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季汉长存〕〔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快穿头号玩家〕〔斗罗之暗夜主宰〕〔太后娘娘今天洗白〕〔影视世界旅行家〕〔绯闻影后,官宣吧〕〔唐残〕〔报告夫人,纪少又〕〔大国战隼〕〔校园全能王牌少女〕〔穿书后大佬她成了〕〔从斗罗开始打卡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40.蒙蒙的求爱信,南宫花瓶的报复(一更)
    楚皇神色惊愕,众人皆目瞪口呆!

    竟然是叶翎?怎么会是她?

    素来两国联姻,都是皇子公主的结合。所以包括楚皇在内,原本众人都以为,定是楚灵芸了!可没想到,东晋皇室看上的夜王妃人选,竟然是南楚的战王妃叶翎!

    而且,听蒙璈所言,是因为南宫珩心慕叶翎,才要求娶!

    南宫珩与叶翎的交集,所有人都知道。前年西夏百里夙成亲那次,两人在婚宴上一曲琴箫合奏。据说那首丧曲,哀戚婉转,让在场之人,只觉悲凉恐惧,毛骨森立!

    因为一首丧曲,南宫珩竟然对叶翎心动了?果然是琴痴,与众不同……

    楚灵芸脸色绷不住地难看,内心愤怒至极!这明明该是她的姻缘!她才是南楚最尊贵的公主!叶翎一个丧父丧母的小寡妇,凭什么跟她抢?叶翎……叶翎……又是她!

    楚灵芸只觉恨极怒极!几欲吐血!

    她深吸一口气,皮笑肉不笑地说:“蒙将军真是说笑了。叶翎可是南楚的战王妃,战王遗孀,哪能再嫁他人?这岂不是辱没战王?”

    蒙璈神色淡漠,看了一眼楚灵芸,问道:“不知这位是……”

    楚灵芸神色一僵,自己表明身份:“我乃是南楚三公主楚灵芸。”

    “南楚的公主是可以代替楚皇陛下决定大事的?本将倒是失敬了。”蒙璈面无表情地说。

    楚灵芸皱眉:“蒙将军误会了,我只是好心提醒一句。”

    “本将奉命前来求亲,正与楚皇陛下商议,并不想跟无干之人多说废话。”蒙璈冷声说。

    楚灵芸的脸色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无干之人?废话?蒙璈这是在赤裸裸地羞辱她!

    “楚皇陛下,意下如何?”蒙璈再问楚皇。

    他已言明,只是奉命行事,所以没有改变任何事的权力。东晋皇室说要为南宫珩求娶叶翎,南楚若是不同意,和亲便不存在。不可能换人。

    楚皇明白。但如此意外的情况,让他心情一时有些烦杂,脸上笑容早已消失。

    楚皇看了一眼叶缨,她垂眸端坐,看不清情绪。

    “蒙将军,”楚皇开口,“叶翎是南楚的功勋之将,且是战王遗孀。不知她是否愿意再嫁,朕需要与她商议过后,才能做出决定。”

    楚皇很客气,谁知蒙璈神色淡漠地说:“楚皇陛下,本将并不认为这件事需要商议!”

    楚皇拧眉:“蒙将军的意思是?”

    “请楚皇陛下,现在就给本将一个明确的答复!”蒙璈冷声说,“若是成,那就定下婚期。若是不成,本将今夜离开回东晋,有要事要做。我们都不必耽误彼此的时间!”

    南楚百官,神色都变了!

    蒙璈虽然高冷,一开始还算客气。如今,突然强势起来,符合东晋皇室一贯作风。

    蒙璈的话,个中深意,聪明人都听得出来。东晋要为南宫珩娶叶翎回去,没有商量的余地。答应了,娶,结盟。不答应,立刻翻脸。因为东晋并不是非要跟南楚结盟不可。这是南楚期待的,需要的,对东晋来说,有其他的选择。

    而蒙璈所言,他离开回东晋,有要事要做。身为东晋主将,他口中的要事,应该就是跟南楚开战……

    楚皇脸色难看起来。他本想缓口气,商量一下,也问问叶翎的意思,但没想到,东晋如此强势,一点余地都不留!

    楚皇本想问叶缨是什么意见,但话到嘴边,又收回去了。若是叶缨当众表示不乐意,他听是不听?

