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追妻休要逃〕〔重生华夏科技教父〕〔打篮球太厉害了怎〕〔武神纪元〕〔千古第一圣贤〕〔葬汉〕〔我是特种兵中的战〕〔万界仙王〕〔这是我的星球〕〔小萌包被七个大佬〕〔我真不是绝世天才〕〔家有悍妻怎么破〕〔剑道第一仙〕〔如意事〕〔快穿之女主她真的〕〔寒门宰相〕〔仙叶飞〕〔我,开局复活了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情深归你你归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49.猪头脸,熊猫眼,百里人渣真好看(一更)
    楚京西夏驿馆。

    百里夙本打算暗中去靖王府,迫不及待想见叶缨和叶尘。

    但转念一想,何必暗中去?他现在可以光明正大地去!

    楚皇不就盼着他为了叶缨母子不冷静不理智,什么都愿意做吗?楚皇以为他是才知道叶缨母子跟他的关系,如今他匆忙赶来迎亲,最正常的表现,就要迫不及待地跑去靖王府拜访!

    想到这里,百里夙心情愉悦极了!

    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现在全天下人都知道,叶缨是他的女人,叶尘是他的儿子!这种感觉,美妙得无法言说!

    “哑叔,我们走!”百里夙想到叶缨喜欢白色,又专门换上一身白色的锦袍,带着哑奴,出了驿馆,骑马往靖王府去了。

    楚京中不少百姓都亲眼看见百里夙一来,就找去了靖王府。

    皇宫里面,楚皇派人盯着百里夙的一举一动。

    得知百里夙到驿馆没休息,就去找叶缨,楚皇满意点头:“是他会做的事。这个西夏皇帝,是个儿女情长的人。当年不喜欢欧阳清,为了报恩也要娶,后来还说要为百里复守孝三年,怕就是不愿被人塞不想要的女人吧。如今得知叶缨才是他真正的恩人,叶缨又那样优秀,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他若是表现得太冷静,朕倒是觉得不对。”

    本来要去西夏驿馆揍百里夙的南宫珩,带着蒙璈到了半路,发现百里夙主动来了靖王府,立即折返回去。

    百里夙带着哑奴,到靖王府大门口下马。

    云忠连忙行礼,开了门,恭敬地请百里夙进去,又把门关上了

    再次走进靖王府,虽然对此地已不陌生,但百里夙的感觉完全不同了。

    终于,他也是这个家的一员,是这个府里的主人!

    百里夙以前也不会笑,不愿笑,后来遇见叶缨之后,才有了诸多不同的情绪。最近,他总是忍不住想笑,发自内心地觉得欢喜,幸福。

    百里夙唇角微微翘起,正在想叶缨见到他会是什么表情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阴测测的声音:“该死的人渣!你还有脸笑?!哑叔让开,跟你没关系!”

    下一刻,哑奴愣了一下,闪身躲开。

    就见两道原本躲在门口的身影,一齐跃起,一左一右,朝着百里夙打了过去!

    百里夙皱眉,一边躲闪,一边解释:“兄弟,你听我说!”

    南宫珩冷笑:“谁是你兄弟?听你说?你跟我的拳头说去吧!”

    哑奴一看这架势,百里夙讨不着好啊!但他不能帮忙。本来是南宫珩帮了百里夙许多,他们说好的,让南宫珩先成亲的,结果百里夙抢了先。

    挨顿打没关系,反正媳妇儿儿子都到手了!

    哑奴想到这里,干脆不管百里夙,转身高兴地去看叶尘了。

    “南宫,这回的事真不是我故意的!”

    “都被外人知道了若我不来娶,那我岂不是真成人渣了?”

    “你放心,接下来我一定会帮你的!”

    “别打脸啊!”

    “兄弟,别打……脸……”

    “我的脸……”

    ……

    过了一刻钟之后,南宫珩一声令下,他和蒙璈同时收手。

    百里夙鼻青脸肿,面目全非,一只眼睛被南宫城捶了一拳,打成了熊猫眼,十分滑稽。

    “蒙蒙,开心吗?”南宫珩似笑非笑地问。

    蒙璈欣赏了一下百里夙的样子,微微点头:“打一国皇帝,很有趣。”

    南宫珩绕着百里夙转了一圈,全方位欣赏他的惨状,神情愉悦,搂住百里夙的肩膀:“百里人渣,你现在真好看!我原谅你了!”

    百里夙想哭。

    他知道南宫珩不是真的生气,但是真的想揍他!而且,他越说不让打脸,意思就是打别的地方都行,他都没二话,不还手,结果……南宫珩和蒙璈,别的地方都不打,只打脸!

    虽然看不见,但百里夙能想象到,他现在有多丑!

    关键是,定亲之后,他第一次来见叶缨,出门前精心打扮过,换上了叶缨喜欢的白色衣服,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色。

    结果,毁了,全毁了……

    看到百里夙垂头丧气的样子,南宫珩笑了笑,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百里人渣,我打你都是为你好啊!”

    百里夙扶额:“我承受不起。你让我现在怎么见人啊!”

