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锦鲤小〕〔总裁爹地天才宝〕〔弦歌知我意〕〔双宝助攻:老婆不〕〔一世巅峰〕〔陆铭苏婉〕〔诸天世界开拓者〕〔许初夏顾延爵〕〔穿越农女要回家〕〔王婿〕〔好孕连连:总裁爹〕〔徐来徐依依阮棠〕〔上门龙婿〕〔异界的霍格沃茨〕〔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格斗吧,殿下〕〔攻略恶魔冷殿下〕〔楚千寻厉云枭〕〔爹地快来,巨星妈〕〔拐个医仙当老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48.揍死那个百里人渣(二更)
    楚明寅轻咳两声,幽幽醒转,就听一道温润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定王醒了。”

    是被楚皇派来“请”楚明寅进宫问话的宋清羽。因楚明寅尚未苏醒,宋清羽屏退下人,自己在旁边等。

    楚明寅闭着眼睛,窒息的感觉依旧笼罩着他,身子微微颤抖。

    宋清羽走到床边,看着楚明寅:“定王,还好吗?”

    楚明寅睁开眼睛,见到宋清羽眸中的关切,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死里逃生的感觉,太煎熬了!被关在密室的每一刻,都让他绝望发疯!如今终于得到自由,却被楚明泽扔下一个烂摊子!

    宋清羽微叹:“定王,末将相信,你是被人所害。今日发生的事,都太过巧合,颇多蹊跷。稍后进了宫,定王跟皇上好好说,皇上会信的。”

    楚明寅听到宋清羽的话,神色激动:“你……你真的信我没有谋反?”

    宋清羽点头,意有所指地说:“定王无需谋反,有些东西,原本就是属于王爷的。”

    楚明寅心中一动,这是宋清羽在站队!明确表态要支持他!

    南楚正处于多事之秋,局势瞬息万变。他这两年一直不顺,但如今执掌兵权的大将军宋清羽,是认可他的!

    这让楚明寅心中,生出不少信心来。

    他体内被楚明泽下的毒,在楚明泽将他送去悬梁之前,都解掉了。楚明泽很谨慎,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原本楚明寅应该第一时间进宫禀报楚皇,向楚皇解释这一切。楚明泽这段日子做了什么事,楚明寅知道,楚明泽亲口跟他讲过。

    但这会儿,看着宋清羽,楚明寅决定,先牢牢地把宋清羽拉拢住,如此他进宫面见楚皇时,若是出了什么意外状况,宋清羽会想办法救他的。

    “定王现在感觉如何?皇上在宫里等候。”宋清羽温声说。

    “扶本王起来。”楚明寅面无血色,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勒痕,看着触目惊心。

    宋清羽扶楚明寅坐起来,楚明寅看着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既然你相信本王,那有些事,我就先跟你讲清楚。”

    “王爷请讲。”宋清羽轻轻颔首,神色恭敬。

    “是楚明泽害我!”楚明寅说这话时,看着宋清羽的神情,就见他眸中有明显的惊愕之色!

    “那日我成亲,大喜之日,母妃却被人构陷,遭了难。正焦头烂额之时,出了事。是楚明泽潜入王府,杀死保护我的人,易容成我的样子,将我关在密室中,而他自己,冒充我在外走动!”楚明寅提起楚明泽,咬牙切齿!

    宋清羽神色凝重:“此事非同小可!”

    “他跟我说,是他早已得知叶缨与百里夙的关系,故意设计,透露给父皇的!”楚明寅眸中寒光肆虐,“但他始终都没说,为何要那样做!若他是为了祸乱南楚,为何促成南楚跟西夏联姻?”

    宋清羽面色微沉:“最近发生的事,看来都是楚明泽假扮定王,蛊惑皇上所为!其中定然有阴谋!”

    “没错!本王就是这么想的!”楚明寅冷声说,“万一,楚明泽跟西夏百里夙早有勾结,想用这种方式,骗南楚将叶缨母子交给他,而后,并不打算真的跟南楚结盟呢?到时候,南楚危矣!”