    又沉默片刻之后,楚皇微叹,点了点头说:“朕已说过,欲与东晋结盟修好,和亲之事,没有异议。战王妃虽与战王成亲,但尚未圆房,战王便已归西。朕一直以来,也体恤战王妃辛苦,本想为她寻一好归宿。东晋夜王既然诚心求娶,就这么定了吧!”

    楚皇后面的话,说是为了叶翎好,完全是在找补,为了面子上好看。

    “如此甚好。”蒙璈颔首,“吾皇已选定吉日,三月十八为婚期。下月十五,夜王殿下将会亲自前来南楚,迎娶叶小姐。”

    东晋完全是雷厉风行的做派,一切都计划好了。

    楚皇笑得有些不自然:“好。”

    “本将一路劳顿,想先回驿馆歇息,不打扰楚皇陛下和诸位的雅兴。告辞。”蒙璈谈完正事,一句废话没有,起身就走。

    待东晋的人走后,楚皇面色一沉,拳头紧紧握了起来!

    百官都噤若寒蝉,眼观鼻鼻观心。别说楚皇,他们这些人都觉得东晋太横了!但西夏国意欲进犯南楚,南楚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得罪东晋!

    楚灵芸神色一变再变:“父皇!叶翎本事那么大,若她嫁去东晋,定会背叛南楚,到时危害极大!这门和亲,绝不能答应!”

    楚皇正心中憋闷,听楚灵芸这话,当即怒气升腾,冷冷地说:“住口!蠢货!你倒是想嫁,人家根本看不上你!还在这里搬弄是非!”

    楚皇金口玉言的羞辱,杀伤力极大。

    南楚百官看着楚灵芸,眼中不由都带了嘲讽。是啊,她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又如何?跟惊才绝艳的叶翎相比较,堪称庸脂俗粉草包废物!东晋南宫珩素来得晋皇宠爱,就算要和亲,也不可能看得上楚灵芸!抛开叶翎的寡妇身份不提,她的确就是南楚最出色的女子,没有之一!

    很多人都觉得,南宫珩看上叶翎这件事,绝对是真的。他看不上楚灵芸,天经地义!合情合理!

    楚灵芸如此用力过猛地装扮,自认为非她莫属,着实可笑!

    楚灵芸脸色煞白,浑身颤抖,急火攻心,双眼翻白,直接晕了过去!

    楚皇神色不耐:“把她带下去!”

    楚灵芸被抬走后。看楚皇脸色很差,正在气头上,其他人也不敢乱说话。

    楚皇再次看向叶缨:“叶缨,你的意思呢?”

    叶缨神色淡淡地说:“末将无话可说。”

    楚皇已答应和亲,再问叶缨,没有意义。

    宴会散了,但诸位皇子,以及朝中重臣,包括宋清羽和叶缨在内,都被留下议事。楚皇派人出宫,找叶翎过来。

    叶翎还没到,楚皇让留下的人,发表看法。

    太子楚明恒最先开口:“父皇,东晋分明是要强娶!太不把我们南楚放在眼中了!先前叶翎不是说,如今东晋和西夏最明智的就是拉拢南楚,跟我们结盟,对付另外一个吗?东晋这是想拉拢我们,联手对付西夏,竟然还这么横!父皇方才便是不答应,那姓蒙的也不敢翻脸!”

    楚明寅蹙眉,开口说:“太子皇兄所言,我并不认同。东晋是打算跟南楚结盟,但他们如此强势的举动,是在告诉我们,就算结盟,也是东晋做绝对主导。我认为,蒙璈的言行,意在威慑。西夏大军已兵临城下,没有选择余地的是我们,并不是东晋。”

    宋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皇上,叶翎的亲事,没有经过她同意就定下,老夫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她不是寻常女子。”

    楚明恒轻哼了一声:“宋国公这话是什么意思?叶翎再厉害,那也是南楚的子民。如今南楚局势危急,需要她远嫁和亲,父皇没有决定的权力吗?难道叶翎说不愿意,就由着她,等着东晋也打过来?”

    宋茳皱眉:“老夫不是那个意思。”

    “父皇,儿臣看,此事不必再议,给叶翎下一道赐婚圣旨便是。她素来忠心,当初圣旨赐婚便嫁了战王云尧冲喜,这次嫁的人是一国王爷,而且无病无灾,她有什么不满的?”楚明恒轻哼了一声说,“叶缨,你说呢?”

