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岛田家族在火影〕〔完美女婿林羽何家〕〔爱你成瘾:偏执霸〕〔一枝相思煨红豆〕〔天降女婿林羽何家〕〔十亿次拔刀〕〔灵台仙缘〕〔从冒牌大学开始〕〔斗罗之暗夜主宰〕〔都市妙手医尊〕〔直播:女神家的哈〕〔联盟之最强选手〕〔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全职国医〕〔我家个个是霸总〕〔蔚蓝星途〕〔盖世〕〔日月永在〕〔名监督的日常〕〔大唐逍遥驸马爷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50.今日,跟我回家(二更)
    “叶缨,你想什么时候跟我走?”百里夙问。

    叶缨神色淡淡地说:“越快越好。”南楚皇室越发不稳定,既然决定要脱身,宜早不宜迟,省得夜长梦多。

    百里夙眸色微喜:“好,我明白了!”

    百里夙带着哑奴离开靖王府回驿馆,很多人注意到,他脸上多了一张去时没有的面具,让人浮想联翩。

    好好的为何戴面具?有人说,怕不是想占便宜,被叶缨打了巴掌!

    楚皇得到消息,当时就笑了:“看来百里夙真的对叶缨很上心,叶缨已经把他拿捏住了!很好!”

    回到驿馆的百里夙,手中拿着南宫珩给他的消肿药,但选择不用。他从来也不在意自己的外貌,若是能取悦叶缨,丑一点又何妨?而他更不介意外人觉得他在叶缨面前怂,自己媳妇儿自己疼,管别人说甚?

    宫中夜宴,楚皇早派人到靖王府通知过,要求阖府全都去参加,包括叶尘在内。

    入夜时分,叶翎带着叶尘坐马车,叶缨和叶旌骑马,一起前往皇宫赴宴。

    南宫珩和蒙璈留在靖王府,对月喝酒。

    “你,身体还好吗?”蒙璈问南宫珩。

    南宫珩微笑:“蒙蒙你是在关心我?”

    “我怕你突发毒发杀了我。”蒙璈皱眉说。

    南宫珩摇头:“只去年毒发过一次,不过当时小风风在,倒是没出什么事。”

    “她知道?”蒙璈问。

    南宫珩点头:“当然。去年我毒发时,小叶子也在。”

    “她没有被你吓到吗?你的毒解不了,那样的事,以后还会有,而且说不准什么时候突然毒发。”蒙璈说。

    南宫珩微叹:“小叶子倒是没有被我吓到。不过你说的,就是我最担心的事。当年那次,我差点杀了父皇,如今想起,依旧心有余悸。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再次失去心智。我跟小叶子谈过这件事,她说她现在用全力,可以制服我,让我不必在意这个。”

    “若她有自保的能力,那就好。”蒙璈微微点头。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自己有病,不该招惹她?”南宫珩问。

    蒙璈摇头:“当然不是,你没病,只是中毒而已。你已经流浪很多年,该安定下来了。”

    南宫珩举杯,一饮而尽,笑而不语。

    “会好的。”蒙璈轻轻拍了拍南宫珩的肩膀。

    “真想去看看百里人渣在这场宴会上面,会有多得意。”南宫珩转移话题,又提起百里夙。

    蒙璈没有接话。

    楚宫夜宴,为西夏皇帝百里夙接风洗尘。

    叶缨一身素雅的白裙,牵着叶尘的小手出现,瞬间成了全场的焦点。

    叶尘进过宫,不少人见过他,但见到的都不是他的真容。

    如今叶尘小脸上面的易容去掉,露出了本来样貌。

    很多人忍不住小声惊呼,因为实在是跟百里夙长得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只叶尘这张脸,就不会有人怀疑,他就是百里夙的种!

    叶翎和叶旌走在叶缨身后,叶缨清冷从容的样子,让人不由想起,她过去不到二十年的人生,经历的诸多风雨。

    西夏国随同百里夙前来迎亲的几位官员,都已在座,目光热切地看着叶尘的小脸。

    叶尘注意到,对着他们挥挥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来。

    “太子殿下真是聪明有礼!”其中一个官员忍不住夸赞,另外几个连连点头表示认同。

    楚皇的伤已无大碍,行动自如。他跟百里夙并肩走进来,谈笑风生。百里夙脸上还戴着面具。

    一进来,百里夙的视线立刻投注到了叶缨身上,对着叶缨微微点头致意。

    叶缨神色平静,没有理会。

    叶尘看了看百里夙,收回视线。叶缨叮嘱过他,不要叫爹,就装作才认识。

    叶家人的反应,楚皇都尽收眼底,笑意加深:“百里陛下,快请坐。”

    而百里夙的位置,就在叶家人正对面,抬头就能看见叶缨。

    楚皇表达了对百里夙的欢迎之后,宴会开始。

    全程其他人看着,百里夙的视线就没从叶缨身上挪开过,完全是被迷住的样子。

    而百里夙没有吃喝,面具始终没从脸上摘下来过。

    “楚皇陛下,母后身体抱恙,最大的心愿,就是早日得见亲孙。”百里夙开口说,“不知朕何时能带妻儿回国?”

