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赘婿又名赘婿〕〔万界登录之我有亿〕〔穿越者冒险记〕〔韦小宝纵横花都〕〔顶级豪门继承人〕〔第二世界来袭〕〔混沌天帝诀〕〔她儿砸被大佬盯上〕〔牧龙师〕〔大魔王娇养指南〕〔女总裁的上门龙婿〕〔最佳女婿〕〔姜酒里〕〔彩凰耀世〕〔叶无道徐灵儿〕〔苏厨〕〔极品全能保安〕〔穿越星际妻荣夫贵〕〔穿成偏执大佬的心〕〔狂浪龙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41.他们两人,绝不能有那种关系!(二更)
    刚过上元节,春寒料峭。

    这日楚京之中传开一个消息。

    三公主楚灵芸原想嫁给东晋夜王南宫珩,谁知东晋皇室求娶的是战王妃叶翎。结果,楚灵芸又看上东晋年轻的大将军蒙璈,要死要活非要嫁,遭到蒙璈严词拒绝。

    百姓们提起这个公主,语带不齿。

    “三公主想嫁人想疯了吧?”

    “哪有一点金枝玉叶的矜持庄重?真是丢人!”

    “可不是吗?皇上说三公主得了疯病,把她关到冷宫去了!”

    “赶紧关起来,千万别再出来闹腾,丢人现眼!”

    ……

    楚灵芸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楚皇金口玉言断定她得了疯病,就算日后被放出来,想嫁人,也没人愿意娶。

    太后平氏被软禁,皇后小平氏求情一次被骂之后,也不敢再冒头,怕惹了楚皇不快,再影响到楚明恒的地位。

    幽若宫。

    楚灵芸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跌坐在地上,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又哭又笑。

    两个管教嬷嬷就在不远处,冷眼看着她。虽然不敢打骂责罚,但也没打算好好伺候她。

    “叶翎……定是叶翎害我!”楚灵芸突然爬起来,神色疯狂,大喊大叫着往外冲,“父皇!是叶翎!是她陷害我!”

    两个管教嬷嬷拦住楚灵芸,大力钳制住,把她又扔了回去。

    任楚灵芸一哭二闹三上吊,毫无意义。

    东晋与南楚联姻之事已商定。

    婚期在三月十八。二月十五,东晋夜王南宫珩将会前来楚京迎娶叶翎。

    蒙璈一行是上元节当天到的楚京,当夜就把和亲之事谈妥。正月十八,蒙璈带着人,离开楚京回东晋。

    两国和亲的消息很快传开,楚皇最关心的是西南边境的西夏国大军会有什么反应。

    再次接到最新情报,先前一直在练兵的西夏欧阳铖,消停了很多。

    楚皇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西夏国,神医谷。

    年前风不易回来,就开始给南宫珩和叶翎准备成亲贺礼。

    南宫珩的要求,五十种毒,五十种药。风不易不想糊弄,打算拿出自己最高的水平,这份贺礼到时要让南宫珩和叶翎无话可说。不过南宫珩的事,风不易并没有跟虞澍提过。南宫珩和叶翎的事情是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反正等他们成亲,虞澍也就知道了。

    忙忙碌碌,年过去了,上元节也过去了。

    贺礼准备好大半,风不易打算等得到南宫珩和叶翎的确切婚期后,直接跟虞澍一起,到东晋去喝喜酒,就不往南楚去了。虽然他十分思念叶尘宝宝。

    神医谷中常年笼罩着一层化不开的薄雾,便是阳光明媚的天气,也透着几分凉意。

    这日风不易专门给虞澍泡制的药酒成了,他尝了一点,就是想要的味道。

    从大酒坛里舀出一壶来,风不易拿着去找虞澍。

    “师父。”风不易进虞澍的小院,叫了一声。

    进虞澍的卧房,没有人。他正觉得奇怪,就见虞澍从隔间书房里走出来。

    “大清早师父是在用功读书吗?”风不易看了一眼虞澍的床,被褥叠得整整齐齐。

    虞澍揉了揉眼睛,呵呵笑着说:“昨夜在书房喝醉了。”

    风不易皱眉:“师父,酒喝多伤身体,你也不是二八小伙了,能不能注意一些?”

