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轩叶庆雪〕〔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回到九零当学霸〕〔鬼医废材妃〕〔一世独尊〕〔做个偶像好难〕〔万古第一仙宗〕〔超级豪婿〕〔穿书之许愿系统〕〔上门神豪〕〔斗罗之我的老师是〕〔快穿:女配又跪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29.北胡亡国,爹是什么(一更)
    新的大雪人成为叶尘的最爱,天天都要在里面玩儿。

    南宫珩对叶尘素来有求必应。

    叶尘说想在雪房子里吃饭,南宫珩又熬夜做了叶尘专属的小桌子小椅子,放进雪房子里。

    小椅子是叶翎的创意。圆圆的椅子上面加了雪晴专门缝的圆圆的软软的垫子,四条腿斜着往外,椅子脚也是圆圆的。最特别的是椅背,做成了精致漂亮的鹿角形状。

    叶尘喜爱极了,说美人叔叔最厉害!

    南宫珩很嘚瑟地表示,他实至名归。

    “哎!鬼兄,你一个纨绔皇子,为什么这么喜欢做木匠活儿?还做得这么好?”叶翎表示好奇。

    木工活是南宫珩的爱好,但这个爱好,跟他的身份一比较,相当违和。要知道,他还是天音琴之主,有琴圣之名。

    南宫珩唇角微勾:“琴棋书画,那些早就玩厌了,就想找点特别的事情。做木工活,很有趣。”

    不为生计赚钱,木工活对南宫珩而言,并不是简单的桌椅板凳,是一件需要想象力、创造力和专注力的事情,他乐在其中。

    一开始只是用来打发时间,后来偶然得到一本关于机关术的古籍,南宫珩就开始研究,亲手复制古籍中的机关。而后又搜寻了很多有关机关术的书籍,完全掌握之后,就开始自己创新,组合。

    这会儿叶尘坐在小鹿椅子上面,玩儿南宫珩给他做的新木偶。这回不只是脑袋和四肢能动,而是全都能拆下来,身子也能拆成几块,再拼装起来。

    南宫珩在旁边,跟叶翎讲他喜欢的机关术。

    “十三岁的时候,我偷偷做了一本奏折,加了很简单的小机关。溜进御书房,塞到我父皇未批阅的奏折里面。等我父皇打开那本奏折看的时候,被喷了一脸的墨水。”南宫珩笑着说。

    叶翎闻言,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乐不可支:“你父皇没有打死你?他真是个好爹。”

    “没打。因为在那之前,我跟父皇对弈,我赢了,父皇答应,下次我闯祸不追究。”南宫珩一脸得意。

    “你真是不负纨绔之名。”叶翎总结。

    “美人叔叔……”叶尘把木偶拆得七零八落,组装不回去,就向南宫珩求助。

    “哎来了!”南宫珩过去,坐在叶尘身旁,抓着他的小手,耐心地教他要怎么玩。

    好看的皮囊无人能及,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叶翎表示,这个男人真不错,她想跟他一起做木工活儿。

    腊月初,哑奴风尘仆仆地回到了楚京。

    “哑叔,我姐还好吗?”叶翎问。

    哑奴连连点头,比划着说:好,一切都好!主子在,会保护她,照顾她!

    叶翎轻笑:“百里夙去,我姐没把他赶出去?”

    哑奴咧开嘴笑:赶了!赶了好几回呢!

    意料之中。哑奴提前回来,是给百里夙制造机会。不过叶翎并不看好他。

    因为叶缨和百里夙的关系很特殊。两人不认识的时候就有了个孩子,等认识的时候,会比陌生人更多几分尴尬。叶缨性格很要强,唯独的柔软给了弟弟妹妹和孩子,对外人,包括百里夙在内,下意识的都是排斥和疏离。

    叶尘见到小雪貂很喜爱,可雪貂是夜食性动物,白天几乎都在呼呼大睡。

    南宫珩带着叶尘,在雪房子里,给雪貂做了一个小吊床。于是,雪团子就卧在吊床里面,叶尘想跟它玩儿的时候,就使劲晃,把它晃下来。

    风不易要走,临行前一天,跟叶翎一起去南阳侯府看孔瑀。

    因伤得太严重,即便是风不易给孔瑀医治,恢复也需要时间。

    如今孔瑀还坐在轮椅上,不过脸部的伤已恢复得差不多了,伤疤很浅,继续用药,过了年容貌就能恢复如初。腿的话,风不易说,大概还需要三个月才能尝试着站起来。

    如此,孔家人已经对风不易和叶翎感恩戴德。

    到了风不易要走的时候,叶尘很是不舍。

    “风儿叔叔,为什么一定要走呢?不可以在我家过年吗?”叶尘问。

    风不易抱着叶尘,微叹一声:“因为叔叔要回去陪师父过年。”

