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从容年月〕〔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我,开局复活了远〕〔我只想安静的做个〕〔神王丹道〕〔魔临〕〔奇门医仙混花都〕〔夜游记〕〔全知全能者〕〔司宫令〕〔我在秦朝当神棍李〕〔吴峥林夏〕〔富豪公敌〕〔21948〕〔狩猎好莱坞〕〔陈江萧若岚〕〔路过漫威的骑士〕〔超强王者苏阳〕〔穿越从武当开始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36.备胎孔瞎子的反击(一更)
    懿旨拟定,派人出宫,分两路,去往镇北公府和靖王府。

    叶缨和叶旌姐弟正在后花园比试剑术。

    叶翎和叶尘两个吃瓜群众坐在雪房子门口,加油助威。

    叶尘挥舞着小手,声音清脆:“娘,加油加油!打倒小舅!”

    叶翎唇角微勾:“小弟,稳住!打倒大姐!不然以后叫你小妹!”

    叶旌脚步一滞,被叶缨的木剑抵住脖子,胜负已分!

    “二姐,都是你害的!能不能别再提要叫我小妹了?”叶旌欲哭无泪,“不然我还能跟大姐再战几十回合!”

    叶翎起身过来,很爷们儿地勾住叶旌的肩膀说:“小弟,你这心理素质不行!战斗中,别说我叫你小妹,我叫你小美人儿,你也不能乱啊!跟你宋大哥学学,自称断袖,依旧气定神闲!”

    叶旌嘴角微抽:“美丽的二姐你说得对。”

    “娘赢啦!”叶尘冲过来,抱住叶缨的腿,小脸兴奋,“娘真帅!”

    “下一场,大姐对宝宝。”叶翎宣布下一场“比武”开始。

    叶缨手持木剑站在原地,叶尘挥舞着南宫珩给他做的小木剑,喊着“杀”,小身子冲了过去。

    然后,叶缨用剑一推,叶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叶尘叹气:“我可以打赢小姨和小舅,但是娘太厉害了!”

    叶翎和叶旌勾着肩膀,站在旁边乐。他们俩跟叶尘玩儿,都是让孩子赢,但叶缨捍卫自己当老大的心,十分坚定!

    其乐融融时,墨竹匆忙赶来:“大小姐,主子,宫里来了懿旨!”

    叶缨蹙眉:“懿旨?给谁的?”

    “说是给大小姐的,让大小姐立刻过去呢!”墨竹说。

    叶缨俯身,揪住叶尘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拎起来,大步离开。

    叶翎和叶旌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美丽的二姐,太后娘娘为何给大姐下旨?莫名其妙!”叶旌小声说。

    叶翎眼眸微眯:“咱们就去看看,到底能有多莫名其妙!”

    到了前厅,老太监拖长尾音儿,宣读懿旨中的内容。

    叶翎和叶旌听完,只觉得有些人没事找事的能力,超出他们的想象!叶缨和宋清羽?天作之合?神经病吗?

    最让姐弟三人无法忍受的是,懿旨之中,竟然明明白白地写着,要让叶尘改姓宋,为宋家传宗接代!

    “叶将军,太后娘娘一片苦心,为你寻了这样好的归宿,快快接旨谢恩吧!”老太监合上圣旨,皮笑肉不笑地说。

    下一刻,叶缨从地上站起,伸手从老太监手中拿过那道明黄的卷轴,面无表情,狠狠一扯,撕成两半儿!

    老太监脸色大变:“你!你是要造反吗?”

    叶缨把撕成两半的懿旨扔到老太监身上,冷冷地说:“滚!”

    老太监神色一变再变,对上叶缨犹如实质的幽寒目光,他捡起懿旨,连滚带爬地走了。

    “大姐,有什么打算?”叶翎问。

    “既然太后娘娘认为我这样的不贞之女,只能嫁给一个断袖,连我的儿子都要改姓,我也没脸当南楚的大将军了!”叶缨冷冷地说,“你们照顾好尘儿,我回胧月庵去,那里才是我的归宿。若是太后娘娘要治罪,我等着!”

