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别两宽,无我也〕〔毒妃神医不好惹〕〔韩三千苏迎夏〕〔灵秘传奇〕〔摊牌了我能无限吞〕〔腹黑王妃戏邪王〕〔大荒种田记〕〔阳界之主〕〔霍少蜜妻甜炸了〕〔快穿之位面黑科技〕〔一万年新手保护期〕〔一世符仙〕〔超级汽车销售系统〕〔末世林蛮〕〔源灵逝界〕〔金钏逐波江水遥〕〔天网〕〔剑断化蝶〕〔季南初傅时漠〕〔全能狂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39.绿茶爱做梦,用力再猛有何用?(二更)
    楚皇见楚灵芸主动表示愿意和亲,对她的态度好了很多。

    “东晋素来强势,这次和亲对南楚很关键,不能出任何差错。你们三个,都要做好准备。不论最终哪个被选中,切记顾全大局。若是谁任性坏了大事,朕绝对不饶!”楚皇神色严肃地说。

    “是,父皇。”三位公主恭声应答。

    楚灵芸终于得了自由,又认定和亲人选是她,心情不错,去见皇后小平氏。

    “东晋提出和亲?你父皇选中你了?”小平氏神色一喜。

    楚灵芸娇笑:“东晋的人没到,尚未说定呢。不过父皇问的时候,只我一人说愿意和亲。”

    “那定然就是你了!她们俩的身份,怎能与你相比?你父皇盼着能跟东晋结盟,如今可是好了!这回你和亲嫁去东晋,恒儿的地位,再也无可动摇!”小平氏最在意的是楚明恒的地位。

    虽然楚明寅先前犯下大错,但楚皇并未厌弃,有大事依旧让他参与。这给了太子一派不少压力。因为他们都能感觉到,楚皇对楚明寅的器重。

    楚灵芸倒也不在意小平氏的偏心。她跟楚明恒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这个道理她懂。

    “灵儿都瘦了,这几天好好补补,气色更好些。”小平氏语气关切。

    楚灵芸笑得乖巧。

    回到灵秀宫,楚灵芸找宫女来,让去打听东晋诸位皇子的年龄和婚配情况。

    这倒也不是秘密。

    宫女出去半天,回来禀报,说东晋皇子公主是一起排齿序,与南楚不同。东晋一共五位皇子,四位公主。如今成年且尚未婚配的皇子,只一个,七皇子南宫珩。

    “竟然是那个纨绔?”楚灵芸蹙眉,面露不满之色。

    “奴婢打听到,东晋七皇子素来很得晋皇宠爱,过年后,已被封王,封号为夜。是东晋除了太子之外的皇子中,唯一被封王的。”宫女恭敬地说。

    楚灵芸缓缓地笑了,若有所思:“我见过他。他素有天下第一美人之名,姿容绝世。而且琴艺卓绝,被封琴圣,乃天音琴之主。能得晋皇如此偏爱,我想,他定然不是真纨绔,许是伪装,隐藏实力。”

    宫女退下,楚灵芸坐在铜镜前,慢慢梳头,口中呢喃:“夜王妃……真好听,我喜欢……”

    与此同时,楚皇也已了解到东晋诸位皇子的婚配情况。这次和亲的人选,不出意外就是南宫珩了。

    楚皇见过南宫珩,不止一次。头一回,是南宫珩八岁那年,晕倒在南楚皇宫外,楚皇派人将他送回晋阳城。

    去年楚皇寿宴,南宫珩也来了。

    楚皇对于南宫御疼爱南宫珩这件事,早有所闻,也已得知南宫珩被封王的消息。东晋太子南宫烈早已成婚生子,不做考虑,其他皇子中,南宫珩本就是最佳之选。

    东晋和南楚两国皇室即将联姻的消息不胫而走。

    得知蒙璈已在前来楚京的路上,叶翎找来七星。

    “你家主子这次会来吗?”

    “回夫人的话,主子上回传信,说要在晋阳城陪皇上。待婚期定下,再来迎亲。”

    “知道了。”

    叶翎只是问问,得知南宫珩这回不来,倒也没什么好失望的。南宫珩许久未归家,多陪陪他父皇是应该的。

    叶翎每日都很忙碌,修炼占据大部分的时间。

    初十这日,一早宫中来人,楚皇宣召叶翎入宫。传口谕之人,特意强调,让叶翎带上凤音琴。

    叶翎觉得,莫名其妙……

    带着凤音琴进宫后,叶翎被请到皇后的玉坤宫中。

    小平氏端坐,待叶翎行礼过后,微笑着说:“想必战王妃也知道,东晋和南楚将要联姻。不出意外的话,是东晋有琴圣之名的七皇子,如今该叫夜王了。”

    南宫珩被封王,七星已禀报过叶翎。只叶翎不明白,小平氏到底想说什么?

