和叶翎姐妹,没有任何私下接触。

    当初薛氏和温敏,要去给叶缨添妆,宋清羽都没让,东西是他暗中送去的。

    薛氏担心叶翎的处境,宋清羽只说,她心里有数。

    叶翎这次离开,不会再回来这件事,除了宋清羽之外,没有人知道。

    西夏大军主将欧阳铖,站在沂南城高高的城楼上,看着出现在视线之中的队伍,神色一时有些复杂。

    欧阳瑜站在欧阳铖身旁,眼眸微眯:“爹,你觉得这个皇后如何?”

    百里夙和叶缨的事,与欧阳清有扯不开的关系。

    当初的闹剧还历历在目,欧阳清已死,而百里夙找到了他真正的恩人,也是他真正的爱人。

    欧阳家的人,也恨欧阳清。因为她一个人的任性妄为,差点毁灭整个家族,自然谈不上为欧阳清讨公道。

    欧阳瑜对叶缨本人没意见,甚至不得不佩服她,但他们都看到了百里夙对这桩亲事的热切,叶缨的能力和心智,不得不让他们担心,她嫁过来之后,会不会心向南楚,祸害西夏。

    欧阳铖叹了一口气:“皇上心里有数。”

    欧阳瑜皱眉:“最好如此。但若是皇上被叶缨所迷,不顾西夏利益呢?爹会怎么做?”

    欧阳铖压低声音,斥责欧阳瑜:“休要胡言乱语!”

    “希望这是胡言乱语。”欧阳瑜轻哼了一声。

    队伍进了沂南城,欧阳铖和欧阳瑜,亲眼看到了百里夙对叶缨的宠爱。

    这样的百里夙,他们从未见过。

    欧阳瑜的视线,越过很多人,落在叶翎身上。她们俩打过交道,曾经闹得很不愉快。

    叶翎对着欧阳瑜,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来。

    欧阳瑜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她对叶家姐妹有很深的戒心,因为她们身上都打着南楚的标签。

    当日,欧阳铖和欧阳瑜,跟随百里夙一起,启程出发回西凉城。

    对面的南楚很快接到欧阳铖离开沂南城回京的消息,这是西夏国解除对南楚威胁的讯号。宋清羽当日就带人回京复命。

    数日后,楚皇接到禀报,龙心大悦。虽然东晋虎视眈眈,但他觉得,叶缨嫁去西夏之后,南楚的危机,已经解除!

    是日深夜,蒙璈给与他一同“保护”叶旌的侍卫,下了迷药,带着叶旌,暗中离开南楚皇宫,用最快的速度出城,往西夏国而去。

    次日一早,楚皇醒来时,心情还不错,直到接到禀报,叶旌失踪!

    没有打斗痕迹,只叶旌房中桌上,留了一张纸。

    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大字:“楚东临,叶小子被老子请去东晋做客!你们南楚,自求多福!哈哈哈哈!”

    楚皇看到那张纸,心中咯噔一下,脸色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追!快追!找不回来,你们全都提头来见!”

    叶旌被南宫珩劫走,意味着叶家就此全部失去掌控!而南宫珩定然会利用叶旌,破坏南楚和西夏的结盟!

    南楚,危矣!

    楚皇气得双目赤红,在御书房中摔了一切能看到的东西!

    宋清羽被急召入宫,就见楚皇彻底慌了!

    “朕早该想到……早该想到,南宫珩不会善罢甘休的!”楚皇面沉如水。

    他只惦记着,留下叶旌当人质,以此来掌控叶缨和叶翎。让叶缨心向南楚,让叶翎乖乖回来。

    但他没想到,素来强势的东晋,竟然没有选择光明正大地攻打南楚!南宫珩给他来了一招,釜底抽薪!

    “宋将军,你觉得叶缨和叶翎,会为了叶旌,背叛南楚,背叛朕吗?”楚皇冷声问。

    宋清羽垂眸,沉声说:“若是如此,也是人之常情。”

    宋清羽对楚皇早已没有任何期待。楚皇此言何意?难道希望叶缨和叶翎,为了南楚,为了他的皇位,选择不顾叶旌生死?他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问出这个问题,就代表在楚皇眼里,叶家姐妹就该为了南楚不顾一切,死而后已!却也不看看,他自己是如何对待叶家人的!送叶缨去和亲时,口口声声说,叶缨是他半个女儿。但在叶缨替南楚去打仗之前,楚皇根本从未管过她的死活!

    “好一个人之常情!”楚皇闻言震怒,“在你心里,叶家姐妹背叛南楚,也是对的吗?”

    宋清羽垂头:“皇上息怒,微臣并非此意。”

    楚皇面色铁青,神色一变再变:“云尧的母亲,是叶翎的婆婆!还有云尧的弟弟!他们母子就在你家中!叶翎重情重义,不可能不管他们死活!”

    宋清羽闻言,眼底闪过一道寒光:“皇上,战王云尧为南楚立下大功,末将不建议利用战王的母亲和兄弟,来逼迫叶翎!”

    “朕绝对不允许叶家人脱离掌控!绝对不行!”楚皇握着拳头,厉声说,“她们是南楚的子民!便是南宫珩要杀了叶旌,叶缨和叶翎也不能背叛南楚!这是不忠不义!”

    宋清羽沉默不语。楚皇这么多年对叶家依赖过重,或许到现在才意识到。最近多重刺激之下,他已失去理智了。

    但叶家对南楚,早已仁至义尽。楚皇心中,对他们却只有利用和压榨。表面的尊重宽容,不过是他达到目的的手段罢了。

    当年叶晟死后,但凡楚皇能够对他留下的三个孩子多一份真心的关照和保护,叶缨和叶翎会还他一份真正的忠心。

    但没有,一点都没有。

    曾经对楚皇没有价值的三姐弟,楚皇不可能不知道他们在叶勋手下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他只是根本不在乎,即便叶晟立下再大的功勋,毫无意义。

    楚皇极精明,眼中只有利益。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却又要求叶缨和叶翎对南楚必须有绝对的忠心仁义,真是可笑!

    宋清羽就是云尧,听到楚皇如今想到的掌控叶翎的手段,是利用薛氏和云修来作为威胁,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楚皇不会忘了,叶翎会成为薛氏的儿媳妇,是被他下旨赐婚去冲喜吧?而楚皇认为叶翎会在乎薛氏和云修的生死,原因竟然是,叶翎重情重义?

    敢情叶家人重情重义,就活该为南楚付出一切还得不到好下场?这就是南楚皇帝的逻辑!

    固然楚皇此时说话不理智,但这才是他的真心话吧!

    楚皇冷静下来之后,意识到之前说了些过分的话语,看着宋清羽说:“刚刚朕一时失言,并非真心,你不必往心里去。朕绝对不会伤害云尧的母亲和兄弟,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南楚。”

    “是,末将明白。”宋清羽微微点头。

    “封锁叶旌失踪的消息,朕会立即派人给叶翎传信,说叶旌病重,让她即刻返程!只要赶在南宫珩之前,让叶翎回到南楚,一切还有转机!”楚皇面色凝重。

    宋清羽回到镇北公府,宋茳迎上来:“阿羽,宫里又出什么事了?”

    宋清羽微笑:“没事。爹之前说,不管我想做什么,都会无条件地支持我,算数吗?”

    宋茳皱眉:“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是你爹!不过阿羽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我突然想……”宋清羽转头,看向皇宫的方向,神色淡淡地说,“当皇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