    “那好吧,风儿叔叔什么时候回来呢?”叶尘小脸认真地问。

    回来,不是再来……叶尘的话让风不易很是窝心,笑着说:“过了年就回来。”

    “那我们拉钩钩!”叶尘伸出小手,跟风不易拉钩,做了约定。

    风不易把叶尘交给叶翎,南宫珩送他出门,手中提着的篮子里,装的是南宫珩和叶翎一起,给风不易做的肉饼,让他路上当干粮。

    “阿珩,明年是不是能喝你跟小叶的喜酒了?”风不易问。

    南宫珩点头:“当然。到时候如果你不去,咱俩就绝交。”

    风不易嘴角微抽:“虽然我很想跟你们这两个混蛋绝交,不过你们的喜酒我定是会去喝的。”

    “贺礼我要五十种毒,五十种药,你回去可以开始准备了。”南宫珩对风不易说。

    风不易脚步一顿,无语地看了南宫珩一眼:“你怎么不去抢?”

    “你以为喜酒是白喝的?送个贺礼还讨价还价的,小气!”南宫珩轻哼了一声。

    风不易扶额,再次感慨,交友不慎!

    出门,上马车,南宫珩把装肉饼的篮子递进去,转身就走。

    “混蛋,都不目送我离开!”风不易表示不满,抓起一块还热着的肉饼,咬了一口,转念就开始想,神医门有什么好药材。给南宫珩和叶翎的贺礼,他得先列个单子出来。一百种,不能用寻常药物和毒物来充数,不然岂不是很没面子?

    一开始的南北之战,演变成了四国大战,三打一。

    失去了大部分粮草的北胡,从战争伊始,就注定了结局。

    腊月初五,大雪纷飞。

    南楚、东晋、西夏三国大军,分别从三个不同的方向,靠近了北胡都城。

    北胡其他地方,已悉数被三国瓜分占领。从面积和城池数量上,三方得到的利益相差无几。

    赶在同一日攻打北胡都城,是偶然,也是必然,因为谁也不甘落后。不为多占领一座城池,而是北胡最大的财富就在这座城中。三方都派了细作监视,防止北胡皇室携宝逃窜。

    北胡都城城门大开,三国军中都收到了一张北胡皇帝完颜隆送来的请帖,邀请三国主将,今夜前去北胡皇宫赴宴。

    宋清羽拿着帖子过来找叶缨。

    叶缨看了看,若有所思:“你怎么想?”

    “完颜氏皇族明知死路一条,这或许是个陷阱。我认为,不能去。”宋清羽说。

    叶缨点头:“到了这种时候,不必为了财宝,徒增无谓的伤亡。况且东晋和西夏是盟友,跟他们抢,我们没有优势。准备收兵。”

    两人商议好之后,宋清羽率军退兵,直接退出了对北胡都城的争夺。

    经过数月的浴血奋战,南楚的将士们都很疲惫,伤亡在所难免。叶缨觉得,早点回家过年更重要。

    一直暗中跟着叶缨的百里夙,中间离开过一回,去见欧阳铖,而后西夏大军也退兵离开。

    是夜,大雪漫天,北胡皇宫却燃起了熊熊烈火。

    前去“赴宴”的东晋主将蒙璈受了点伤,并没有被完颜氏皇族所设的陷阱困住。而完颜氏全族,葬身火海之中。

    而后数日,蒙璈找到了北胡皇室的藏宝库,里面却空空如也,宝藏早已被转移。如今在何处,成了个谜。

    三国在北疆重新划定边界,各自铸造防御工事。

    北胡彻底消失,三足鼎立的局面正式形成。

    叶缨和宋清羽回朝复命,因心系家人,日夜兼程。

    百里夙还跟着叶缨,很快就被宋清羽察觉了。

    叶缨说不必在意,无关紧要的一个随从。百里夙当时听了,内伤不已。

    “鬼兄,要过年了,你不回家吗?”叶翎问南宫珩。

    去年过年,南宫珩本来在逍遥谷为秦徵护法,叶翎在北疆打仗。南宫珩专门狂奔过去,陪她过除夕。

    再往前一年,南宫珩假扮云尧,过年的时候自己带兵在跟北胡打仗。

    算起来,他至少两年没回家了。

    “等你姐回来,我就走。”南宫珩说着,叹了一口气,把叶翎拥入怀中,“真想现在就把你拐跑。”

    叶翎轻笑:“你可以试试。”

    “我要光明正大地娶你。”南宫珩微叹,“我父皇一直都知道我不在,回家过年是其次,主要是我要回去准备一下成亲的事。别的事都无妨,但这件事,交给七星八卦我不放心。而且我父皇若是见不到我,定不会帮我。”

    叶翎点头:“现在回去吧,省得到时候路上太赶。也能早点回去陪你父皇。”

    “小叶子你在赶我走?”南宫珩幽幽地问。

    “是啊,你走不走?”叶翎问。

    “你越赶,我越不走。”南宫珩说。

    “那请你留下,你走不走?”叶翎问。

    南宫珩唇角微勾:“小叶子你让我留下,我当然要留下了!”