    “参见母后。”楚灵芸带着两个宫女出现,身后还有另外两位公主,都带着各自的琴。

    叶翎神色莫名,就听小平氏笑言:“楚氏皇族的金枝玉叶,琴艺自然都不俗。只这回要嫁的是琴圣夜王,本宫就跟皇上提议,让她们再好好练练琴艺。正巧想到战王妃琴艺高超,你就指点指点灵儿她们吧。”

    楚灵芸却盯着叶翎放在一旁的凤音琴,眼眸深深。

    叶翎得知她被叫进宫的目的,无语至极。原来楚皇和皇后都认定东晋要为南宫珩求娶南楚的公主,想让三位适龄待嫁的公主再突击一下琴艺,显然对这门亲事很重视。

    叶翎微微点头:“既然是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意思,我自当尽力。”

    于是,叶翎在玉坤宫中,指点起三位公主的琴艺来,其中包括跟她不对付的楚灵芸。

    楚灵芸仿佛先前什么都没发生过,对着叶翎笑得温柔甜美,向叶翎请教是最认真的一个。

    不过,叶翎客观评价,楚灵芸弹琴,从表情到手势,真的都太做作了!而且她的琴艺,很一般。弹琴时,在意的是动作更美,毫无情感可言。

    这些叶翎当然不会说出来。

    一个时辰过去,今日的琴艺授课结束。

    小平氏赏了叶翎一匣子的珍珠,说明日还得她继续费心,叶翎欣然应允。

    叶翎走后,两位庶出公主结伴告退,小平氏和楚灵芸母女,坐在一处说话。

    楚灵芸微叹:“母后,我的琴艺并不比叶家姐妹差到哪里去,她们之所以被人颂扬赞美,得琴仙之名,都是因为凤音琴。若我能成为凤音琴之主,与东晋夜王,自然相配。”

    小平氏点头,眼眸微闪:“这个,本宫想过了,你放心,不是大问题。”

    叶翎并不知道小平氏和楚灵芸母女的算计,她回到府中,刚放下凤音琴,叶缨过来询问进宫所为何事。

    “皇后让我指点三位公主的琴艺。”叶翎说。

    叶缨蹙眉:“为何?”

    “为了和亲。我看皇后和楚灵芸的样子,都认定东晋求娶的是楚灵芸了。”叶翎似笑非笑地说。

    叶缨无语:“你真给她们指点琴艺了?”

    “当然,皇命难违,明日还去。”叶翎点头。

    “娘,小姨,不是说爹和美人叔叔,过了年就回来吗?”晚饭时,叶尘皱着小眉头问。

    叶翎笑了笑:“他们离得远,不会这么快的。”

    “那好吧。”叶尘点头。

    是夜,叶翎照旧,盘膝坐在床上修炼。

    窗户无风自动,一道黑影如鬼魅般飘了进来。

    天色将明,叶翎睁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最近修炼遇到一点瓶颈,若是南宫珩在,他们打一架,或许会顺利很多。

    叶翎正想着,突然有道黑影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着她扑了过来!

    叶翎神色一惊,就听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叶子,我好想你……”

    叶翎被南宫珩压在床上,蹙眉看着他:“你何时来的?不是跟七星说,这回不来吗?而且为何这么快?你真回家了?”

    对上叶翎惊讶几连问,南宫珩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以吻封缄。

    等南宫珩终于放开叶翎,两人躺在床上,南宫珩长臂伸到叶翎颈下,将她搂过来,靠着他,眼眸粲然,声音愉悦:“小叶子,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想不想我?”

    叶翎幽幽地说:“惊喜,意外,不想你……”

    南宫珩语气危险起来,大手挪了位置:“嗯?你确定?”

    “不想你,那是不可能的。”叶翎轻笑。

    南宫珩满意:“这还差不多!”

    “不过,你不会是回去看了你父皇一眼,打声招呼就跑了吧?”叶翎问。

    南宫珩点头:“差不多。”

    “他怎么没有打死你?”叶翎笑着说。

    “那不能,我父皇最疼我了,盼着我早日把你娶回去呢。”南宫珩说。

    “你父皇不介意我是个小寡妇?”叶翎问。

    南宫珩沉默片刻,唇角微勾:“小叶子,你这是……希望得到我父皇的认可?”

    “当然,他是你在乎的亲人。”叶翎回答。

    南宫珩猛然抱紧叶翎,微叹一声:“小叶子,谢谢。不过我家老南真的很喜欢你,不必担心。”

    叶翎眨眼:“老,南?”

