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轩叶庆雪〕〔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回到九零当学霸〕〔鬼医废材妃〕〔一世独尊〕〔做个偶像好难〕〔万古第一仙宗〕〔超级豪婿〕〔穿书之许愿系统〕〔上门神豪〕〔斗罗之我的老师是〕〔快穿:女配又跪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47.香辣奶茶,楚王八悬梁(一更)
    午时将至,大雨已停,空气清新,凉爽宜人。

    昨日说好的,今日吃火锅。

    “小叶子,蒙蒙欺负我!”南宫珩提着木桶,头发微微凌乱,皱眉走进厨房。

    “你不要污蔑人家,我看是你总想欺负他。”叶翎轻笑。

    南宫珩一听就不乐意了:“小叶子你是哪边儿的?”

    “人家是客人,你也是?”叶翎反问。

    南宫珩嘿嘿一笑:“我是主人!不过蒙蒙空着手来,还不愿意去挤牛奶,宝宝想喝奶茶怎么办?”

    “我去。”叶翎把火锅汤底备好,煮上,让南宫珩把菜切一下,她接过木桶往外走。

    “哎,桶要再洗一遍!脏了!”南宫珩说。

    “哪儿脏了?”叶翎看了看,挺干净的。

    南宫珩幽幽地说:“刚刚蒙蒙那个混蛋,把桶盖在了我头上……”

    叶翎闻言,提起木桶,反过来,盖在南宫珩头上,唇角微勾:“是这样吗?”

    南宫珩头上套着木桶,“怒指”叶翎:“小叶子你找打是不是?”他自己倒也不着急把木桶取下来……

    “蛮好看的。”叶翎神情愉悦,伸手取下木桶,踮脚,在南宫珩唇角轻轻一吻,笑语嫣然,“真可爱!”

    南宫珩想板着脸,故作凶狠,然而瞬间没脾气,破功笑了出来。

    叶翎拎着清洗过的木桶去后花园挤牛奶,南宫珩在厨房处理要煮火锅的菜品。不是第一次做,已经很熟练了。

    叶尘小脚欢快地蹬着小车车,出了修竹轩,往后花园而去,小鹿点点在后面追。墨竹不远不近地跟着。

    靠近无花阁,就见一个墨衣身影坐在湖边。

    是忍无可忍反击南宫珩后,感觉在这个府里更尴尬,却又不能走的蒙璈。

    清风徐来,鸟语花香,但那背影,怎么看都透着几分寂寥。

    叶尘骑着小车过去,墨竹正准备上前,就见蒙璈伸手,抓住车头的鹿角,小车稳稳地停在湖边。

    “蒙蒙叔叔!美人叔叔说的,你是他弟弟!”叶尘好奇地打量蒙璈。

    蒙璈皱了皱眉,点头,没有否认。

    叶尘从小车上下去,自来熟地扑到了蒙璈怀中。

    蒙璈对孩子突然的亲近有些不习惯,就感觉一只软软的小手伸到了他的大手里。

    叶尘坐在蒙璈腿上,跟他一起看着面前碧波粼粼的湖面,笑嘻嘻地问:“蒙蒙叔叔,你在看什么呀?”

    蒙璈想了想说:“看湖。”

    叶尘仰脸,看了看蒙璈,笑容灿烂:“蒙蒙叔叔,你长得好好看,为什么不笑呢?”

    这个问题,蒙璈没法儿跟一个孩子解释。

    不过叶尘很快就忘了,认识一个新叔叔,开心地说起了别的。

    “蒙蒙叔叔,我有一个好大好大的雪人!雪人肚子里是房子!”叶尘张开双臂,比划到最大。

    蒙璈微微点头。

    “原来就在那里!”叶尘小手指着无花阁旁边的一片空地,“不过雪人现在回家去了,要等冬天下雪才能再来找我玩儿!”

    蒙璈顺着叶尘的小手,看了一眼,想象不到叶尘的大雪人是什么样子的。

    又玩了一会儿,叶尘揉了揉小肚子:“好饿呀!蒙蒙叔叔,我们吃饭去吧!今天有好好吃的火锅!热热的!”

    火锅?蒙璈第一次听说。

    蒙璈一手抱着叶尘,一手拎着叶尘的小车,往修竹轩走。

    有孩子在手,感觉没那么尴尬了。

    一进修竹轩,迎面碰上南宫珩。

    蒙璈皱眉,南宫珩却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笑容满面:“我正要去找你们。蒙蒙,宝宝,快来吃饭!”

