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羽何家荣江颜〕〔妻贤〕〔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人仙百年〕〔好孕甜妻:狼性大〕〔雨墨修仙传〕〔混在诸界〕〔全部满分〕〔怪物合成大师〕〔怪物安保公司〕〔未婚夫每天都找我〕〔公子还请留步〕〔凌天辰桑语溪〕〔撒娇小甜妻,总裁〕〔大佬的夫人是只小〕〔安天〕〔剑啸长歌〕〔我在星际虐大佬[机〕〔穿成摄政王心尖尖〕〔开局快递月薪十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35.绿茶的报复(二更)
    好好的庆功宴,气氛变得怪异起来。

    太后平氏冷哼一声:“宋将军,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是镇北公独子,这样做,可曾考虑过你爹娘的感受?”

    宋清羽垂头跪在那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原是想瞒着二老的……”

    言外之意:都是你这个老女人没事抽风给我赐婚,否则我爹娘怎会知道我袖子断了?

    平氏面色沉沉:“你可是我南楚威名赫赫的大将军!这种事传出去,让南楚在其他两国面前,颜面何存?”

    原先北胡人总嘲讽南楚的男人是娘们儿,而世人对有断袖之癖的男人,偏见极深,这是不正常的!

    宋清羽再次叹气:“若是末将不说,真娶三公主,岂不是害了她……”

    言外之意:我说实话你觉得不合适?那娶了你最宝贝的孙女回去,让她守一辈子活寡,你乐意?

    平氏被气得,重重地拍了一下面前的桌子,冷声说:“皇上,不能让这样的无德之人当南楚大将军!”

    虽然很多人觉得宋清羽经此一事名声算是毁光了,但包括楚皇在内,没有人觉得他的癖好跟他当大将军有冲突。甚至多数人出于对女子为将的偏见,更看好宋清羽。

    楚皇目光幽深地看着宋清羽,叹气摇头:“母后,罢了。虽然宋将军他……但素来洁身自好,且十分真诚。他若不说,真将灵儿赐婚给他,倒是害了灵儿。他的人品和能力都没得说,那方面的事,他能说出来,定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多谢皇上不责之恩。”宋清羽恭声说。

    楚皇开口平身,宋清羽垂着头退回去坐下,眼观鼻鼻观心,谁也不看。倒是更让人觉得,他的“难言之隐”被人所知后,自觉难堪。

    没有人觉得宋清羽说谎。

    其一,一个男人当众说这样的话,必然名声被毁,招致非议。

    其二,他拒绝公主,日后也不可能娶其他大家小姐,否则就是欺君。而不娶,必然会让宋家断了香火。这种后果,正常人承受不起。

    其三,听镇北公宋茳言语,看镇北公夫人温敏脸色,就知道,宋清羽的癖好,他们原是知道的,至少有征兆。

    有人就说,宋清羽没必要这么实诚,干脆就接受赐婚,把楚灵芸娶回去。虽然很快就会暴露,但皇室为颜面遮丑,不会对他怎么样。

    又有人说,宋清羽这样子,分明是心里有人,不想让那个“他”不高兴,所以当然不能娶楚灵芸。

    ……

    不过总而言之,赐婚是不可能赐婚了,提都不会再提。

    在场那些仰慕宋清羽的小姐们,一颗颗冒着粉红泡泡的小心心,碎了满地……

    叶翎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楚灵芸,她已恢复端庄得体的样子,仿佛刚刚发生的事,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庆功宴结束,宋清羽去扶温敏,却被温敏冷着脸甩开。

    宋茳扶着温敏在前面,宋清羽低着头,不远不近地跟在后头。

    见者不由同情起宋茳和温敏来。

    年纪不小得了个儿子,先前差点没命,终于救回来,结果竟然是个断袖!二老定然都盼着抱孙子,如今,可是别想了!

    出宫坐上马车,叶尘问了一句:“小姨,宋叔叔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看他呢?”

    叶翎轻笑:“因为他好看。”

    镇北公府。

    夜已深,宋清羽默默地跟着宋茳和温敏去了主院。

    进房间,宋茳扶着温敏坐下,宋清羽垂头站在他们面前。

    宋茳还没开口,先长叹一声:“阿羽,你跟为父说实话,你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吧?”

    温敏面露忧思:“阿羽,你连叶翎那么好的姑娘,都不想追求,只当妹妹。难道你真的不喜欢姑娘?”