    “我对父皇的爱称,他很喜欢,等你嫁去东晋,也可以这么叫他。”南宫珩笑着说。

    叶翎表示,东晋皇帝的性格,应该很特别……

    “美人叔叔!美人叔叔!”叶尘见到南宫珩,喜出望外扑过来。

    南宫珩抱起叶尘,微笑着说:“宝宝是不是想我了?”

    叶尘点头如捣蒜:“可想可想了!”

    吃过早饭,南宫珩陪着叶尘玩了一会儿,就拉着叶翎,说小册子上面还有十几件事没做完,要抓紧时间。

    结果叶翎说,她要进宫教三位公主琴艺。

    “小叶子你这揽的什么破事儿?”南宫珩皱眉。

    “还不是因为你?南楚金枝玉叶的公主,如今都在练琴,为嫁给你做准备。”叶翎很淡定地说。

    南宫珩愣了一下,继而笑了起来:“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小叶子你是吃醋了吗?”

    “嗯,我吃醋了。所以我决定好好教她们,到时候再抢走她们想嫁的男人。这事儿,很有趣。”叶翎说着,潇洒摆手,带着凤音琴,出府进宫去了。

    南宫珩暗中去了镇北公府。

    宋清羽见到他,有些意外,继而又觉正常。

    “怎么?你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宋清羽调侃南宫珩,心中已毫无芥蒂。

    南宫珩叹了一口气:“云尧尧,你不懂。不过听说你袖子断了?”

    宋清羽嘴角微抽:“权宜之计。”

    “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南宫珩似笑非笑地问。

    宋清羽点头:“是,我喜欢你,你别娶叶翎了,咱俩过,行吗?”

    “你想得美!”南宫珩义正言辞,“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无耻之徒!”

    宋清羽扶额:“阿珩,你够了!”戏精附身……

    “小叶子进宫去了,我好无聊,不然怎么会来找你。”南宫珩百无聊赖地叹了一口气。

    宫里,叶翎认真指点三位公主,并且用凤音琴做了几次示范。

    到时间,叶翎要走,小平氏出言,让她留步。

    “战王妃,皇上都说,你是南楚女子表率,本宫对你的本事十分钦佩。”小平氏微笑,“现下,本宫有一个不情之请。”

    “皇后娘娘请讲。”叶翎点头。

    “这凤音琴,你可能割爱,让与灵儿?你我都知道,这回和亲,定是她了。东晋夜王有琴圣之名,灵儿若能拥有凤音琴作为嫁妆,最好不过。日后东晋和南楚交好,还要靠灵儿从中斡旋,她需要一些辅助,凤音琴就是其中之一。”小平氏神色认真,“战王妃素来最是深明大义的,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楚灵芸就坐在旁边,看着叶翎,神色有几分歉意:“战王妃,我们之间曾有过一些误会,不论如何,都算我的错。如今,我将远嫁和亲,也是为了南楚安危,希望战王妃可以将凤音琴割爱赠予我。父皇那边,我会言明,给战王妃重赏。”

    叶翎总算明白,请她来教琴艺是怎么回事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小平氏和楚灵芸真正想要的,是凤音琴。

    叶翎摇头:“皇后娘娘,抱歉,凤音琴是家母遗物,我与姐姐共同所有,不能赠予他人。”

    小平氏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叶翎,本宫要提醒你,你是南楚子民。和亲事关重大,这凤音琴,最适合做灵儿的嫁妆。本宫是在与你商量,若你同意,传出去,是美事一件。若你不答应,本宫只能请皇上下旨,到时候,你可落不到什么好。”

    楚灵芸跟着开口:“是啊!叶翎,不过是一把琴而已。并不是我想夺人所爱,跟我愿意远嫁和亲一样,全都是为了南楚。”

    “三公主真是高风亮节,我很佩服。不过,我这个人素来小气。这件事,不必再提。若两位真能求得皇上下旨,命我交出凤音琴,那我无话可说,告辞。”叶翎话落,抱着凤音琴,大步离开。

    楚灵芸看着叶翎的背影,面色阴沉,恨恨地说:“敬酒不吃吃罚酒!”

    当日小平氏就去跟楚皇提,说是她想到的,凤音琴做和亲公主的嫁妆最好。

    “臣妾只是问了战王妃一句,没想到她甩脸子就走了。”小平氏叹气。

    楚皇神色淡淡地说:“凤音琴是叶家姐妹母亲遗物,自然不能送人,此事不必再提。”

    “可……”小平氏神色一僵,事情跟她想的不一样,“灵儿都愿意为了南楚,背井离乡,远嫁和亲。不过是一把琴而已,战王妃都不肯顾全大局交出来。皇上对她,是不是太宽容了些?”