    听出风不易的关切之意,虞澍笑着说:“为师是什么人?作为神医门之主,能让几杯酒给放倒了?小风儿你别担心,为师心里有数!”

    风不易叹气:“师父在别的事情上面都有数,唯独碰到酒,一点数都没有,不喝到人事不省不罢休,我又不是没见过。”

    “咳咳,小风儿你一大早过来,就是教训为师的?”虞澍说着,看到风不易手中的酒壶,眼睛一亮,“你还说为师,这不是给为师送酒来了?还是小风儿贴心,为师正想再喝两杯醒醒酒!”

    风不易扶额,神色无奈:“师父,这是我用了几十种药材,专门给你泡制的养身药酒。以后就喝这个吧,每天一杯,如何?”

    “来,先让为师尝尝你的药酒味道如何?”虞澍把酒壶抢过去,也不用酒杯,举起来,仰头就往口中倒。

    喝了两口之后,细细品味,虞澍说出其中所用药材的名字,一点不差。

    “味道不错,可惜就是太少了!一天一杯怎么行?既然是强身健体,一天少说要一壶!”虞澍一边喝着,一边跟风不易讨价还价。

    “五天一壶。”风不易不让步。

    虞澍乐呵呵地说:“小风儿,你什么时候再出去玩儿啊?”

    “师父盼着我出去,然后偷酒喝,我知道。”风不易轻哼了一声。

    “嘿嘿,徒儿专门孝敬我的,怎么能叫偷呢?”虞澍说着,晃了晃手中的酒壶,倒过来,是一滴也没有了。

    风不易又跟虞澍聊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他给南宫珩的贺礼,打算尽快做完。

    风不易走后,虞澍把门关上,放下酒壶,快步走进书房,很快消失在书架之后。

    下了黑魆魆的台阶,眼前出现光亮。

    虞澍进入地下密室,就见老妇人背对着他,站在桌子旁边,身子微微颤抖。

    “阿姐,如何?成了吗?”虞澍一边问着,快步走了过去。

    先前取百里夙的血养转生蛊,今日正好是三月之期,蛊该成了。

    所以虞澍天不亮就进了密室,等着跟老妇人一起查看。听到风不易叫他,连忙上去应付。

    虞澍走到老妇人身旁,看她面前密封三个月,刚刚打开的罐子,里面是微微晃动的血液,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虞澍的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竟然失败了?”

    老妇人满面怒色,眼底闪过一道厉光,猛然挥手!血罐子倾倒坠地,碎裂后,暗红的血四溅开来。

    虞澍和老妇人身上都染了不少血。

    “阿姐……”虞澍伸手,搭在老妇人的肩上。

    老妇人猛然转头,眸光阴鸷地看着他:“我没有做错任何一步!这种结果,只有一种可能,那血,根本就不是百里夙的!你派去取血的属下,是蠢猪吗?”

    虞澍神色一僵,看着地上的血,拧眉说:“阿姐别生这么大的气。看来,当时百里夙已有防备,应是找了个替身。”

    “可恶!”老妇人怒极攻心,将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全都砸了,“白白耽误三个月的时间!你立刻派人,去把百里夙给我抓过来!”

    “阿姐,抓百里夙虽然不容易,但问题也不大。只是……”虞澍皱眉。

    “只是什么?你还在犹豫什么?若不是你的属下太愚蠢,现在我的转生蛊已经成了!”老妇人厉声说。

    虞澍拉着老妇人,过去坐下,叹气摇头:“阿姐,我先前说过,炼制转生蛊的药材,有些很罕见,不好找。神医谷里原本有的,早也送去永生岛给你了。这回失败,如今不仅仅是取血的问题,药材一时都找不齐啊。”

    老妇人闻言,气得几欲吐血!她这些年的心血,全都留在了永生岛上,被叶翎付之一炬!