    “美人叔叔,有奶茶喝吗?”叶尘眼睛亮晶晶地问。

    “当然。”南宫珩点头。

    蒙璈总觉得南宫珩不对劲。他在南宫珩那里,从来没有占到过便宜,极少数的反击,后来都被整得“很惨”。

    进门,热气腾腾的火锅发出咕嘟嘟的声音,空气中飘散着诱人的香气。

    “来,蒙蒙,你是贵客,坐这里。”南宫珩指着一个位置。

    叶家姐弟三人都在坐,作为客人,蒙璈说了一句:“打扰了。”而后才落座。

    叶尘坐在叶缨身旁的专属儿童椅里面,端起他面前精致的奶茶杯子,举高高,声音清脆:“欢迎蒙蒙叔叔来,干杯!”

    大家都笑着举杯,蒙璈也举起面前的杯子,跟叶尘碰了一下。

    叶尘说要干杯,蒙璈没喝过奶茶,出于一份实诚的礼貌,跟喝酒一样,一饮而尽。

    甜甜的,香香的,然后,一股火辣辣的味道,从口中蔓延到了胃里!

    蒙璈整个人身体僵硬,眼角浮现一丝水雾,身体本能想要流泪……

    南宫珩对着蒙璈,笑得一本正经:“蒙蒙,奶茶好喝吧?哥哥专门给你调的味道!”

    高浓辣椒水调味,这杯奶茶,确实是独一无二的!蒙璈感觉整个人像是要沸腾了!

    这种销魂的感觉,让他很想立刻把南宫珩打死!救活!再打死!

    初次上门做客,没带礼物,觉得失礼的蒙璈,凭借着骨子里的优雅和坚韧的耐力,皱着眉头,闭着嘴,脸色僵硬,却觉越来越辣!

    “蒙蒙叔叔,你不舒服吗?”叶尘小脸关切。

    蒙璈感觉自己一张嘴就要喷火了,他努力板着脸,微微摇头。

    南宫珩欣赏了一下蒙璈的脸色,唇角微勾,起身走过去,一手按住蒙璈的肩膀,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张嘴,往他嘴里扔了一颗药丸,在他耳边幽幽地说:“蒙蒙,以后要乖,知道吗?”

    药丸入口即化,一股凉意传遍四肢百骸,辣味瞬间消失。

    蒙璈舒了一口气,眼眸微眯,看了南宫珩一眼。

    客人的自我修养,让他决定,等吃过饭,再找南宫珩打架!

    火锅最适合一家人吃,围坐在一块,热热闹闹的。

    这份属于家的温馨,对蒙璈来说,很陌生,因为从来没有过。南宫珩每次给他夹菜,他都觉得有陷阱,但还是默默地吃了,发现,真好吃……

    两个鸡腿煮得酥烂入味,南宫珩捞起一个,放到叶尘的小碗里。

    “谢谢美人叔叔!”叶尘是有礼貌的好孩子。

    另外一个,南宫珩捞起来放到了蒙璈碗里。

    蒙璈愣了一下,南宫珩眨眨眼:“蒙蒙,你应该说谢谢美人哥哥。”

    蒙璈低头,动作优雅地吃鸡腿,完全无视南宫珩。

    吃完饭,蒙璈觉得原来的尴尬和拘束都消散了不少。叶家姐弟没有对他过分热情,也不冷淡,就像他本就是这个家里的人。

    后花园空地,南宫珩和蒙璈各自持剑,相对而立。

    南宫珩手中是叶翎送的鬼赤剑,蒙璈手里是叶翎借给他的天邪剑。

    距离两人上一次比试,已经过去三年之久。对这一战,都很期待。

    叶家姐弟三人带一个宝宝,和一头小鹿,一只雪貂,在旁边观战。

    看着两人交手,叶尘小脸兴奋,挥舞着小手:“美人叔叔,加油!蒙蒙叔叔,加油!打呀!”

    叶翎眼眸微眯,很快就发现,两人的武功路数,分明同出一脉。

    南宫珩游刃有余,颇为从容。

    而蒙璈的招式,更多几分凌厉。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两人分开,战斗结束。看脸色,都正常。

    “谁赢了?”叶尘小脸懵懵。

    “问你蒙蒙叔叔。”南宫珩笑着收剑。

    蒙璈神色淡淡地说:“他是我师父。”

    徒弟打不过师父,似乎天经地义。但他想把师父打趴下的心,非常坚定。不过,迄今尚未做到。

    “诶?美人叔叔是蒙蒙叔叔的师父呀?”叶尘小脸惊奇,“为什么我没有师父?”