    “说你笨,你还不承认!”南宫珩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百里夙一眼,“你说,原来为什么说好让我先成亲?那是因为叶缨没打算嫁给你!”

    百里夙愣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可能被打得有点迟钝,听不懂南宫珩想说什么。

    “百里人渣你还笑,你不会以为楚皇下一道圣旨,叶缨就愿意嫁给你了吧?”南宫珩似笑非笑地问。

    百里夙摇头:“不会。”

    “叶缨最疼弟弟妹妹,原来计划是把弟弟妹妹全都安顿好,再说她自己的事。结果楚皇下旨,你那边一答应,叶缨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你猜,她若是不高兴,最烦的是谁?”南宫珩再问。

    百里夙眼眸一黯:“我。从头到尾都是我的错。”

    “所以,你今儿这是干嘛呢?还大摇大摆地过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你是打算去叶缨面前显摆,跟她说一句,她不想嫁也没用吗?”南宫珩轻哼了一声。

    百里夙连忙摇头:“当然不是!我没那样想!我就是想去见她……”

    “那你想好见她说什么了吗?”南宫珩问。

    百里夙皱眉:“没有。”想了一路,也没想好,反正他自己很开心就是了。

    “如果你不想一见叶缨就被她横眉冷对,打出去,让你滚的话,你需要这张脸。”南宫珩嘿嘿一笑。

    百里夙眼眸微闪:“你是说……”

    “你这么惨,这么丑,她看了会心情好的。”南宫珩唇角微勾,“你这副尊荣,能逗她一乐,那也不错,你觉得呢?”

    百里夙点头:“虽然我不想让她看我这么丑,但你说的,好像也没错。”

    “她一直都觉得你很丑,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所以,你需要作出改变!”南宫珩说着,伸手戳了一下百里夙红肿的脸,满意地欣赏自己的“杰作”,点头说,“完美!”

    一只熊猫眼,是他专门设计的,不对称的美。

    南宫珩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张面具,罩在了百里夙的脸上,给他戴好。

    “为何又要戴面具?”百里夙表示不解。

    “要有惊喜,这都不懂!”南宫珩踹了百里夙一脚,“现在,你可以去找叶缨了!记得,惊喜啊!”

    百里夙握了握拳,点头:“好,我明白,谢谢兄弟!”话落转身,大步朝着修竹轩走去。

    蒙璈走到南宫珩身旁,幽幽地说:“你把一个皇帝打成猪头,还成功地让他真心对你表示感谢。胡说八道的功力,天下无敌。”

    南宫珩伸手勾住蒙璈的肩膀,笑容灿烂:“蒙蒙你放心,回头你要娶媳妇儿,哥哥也会这样尽心尽力帮你的!”

    蒙璈默默地远离南宫珩:“谢谢,真不用。”

    南宫珩又把蒙璈拽过来:“走,去看百里人渣的好戏!”

    “刚刚还说好兄弟,现在就要去看戏。”蒙璈忍不住吐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最近天天被南宫珩折腾的,话都多了。

    南宫珩被蒙璈逗乐了:“那你去不去?”

    蒙璈用行动做了回答。百里夙的好戏,他很有兴趣。

    修竹轩里,哑奴已经先一步抱到了叶尘。

    叶尘见到哑奴特别开心,叫他“哑爷爷”,还给哑奴看他最近喜欢的小车车。

    叶尘骑上小车车,绕着哑奴跑了一圈,笑嘻嘻地说:“哑爷爷,我们去花园玩儿吧!”

    哑奴连连点头,乐呵呵地陪着叶尘到花园去了。

    没人告诉叶尘,说百里夙今日来。哑奴也完全把百里夙抛在脑后了。

    叶缨在房中看书,窗户开着。

    百里夙站在修竹轩门口,一眼就看到那张美丽优雅,清冷淡然的侧脸。

    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已经走到这一步,绝不能再退缩!

    百里夙走到院中,叶缨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出来。

    见是百里夙,叶缨蹙眉,神色淡漠,又收回视线,接着看书,不想理会。

    百里夙心中微叹,走到廊下,站在窗外,叫了一声:“叶缨。”

    叶缨没抬头:“我会带着孩子跟你去西夏,也可以当西夏的皇后,不过,这并不代表我要做你的妻子。”

    百里夙眸光黯然,不过早有心理准备:“没关系,我本不想勉强你的,是事情有变,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你能跟我去西夏,我已经很高兴了。”

    “你高兴不高兴,跟我没关系。”叶缨神色淡淡地说。

    百里夙叹气:“但,你高兴不高兴,是我最在意的。”

    叶缨蹙眉:“不想听!有笔账,我还没跟你算!”

    一听百里夙的情话,叶缨突然想起,上次百里夙离开时,出其不意抱了她一下。

    叶缨放下书,起身,冷冷地看着百里夙:“上次的事,别以为你跑得快就算完了!把面具摘了,自己掌嘴十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百里夙犹豫了一下,跟叶缨打商量:“要不,换打别的地方?”