    宋清羽微微垂眸:“这……定王所言,不无可能。”

    “叶缨和叶翎姐妹和亲的事,全是被楚明泽暗中搅合,才会到如今这样的境地!南楚已得罪东晋,若西夏再别有居心,我们还有活路吗?所以,叶缨母子,绝不能轻易让百里夙带走!最好的方式,是留他们当人质,来挟制百里夙!叶家姐妹,都不能离开南楚!她们本事太大,一旦失去掌控,必将为祸南楚!”楚明寅缓缓地说。

    宋清羽神色有些迟疑:“定王,这些事,都是你的一面之词,皇上先前受了伤,最近情绪不太稳定,万一不愿相信的话……”

    “我有证据!”楚明寅冷笑,“楚明泽跟我说了一件事,叶缨和叶翎姐妹,早已跟百里夙暗中有来往!百里夙知道他们母子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了!否则为何一直不娶妻?当初百里夙出事,是叶翎去西凉城救的他!非要等到楚明泽透露给父皇的时候,他们才承认,心里绝对有鬼!”

    宋清羽叹了一口气:“没想到,竟有这样的内情。”

    “叶家姐妹的心,怕是早已在西夏国那边了!本王大难不死,这一次,绝对不会让百里夙和楚明泽得逞!”楚明寅踌躇满志,满脸写着,他要力挽狂澜,拯救南楚于危难之中!

    “宋将军,日后你只要帮我,守护好南楚,将来南楚的一切,都是我们的!”楚明寅看着宋清羽说,“扶我下床,我要进宫去见父皇!很多事,必须尽快告诉他,否则就晚了!”

    楚明寅话落,宋清羽伸手过来,却并没有扶住他,而是精准地扼住了他的脖子!

    楚明寅瞪大眼睛,张着嘴,呼吸困难,发不出任何声音,不可置信地看着宋清羽!

    就见原本温润如玉,恭敬有礼的宋清羽,神色淡漠地说了一句:“自以为是的蠢货!”

    话落,宋清羽手中多了一颗黑色的药丸。

    楚明寅眸光惊恐,宋清羽神色淡淡地说:“此为逍遥丸,一颗失忆,两颗痴傻,三颗变成活死人。”

    入口即化的药丸,带着一股甜香。楚明寅想吐出来,却无法,片刻后,双眼翻白,晕了过去……

    宫中再来人,问楚明寅的情况,宋清羽说,一直未醒。

    太医把脉,说已无大碍。

    按照楚皇最新的命令,宋清羽派人用轿子抬了昏迷的楚明寅,出府送上马车,直接拉到宫里去。

    谋反这种事,素来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先前厌胜之术的事,“楚明寅”用完颜幽来解释。

    如今又出龙袍之事。虽然太子遇刺,刺客逃窜,正好把人引到容府,又发现藏得很深的龙袍,看起来颇为巧合,但楚皇对楚明寅,已生了疑心。

    只是,得知楚明寅悬梁自尽,楚皇又觉得,其中有蹊跷!若真是楚明寅做的,以他的性格,定然是极力辩解,而不是自我了断。

    不过,这也不排除,是东窗事发后,故意用的苦肉计……

    楚皇思绪很乱,烦躁至极。这个他唯一看重的儿子,如今出了这么大的问题,他希望楚明寅醒来,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会选择相信!因为南楚皇室,真的经不起动荡了!

    昏迷的楚明寅,被送到正在养伤的楚皇面前。

    没过多久,楚明寅苏醒过来,只觉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楚皇满心期待着审问楚明寅,等着楚明寅给他解释,结果等来的是楚明寅失忆了!而太医竟然看不出来他是被下了什么药,自然不知该怎么解!

    如此,倒是真还了楚明寅清白,是有人害他无疑!但害他的人,太狠了,先给他下药导致失忆,又伪装出他自尽悬梁的样子!这是要灭口!

    楚皇看着他所有儿子里面,唯一还算聪明的一个,如今一脸懵懂,连自己是谁都忘了的样子,几欲吐血!

    “封锁消息,这件事绝不能外传!太子遇刺,容府搜出龙袍之事,对外宣称,有确切证据,是东晋南宫珩所为!”楚皇厉声说。他尚有几分清醒,若是害楚明寅的人,知道他没死成,或许还会再来灭口!

