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快穿头号玩家〕〔斗罗之暗夜主宰〕〔太后娘娘今天洗白〕〔影视世界旅行家〕〔绯闻影后,官宣吧〕〔唐残〕〔报告夫人,纪少又〕〔大国战隼〕〔校园全能王牌少女〕〔穿书后大佬她成了〕〔从斗罗开始打卡〕〔神宠时代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30.一家团聚,梅林相见(二更)
    为犒劳叶缨,欢迎她回家,叶翎亲自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南宫珩负责给她打下手。

    修竹轩的小厅里,饭菜上桌。叶旌落座,面带喜色。

    叶缨抱着叶尘进来,百里夙跟在身后,脸上戴着面具。

    叶翎和南宫珩各自端着一盘热腾腾的菜进来,摆好,就开饭了。

    “一家团聚,来,先喝一杯。”南宫珩举杯。

    叶缨浅笑:“这些日子,家里辛苦你们。”

    “我姐最辛苦。”叶翎唇角微勾。

    “两位姐姐都辛苦,下次打仗让我去!”叶旌神色认真。

    “我最辛苦!想娘想得好辛苦呀!”叶尘笑嘻嘻地说。

    其乐融融时,大家都举杯,见百里夙还戴着面具,南宫珩长臂一伸,要摘掉:“又没外人,百里人渣你装什么神秘呢?”

    百里夙伸手去拦,却没拦住,南宫珩把面具摘掉,愣了一下。

    就见百里夙右侧脸上,有一个明晃晃的巴掌印,很秀气,很清晰……

    叶缨神色如常,放下杯子,夹了面前的一块糖醋排骨喂叶尘吃。

    南宫珩笑得暧昧:“百里人渣,你干什么坏事了?”

    叶翎轻哼了一声:“不管干了什么,活该!”

    “大姐,他是不是欺负你了?”叶旌皱眉。

    百里夙神色尴尬:“没有的事,你们别多想。我自己撞的。”

    南宫珩和叶翎叶旌都是一脸:编!你接着编!信你个鬼!

    叶尘吃着糖醋排骨,笑嘻嘻地说:“我知道我知道!是娘打的啦!”

    叶翎笑意加深:“宝宝,你看到了?你娘为什么打他?”

    “因为他是我爹呀!”叶尘小脸认真。

    南宫珩对着百里夙竖起大拇指:兄弟,不错啊,都叫爹了,转正有望!

    叶翎再问:“他是你爹,为什么要挨打呢?”

    叶尘笑容灿烂:“娘说神仙叔叔是爹,爹就抱我们!我问娘,爹是什么,娘说,爹是用来打的!”

    南宫珩脑袋一歪,笑倒在了叶翎肩头。

    叶翎笑容满面地对叶缨说:“姐,你说得对!”

    叶旌忍俊不禁,小声嘀咕:“活该!”

    叶尘小脸懵懵:“娘,小姨和美人叔叔为什么笑?”

    叶缨唇角翘起一个清浅的弧度,又很快消失不见:“他们俩傻了,不用管。”

    百里夙本来觉得特别尴尬,但是看叶缨淡定的样子,他又觉得,有什么好尴尬的?他预计叶缨会砍他,结果只是挨了一巴掌而已。而且叶缨还允许他同桌吃饭,让孩子管他叫爹,他应该高兴才是。

    甚至,百里夙在想,若是挨一巴掌就能抱叶缨一下的话,他甘愿被叶缨打死……不过当然了,这话不敢说,不然真会被打死!

    “小叶子,给你一个鸡腿。”南宫珩夹了一只鸡腿放进叶翎的碗里,叶翎对他笑了笑。

    百里夙有样学样,夹起剩下的一只鸡腿就往叶缨碗里递。

    然后,百里夙得到了叶尘的灵魂拷问:“爹,我也想吃鸡腿,没了怎么办?”

    百里夙夹着鸡腿的手,顿了一下,还是坚定地放到了叶缨碗里,对叶尘说:“下次爹再给你夹。”

    叶尘扁嘴:“爹都不疼我!”