    叶缨轻哼了一声:“不舍得打脸?”

    “不是……”百里夙说着,伸手,缓缓地摘掉脸上的面具,神色尴尬。

    叶缨看到百里夙那张惨不忍睹的脸,愣住了,看了几眼之后,唇角微微翘了起来:“百里人渣,你这样挺好看的。”

    这是百里夙第一次看见叶缨笑。

    如春水初初消融,优昙静静绽放,让百里夙心中,盛放了一树繁花。只觉天地间,除了面前女子之外,一切都消失了。

    叶缨看到百里夙的眼神,笑意消退,神色淡淡地问:“南宫珩打的?”

    “嗯……”百里夙的声音,不自觉地有点委屈,“我说不让打脸,他就只打脸。”

    叶缨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你活该!”

    之前是真的有点烦,不过看到百里夙这副丑巴巴的滑稽样子,叶缨觉得,好看,有趣,突然有点开心!

    百里夙抬手,就抽了自己一个巴掌:“是我的错,我掌嘴!”

    本来就红肿的脸,百里夙结结实实两个巴掌下去,更肿了。声音清脆,看着都疼。

    叶缨蹙眉:“算了!别打了!”不然出去别人都以为是她打的,当她是母老虎呢。

    百里夙停手,看着叶缨说了一句:“谢谢。先欠着,等我的脸好了,再打剩下的。”

    “随便你。”叶缨话落,又坐回去,接着看书。

    过了一会儿,叶缨抬头,就见百里夙还站在窗边,顶着一张猪头脸,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我不打扰你,你看书。”百里夙连忙说。他看媳妇儿,越看越好看,好想再抱一下,别说掌嘴十下,一百下他也乐意。

    叶缨起身过来,把窗户从里面关上,隔绝了百里夙的视线。

    百里夙看不到叶缨,也不敢闯进去,再惹了叶缨不高兴。难得让叶缨笑了一下,他得想办法逗叶缨笑才对!

    “我先去看看儿子。”百里夙这才想起叶尘来,还跟叶缨报备,话落戴上面具,找叶尘去了。

    南宫珩和蒙璈从房顶上下来,南宫珩问蒙璈:“蒙蒙,学到了吗?”

    “什么?”蒙璈皱眉。

    “蒙蒙你真是不开窍。”南宫珩摇头,“你这样,猴年马月才能娶上媳妇儿啊!愁人!”

    蒙璈无语:“说得好像你是我爹一样,南宫老七。”

    南宫珩还没来得及踹蒙璈,蒙璈飞身跃起不见了人影。

    百里夙见到叶尘的时候,叶尘正跟哑奴在花园玩儿。骑着一个车头是鹿角的小车,可爱极了。

    百里夙眸中满是笑意,看着那个小人儿,想着一定要早日把他们母子接回去,到时候还有他的母亲,他们一家人在一起,就真的圆满了。

    哑奴看到百里夙,对着叶尘指了指。

    叶尘眼睛一亮:“是爹吗?爹来啦!”

    看到叶尘骑着小车欢快地跑过来,百里夙大步走上前去,把叶尘从小车里抱出来。

    “爹你怎么戴着面具呢?”叶尘小手摘掉面具,被吓了一跳,瞪大眼睛,小身子后仰,“爹你这是怎么啦?好丑哦!”

    百里夙幽幽地说:“不小心摔的。”

    叶尘小手戳了一下百里夙的肿脸,一脸心疼:“真可怜!”

    百里夙觉得好窝心,他家儿子都知道心疼他了。

    “没事,很快就好了。”百里夙对叶尘说。

    叶翎早上一直在药房,知道百里夙今日到,肯定会来,但也没管。

    中午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坐在一起,哑奴也在坐。叶缨管他叫师父,他心中很感动。

    叶翎姗姗来迟,见百里夙戴着面具,随口问了一句:“都要转正了,怎么还装神秘呢?”

    百里夙默默摘掉面具,叶翎乐了:“好看!真好看!姐,是你打的?”

    “不要污蔑我。”叶缨神色淡淡地说。

    “小叶子,是我!”南宫珩笑着说。

    “百里人渣,你这个人渣妆,真不错。”叶翎竖起大拇指。

    百里夙虽然肿着脸,依旧保持微笑。这些人就是羡慕嫉妒,他要娶媳妇儿,他有儿子,他这个肿脸是为了逗媳妇儿开心,他乐意!

    “爹,小姨说,你回家看祖母了。祖母喜欢我吗?我也想去看祖母!”叶尘小脸认真地对百里夙说。

    百里夙一听这话,神色动容,点头说:“好,你祖母很想念你。这次你跟爹一起回家,看祖母好不好?”

    “我想去,可以带上娘吗?也要带上小姨和小舅,还有美人叔叔,蒙蒙叔叔,点点和雪儿。”叶尘问。

    百里夙点头:“当然了,都去!”

    “太好啦!”叶尘很开心,“我们一起出去玩儿!”

    哑奴咧着嘴笑,百里夙笑着,那张脸更难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