    南宫珩唇角微勾:“宝宝,你也拜我为师吧!我让你当大师兄!”

    “好呀好呀!我是大师兄!”叶尘开心地拍着小手。

    蒙璈皱眉,下一刻就听南宫珩来了一句:“蒙蒙,赶紧的,去拜见你大师兄!你现在是小师弟了!”

    蒙璈表示拒绝,直接转移话题:“我们什么时候走?”

    “要走你走,我不走!”南宫珩说。

    蒙璈皱眉:“皇上说,如果不能帮你把王妃娶回去,我也不用回去了。”

    南宫珩搂住蒙璈的肩膀:“那就留下跟哥哥混吧!”

    南楚皇宫。

    楚皇被带回来后,很快苏醒。

    没有致命伤,只是失血过多。

    而心理的打击,让楚皇这么多年,第一次处于崩溃和疯狂的边缘!

    “朕一定要灭了东晋!让南宫珩不得好死!”楚皇咬牙切齿地说。

    但楚皇不后悔!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经此一事,更让他亲身体会到东晋的强势。若是不悔婚,将叶翎嫁过去,南楚与东晋结盟,楚皇认为,最后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相对而言,跟西夏结盟,可预见的,会好很多。

    接下来,因为楚皇身体抱恙,连日休朝。他在养伤,每日最关心的,是西夏国的迎亲队伍,走到哪里了。

    被南宫珩狠虐一回,颜面扫地之后,楚皇如今已经没了从前的理智和冷静。

    他只有一个念头,尽快联合西夏,打东晋!二对一,他很有自信,东晋没几分赢面!

    到时候,他要抓了南宫珩和蒙璈,好好出了这口恶气!

    楚京表面看起来,跟以前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实则皇宫内外的很多事,都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蒙璈在靖王府,住了以前南宫珩住过的无花阁,每天主要负责带孩子。

    叶尘是个乖巧懂事又贴心的宝宝,蒙璈很喜欢他。

    东晋那边,南宫珩已传信回去,给南楚一点威慑,但暂时不开战,先等叶缨和孩子被百里夙接到西夏国再说。

    关于叶缨和叶翎的亲事变化,宋清羽早就知情,先前在楚皇面前,不过是配合一起做戏。

    这日宋清羽准备暗中到靖王府去一趟,跟南宫珩商量一点事,出府没多久,楚明泽就盯上了他。

    原本的宋清羽武功只能算一般,云尧在这个身体里重生,一开始很虚弱,康复之后,从头开始修炼,尚未恢复他原本的实力。

    楚明泽武功十分高强,且极擅长伪装隐匿之术,一直保持安全距离,所以宋清羽并未察觉到有人跟踪。

    见宋清羽轻车熟路地进了靖王府,暗处的楚明泽,眼眸微眯。

    他在想,宋清羽是去找叶翎吗?这似乎也无法说明他是云尧,因为宋家跟叶家,原本来往就不少。

    楚明泽不敢贸然闯入靖王府,只能在外面等。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宋清羽原路返回,手中还提了一个食盒。

    楚明泽默默跟上。

    宋清羽回府后,去见薛氏,对她说:“干娘,你不放心叶缨和叶翎,我暗中去看了,她们都还好。这是叶翎煮的奶茶,让我带回来给你和娘的,趁热喝点吧。”

    薛氏微叹:“她们没事就好。皇上最近做的事,实在是太让人寒心了!”

    “干娘别担心,她们心里应该有数。”宋清羽神色淡淡地说。他知道的内情,并没有跟家里人讲。这是为了保护他们。

    躲在暗处偷听的楚明泽,没感觉出来薛氏和宋清羽像是母子,也没听出宋清羽对叶翎有特殊的感情。

    楚明泽有些失望,悄无声息地离开镇北公府,回了定王府去。

    次日,楚明泽正在镇北公府中看书,下人神色慌乱地冲了进来:“王爷,大事不好了!”

    楚明泽皱眉:“怎么?”