    叶缨话落,回修竹轩,收拾了一个小包袱,出门骑马,就往城门口的方向走。

    叶翎抱着叶尘,目送叶缨离开。

    “小姨,娘为什么要走?”叶尘不解。

    “没事,她出去玩儿几天,就回来了。”叶翎很淡定地说。

    “为什么不带我们一起玩儿?”叶尘懵懵地问。

    叶翎轻笑:“是咱们不带她玩儿!回家!”

    叶旌神色担忧:“二姐,不会有事吧?”

    叶翎摇头:“能有什么事?那是懿旨,不是圣旨!”

    镇北公府。

    宋家人接到同样的懿旨,只觉莫名其妙!

    “宋将军,太后娘娘一片苦心,接旨谢恩吧!”

    宋清羽缓缓地站起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从老太监手中拿过那道圣旨:“我随公公一起,入宫面圣。”

    老太监脸色变了变,但也不敢说什么。

    “阿羽……”温敏神色担忧。

    宋清羽回头,给了温敏一个安心的眼神:“娘,没事。我不是要抗旨。”

    宋清羽跟着来人一起进宫去了。

    楚皇正在御书房中议事,宋清羽就在外面恭候。

    而此时,太后平氏已见到派去靖王府的人,以及那道被叶缨撕成两半的懿旨。

    “无法无天!她打了几次胜仗,认不清自己是谁了!哀家一片好意,她是要造反吗?”平氏气得脸都黑了。

    楚皇素来敬着平氏,其他人自然从不敢忤逆她。上回在庆功宴上,被宋清羽拂了面子,就让平氏十分不悦。这回叶缨竟敢把她的懿旨给撕了!

    旁边的楚灵芸叹气:“皇祖母,她这是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

    “哀家要去见皇上!看看他重用的这是什么臣子!”平氏一脸怒色地起身,让楚灵芸拿着那道懿旨,跟她同去。

    而在叶缨走后,叶翎坐着马车,也往宫里来了。她手持金龙令,有自由出入皇宫的特权。

    楚皇才刚处理完政事,得知宋清羽在外求见,立刻宣召。

    宋清羽进门,后脚楚灵芸扶着平氏到了。

    祖孙俩进去后,叶翎也来了。

    楚皇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微笑着问了一句:“怎么都来了?母后有何事啊?”

    平氏抓过楚灵芸手中的那道懿旨,扔在了地上,满脸怒意:“皇上,哀家的脸面,今日算是没了!”

    楚皇面色一沉!

    宋清羽捡起地上撕成两半的懿旨,连同他带来的那道完整的,一起呈递到了楚皇面前。

    楚皇拧眉,待看清楚懿旨上面的内容,简直气不打一处来:“这是什么?母后你为何要下这样的懿旨?这么大的事,竟然连声招呼都不跟朕打?”

    这懿旨中的内容,楚皇看了也觉莫名其妙!

    平氏一听,就抹起了眼泪:“皇上,不过是赐婚而已,哀家连这点小小的权力都没有吗?哀家操心这些,都是为了谁呀?叶缨未婚生子,宋清羽自称断袖,哀家为了让叶缨母子有人照顾,让宋家能传承香火,费心费力想要促成这桩美事,有什么错?叶缨气性可真大,竟敢撕了哀家的懿旨!她眼里还有哀家,还有楚氏皇族吗?”

    听完太后平氏的控诉,叶翎神色淡淡地说:“太后娘娘,我姐姐已回胧月庵去了。太后娘娘的懿旨,让我姐姐幡然醒悟,她那样的不贞之女,就算嫁人,也只能嫁一个断袖守活寡,儿子也必须改姓,为无干之人传宗接代。她深觉惭愧,自认为没有脸面再抛头露面,更别提当南楚的大将军。她不配。多谢太后娘娘提醒,我姐姐日后会常伴青灯古佛。若太后娘娘要治罪,自可派人去胧月庵抓她。”

    楚皇一听这话,怎么不明白叶家姐妹的意思?叶缨被羞辱,撂挑子不干了!