    叶缨沉默不语,并没有理会楚明恒。

    宋清羽微叹:“皇上,事到如今,不如好好考虑以后的事。”

    楚皇神色微凝,就听宋清羽接着说:“末将倒是认为,叶翎去和亲,比公主和亲更好。三公主声称叶翎本事大,会背叛南楚,危害极大。末将认为此乃无稽之谈。叶家的根在南楚,叶翎忠心耿耿,便是远嫁,定也会心向南楚。有她从中牵线搭桥,南楚跟东晋结盟之事,便没有问题。甚至于,南楚想要翻身,也未必不可能。”

    楚皇心中一动!

    宋清羽的意思是,让叶翎远嫁,等于派叶翎前去做南楚的细作!以她的本事,嫁去东晋后,大有可为!

    楚明寅表示认同:“父皇,宋将军所言,正是儿臣想说的。儿臣相信东晋夜王定是真心爱慕叶翎,才会有这桩和亲。从长远来看,这是好事,父皇大可不必因为蒙璈的态度而介怀。”

    楚皇深深地看了叶缨一眼,收回视线,叹气点头:“既然如此,不再多言,就这么定了吧。叶缨,天色已晚,朕就不见叶翎了。你回去,好好规劝,跟她言明其中利弊。朕希望,她以大局为重,不要任性。”

    叶缨垂眸:“是。”

    楚皇的意思,为了南楚,他认为应该牺牲叶翎的终身大事。不论叶翎是否愿意远嫁南宫珩,此事都无可更改。而且叶翎和亲后,必须继续为南楚筹谋,毕竟叶缨和叶旌都在南楚。叶翎应该理解,并接受这样的安排。

    叶缨和叶旌出宫,骑马回府。

    而先前被楚皇派去找叶翎的人,半路又被撤回去了。

    进靖王府,叶旌冷哼一声:“虽然我们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皇上甚至都不打算问二姐一句她是否愿意!”

    叶缨神色平静:“为君者,他的行为很合理,不必在意。”

    若她们姐妹希望楚皇真正关心她们的意愿,那就是笑话!是愚蠢的!

    君臣有别,楚皇对她们的信任和重用,前提是她们有能力有价值,说白了就是利用她们,来维护楚氏皇族的皇权。别说今夜楚皇不问叶翎一声,再次定下她的终身大事,就算蒙璈说,东晋要求杀掉叶翎,才会与南楚合作,楚皇都未必会拒绝。

    一个好的皇帝,必然是冷血无情的。楚皇所表现出来的那些宽容善意,不过是手段罢了。

    叶缨和叶翎早就认清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将自己的命运交给楚氏皇族来左右。他们的所作所为也表明,的确不配。

    叶尘玩累了,趴在南宫珩怀中睡着了。

    已是半夜,花灯会结束,路上没有行人,南宫珩一手抱着叶尘,一手牵着叶翎,回到靖王府。

    进修竹轩,南宫珩送叶尘去睡觉,叶缨正在等叶翎。

    “宴会好玩吗?”叶翎进门笑问。

    叶缨摇头:“不好玩。和亲之事,已经定下。”

    叶翎有些意外:“这么快?皇上没说考虑一下?没打算问问我的意思?就这么答应了?”

    “东晋蒙璈很强势,没有留余地。”叶缨把宴会上的事,跟叶翎讲了一遍。

    叶翎点头:“这个结果,我很满意。”全程不需要她参与,也不需要她伪装什么。如今在很多人眼里,她是被强迫和亲的,甚至会对她有些同情?

    叶翎回房,就见南宫珩不知从何处找来一堆做花灯的工具和材料,正在神情专注地裁纸。

    因为答应了叶尘,要给他做一盏小鹿花灯。

    “鬼兄,我姐说,皇上坚持,只能三公主去和亲。”叶翎叹了一口气。

    南宫珩头都没抬,不甚在意地说:“我明儿去把楚三八给砍了!小叶子你别吃醋,快来帮我。”

    叶翎扶额,一听就知道南宫珩根本不信。

    叶翎过去帮忙,两人一起做花灯,也没说话,怕吵醒了叶尘。

    南宫珩对此十分擅长,并没有用多长时间,就做好了一盏小鹿花灯。

    虽然小鹿的身子脖子都是方的,有棱有角,但看起来更萌更可爱。南宫珩又取了纸笔和颜料来,精心描绘。

    做好后,点上蜡烛在里面,吹了房间里的灯。

    南宫珩提起来,笑着问叶翎:“如何?”