    “天亮前,太子府去了刺客,太子殿下被刺伤。有人看到刺客逃窜的方向,在那一片区域挨家挨户搜查!结果搜到容府时,发现了……”下人脸色惨白,接下来的话,似乎不敢说。

    楚明泽面色一沉:“发现了什么?”

    “龙……发现了龙……龙袍!”下人双腿都在打颤。

    容府是楚明寅的外祖家,关系亲密,且是楚明寅坚定的支持者。

    不久之前,贵妃容氏因为在宫中施行厌胜之术,现在还没从冷宫里放出来。如今,在容家发现了龙袍!

    任谁看这事,都是楚明寅要勾结容家造反!

    楚明泽眼眸一缩,看来这个身份不能用了,接下来会有大麻烦!

    但楚明寅知道他是谁,若他就这么离开,过后楚明寅将真相宣扬出去,必然会引起叶翎的注意!

    下人出去,楚明泽闪身进了书房密室。

    楚明寅瘫软在地上,浑身无力。

    楚明泽提起楚明寅,走出密室,找来一根白绫,悬在房梁上,打了个结。

    楚明寅脸色煞白,眼眸惊恐,张大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任由楚明泽把他托起来,挂了上去!

    楚明寅的四肢在空中扑腾了几下后,就翻了白眼,不动了。

    听到由远及近的急促脚步声,楚明泽戴上面具,披上斗篷,从后窗一跃而出。

    身后是完美的畏罪自杀现场。

    到时,不会有人知道,先前给楚皇提建议的人根本不是真正的楚明寅,而是楚明泽。

    楚明泽刚刚离开,定王府被大内禁军围了起来!

    楚明泽没有出城,因为他在楚京之中,还有未竟之事。他再次易容乔装,找了一家客栈的后院住下来。

    靖王府。

    叶翎和蒙璈在比武,叶尘在加油助威,南宫珩做裁判。

    墨竹脚步匆忙前来。

    “何事?”南宫珩问。

    墨竹说了两句话,信息量巨大。

    南宫珩眸光微凝:“容府藏了龙袍?楚王八见谋反之事败露,在定王府悬梁了?前者有可能,后者……定然有蹊跷!楚王八死了?”

    墨竹摇头:“好像是没死,被救下来了,还有气,昏迷着。”

    “蒙蒙,过来!”南宫珩叫蒙璈。

    蒙璈皱眉,结束跟叶翎的比试。他总感觉叶翎在保存实力,根本没有用全力跟他打。

    “干什么?”蒙璈大步走过来。

    “跟哥去会会那个楚王八。”南宫珩话落,拽着蒙璈就走了。

    “你怎么总是给别人起外号?”蒙璈跟着南宫珩,运起轻功往定王府的方向走,“能不能别再叫我蒙蒙?太幼稚了!”

    “我是你哥,还是你事实上的师父,结果你总是叫我夜王殿下。我就要叫你蒙蒙,不然显得多见外?若你管我叫大哥,我就改口!”南宫珩说。

    蒙璈沉默片刻,开口叫了一声:“大哥。”

    “哎!璈璈,咱们快走!有正事!”南宫珩立刻改口。

    蒙璈无语。

    定王府被宋清羽带兵围着,南宫珩和蒙璈没有易容,蒙璈拽着南宫珩:“不要去,会暴露!”

    “不用去,那个宋美人是我兄弟,等他出来,直接去问他就行了。”南宫珩坐在定王府隔壁的房顶上,扫视一圈,没见有别的异常。

    楚明寅畏罪悬梁?开什么玩笑!发现个龙袍而已,说栽赃陷害就是了!况且还不是在定王府发现的,大不了舍弃容府的人,撇清干系。这么快求死,分明是有人要他死!

    叶缨的事突然被人知晓,他和叶翎的婚事被搅黄,当初南宫珩就怀疑过,可能是那个老妪在暗中作祟,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最可能被那个老妪派出来的人,就是楚明泽!

    如果说,对很多事情都知情的楚明泽冒充楚明寅,撺掇楚皇,放弃跟东晋结盟,选择西夏。如今,楚明寅上吊,死了一了百了,楚明泽就可以完美脱身!所有事,从头到尾跟他都扯不上关系!

    南宫珩看着定王府,眼眸微眯,若他猜测为真,楚明泽怕是已经跑了。

    “你在想什么?”蒙璈问。

    南宫珩搂住蒙璈的肩膀:“我在想,还是蒙蒙好听,你说呢?”

    ------题外话------

    有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