    这声“妻儿”,百里夙说得可是一点儿都不客气,虽然叶缨跟他尚未成亲。

    楚皇笑了起来:“看百里陛下如此在意叶缨,朕就放心了。朕与叶晟将军情同兄弟,叶缨可是被朕当做半个女儿的,而且她为南楚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要嫁到西夏去,朕还真有些舍不得啊!”

    百里夙心中轻嗤,鬼话连篇!把叶缨当半个女儿?谁信?

    不过百里夙态度诚恳:“母后在等,朕还是希望,越早越好。等叶缨和孩子跟朕回家,日后南楚和西夏,不分彼此。朕会寻机会,陪她回娘家看看的。”

    南楚和西夏,不分彼此。这话,就是楚皇想听的。

    楚皇笑意加深:“呵呵,百里陛下可真是一片孝心啊!”

    “当然,朕自己,也希望能够早日给叶缨一个名分。当年的事,全都是朕的错,害她受了不少苦。朕早已仰慕叶缨这样的女中豪杰,没想到,她竟然还是朕的救命恩人,给朕生下了那么好的孩子。朕得知此事时,真是恨不得插了翅膀飞来南楚,向她致歉,求她给朕一个弥补的机会啊!”

    百里夙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叶缨。这是说给楚皇和旁人听的,真假掺半。其中假的那一部分是,他对叶缨,固然有报恩和弥补的心理,但他真的爱她,仰慕她,为她痴迷,为她魂牵梦萦。

    叶缨垂眸,避开了百里夙的视线。

    说实话,叶缨并没有考虑好要做百里夙的妻子。

    原因很简单,他们因为造化弄人,在毫不认识的情况下,有了那种关系,生了个孩子。孩子都三岁了,他们才真正意义上初次相见。

    当时叶缨的愤怒是真的。后来得知百里夙并不是故意,而是被人掌控。叶缨唯一的念头是,不恨,但也不想再扯上任何关系。

    他们跟南宫珩和叶翎的相处模式完全不同,因为没有任何感情基础,非说有,有的是曾经的恨,后来的芥蒂,再后来轻微些,变成了厌烦。

    即便叶缨在打仗时,百里夙厚脸皮赖着不走,纠缠一段时间,但对叶缨而言,远远不够让她认可这个男人,因为她已不是二八少女,她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也是最灰暗的时光,她早已过了会因为一个男人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目光痴缠而动心的年纪。

    叶缨曾经冰封起来的心,并没有完全打开,至少对除了弟弟妹妹和孩子之外的人,没有。

    所以,当初楚皇决定让叶缨和亲西夏时,她才会那样烦躁,因为这不是她想要的。后来接受,也不是接受百里夙这个人做她的丈夫。

    不过,今日百里夙被南宫珩打成猪头脸,当时乍见,叶缨心中的烦躁倒是消散了。因为她自己也想揍百里夙,不为什么,就是觉得他欠揍。

    本来叶缨要让百里夙自己掌嘴,结果发现南宫珩已经打过了,叶缨心里原本的那点气也消了。甚至觉得她自己打的话,肯定没有南宫珩打得那么“好看”。

    就是在今日,看到顶着猪头脸出现的百里夙,叶缨忍不住笑了,也做了一个决定,接下来他们两人的关系,顺其自然。她收起心里的排斥,真正开始审视她孩子的父亲。

    百里夙的话,楚皇听了就笑起来:“百里陛下真性情!当年的事,并非百里陛下的错,想必百里陛下已经跟叶缨解释过了。叶缨,你能原谅他吗?”

    叶缨轻轻颔首,没说话。

    “百里陛下想要早日抱得美人归,朕懂!”楚皇半开玩笑地说,“朕素来喜欢成人之美,既然百里陛下那么说,那就定个最近的吉日吧!朕也希望,南楚和西夏,早日成为一家,不分彼此啊!”