    楚灵芸叹气,面色十分不认同:“叶翎,你就别火上浇油了。皇祖母根本不是那个意思,都是为了你姐姐好。皇祖母一直都心疼她,她又为南楚立下汗马功劳,想给她找个好归宿,宋将军才貌双全,是南楚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你们不要这样恶意揣测。”

    楚灵芸话落,宋清羽恭声说:“末将认同三公主的话。”

    楚灵芸眼睛闪了闪:“这么说,宋将军是乐意的?”

    宋清羽摇头:“末将对太后娘娘的体恤,感激不尽。但,有一个请求,希望太后娘娘准允。”

    “你说。”太后平氏看着宋清羽,对他的态度还算满意。

    宋清羽恭敬地说:“末将并不想娶叶将军。接到这道懿旨时,末将很后悔在那日庆功宴上面,拒绝太后娘娘赐婚。末将希望,可以求娶三公主为妻。”

    楚灵芸脸色一僵!

    平氏面色一沉:“你胡说八道什么?你那样的人,哪能娶灵儿!”

    “末将是怎样的人?”宋清羽反问,“太后娘娘关心末将的终身大事,末将觉得,反正不得不娶一个女子,自然是三公主更好。反正是别人的孩子,不如末将寻一合心意的孤儿收养,也是做善事,想必心地善良的三公主会赞成的。希望太后成全。”

    “你做梦!”楚灵芸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平氏冷哼了一声:“宋将军,哀家就当你刚刚的话没说过。让金枝玉叶的公主嫁给你守活寡,你真敢说!”

    “太后娘娘的意思,我姐姐这个南楚的功勋之将,就活该嫁给一个断袖守活寡?”叶翎神色淡淡地问。

    “她一个不贞之女,怎么能跟灵儿相提并论?”平氏神色不悦至极。

    叶翎垂眸轻笑:“方才三公主还说,太后娘娘是疼我姐姐,全都是为她好呢。原来,她立下再多功勋,在太后娘娘眼里,也是个只能嫁给断袖的不贞之女。三公主金枝玉叶,高高在上,冰清玉洁,我们姐妹,哪敢跟她比呀?”

    “叶翎,你不要颠倒黑白!”楚灵芸看楚皇面沉如水,心中咯噔一下,斥责叶翎,“你分明是在故意挑拨!”

    “那……”叶翎笑语吟吟,“三公主,其实事情很简单。原不就是你想嫁给宋将军,才请太后娘娘赐婚吗?如今宋将军诚心诚意要求娶你,只要你点头,那就说明这真是一门极好的亲事,太后娘娘真的疼爱我姐姐。到时候,我一定收回方才的话,跟我姐姐一起,向你赔礼道歉,并且对你表示敬佩。你意下如何?”

    楚灵芸心中一沉!

    虽然她坚信宋清羽不是断袖,但宋清羽坚称自己是断袖。

    她绝不能嫁给宋清羽!否则宋清羽有合理的理由晾着她,让她守一辈子活寡!也不会有人给她撑腰!

    看着叶翎和宋清羽一唱一和,楚灵芸心中一动:“你们俩,别装了!”

    叶翎神色平静:“愿闻其详。”

    “你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吧?为了避免引起父皇猜忌,故意避嫌,宋清羽还谎称自己是断袖!宋清羽当然不能娶我,更不能娶你姐姐,因为他心里的那个人,就是你!你们是不是暗中图谋造反?等成功了,再也没有人能限制你们!”楚灵芸冷笑,“父皇看到了吧?他们之间,可是默契得很呢!绝对有私情!”

