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巅峰李浮尘〕〔盖世战神〕〔浴火弃少归来陈风〕〔我也不想断更啊〕〔宁晚晚厉墨寒〕〔乔七七顾时礼〕〔言染苏御〕〔山有木兮〕〔官霁白燕辛〕〔我有一个真理眼〕〔我外婆是武则天〕〔韩总,你女票全服〕〔斗罗之从抽奖开始〕〔旧日饲养员〕〔顶级弃少〕〔龙王之我是至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司宫令〕〔我不是真的想惹事〕〔欺负仇人的女儿难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43.叶缨烦躁,南宫花瓶好气(二更)
    楚皇皱眉沉思,片刻后,微微摇头:“但东晋皇室素来强势,已经商定的和亲,若是突然反悔,东晋定不会善罢甘休!”

    “父皇,因此我们要先跟西夏百里夙秘密谈好,等叶缨和那孩子分别成了西夏国的皇后和太子,到时候,就算东晋打来又如何?”楚明泽神色平静地说,“三国相争,我们也有选择盟友的权力!叶缨当西夏皇后,与叶翎当东晋的夜王妃,哪一个更有利,想必父皇与儿臣的意见,是一致的。”

    楚皇眼眸微眯:“你先前说,是叶缨不想跟百里夙相认,所以才给孩子易容。若是她不愿意嫁呢?”

    “父皇,她们姐妹情深,叶翎宁愿嫁给东晋那个纨绔,也不愿为难叶缨。如今有一个选择的机会摆在面前,叶缨为了护着妹妹,未必不愿意跟百里夙一家团聚。毕竟,那孩子不可能一辈子顶着假面生活,百里夙那边,是叶缨早晚都要面对的问题!”楚明泽恭声说。

    其实楚明泽知道更多内情,但他目标很明确,只为毁掉叶翎和南宫珩的婚事。叶翎和南宫珩或许早有私情,但她不敢承认。

    “东晋,西夏……”楚皇神色一变再变,“若是叶缨嫁出去,留下叶翎,对于南楚,的确更好。”

    楚明泽出宫,容贵妃并没有被放出来。他神情低落,回了定王府。外人看来,都是他再次前去求情失败。

    而当日,楚皇亲笔书写一封密信,派他的亲信暗卫,用最快的速度,送去给百里夙。

    楚明寅娶回来的定王妃,楚明泽看都没有看一眼。

    容氏精心炖了汤,亲自送到前院书房来,连门都没进去,红着眼睛又回去了。

    楚京之中,表面风平浪静。

    三日后,靖王府。

    叶缨给了叶翎一叠嫁妆单子。

    叶翎打眼一看,原本叶晟和宁蓁给她们姐妹准备的嫁妆,全都在上面。楚皇赏赐的宝贝,也都列明其中。

    这嫁妆出去,靖王府库房里也空了。

    “大姐,我要这么多嫁妆做什么?你自己呢?”叶翎摇头。她嫁给南宫珩,便是一文钱嫁妆都没有,也没什么妨碍。

    叶缨神色淡淡地说:“我是老大,我来决定,给你就拿着。”

    “唉!”叶翎把嫁妆单子扔到一边,抱着叶缨的胳膊,叹了一口气说,“要嫁人,我唯一不开心的,就是要跟大姐和小弟分开,还有宝宝。若是我们一家人,能够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到时候,你带小弟走。”叶缨说。

    叶翎蹙眉:“我一直没问,大姐你真的打算嫁给百里夙吗?我怎么看不出来你有一点想嫁人的意思呢?”

    叶缨摇头:“我心里有数。”

    “大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叶翎神色莫名。

    叶缨沉默片刻之后说:“我,还没想清楚。”

    “大姐不喜欢百里夙?”叶翎挑眉。

    叶缨点头:“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只是觉得他很烦。若不是为了孩子,我不会让他进门。”

    “很烦啊……”叶翎唇角微勾。素来冷静理智的叶缨,第一次说一个人很烦。

    “你先嫁吧,后面的事,顺其自然,不必管那么多。”叶缨对叶翎说。

    叶翎脑袋一歪,靠在叶缨肩膀上:“大姐,其实,我最希望你能先找到好归宿。不然就算我成亲远嫁,也无法放心。”

    “彼此彼此。我是老大,所以听我的,此事无需再商议。”叶缨推开叶翎,潇洒地走了出去。

    楚皇派人宣召叶缨进宫,叶缨一个人去了,以为是商议朝政之事,谁知进了御书房,没有别的人。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叶缨跪地行礼。

    “平身。”楚皇神色平静,“坐吧。”

    叶缨起身落座,面色清冷。

    楚皇开口先叹:“叶缨,朕没有与叶翎商议,就定下她和亲东晋,她没什么不满吧?”