    百里夙脱口而出:“都怪鸡腿太少了。”

    叶翎轻哼:“鬼兄,某人吃着我做的饭,竟然嫌弃我做的鸡只有两只腿。”

    南宫珩伸手抢走百里夙手中的筷子:“百里人渣你竟然惹我家小叶子生气!没你的饭了,你出去!”

    百里夙欲哭无泪……

    “好好吃饭,吵什么?”叶缨蹙眉。

    百里夙如蒙大赦,从南宫珩手中抢回筷子,低头吃饭,再也不敢模仿南宫珩给叶缨夹菜了。明摆着,全家人怼他一个……

    全程,南宫珩和叶翎甜甜蜜蜜,边吃边聊。

    百里夙顶着个明晃晃的巴掌印,话都不敢跟叶缨说。

    对比十分惨烈。

    叶旌觉得,这俩男人都在他家登堂入室了,姐大不中留啊!他得做好心理准备!

    吃过饭,叶缨放下筷子,神色淡淡地说:“你们俩,该走了。”

    “为什么要爹和美人叔叔走?”叶尘不开心。

    “因为他们的家不在这里。”叶缨对叶尘说。

    “可是我不想让他们走……”叶尘摇头。

    南宫珩伸手揉了一下叶尘的小脑袋,笑着说:“叔叔今日不走。”

    “真的?”叶尘又高兴起来,看向百里夙。

    百里夙连忙说:“爹今日也不走。”

    “太好啦!”叶尘拍了一下小手。

    叶缨蹙眉,没再说什么。

    吃过饭,南宫珩和百里夙一起带着叶尘去花园玩儿。

    叶尘在前面跑,小鹿点点蹦蹦跳跳地追。

    南宫珩伸手搂住百里夙的肩膀,唇角微勾:“百里人渣你不错嘛,都抱上了。”

    百里夙反问:“你呢?”

    南宫珩很随意地说:“也就是牵手抱抱亲亲,一起睡觉而已。”

    百里夙脚步一滞:“你们已经……”

    “当然没有,我们一起睡觉都带着你儿子呢!”南宫珩说。

    饶是如此,百里夙心里还是又冒起了酸泡泡。

    去年冬天,他们俩还是一起被赶出来的难兄难弟。一年过去,南宫珩跟叶翎甜甜蜜蜜,都亲上了!可他,抱一下,还要挨打!他都没有跟叶缨一起带着儿子睡过,明明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三口!

    南宫珩嘿嘿一笑:“百里人渣,别气馁,兄弟我是支持你的。”

    百里夙反问:“那你先帮我成亲,我再帮你如何?”

    南宫珩摇头:“这不行!都说好的!而且你这最大的问题还没解决呢!孩子认你有什么用?你该去照照镜子,你脸上那个巴掌印,就是叶缨在跟你说,想娶她,慢慢等着吧!”

    百里夙叹气,就听南宫珩接着说:“不过你该知足了,毕竟你有儿子,叶缨也没有砍你,没让你滚。不过说实话,你们俩现在都不算熟悉,她是不会为了孩子嫁给你的,你要好好追求她,想方设法对她好!”

    百里夙正色:“你说得对。”

    “但有件事,可是你自己挖的坑。你在西夏朝堂上,当众说要给你父皇守孝三年。你金口玉言,说出口的话总不能给吞回去,那就是打你自己的脸。这三年,你就安心打光棍儿吧!”南宫珩难掩幸灾乐祸。

    百里夙皱了皱眉:“只要叶缨答应嫁给我,打脸又如何?今天才打过。”

    南宫珩哈哈大笑:“百里人渣,这就对了!不是我说你,你之前整天一脸苦相,自己都不敢迈出一步,还想让叶缨主动吗?记住,兄弟给你的第一个忠告,脸皮必须要厚!该出手时就出手!挨打也值了!”

    百里夙抬手,摸了一下自己被打的脸,对南宫珩的话,深以为然:“对。”

    “对什么呀?”叶尘回头,好奇地问。

    南宫珩放开百里夙,走过去,把叶尘举起来,放在肩头,笑着说:“我说宝宝最可爱,他说对。”

    修竹轩,叶缨在沐浴,叶翎主动要给她擦背。

    “小妹,你跟南宫珩趁我不在,没有做不该做的事情吧?”叶缨问。

    “做了。”叶翎说。

    “你……”叶缨蹙眉,“是我看错他了!”