    “鬼兄真是心灵手巧,很漂亮。”叶翎夸了一句。

    “有奖励吗?”南宫珩唇角微勾。

    叶翎起身,隔着桌子,送上一枚香吻作为奖励。

    南宫珩把小鹿花灯挂在床边的架子上,这样等叶尘醒来,一眼就能看到,给他一个小惊喜。

    等要睡觉的时候,南宫珩握着叶翎的手问:“咱们,今日已经定亲了吧?”

    “这么自信?”叶翎反问。

    “当然。蒙蒙是我小弟,我教过他要怎么做,不会有问题。”南宫珩神情愉悦。

    叶翎嘴角微抽:“蒙蒙?尧尧?鬼兄你确定你的袖子没断?你娶我不会是欲盖弥彰吧?”

    南宫珩伸手,稳稳地抱起躺在中间的叶尘,放到了最里侧,拉过叶翎就是一个深吻,用行动来表明,他是不是欲盖弥彰……

    次日一早,叶尘醒来,看到床边的小鹿花灯,喜欢得不得了。

    虽然白天灯灭了,但叶尘还是爱不释手地提着,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小鹿点点就跟在后面,画面十分可爱。

    清早,楚京传开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东晋与南楚联姻,求娶的不是南楚公主,而是战王妃叶翎!楚皇已经同意了!

    有人忍不住感叹:“叶翎真惨!当初战王快死了,皇上赐婚让她冲喜,出嫁当天变寡妇。如今又要她远嫁东晋去和亲,唉!”

    “是啊!她出身那么好,本事那么大,结果还是身不由己。”

    “东晋那个纨绔七皇子,怎么配得上战王妃啊?她真是可怜。”

    ……

    如叶翎所料,这桩和亲,同情她的人真不少。因为她的经历世人皆知,惨是真的惨。当初一道圣旨赐婚,冲喜变寡妇。如今又是一道赐婚圣旨,这日一早就送到了靖王府。

    楚皇问宣旨太监,叶翎接旨时,表现如何?

    宣旨太监说,叶翎很平静,无悲无喜。

    薛氏和温敏不知内情,心疼叶翎,本想来看望她,却被宋清羽劝住了。说事情已无可更改,叶翎知道怎么做,安慰是多余的。

    灵秀宫中,楚灵芸昨夜被气晕抬回来,半夜苏醒后,闹到了天亮。

    宫女都战战兢兢的,有两个被楚灵芸责骂殴打,伤得不轻。

    “叶翎……叶翎……当初的云尧,就是被你这个贱人给克死的!如今又跟我抢!”楚灵芸眼眸阴鸷,脸色铁青,“这个贱人,一定跟我命中相克!”

    心心念念的好姻缘,又飞了!楚灵芸已然崩溃,脸色扭曲,恨不得撕了叶翎!

    窗户开着,下人都在外面。突然有什么东西飞进来,落在了楚灵芸脚下。

    楚灵芸神色一变,捡起来,是一封信。

    打开,字迹凌厉,其中的内容,让楚灵芸猛然瞪大眼睛!满是不可置信!

    片刻后,楚灵芸回神,又把信中内容看了两遍,脑海中浮现出昨夜见到的那个美男子幽寒如冰的侧脸,不由心跳加速,眸中出现一丝喜色!

    这是蒙璈给她的密信!

    信中蒙璈先是致歉,说他只是奉命办事,昨夜话说重了,过意不去,请楚灵芸原谅。

    而后,蒙璈说他对楚灵芸一见钟情,但他身为东晋臣子,奉命前来办事,若是向楚皇求娶楚灵芸,定会让晋皇认为他三心二意,儿女情长。

    所以蒙璈说,若楚灵芸对他有意,希望楚灵芸可以对楚皇表明心迹。由楚皇主动提出,再加一桩和亲。这对两国结盟,十分有益,想必楚皇不会拒绝。到时他身为东晋臣子,南楚皇室主动要将金枝玉叶的公主下嫁,他顺理成章地接受,事情便成了。

    楚灵芸不由心花怒放!蒙璈喜欢她!想娶她!