    之所以一朵罕见的花就能请动安乐楼的苏棠,是因为苏棠那几年最重要的任务,是在暗中帮助老妇人搜集需要的药材!永生岛上的那些花,大部分是作为观赏用,但其中也有不少,是老妇人精心养的药材!

    如今,全都没了!而且其中几种药材很罕见,这几年能找到的都被苏棠给弄到手,接下来再想重新找齐,比原来困难得多!

    “叶翎!”老妇人再次念出这个名字,咬牙切齿,恨不得吃了叶翎的肉,喝了叶翎的血!

    虞澍轻轻拍了拍老妇人的手,无奈地说:“阿姐,事到如今,我也很着急。但我们不能乱。药材接着找,只是需要点时间,定能找齐的。到时候,再将百里夙抓过来才稳妥。如今抓来百里夙,也没有用,反倒容易打草惊蛇。”

    “你的属下太蠢了!太蠢了!”老妇人气哼哼地说着,眼睛都红了,“可惜,我的属下,全都被叶翎那个贱人给杀了!不然我怎么会举步维艰?”

    虞澍若有所思:“阿姐,我在想,去年我们放出信号,一个安乐楼的人都没有回应。未必是他们全都死了。或许当时,有人没看到呢。苏棠已经废了,但据你所言,楚明泽十分厉害,要不要再找找他?”

    老妇人神色一凝:“好!你知道该怎么做,速去安排!再试一次,看看安乐楼是否有人还活着!”

    却说楚明泽,去年来楚京,找上叶翎,本来约好在胧月山顶见面,但他临时有急事,爽约离开。叶翎猜测楚明泽可能是跟老妪联络上了,实则是因为别的事。

    这会儿楚明泽身在西夏国,正在赶往南楚的路上。一路听说最多的,就是东晋和南楚联姻,叶翎即将嫁给南宫珩的事。

    因为幼年的一些渊源,苏棠知道云尧和南宫珩是兄弟。而苏棠和楚明泽都知道,云尧何时身死。后来为南楚打仗,击退北胡,被封战王的“云尧”,根本就是南宫珩假扮的,这件事,苏棠无需证据,早已猜到并确认,作为苏棠的护法,楚明泽也一清二楚。

    他们原本没有利用这件事做什么,因为跟他们没有关系。但如今,楚明泽得知南宫珩和叶翎即将成亲,很快便猜到,当初南宫珩假扮云尧,与叶翎是拜过堂的。南宫珩假死之后,定然跟叶翎一直有联络,早已暗中定情,绝不是传闻中的一曲琴箫合奏心生爱慕。

    而这件事,是南宫珩和叶翎的秘密。若是让人知道南宫珩曾经假扮云尧,去替南楚打仗,东晋皇室和百姓会怎么想?若是让楚皇知道,叶翎跟南宫珩早已在一起,如今所谓的和亲只是表面,她一旦嫁给南宫珩,绝不会再心向南楚,楚皇会怎么想?

    所以,楚明泽觉得,等到楚京之后,他所掌握的秘密,可以用来跟叶翎谈判。他猜测他的主子并没有死,很可能是被叶翎所掌控。

    只是这日,楚明泽尚未进入南楚境内,突然看到了安乐楼急召令!他心中一惊,立刻回头,往西而行!

    三日后,楚明泽进了一座山谷,有一老者在那里等候。

    “你是何人?尊主呢?”楚明泽眼神戒备。

    蒙面老者扔过来一颗药,楚明泽下意识地接住。

    “尊主在另外一个地方等你。服下此药,证明你的忠诚!”老者冷冷地说着,念出了老妪跟楚明泽之间,专属的暗号。

    楚明泽有些迟疑,神色一变再变,最终还是将那枚药丸投入口中,很快就人事不省,倒在了地上,被老者提起,离开山谷。

    楚明泽再次醒来时,身处一个幽暗阴森的密室之中,有一个完全陌生的老妇人,神情激动地看着他,叫了一声:“赤焰!”