    叶翎扑哧一声笑了:“姐,你紧张什么,骗你的,没有。”

    叶缨撩起一捧水打在了叶翎身上:“正经点儿!”

    “原来觉得大姐你把自己当娘了,这次你去打仗,又觉得你把自己当爹了。”叶翎轻笑,“不要想那么多,若是你打算嫁给百里夙,我可以暂时不成亲,先把你嫁出去。”

    叶缨蹙眉:“胡说什么?我跟他不熟。”

    “都抱一起了,还不熟?他脸上那个巴掌印就是证据。”叶翎调侃叶缨。

    “说你的事。”叶缨说,“正好先前你重伤昏迷,是个好机会。不要管别的,既然你跟南宫珩认定彼此,趁早把亲事定下来,省得夜长梦多。”

    “他明日回东晋,接下来,就看他吧。”叶翎说。

    先前叶翎为了调查叶晟的事,把忠勇候府叶家给毁了,这件事并未写信告诉叶缨,因为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这会儿叶翎跟叶缨讲起叶家的事。

    叶缨得知岳氏和她的两个儿子曾经那样对待叶晟,气得脸都红了:“可恶!死得太容易,便宜他们了!”

    “那些杂碎,折磨起来,也没什么意思。爹又回不来。”叶翎摇头。

    当叶缨知道,叶妤跟孔瑀的事,冷哼了一声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祖孙三个,一样的愚蠢下贱又恶毒!”

    “不过可惜,他们一家是解决了,那个岳家的宅子被我收了,全都赶回老家去了。但爹还是生死不知,下落不明,一点线索都没有。”叶翎微叹。

    “我们做好自己的事,若爹活着,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叶缨说。

    说好的南宫珩和百里夙明日离开。

    是日夜里,百里夙住哪儿,就成了个问题。

    连哑奴在靖王府都有专门的住处,南宫珩也有无花阁,而且他跟叶翎睡在一个房间,叶缨都不管了。可惜,百里夙没有住处。

    叶缨没安排,百里夙也不提。因为这样,他就有理由进叶缨的房间了。

    叶缨给叶尘洗了澡,穿好里衣,放在床上。出去倒水的功夫,回来就见百里夙坐在床边,正跟叶尘玩儿。

    叶缨蹙眉,百里夙立刻起身。

    “娘,爹可以跟我们一起睡吗?”叶尘问叶缨。

    “不可以。”叶缨摇头。

    “我跟小姨和美人叔叔都是三个人一起睡,我最小,睡中间,娘说的!”叶尘不解,为什么爹就不可以?

    百里夙眸光期待,叶缨看都没看他,脱鞋上床,放下床幔。

    里面传出叶缨的声音:“尘儿,睡吧,他走了。”

    “爹,你走了?”叶尘隔着床幔问。

    百里夙没走,但叶缨说他走了,他就只能假装不在,默默地飘到桌边,坐下,正对着床,双手交叠,脑袋趴着,目不转睛……

    “爹真走了呀?看来他不想跟我一起睡,算了吧,娘我们睡觉!”

    再次听到叶尘的声音,百里夙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儿子,爹冤枉啊……

    今夜没有孩子在,明日南宫珩就要走,叶翎枕着他的胳膊,两人躺在床上,都没有困意。

    “小叶子。”南宫珩语气幽幽。

    “嗯?”叶翎应了一声。

    “我觉得,我可能,把持不住……”床帐外,烛光昏黄,南宫珩都不敢看叶翎,怕忍不住扑过去,把她压倒……现在才知道,孩子有多重要!

    叶翎坐起来:“那别睡了,出去打架?或者,你现在走也行。”

    “我不走。”南宫珩抱着叶翎,亲了一回,然后拉她下床,穿好外衣,往外走,“打架去!”