    这个认知,让楚灵芸瞬间把南宫珩和叶翎抛在脑后,心中狂喜!这才是上天给她送来的姻缘吧?蒙璈是东晋年轻一辈之中最出色的存在!出身将门,实力超群,容貌气质都十分出众!不在云尧和宋清羽之下,除了身份之外,绝对比南宫珩更出色!

    楚灵芸在想,东晋和南楚反正是要结盟的,若是有两桩和亲,就让叶翎嫁给纨绔南宫珩,而她嫁给蒙璈,双喜佳话!楚皇自然乐见其成!

    楚灵芸神情激动,又看了一遍信中的内容,就见字迹慢慢变浅,而后消失不见。

    楚灵芸皱眉,继而又想到,这应该是蒙璈为了稳妥起见,怕她不答应,避免留下把柄吧?果然是谨慎的人。

    “来人!”楚灵芸把那张纸收起来,叫了宫女进来,给她沐浴更衣,精心描画妆容。

    宫女都觉得很奇怪,不知道楚灵芸心情怎么突然又好起来了?但也不敢问。

    楚灵芸收拾停当,前去拜见楚皇。

    楚皇本不想见她,但她声称有极为重要的事情,执意求见,不肯离开。最后还是见了。

    “何事?直言!”楚皇神色有些不耐,看着手中的奏折,头都没抬。

    楚灵芸微微一笑,柔声说:“父皇,是喜事,希望父皇成全。”

    楚皇拧眉:“什么喜事?成全什么?你又看上谁了?”

    楚灵芸神色一僵,定了定神说:“父皇,是东晋的蒙将军对我有意,想要求娶。”

    楚皇不可置信地看着楚灵芸:“你说什么?你不会是癔症了吧?”

    “父皇请相信我,是真的!”楚灵芸神色认真地说,“蒙将军想办法给了我一封密信,先是因为昨夜的事跟我道歉,而后表明心迹。他希望这门亲事,我们南楚主动提出来,因为他是东晋的臣子,若他来提,怕引起晋皇猜忌。”

    “信呢?拿来给朕看!”楚皇冷声说。

    楚灵芸摇头:“为了稳妥起见,那封信他做了处理,现在已经没有了。”

    楚皇冷哼了一声:“我看你真是癔症了,胡言乱语!退下吧!朕就当你没来过!”

    “父皇!”楚灵芸神色一急,跪了下来,“我发誓,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若有一句虚言,天打雷劈!蒙将军在东晋执掌兵权,若是我能嫁给他,对南楚有极大的好处!”

    楚皇的手,顿了一下,眼眸微闪:“灵儿,你当真收到了蒙璈给你的信?”

    “是!”楚灵芸重重地点头,“我胆子再大,也不敢编出这样的故事来骗父皇啊!蒙将军本就是不苟言笑的性格,昨夜初次见面,那样对我,实属正常。万一……”

    “万一什么?”楚皇眼眸微眯。

    楚灵芸小心翼翼地说:“万一他真的对东晋皇室有二心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娶了我,拉拢到南楚皇室,或许是另有图谋。但,这对我们,绝对是好事!”

    楚皇神色一变再变,开口吩咐:“去东晋驿馆,请蒙将军入宫,就说朕有要事相商!”

    “是,皇上!”御书房外有人应声离开。

    楚灵芸面露喜色,楚皇说让她到偏殿去,等蒙璈来了,先不要露面。

    东晋驿馆。

    蒙璈见到楚皇派来的人,就跟着进宫去了。

    见到楚皇时,楚皇微笑着请他落座。

    “不知楚皇陛下有何事?”蒙璈神色淡淡地说。

    楚灵芸在偏殿,偷偷往这边看。看到蒙璈如雕塑般精致的侧脸,不觉心跳加速,甜蜜不已。她想以前那些都是上天给她的磨难吧?云尧是短命鬼,宋清羽是死断袖,南宫珩是个纨绔,而这个真正优秀的男人,才是她的归宿……

    “蒙将军可曾婚配?”楚皇笑着问了一句。

    蒙璈摇头:“不曾。”

    楚皇迟疑了一下,有些话,不太好说,但关起门来商谈,不如直言。于是楚皇就半开玩笑地问了一句:“朕的女儿灵芸,蒙将军昨夜见过,觉得如何?”

    蒙璈反问:“楚皇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楚皇笑说:“灵芸昨日一见蒙将军,倾慕不已。朕在想,如果蒙将军也有意的话,倒是一桩美事。蒙将军意下如何?”