    楚明泽全身无力,眼神戒备,拧眉问了一句:“你是何人?”

    老妇人横眉冷语:“你说本尊是何人?”

    虽然身体和容貌都变了,但老妇人的眼神和一瞬间的凌厉之色,让楚明泽瞪大眼睛,心中一惊:“尊主!”

    “不必太过惊讶!本尊早说过,转生蛊是真正存在的!”老妇人神色倨傲。

    楚明泽定神,交代了失去联系的这段时间他的经历,说他原本怀疑老妇人在叶翎手中,正要去楚京打探。

    “就是那个小贱人害我,不必打探!”老妇人咬牙切齿地说着,把苏棠背叛,叶翎假扮蓝羽,骗去她一甲子修为,又毁掉永生岛,逼她不得不放弃原来的身体,借助转生蛊逃生的事,跟楚明泽讲了。

    楚明泽神色惊愕!叶翎的心智和实力,比他认为的还要强很多!只是,苏棠真的会因为叶翎,背叛安乐楼吗?会不会老妪口中跟叶翎一起骗她的那个“苏棠”,是南宫珩假扮的?

    但老妪已认定是苏棠背叛,楚明泽虽然有别的猜测,并没有讲出来。

    “当初让你去楚京确认,宋清羽是不是云尧转生,结果如何?”老妇人冷声问。

    楚明泽垂眸:“属下无能,并未发现宋清羽身上的破绽,无法确定他是不是云尧转生。但属下对此,依旧有所怀疑。”

    “再去探!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老妇人冷声说。

    “是。尊主打算如何处置叶翎?”楚明泽恭声问。

    “她有本尊的一甲子内力,虽然本尊恨极了她,但她依旧是本尊选中的转生宿主!不必动她!”老妇人冷声说,“除了查清楚宋清羽和云尧的事,你还需要为本尊去找药材,必须要快!”

    “是,谨遵尊主吩咐!”楚明泽神色恭敬,话落想起一事来,对老妇人说,“尊主,叶翎就要成亲了。”

    老妇人神色微变:“她不是个小寡妇吗?成什么亲?跟谁成亲?”

    楚明泽回答:“东晋南宫珩。”

    老妇人的脸色,一下子阴沉到了极点:“不行!他们两人绝对不能成亲!”

    楚明泽不解,老妇人为何这么大的反应?是希望叶翎的身体一直冰清玉洁,不能嫁人吗?但听老妇人的语气,似乎叶翎只是不能嫁给南宫珩,但为何?

    楚明泽问了一句,老妇人厉声说:“你不需要知道原因!听好了,即刻出发去南楚,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将这门亲事毁掉!”

    “属下不能动叶翎,那南宫珩,能动吗?”楚明泽再问。

    “不能!”老妇人冷声说,“不准伤害他们二人,但这门亲事,必须毁掉!听懂了吗?”

    楚明泽点头:“属下明白,自当尽力而为!”

    老妇人扔给楚明泽一张药材清单,是需要他去找的。

    楚明泽再次服下一颗药,昏迷过去,被一个老者带着,暗中离开神医谷。自始至终,他都不知道老妇人身在何处。

    虞澍手下的老者,跟随楚明泽前去南楚,听他差遣,并且负责与神医谷这边传递消息。

    楚明泽走后,虞澍再次进入密室,老妇人幽幽地说:“真是没想到,南宫珩跟叶翎,竟然要成亲!”

    虞澍神色一变:“这……”

    “阿弟放心,我已安排赤焰前去毁掉这桩亲事!他知道南宫珩的不少秘密,以及百里夙和叶缨的事,知道该怎么做。我可没忘记,你早就选中南宫珩,做你的转生宿主。我又选了叶翎,还真是很巧。我们是亲姐弟,他们两人,绝不能有那种关系!”老妇人冷冷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