    夜色深重,两人在靖王府后花园的空地上,身形不断交叠又分开,只能听到风声呼啸。

    镇北公府。

    夜深了,宋清羽还没睡。

    里衣单薄,墨发如瀑,更衬得那张脸仿佛透着温润轻柔的玉光。

    他神情专注,执笔作画,一个浅笑嫣然的少女,跃然纸上。

    原本对于叶翎这个小师妹,云尧只当个小妹妹。但他死后重生,因为种种原因,他们的关系变得复杂了很多,却不可与人言。

    那日在靖王府,不是初见,也算初见。

    叶翎一身布衣,回眸浅笑。彼时宋清羽因为重生,心情尚未完全平复,不敢多看,不敢多言。

    但后来,那抹惊鸿一瞥的倩影,在他脑海中的印象,却来越清晰,越来越深刻。

    曾经的小师妹,出落得美丽大方,从容优雅,她做了许多原本该他来做的事,譬如照顾薛氏和云修,那都是他的责任,却让叶翎付出诸多心力。

    如此,宋清羽心中一直都有一份不可言说的愧疚和怜惜。

    先前在外打仗,宋清羽每次仰望夜空,在心中对叶翎说了许多话。他甚至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他是云尧灵魂重生这件事,原本只打算告诉南宫珩一个人,现在,他想跟叶翎讲。

    看着画像中的女子,宋清羽勾唇浅笑,喃喃自语:“小师妹,你会不会被吓到……”

    次日一早,宋清羽穿上温敏亲手给他做的新锦袍,气色很好,清雅贵气。

    庆功宴在晚上,白天没什么要做的事。

    吃过早饭,宋清羽对温敏说,他要去一趟靖王府,看看叶翎如何了。

    温敏笑着说:“叶翎如今好多了,不过你还是亲眼去看看才好。”

    话落,温敏起身,给宋清羽整理了一下衣摆,一脸欣慰地看着长身玉立的儿子:“跟叶翎好好聊聊,不必着急回来。哦对了,咱们府里花园的绿萼梅开得正好,京城里少见这个品种的梅花,你去折几支带上,送给叶翎。过去看人家,不好空着手。”

    宋清羽点头:“好。”

    他到花园,剪了几支开得最好的绿萼梅,用绢布扎起来,抱着出门,骑马往靖王府去了。

    靖王府。

    叶尘一早起来,见百里夙竟然在桌边坐着睡了一夜,皱了皱小眉头:“爹,你没走呀?那我叫你,你都不答应,你怎么不去床上睡呢?”

    百里夙笑而不语。儿子,爹真的冤枉,不是不答应,是不敢答应。不是不想上床,是上不去……

    吃过早饭,叶缨背着叶尘,再次说让百里夙走。

    百里夙说,他跟南宫珩商量好的,等吃过午饭一起走。

    昨夜南宫珩和叶翎打了大半夜的架,困了才回去,睡了一觉,这会儿精神奕奕。

    即将分别,南宫珩心中不舍,什么都不想管,只想跟叶翎单独多待一会儿。

    靖王府后花园也有一片梅林,是朱砂梅。

    这会儿梅花盛放,梅林之中的积雪没有清扫,也没融化,南宫珩牵着叶翎的手,漫步其中,寒香清幽。

    宋清羽进府,这是属于不需要通禀的客人。

    被云忠告知,叶翎在后花园,宋清羽就抱着一束绿萼梅花,脚步轻快地找来了。

    顺着脚印,进梅林,看到叶翎的身影,宋清羽神色微喜,正准备唤她,下一刻,就见一身形高大的墨衣男子,从旁边走来,手中拿着一朵深红的梅花,插在了叶翎发间,拥叶翎入怀,低头亲吻……

    一阵风吹来,花瓣如雨,落在那对相拥的璧人身上,画面美好到了极点。

    宋清羽心中一痛,手中的梅花落在了地上。

    南宫珩闻声,放开叶翎,转头看过来。

    宋清羽看清南宫珩的脸,神色惊愕,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清羽,你找我?”叶翎视线下移,看到地上的那束梅花,微微蹙眉。

    记忆纷繁复杂,瞬间涌入脑海,宋清羽一时无措,转身,运起轻功,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