    叶缨垂眸:“回皇上的话,没有。”

    “叶翎的忠心,朕是知道的。她那样惊才绝艳的人,要嫁给东晋那个纨绔,朕都觉得满心遗憾。当时若不是西夏大军兵临城下,东晋又强势相逼,朕也不会无奈应下让叶翎去和亲。但凡有别的选择,朕都愿意尝试。”楚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多谢皇上对小妹的爱护。”叶缨轻轻颔首。

    “你心中,想必并不赞成这桩亲事吧?”楚皇问。

    叶缨眼底闪过一丝异色,不知道楚皇到底意欲何为,而她只能回一句:“为了南楚,末将没有异议。”

    楚皇似乎就在等叶缨这句话:“你素来疼爱叶翎这个妹妹,为了南楚,愿意让她去和亲,朕心甚慰。朕在想,若是需要远嫁和亲的是你,你定然也愿意吧?”

    叶缨垂眸:“末将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楚皇叹了一口气:“叶缨,朕从不怀疑,你们姐妹对南楚的忠心。你当初遭受侮辱,未婚产子,朕深觉遗憾。叶翎要为南楚远嫁,朕对叶家有所歉疚,最近又派了人暗中调查当年害你之人,本想若是能查到什么,定为你报仇。谁知,查到了一点让朕很意外的东西。”

    叶缨眸光微凝,就见楚皇打开了他面前放着的一幅画!

    “叶缨,你当真不知道你儿子的亲爹,是何人吗?”楚皇看着叶缨,眼眸幽深地问。

    曾经见过叶尘真容的人,虽然不多,但并不是没有。叶缨和叶翎当初考虑过这个问题,但那些人没有做错什么事,她们不能为了保住这个秘密,伤害那些人,或者强行改变那些人的生活。贸然做什么,反倒容易引人注意。

    所以,胧月庵的小尼姑还在寺中,战王府的下人,靖王府的下人,都照常生活。

    如今,叶缨知道,楚皇查到了她们一直隐瞒的事,他面前,应该就是叶尘的画像。

    而楚皇先前的试探性话语,已经让叶缨猜到,他想做什么了。

    下一刻,楚皇缓缓地说了五个字:“西夏,百里夙。”

    叶缨沉默不语。

    楚皇看着她说:“朕猜着,不管当年之事有何内情,你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和孩子,也不想惹上麻烦,卷入皇权斗争,所以并不想跟百里夙相认,也不想让你的儿子认他做父亲,所以才刻意遮掩了孩子的容貌,避免百里夙发现他,是这样吗?”

    叶缨轻轻颔首:“是。”

    “你们姐妹刻意隐瞒,朕可以理解,这也能看出,你们确实对南楚没有二心,你连西夏国的皇后之位,都一点儿不稀罕。”楚皇感叹了一句,“只是事到如今,南楚危机四伏,朕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你的孩子,不可能一辈子顶着假面生活,他需要一个父亲。百里夙洁身自好,迄今未娶,或许就是在找你,却相见不相认。”

    “皇上的意思是,南楚选择放弃东晋,跟西夏结盟吗?”叶缨蹙眉。

    楚皇点头:“朕的确有此意。寻你来,是想征求你的意见。这不只是为了南楚,也是为了你的妹妹叶翎,不必远嫁和亲。到时你当上西夏皇后,以百里夙的性格,和你的心智与能力,朕相信西夏和南楚,将会成为牢不可破的盟友!东晋将不足为惧!东晋那个纨绔南宫珩,想仗势强娶叶翎,让他做梦去吧!”

    叶缨神色淡淡地问:“皇上,这件事,只要我愿意,就一定可行吗?”

    楚皇闻言,神色微喜:“那是自然!朕已……朕将派人给百里夙送去密信,你如此出色,并且是他的救命恩人,还有一个这样好的孩子在,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百里皇族因先前内乱,皇嗣单薄,想必西夏国上上下下,都会盼着太子归家!而你,足够配得上西夏皇后之位!”