    这个时候,南楚民心已经不稳,不能再让楚明寅失忆的消息传出去。他要想办法,让楚明寅恢复记忆!风不易!对,让叶翎把风不易请来,定然有法子!

    楚皇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让人把楚明寅带去容贵妃宫中,把容贵妃从冷宫之中放出来,命她好好照顾楚明寅,不准跟外人接触。

    “西夏一行,到何处了?”楚皇又问起百里夙。

    “回皇上的话,西夏迎亲的队伍,走得很快,再过五日,可抵京城。”

    “好!”楚皇面色沉沉。

    宋清羽把楚明寅送到宫中后,出宫回到镇北公府。

    先去见宋茳和温敏,跟他们简单说了情况,让他们放心。

    等宋清羽回到聆风院,就见南宫珩和蒙璈,正坐在他的房间里,喝着自带的酒。

    蒙璈起身拱手:“宋将军。”

    宋清羽轻轻颔首:“蒙将军。”

    “你们俩又不是头回见面,客气什么?回头有空打一架!”南宫珩轻笑,“宋美人,楚王八那边,什么情况?”

    宋清羽看了一眼蒙璈,南宫珩摇头:“都是兄弟,说吧!”不过南宫珩尚未将转生蛊和云尧的事告诉蒙璈。

    “是楚明泽。”宋清羽正色道。

    南宫珩轻哼了一声:“果然又是他!楚王八醒了?是不是说楚明泽之前冒充他?”

    宋清羽点头:“从楚明寅成亲次日开始,我们见到的定王,都是楚明泽假扮的。他易容伪装术十分高明,心机极深,我们都没看出任何破绽来。”

    “因为,他很懂得假扮另外一个人的精髓,那就是,不要做任何多余的事。”南宫珩眸光微凝,“所以,他只做楚明寅会做的事,没有一点行踏踏错节外生枝,甚至有些他必须做的事,之后全都抹除了痕迹!楚皇这个侄儿,倒是楚氏皇族最聪明的一个,可惜,不走正道!”

    “不过,厌胜之术和龙袍之事,并非楚明泽所为,分明是有人故意陷害楚明寅。”宋清羽若有所思。

    “这种伎俩,要么是楚明恒,要么是完颜幽。处处破绽,经不起推敲。虽然不高明,但也有点用。”南宫珩摇头。

    “楚明寅认为,楚明泽跟百里夙有勾结,是想骗走叶缨母子,无意跟南楚结盟。理由很简单,只要是楚明泽想让他们做的事,一定是祸事!所以南楚和西夏的联姻,必须取消,让叶缨母子当人质才最好!而且他猜到叶缨和叶翎早跟百里夙有来往。”宋清羽说。

    蒙璈微微皱眉:“那他见到楚皇,岂不是会坏事?”

    宋清羽神色淡淡地说:“所以,我送了他一颗逍遥丸。如今,他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宋美人你很机智!”南宫珩唇角微勾,“暂时先这样。以楚明泽的心智,即便知道楚明寅还活着,他也不会再为此现身。不过我还是打算带蒙蒙出去找找,楚明泽有可能在京城没走。你的事,过后再谈。”

    南宫珩话落,带着蒙璈暗中离开了。

    此时楚明泽的确还在楚京,但他已得知,楚明寅捡回一条命,被送进了皇宫之中,尚未苏醒。

    楚明泽想过,要不要再去灭口,但很快打消了这个主意。虽然他并不想让叶翎知道,最近的事跟他有关系,但他更不能在事情了结后,再贸然出手。谁知道皇宫里面,会不会有陷阱等着他?

    至于宋清羽的事,虽然种种迹象表明,他不是云尧转生,但楚明泽内心不愿相信。不过这个时候,他不会去见宋清羽,避免打草惊蛇。

    楚明泽很快决定,暂时离开楚京,去寻找老妪需要的那些药材。药材不找齐,接下来他们想要达成的目的,都进行不下去。至于宋清羽,等他想出稳妥的办法,再来会会他!