    “和亲之事,尚未商定。朕说过,这段时间必须谨言慎行,不可节外生枝!退下!”楚皇冷声说。

    小平氏神色不甘地告退了。

    楚灵芸得知楚皇并不打算帮忙要琴,十分气恼,但也无可奈何,只得暂时作罢。但她并没有死心,决定再找机会,一定要把凤音琴弄到手!

    叶翎之后没有再进宫教授琴艺,一时相安无事。

    因得南宫珩催促,蒙璈一行,日夜兼程赶路,在上元节这日午时前,进了楚京。

    太子楚明恒和八皇子楚明寅一同前去迎接招待,足可见楚皇对东晋来使的重视。

    宫中今夜将会举办盛大的宴会,一来庆贺上元节,君臣同乐,二来欢迎东晋来使。

    接楚皇口谕,命叶缨和叶翎届时入宫赴宴。

    但姐妹俩商量过后,决定叶缨进宫,叶翎不去。

    因上元节夜,楚京之中有盛大的花灯会,叶尘期待已久,这比进宫看那些人勾心斗角有趣多了。

    所以,叶缨说让叶翎和南宫珩,到时带叶尘去玩儿。她和叶旌进宫赴宴。

    夜幕降临。

    南宫珩易容成云忠的样子,叶尘骑在他的脖子上,小脸兴奋,走进热闹的大街。

    各色各样的花灯,将街道两旁装点得美轮美奂。

    叶翎款步走在一旁,负责买买买。

    “小姨,怎么没有点点那个样子的花灯呢?我想要!”叶尘四处看,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

    南宫珩笑着说:“回去给你做一个。”

    “美……叔叔最厉害啦!”叶尘高兴地拍起小手。

    这边其乐融融,宫中盛宴,即将开始。

    南楚三位公主,打扮得花枝招展,盛装出席。尤其是楚灵芸,肉眼可见的用力过猛。

    冬天才刚过去,夜里寒凉,她穿着一身薄纱裙,长长的裙摆曳地,画着精致的妆容,美则美矣,但未免太高调了。东晋来使今日才到,和亲尚未商定,她这副做派,好像要迫不及待嫁出去一样。

    蒙璈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这位东晋年轻的主将,可是个厉害角色。

    蒙璈落座,只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叶缨,便收回视线。

    楚皇到来,夜宴开始。

    楚皇首先对蒙璈表示欢迎。

    蒙璈气质高冷,但并不傲慢。

    楚皇扫视一圈,不见叶翎,笑着问了叶缨一句。

    叶缨恭敬回答:“孩子闹着要去看花灯,小妹陪着去了,希望皇上不要怪罪。”

    楚皇嘴角微抽:“呵呵,无妨。”

    酒过三巡,蒙璈主动提起东晋欲与南楚联姻之事。

    楚皇笑着点头:“南楚欲与东晋修百年之好,若能联姻,自然是一桩美事。就是不知,晋皇的意思是?”

    “夜王殿下尚未婚配,皇上欲从南楚,为他择一王妃。”蒙璈神色淡淡地说。

    如楚皇所料,的确是南宫珩。

    而楚灵芸眸中喜色蔓延,她猜对了!就是那个天下第一美人,有着琴圣之名,还被封王的南宫珩!太好了!她很满意!很乐意!很期待!

    楚皇呵呵一笑:“久闻夜王美名,朕与他也有些渊源。联姻之事,朕没有异议。若是晋皇没有特别指定的话,南楚唯一的嫡出公主灵芸,将会作为此次和亲的人选。”

    楚皇此言只是客套,他觉得应该就是楚灵芸。

    楚灵芸面上露出一抹娇美的笑,对着蒙璈轻轻颔首致意。

    其他人都以为事情就这么定下来的时候,就见蒙璈皱眉,微微摇头:“楚皇陛下,吾皇已选定夜王妃人选。”

    楚灵芸神色一僵!这是什么意思?竟然不是她?怎么可能?怎么可以?!

    楚皇皱眉,其他人都好奇起来。至少从表面看,楚灵芸比那两位庶出公主,更加出色,并且身份摆在那里。

    楚皇笑问:“那晋皇的意思是?”他有些意外,不过如果是另外两个女儿,也是一样的。

    蒙璈开口,神色淡漠:“夜王殿下是琴痴,曾与南楚叶晟将军次女叶翎,在西凉城一曲琴箫合奏,被叶小姐的琴艺所惊艳,将她引为知音,心生爱慕。吾皇欲为夜王殿下求娶叶翎小姐为妃,不知楚皇陛下意下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