    叶翎神色惊讶:“本来是我姐姐和宋将军的事,竟然跟我也有关系?原来,高高在上的三公主,就可以凭借毫无证据的臆测,断定我们姐妹跟宋将军,都要图谋造反?三公主,一直以来真是失敬了!为自证清白,为避免猜忌,我认为,只有一个办法,我这个寡妇,跟我姐姐一起,到胧月庵吃斋念佛最好,交出手中的一切权力,这样总不会再被说要谋反吧?我们根本不配当南楚的将军,我看三公主智谋无双,下次你来带兵打仗才最好!”

    叶翎话落,起身拱手:“皇上,我们姐妹都是女子,原也只求安宁日子,并不爱征战杀伐。承父亲遗志,得皇上信重,为守卫南楚出一份力,是我们的荣幸。如今北胡已灭,我们就此辞去军中一切职务。若太后娘娘要治我姐姐不敬之罪,自去胧月庵抓她吧。”

    叶翎话落,转身就走。

    宋清羽跟着起身:“皇上,谋反之说,纯属无稽之谈,末将绝对不认!末将发誓,跟叶翎绝无私情,从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可能有!否则天打雷轰,不得好死!末将因自身问题,让南楚蒙羞,深觉惭愧。如今非战时,末将请求卸甲归家,孝敬爹娘。”

    宋清羽话落,恭敬行礼,转身离开。

    楚灵芸看着宋清羽的背影,冷声说:“父皇看到了吧?他们就是串通好的!如今这是仗着有功勋,仗着南楚需要他们,在威胁父皇!”

    楚灵芸话落,楚皇看着她,目光幽寒地问了一句:“原来,你也知道他们有功勋,知道南楚需要他们?”

    楚灵芸神色一僵:“父皇,但他们再能耐,也不能如此忤逆我们楚氏皇族!”

    “他们忤逆什么了?叶缨不愿嫁给一个断袖,不愿自己儿子改姓,就是忤逆?宋清羽不想娶叶缨,想娶你,你觉得他不配,臆测他跟叶翎有私情,污蔑他造反,他把兵权交了,也是忤逆?”楚皇冷冷地问。

    平氏皱眉说:“皇上,你就是被叶家姐妹和宋清羽给拿捏住了!他们明摆着没把咱们放在眼里!”

    “他们替南楚辛辛苦苦去打仗,为朕分忧,朕并未觉得他们没把朕放在眼里。倒是你们,为南楚做了什么?他们凭什么要忍受你们的羞辱?朕一心护着你们,敬着母后,疼爱灵儿,到头来,就是让你们仗着身份,对南楚的功勋之将作威作福,对南楚的政事指手画脚吗?”楚皇话落,手中的镇纸飞出,砸到了楚灵芸身上!

    楚灵芸肩膀吃痛,惨叫一声,跌坐在地,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皇上你做什么打灵儿?她也是为了南楚好!”平氏连忙去拉楚灵芸,一脸心疼。

    “来人,送太后回去!”楚皇冷声说。

    平氏面色一沉:“你要做什么?”

    楚皇看着平氏,神色失望至极:“母后,这些年朕一直敬着你。当初皇弟谋反,你逼朕放过他。朕早该知道,你心里根本没有南楚,你也根本不懂南楚的局势。谁哄着你,你喜欢谁,谁就是对的。从今日起,母后在慈安宫安心休养吧!”

    “你!你要软禁哀家?”平氏脸色难看,“何至于此?”

    楚皇苦笑:“是啊,你们总觉得,南楚好好的,楚氏皇族很光鲜。何至于此?因为你们愚蠢,因为你们短视,因为你们根本看不到南楚的危机!只懂享乐,还认不清自己的身份!”

    太后平氏被人半扶半抱着走了,哭哭啼啼的,但楚皇再也不想多看她一眼。

    楚灵芸脸色煞白,战战兢兢地跪伏在地,就听楚皇冷冷地说:“一点真本事没有,挑拨离间的功夫倒是很厉害!如今,你满意了?没有朕宠着,你算什么东西?蠢不自知,愚不可及!”