    等南宫珩和蒙璈,挨家客栈找过去,只查在今日某个时段入住的客人,还真找到了楚明泽包下的客院。

    茶水尚未凉透,已人去房空。

    两人追出城外,连个人影都没有,也没有蛛丝马迹,最后只得回了楚京靖王府。

    “竟然是楚明泽。他这样做的目的,难道真如你所言,是那老妪,希望我保有处子之身?”叶翎神色怪异。

    “不一定,但有可能。”南宫珩说。

    “楚明泽还真是不容小觑。他潜入楚京这段日子,我们毫无所觉。”叶翎神色凝重。

    “第一是他的确厉害,第二,他并不是要害你,所以不会有任何直接的接触,自然发现不了什么。”南宫珩说,“楚明寅失忆,楚明泽希望你姐嫁给百里人渣,所以接下来应该不会再有人破坏这桩和亲。百里人渣很快就到了,我们按照原计划。若是楚皇不同意你去西夏送亲,等你姐姐和宝宝平安到西夏,我带你暗中离开。”

    叶翎微微点头:“这个倒是问题不大。不过清羽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跟云尧尧谈过。他说不跟我们走,要留下来,还有很多事需要做。”南宫珩说,“我赞成他留下。他自称断袖之后,跟你们姐妹之间不会有让人怀疑的关系。只他亲娘跟你的关系,可能会被楚皇利用,但这一点他足以应付。”

    “那就好。”叶翎点头。

    次日,楚皇宣召叶翎入宫觐见。

    叶翎到那儿才知道,是为了楚明寅的事。楚皇不想放弃楚明寅这个失忆的儿子,所以打算请风不易来为楚明寅医治,希望他的记忆能够恢复。

    “这……”叶翎微微蹙眉,“皇上,风不易一向行踪不定,都是他来楚京找我,我并没有跟他联络的方式。若是要请他,或许只能亲自到神医门去。不知皇上能否准我在姐姐出嫁时,前去西夏国送亲?这样,我可以顺路到神医门去找风少主,来为定王医治。”

    楚皇眼眸闪了闪。让叶翎去送亲?他觉得不妥。叶缨出嫁,叶翎和叶旌必须留在楚京,不可离开,避免中间出什么变故!

    但楚明寅是楚皇中意的继承人。尤其是最近,楚明寅成亲之后越发沉稳冷静,摒弃了以前不该有的儿女情长,很多事,楚皇都愿意跟他商议着做决定。所以,楚明寅必须要治!

    楚皇沉默片刻之后说:“你去送你姐姐,是应该的。那就去吧。”他决定,把叶旌留下,就让叶翎去送亲,顺便把风不易请回来。

    叶翎知道楚皇在想什么,并不在意。他们一家人想走,楚皇是留不住的。之所以等到现在,是因为原本叶缨没考虑好要嫁给百里夙,事情暴露之后才决定嫁。而叶翎跟南宫珩的亲事,是顺其自然地发展到现在。

    百里夙进楚京这日,已是三月初一。

    春意盎然,阳光明媚。

    百里夙带着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大张旗鼓,抵达楚京,被楚明恒迎到西夏驿馆之中,暂时歇息。是夜宫中将会举办盛大的宴会,欢迎西夏贵客。

    靖王府中,蒙璈挥舞着一把锋利的砍刀,正在竹林里面砍竹子,因为叶翎说要做竹筒饭。

    “蒙蒙!”

    又听到熟悉的声音,蒙璈皱眉不理。

    “蒙蒙?璈璈?小蒙蒙?小璈璈?”

    蒙璈狠狠地砍下一根竹子,转身看向站在竹林外的南宫珩,神色不耐:“干什么?”

    “快挑几根最好的竹子,给小叶子送去,然后跟我去西夏驿馆!”除了跟叶翎独处之外,其他的事南宫珩都喜欢带上蒙璈一起。

    蒙璈总是不乐意,但也没有一次成功躲开。如此,被南宫珩“强迫”,做了不少以前没做过的事。

    “去那儿做什么?”蒙璈不解。

    南宫珩握拳,冷笑:“揍死那个春风得意的百里人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