    楚皇最后一句话,暗含深意。他已经彻底把东晋给得罪了,南宫珩放言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楚皇最希望早日跟西夏结盟,自然不会在叶缨和百里夙的亲事上面再拿乔。

    “多谢楚皇陛下。”百里夙表示满意。

    如此,一场宴会,宾主尽欢。

    散去时,叶缨要走,百里夙上前去跟她说话,把叶尘抱了过去。

    旁人也不知百里夙说了什么,就见叶缨蹙眉,点了点头。最后叶尘被百里夙抱去了驿馆。

    百里夙把叶尘扒光,父子俩一起洗澡。

    叶尘以往洗澡都是叶缨给他洗,立了规矩,不准玩水。

    这会儿叶缨不在,叶尘在浴桶里可着劲儿地扑腾,别提多开心了!

    洗完澡,百里夙把叶尘放在床上,叶尘打了个滚儿,笑嘻嘻问:“爹,我们一起睡吗?为什么不回家里睡呢?跟娘一起睡!”

    “很快就回家了,回我们的家。”百里夙神情愉悦。至于跟叶缨一起睡?他会努力,早日实现!

    叶翎回到靖王府,进房间,静悄悄的,南宫珩已经睡了。

    等叶翎收拾好,轻轻躺下,一只大手精准地揽住她的腰,把她带了过去。

    “怎么还没睡?”叶翎轻声问。

    “在等你。”南宫珩说。

    “喝酒了?”叶翎闻到了淡淡的酒味儿。

    “为百里人渣高兴,喝了两杯。”南宫珩说,“小叶子,今天蒙蒙劝我跟你分开呢。”

    “为何?”叶翎不解。

    “因为我体内的毒,日后可能会伤到你。”南宫珩说。

    “嗯……”叶翎轻笑,捏了一下南宫珩的脸,“虽然我现在才十六岁,但我已经有了一甲子的内力,真要拼命,你应该打不过我。”

    南宫珩轻抚叶翎的长发:“就是,明日把蒙蒙揍一顿!”

    次日,百里夙将叶尘送回靖王府后,再次入宫,与楚皇商谈结盟合作之事。

    楚皇先告诉百里夙一个好消息,最近的吉日,就在三日之后。

    “很好。”百里夙点头。

    楚皇笑着说:“百里陛下,朕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如今天下的形势,亦不必多言。这次因为百里陛下和叶缨的亲事,朕不得不取消叶翎和东晋南宫珩的亲事,因为她们姐妹不能都去和亲,而且嫁去两个敌对的国家。”

    “是,还要多谢楚皇陛下的成全。”百里夙眸中闪过一丝歉意,“朕来时,听闻了一些东晋南宫珩因为求娶不成,恼羞成怒,大闹楚京的事,楚皇陛下还因此受伤。请楚皇陛下放心,若是东晋不安分,接下来西夏定与南楚共进退!”

    “有百里陛下这句话,朕就放心了。”楚皇点头。

    消息传开,三月初五,就是百里夙带叶缨出发回西夏国的日子。

    楚皇在考虑送亲人选时,第一个想到的是宋清羽,因为他的儿子们,最拿得出手的那个,现在失忆了。

    但楚皇最后决定不让宋清羽去。因为叶家姐妹都离开之后,宋清羽的位置很关键,不能出任何事。楚皇还需要他留在楚京保护,提防东晋的人刺杀。

    宋清羽对此没有任何异议。在叶家姐妹的亲事方面,从头到尾,宋清羽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楚皇安排叶翎去送亲,给叶翎的秘密任务是,到西夏国之后,将风不易请回来,为楚明寅医治。

    而在三月初四这日,楚皇派人,将叶旌接到了皇宫之中。美其名曰,叶家姐妹都不在,为了叶旌的安危着想,到守卫森严的皇宫之中住一段时间,等叶翎回来再出宫。

    叶家人都接受。只叶尘不太开心,因为他本想全家人一起走。不过叶翎跟他说,叶旌很快就会追上他们的。

    就在叶旌入宫当日,蒙璈易容过后,变成了楚皇派遣保护叶旌的侍卫之一。

    这是南宫珩安排的,到了某个合适的时机,蒙璈会带叶旌一起离开,前往西夏国。

    嫁妆这些,楚皇准备得很丰厚。

    而先前叶缨专门给叶翎准备的嫁妆单子,如今全都变成了她自己的。

    三月初四下晌,叶缨和叶翎前去祭拜她们的父母。虽然她们都怀疑,叶晟或许还没死。

    叶晟的坟墓是衣冠冢,与宁蓁合葬。

    叶缨带了香烛祭品,静静叩拜,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

    而后,两人一起,去了胧月庵,谢过曾经照顾叶缨和叶尘的庵主和尼姑。

    三月初五,大吉,宜嫁娶。

    叶缨一早起床,掀开床幔,就见百里夙又在桌边趴着,不知何时进来的。

    “你醒了,今日,跟我回家吧。”百里夙看着叶缨,目光灼灼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