    楚灵芸不住地磕头:“父皇……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事情因你而起,朕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去跟叶家姐妹和宋清羽赔罪道歉!三日之内,取得他们原谅,不管你用什么方式!如果做到了,朕给你指婚嫁人!做不到,你就去胧月庵出家吧!”楚皇话落,甩袖离开。

    楚灵芸面色灰败,跌坐在地,脑子一片空白……

    其实楚皇心里对于叶家姐妹和宋清羽,不可能没有猜忌。

    但南楚如今面对结盟的东晋和西夏,危机随时可能会来,他只能选择相信并重用他们,否则南楚只会死得更快!

    楚皇原以为只是那些不成器的儿子让他头疼,没想到,后宫里的女人也不安分!就是因为他素来对他们都太宽容了!

    儿子一个个没有天分,能力不足,自视甚高。连个女儿都如此张狂!

    楚皇疲惫至极。他知道,叶家姐妹和宋清羽只是在表达不满,若南楚真有危机,他们不会坐视不理。而他命楚灵芸去赔罪,就是给叶家姐妹和宋清羽的补偿。

    南阳侯府。

    孔瑀正在看书,突然接到禀报,三公主来了,要见他。

    孔瑀面色一沉,本想说不见,但转念又想,他应该看看楚灵芸又要搞什么事。他们先前并未撕破脸,只是孔瑀认清了楚灵芸的真面目而已。

    不久之前才得知那两道可笑的懿旨,让孔瑀无语至极。

    楚灵芸进门,脸色不好,但还是对着孔瑀扯出一抹浅浅的笑来,神色关切:“自从得知你出事,我心中十分担忧,但不便前来探望,怕惹人闲话,希望你不要怪我。”

    孔瑀神色淡淡地说:“如今怎么不怕被人非议了?”

    楚灵芸面色微红:“父皇说,我年纪不小,要给我指婚,我……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到时会跟父皇表明心意,让他为我们赐婚的。不过……”

    孔瑀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厌恶:“不过什么?”

    “有一件事,需要你帮我。因为一点小事,不过是误会,结果叶家姐妹和宋清羽怪上了我,让父皇震怒。父皇命我去跟他们赔罪,求得他们的原谅,但我……唉,那叶翎素来眼高于顶,目中无人,从不把我放在眼里,你是知道的。你跟她打过交道,又足智多谋,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可以帮我。”楚灵芸柔声说。

    孔瑀沉默。

    楚灵芸笑意温柔:“我心里,没有过别人。那日庆功宴上赐婚,是皇祖母和母后的决定,我事前并不知晓。你知道的,我母后总是希望我的亲事,能够给我太子皇兄最大的助力。不过如今,有父皇给我做主,我们之间,再无阻碍。”

    “你的意思是,我想娶你,必须帮你缓和跟叶家姐妹和宋清羽的关系?若是不成,皇上也不会给你指婚?”孔瑀皱眉。

    楚灵芸微叹:“那三人蓄意为难我,父皇生了大怒,正在气头上,是这么说的。”

    “哦?”孔瑀唇角微勾,看着楚灵芸,缓缓地笑了,“那我就放心了。”

    “你……你什么意思?”楚灵芸突然感觉,孔瑀对她的态度,跟之前不同了。

    孔瑀冷笑:“我会去找叶翎,请她一定不能原谅你。否则,我的终身大事,岂不是就毁了?”

    ------题外话------

    有二更,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我真没想重生啊〕〔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红衣罗刹〕〔林陌薇厉霆霄〕〔炮灰女配不想转正〕〔神级系统:一元秒〕〔她从云端上坠落〕〔穿梭在轮回乐园〕〔仙人弟子在人间〕〔神级妖宠进化系统〕〔诸天仙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