    叶缨蹙眉:“既然如此,末将没有异议。”

    “很好!”楚皇对叶缨的反应,十分满意,“不过在得到百里夙答复之前,与东晋的和亲取消之事,暂时不能外传。事关重大,你只需告诉叶翎,想必她会很高兴。你嫁去西夏国的事,只要你愿意,叶翎定然不会有意见,毕竟百里夙是孩子的父亲。”

    叶缨点头:“末将明白皇上的意思,会跟小妹好好谈谈。”

    “好,退下吧。你的嫁妆,朕来安排。等百里夙给了答复,朕会通知你。”楚皇说。

    “是,末将告退。”叶缨起身,恭敬行礼,转身离开,眼底闪过一道冷光。

    楚明泽从御书房偏殿走出来:“多谢父皇对儿臣的保护。”

    楚明泽早已知道叶缨的孩子是百里夙的,又故意弄了画像来。但他请求楚皇,在叶缨面前,不要提他。

    如今容贵妃还在冷宫中,楚明泽进宫后,又刻意隔了三日,才让楚皇找叶缨。楚明泽的目的,是为了避免叶家姐妹盯上他。

    不过,这回的事,问题不大,楚明泽已安排得天衣无缝,就算叶缨和叶翎去调查,也查不出什么来。

    “明寅,你最近沉稳了不少。”楚皇看着楚明泽,眸中闪过一丝欣慰,“你放心,既然你母妃是被冤枉的,朕不会为难她。这次的事,只要成了,记你一大功。”

    “多谢父皇,这是儿臣应该做的。”楚明泽恭声回答。

    楚明泽是暗中进宫,又暗中离开回了定王府,行事十分谨慎。

    叶缨回府,进修竹轩,就见南宫珩从叶翎房间出来,笑容满面地跟她打招呼,叫了一声:“姐。”

    “姐什么姐?我不是你姐!”叶缨只觉心中烦躁不已。

    南宫珩愣了一下,什么情况?叶缨今早不还好好的?突然发火是为何?她方才进宫,出什么事了?

    “楚皇找你做什么?”南宫珩问。

    叶缨面无表情,径直进了房间,重重地把门给关上了。

    南宫珩觉得怪异,第一次见叶缨如此不淡定。他连忙去找叶翎,告知这个情况。

    “什么?我姐发火?心情很差?不会进宫被人欺负了吧?”叶翎本来正在做给孔瑀的新药,一听南宫珩的话,当即扔了手中的东西,俩人一起找叶缨来了。

    “大姐?”叶翎敲了一下门。

    “不在!”房间里传出叶缨的声音,透着明显的不悦。

    叶翎给了南宫珩一个眼神,南宫珩抬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叶翎进房:“大姐,是他踹的,不是我指使的!”

    南宫珩点头:“嗯,小叶子说得对。”

    见叶缨面色沉沉地坐在那里,叶翎皱眉,走过去坐在她身旁:“大姐,出什么事了?”

    “是啊!谁欺负你,说出来,我去把他给剁了!”南宫珩说。

    叶缨看了看南宫珩,又看了看叶翎:“你们俩,暂时成不了亲了。”

    南宫珩脸色一僵:“什么?”

    “皇上查到了尘儿的真容,得知他跟百里夙的关系,改变主意,决定让我和亲西夏,取消跟东晋联姻!”叶缨冷声说。

    “他说让你去,你就答应了?”南宫珩皱眉问。原本满心期待的事情,突然生了变数,让他心中十分不爽!

    叶缨一听这话,瞬间就怒了,拍案而起:“我不答应能怎么着?难道我要跟皇上说,你跟我妹妹早就睡在一起了,是她心甘情愿要嫁给你的?”

    叶翎扶额,拉住叶缨:“大姐,息怒。”

    “你们俩,给我出去,我不想说话!”叶缨又拍了一下桌子。

    叶翎默默地拉着南宫珩溜了。

    出门,叶翎挽住南宫珩的胳膊,叹了一口气:“我姐今早还在说,她没考虑清楚要不要嫁给百里夙呢,结果……”

    “怪不得她这么生气,因为原本的计划都被打乱了。不过百里人渣要是知道,肯定高兴坏了!我好想打死他怎么办?”南宫珩咬牙切齿地说,真的好气啊!

    叶翎幽幽地说:“我姐应该也想打死他。”

    “小叶子……”南宫珩闷闷不乐,“咱俩成亲的事怎么办?请问我可以现在打南楚,把你抢回去吗?”

    叶翎摇头:“当然不行。说好的,能不打仗就不打。既然如此,长幼有序,先把我姐嫁出去!你一边儿待着!不准轻举妄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