    蒙璈皱眉:“楚皇陛下的美意,本将心领了。不过本将对楚三公主无意。告辞。”

    蒙璈话落起身就走,楚灵芸神色一急,从偏殿冲出来,挡住他的去路,痴痴地看着他:“蒙将军!我知道你心中有顾虑,但我已经说服我父皇主动提亲,你明明喜欢我,这是要反悔吗?”

    蒙璈拧眉:“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请让开!”

    “蒙璈!是你给我写的信,是你先说喜欢我的,如今你到底在怕什么?怕晋皇猜忌你,又不敢娶我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会跟你站在一起,南楚就是你的靠山!”楚灵芸看着蒙璈神情激动地说。

    “什么信?”蒙璈神色冷漠,“楚三公主,如果你再这样胡言乱语的话,本将就不客气了!”

    “蒙璈,你说了要娶我的……”楚灵芸的脸色难看至极,“你说过的,怎么这么快就不认了?你让我怎么办?你还是男人吗?”

    楚皇脸色铁青,重重地砸了一下镇纸:“混账!还不快让开?对蒙将军说些什么鬼话?癔症了吗?”

    蒙璈转头,神色淡淡地看着楚皇说:“楚皇陛下,南楚是礼仪之邦,这次本将前来楚京做客,觉得一切都好。但这位三公主……本将冒昧给楚皇陛下一个忠告,她脑子或许不太正常,应该趁早医治。若治不好的话,也请不要让她出来吓人!”

    蒙璈话落,绕过楚灵芸,大步离开。

    楚灵芸跌坐在地,面色灰败,口中呢喃:“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他明明是喜欢我的……他说要娶我……”

    楚皇被蒙璈的话气得脸都绿了!看着楚灵芸,恨不得撕了她!

    “来人!”楚皇怒喝,“三公主得了疯病!把她关到幽若宫去,没有朕的命令,不准出来,谁都不准见!”

    楚灵芸猛然瞪大眼睛,连滚带爬地跪下,哀求不止:“父皇!父皇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没有说谎,我发誓!是有人陷害我!是有人故意害我!父皇你信我啊!我没有疯病!没有!”

    “带下去!”楚皇冷冷地说,看着楚灵芸的眼神,再没有任何感情,只有厌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丢人现眼一次不够,竟然没完没了!

    楚灵芸被堵了嘴,拖到了冷宫幽若宫去,关了起来。楚皇派了两个掌管后宫刑罚的嬷嬷去管教她,没有旁人伺候,也不准任何人探视。

    皇后小平氏前来哭诉求情,被楚皇骂了回去。

    却说蒙璈,出宫回到驿馆,进房间,就见一道熟悉的背影站在窗边。

    “末将参见夜王殿下!”蒙璈恭敬行礼。

    “蒙蒙,在我面前,不用装。”南宫珩回头,唇角微勾。

    “末将没有装。”蒙璈板着脸说。

    “这么多年了,大哥对你这么好,都换不来你一个笑,真是伤心啊!”南宫珩似笑非笑地说。

    蒙璈嘴角微抽:“夜王殿下有何吩咐?”

    “你方才进宫,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跟我讲讲。”南宫珩神情愉悦地问。

    蒙璈皱眉:“楚三公主的事,是你做的?”

    南宫珩爽快地承认了:“我帮你给她送了一封求爱信,以她的性子,定会心花怒放欣喜若狂,等不及想要嫁给你,哈哈!”

    蒙璈脸色一黑:“请夜王殿下不要污蔑我的名声!我眼睛又没瞎!”

    南宫珩唇角微勾:“所以,你这不是有机会进宫当面拒绝,给她严冬般的冷酷吗?”

    蒙璈面无表情地说:“没事找事。”

    “刚刚还毕恭毕敬的,现在就敢说我坏话了?蒙蒙你还说你不是装的?”南宫珩笑意不达眼底,“不过没事找事,我不认。最开始那个楚三八设计逼我家小叶子殉葬,我还没跟她算账。结果我就离开几日,她竟然又算计起小叶子的姐姐,撺掇南楚太后下了一道侮辱人的圣旨,后来又口口声声说,小叶子跟宋美人暗中早已勾搭在一起!臭三八,如今想必被当做疯子关起来了吧?这样才好,她总是到处蹦跶,污了我家小叶子的眼睛,我会心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