    宋清羽闻言,哭笑不得:“爹,娘,我没有。”

    “真没有?”宋茳眼神怀疑。

    宋清羽认真点头:“真没有,我说了要让娘抱孙子,是认真的。”

    “你这孩子!”宋茳拍了一下桌子,“为父猜着你就是不想娶三公主,故意找的借口!”

    温敏连忙去拉宋茳:“嘘!小点声儿,别让人听见了!这可是欺君!”

    宋茳嘴角抽了抽:“就算你不想接受赐婚,也不能当众那样说,以后还怎么娶媳妇儿?还让我们抱孙子?让我们梦里抱孙子吗?”

    宋清羽轻笑:“爹,我心里有数。我发誓,一定娶个好媳妇,让你们早日抱上孙子。赐婚之事,当时我若不那样说,是决计推不掉的。”

    “你倒是机智!”宋茳瞪了宋清羽一眼,话落又摇头笑起来,“跟为父一样!为父当初就认定你娘,谁拦着都不行!”

    温敏嗔了宋茳一眼:“什么年纪了,还说那样的话,不怕孩子笑话!”

    宋清羽唇角微勾:“怎么会呢?爹和娘的感情,让我心向往之,十分羡慕。”

    温敏嫁给宋茳后,十多年肚子都没动静。当年所有人都劝宋茳休了温敏,劝他纳妾传递香火,宋茳就是不管不听。

    当初那个打定主意,便是温敏生不出孩子,收养一个也认了的宋茳,如今自然不会逼宋清羽娶一个不喜欢的女子,甚至觉得宋清羽很有他的风范!男人就要这样,不喜欢的别将就,娶了就要负责一辈子!

    当时在宫里,宋茳和温敏并不清楚宋清羽到底是说谎还是真断袖,但作为父母,他们唯一会做的事,就是坚定地站在宋清羽这边,配合他。

    真有问题,他们关起门来解决,绝不会在外人面前做对宋清羽不利之事。

    “唉!”温敏看着宋清羽,叹了一口气,“娘说想抱孙子,是真的,但你不要委屈自己。缘分之事,急不得。娘相信,我儿这么好,定会有个好姑娘在等你的。”

    宋茳轻哼一声:“等着吧,看咱的好儿子怎么把媳妇儿娶回来!”

    次日一早,关于镇北公世子,南楚大将宋清羽是个断袖的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开了!

    闻者惊愕,听者长叹,众说纷纭。

    很快,这件事就会传得天下皆知。

    不过,宋清羽并不在意就是了。

    南阳侯府。

    叶翎来给孔瑀复查。

    他脸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腿上的伤需要再养养。

    “三公主的事,你听说了吧?”叶翎问。

    孔瑀点头:“这么大的事,我爹昨夜回来就跟我讲了。我很敬佩宋将军的勇气和果断。”

    孔瑀才不信宋清羽原本好好的突然就成断袖了,定是被楚灵芸给逼的!仗着自己是公主,想嫁谁就嫁谁?太自以为是了!

    “若是三公主被赐婚给你,你会怎么做?”叶翎笑问。

    孔瑀一脸拒绝:“我有洁癖,宁愿孤独终老。”

    “有骨气!”叶翎起身,“年前还用原来的方子,过了年我再来给你换药。”

    “多谢!”孔瑀拱手。

    灵秀宫。

    人前总是端庄优雅的楚灵芸,私下里脾气极差。

    昨夜庆功宴结束后,楚灵芸心中气恼,回到灵秀宫,发了好大一通火。

    一早起来,又摔摔砸砸,打骂伺候的宫女。

    “断袖?”楚灵芸面色沉沉地绞着手中的帕子,“我不信!他那样光风霁月的美男子,怎么可能是断袖?宋清羽,我请皇祖母赐婚,是看得起你,为了不娶我,连脸面都不要了!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几时?!”

    楚灵芸派人盯着镇北公府,次日就接到禀报,叶翎带着叶尘去镇北公府,吃了一顿饭才离开。

    “叶翎!又是她!”楚灵芸面色一沉。这可是老仇人了!当初叶翎对她不敬,她记得一清二楚!

    楚灵芸猛然想起……宋清羽重伤回楚京,是叶翎护送。风不易给宋清羽医治,是叶翎安排。宋清羽几乎从未去过别的府里,却是靖王府常客。宋清羽认了云尧的母亲当干娘,把她接到府中居住。他跟云尧是兄弟没错,但他会不会是存了心,想把云尧的遗孀叶翎,也收了?!

    楚灵芸相信自己的直觉,根本不信宋清羽是断袖。当她把宋清羽和叶翎往一处想,越想越觉得,这两个人定然有问题!

    御书房。

    楚皇正在批阅奏折,接到禀报,楚灵芸有要事求见。

    楚皇皱眉,还是让她进来了。

    “灵儿,有什么事?”楚皇神色淡淡地问。

    “父皇,是关于宋清羽将军的事。”楚灵芸神色恭敬。

    楚皇皱眉:“你跟他的事,就不必提了!”

    “父皇,他绝对不是断袖!”楚灵芸斩钉截铁地说。

    楚皇神色不耐:“拿出证据,否则就退下!”

    “父皇听我讲完。”楚灵芸对楚皇说,“我怀疑,父皇被宋清羽和叶翎蒙蔽了!”

    楚皇拧眉:“这跟叶翎又有什么关系?”

    “父皇,叶翎不肯嫁给八皇兄,宋清羽不肯娶我。我知道父皇惜才,对他们都极为宽容大度,但他们这样的行为,本身足以说明,他们根本没有摆正君臣的位置!这样的人,忠心能有几分?”楚灵芸神色严肃,“我怀疑,他们两人,私下早已勾搭到一起了!”

    楚皇面色微沉:“没有证据,不要胡言乱语!”

    “父皇,叶翎跟神医门的风少主是好友,她就算受了重伤,武功真的不能恢复吗?万一她是伪装的呢?若是宋清羽说要求娶叶翎,父皇会不会掂量一下,他们两人结合之后,对楚氏皇族有很大的威胁?所以宋清羽自称断袖,叶翎假装与她无干,实则他们是想打消父皇的戒心!有楚氏皇族的限制,宋清羽再不能娶妻!万一,他和她,算好了,要谋反呢?到时候,兵权在叶缨和宋清羽手中,还不是为所欲为?”楚灵芸说到后来,神情激动,“父皇,虽然这些都是猜测,但并不是毫无根据和原由的!”

    楚皇面沉如水:“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楚灵芸点头:“我知道父皇爱才惜才,尤其器重将才。但若是有反心,能力再强也绝不可用!”

    “你管得太多了!退下吧!”楚皇冷声说。

    楚灵芸眼底闪过一丝不甘,行礼后,默默地退了出去。她坚信猜测是真,楚皇用人虽大胆,但也素来谨慎!叶翎,宋清羽,一旦引起楚皇猜忌,都别想好过!

    楚皇看着面前的折子,若有所思。

    楚灵芸所言,虽然都是猜测,但楚皇在想,若叶翎武功并未废掉,而宋清羽并非断袖的话,这两个人,怕是真有二心了……

    而且,在太后平氏提出赐婚前,楚皇其实想过,宋清羽或许会喜欢上叶翎。

    楚皇心中生了一丝疑虑,但事关重大,没有确切证据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

    叶家姐妹和宋清羽,对南楚极为重要,楚皇选择,相信他们。

    而楚灵芸从御书房出来后,走在回灵秀宫的路上,突然心中一动,转身去了慈安宫。

    “什么?灵儿你方才说,让哀家给谁赐婚?”太后平氏怀疑自己的耳朵。

    楚灵芸面上带着乖巧温柔的笑:“皇祖母,是宋将军和叶将军,叶晟长女叶缨。”

    “这……那个叶缨,不是未婚生下个父不详的儿子吗?”平氏蹙眉。

    “所以呀,我才觉得他们两人最合适了!”楚灵芸柔声说,“我原是中意宋将军的,可惜,他竟有那种癖好,便罢了。但最可怜的是镇北公和夫人,那样大的年纪,抱孙无望,不知道多伤心难过呢!正好,叶缨有个儿子,那孩子没有爹,也是可怜,不过听说跟宋家关系颇好,镇北公夫妇都很喜欢那个孩子呢!既如此,何不成就一桩美事?反正叶缨想嫁人也不太可能,宋清羽也娶不了妻,不如让他们做一家人,叶缨有人照顾,宋清羽得了儿子,虽不是亲生的,但改个姓,也算传宗接代了。”

    平氏想起庆功宴上被宋清羽拂了面子,当时心气十分不顺。如今听楚灵芸这么一讲,竟觉极有道理,当即点头:“好。他既自称断袖,哀家为了不让宋家绝后,专门给他赐婚一个带儿子的,看他这回还有什么话说!”

    楚灵芸垂眸浅笑,心中默语:宋清羽,你敢拒绝我,就要付出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