    “你赢了……”叶翎拧了一下南宫珩的腰,“不过,我怎么听着,你这个人不是很孝顺呢?你确定你离家这么久再回去,你父皇不会生气吗?”

    “你都不知道,当初,我是被赶出家门的。”南宫珩叹气,“我父皇说我该成亲了,我以为他随口一说,结果过了两天,他就给我弄了个选妃宴!”

    叶翎眼睛一亮,饶有兴致地问:“怎么样?选妃宴上的姑娘好看吗?”

    “我装病没去。”南宫珩说,“父皇说,他选的我不要,让我自己去找,找不到媳妇儿,不准回家。现在,我找到了,可以回去了!”

    “你年纪也不大,你父皇为何这么执着让你娶媳妇儿?”叶翎表示好奇。

    “他说我太爱玩,只有成了家,才能安定下来。”南宫珩说。

    “明白了。”叶翎点头,“你父皇会同意你娶我吗?”

    南宫珩皱眉,沉默了下来。

    叶翎踢了南宫珩一脚:“别装!”

    南宫珩瞬间破功,笑了起来:“我现在把你拐回去,我父皇应该最高兴!他肯定会喜欢你的!”

    南宫珩坚持要在叶缨回来之后再走,说来得及。

    腊月二十,叶缨和宋清羽抵达楚京。

    天气放晴,百姓纷纷走出家门,夹道欢迎英雄归来。

    南楚被北胡侵略,历史已久。如今,北胡灭亡,南楚百姓心中欢喜。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再提起叶缨未婚生子这种事,只记得她是南楚的大功臣。

    而宋清羽在这次的南北大战之中,功勋卓著,威名远扬。他策马进城,白衣翩翩,绝色无双,谪仙般的气质,让姑娘们仰望倾慕。

    “阿羽!”温敏和薛氏提前得到消息,专门在酒楼预定了临街的雅间,想早日看到宋清羽。

    宋清羽闻声转头,对着温敏和薛氏点头微笑。

    美人一笑,姑娘们神色痴迷,都快晕了。

    “娘!娘!我在这儿!”叶尘被叶旌抱着,就在隔壁的雅间,冲着叶缨兴奋地挥舞小手。

    终于见到儿子,见他面庞红润,眉眼欢喜,叶缨连日来的思念落到了实处,对着叶尘点了点头,策马继续往前。

    “娘怎么不来呢?”叶尘不解。

    叶旌笑着说:“你娘要先进宫去见皇上,咱们先回家,等会儿她就回去了。”

    “真的吗?那我们快回去吧!”叶尘迫不及待地说。

    等叶旌带着叶尘回到家中,一进青松院,就见一道清瘦颀长的身影,背对着他们,站在院中。

    叶尘小脸惊喜,扑过去抱住了百里夙的腿:“你是神仙叔叔!我知道!”

    百里夙转身,脸上戴着面具,弯腰把叶尘抱起来,看着儿子又长大了一点,眸光动容。

    叶旌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百里夙抱着叶尘进了叶缨的房间,把面具摘掉。

    叶尘小手摸了摸百里夙的脸,笑嘻嘻地说:“神仙叔叔长得好像我!不过风儿叔叔给我脸上抹了东西,我现在长得好像小舅!”

    叶尘一直是易容的,不然也不敢那样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外面,见过百里夙的人,看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百里夙轻抚着叶尘的小脸,微微一笑说:“我知道。”

    “神仙叔叔你是从哪里来的呀?我娘方才打胜仗回来,可威风了!不过她先去见皇上,等会儿就回家来!我好想她!”叶尘坐在百里夙怀中,小脸认真地说,“我也想神仙叔叔了!”

    百里夙眸中满是笑意:“嗯,我更想你。”

    “我有一个好大好漂亮的雪房子,神仙叔叔要去看吗?”

    叶尘热情邀请百里夙去参观他的大雪人。

    百里夙抱着叶尘,到了后花园,见到雪房子,神色有些怅惘,想起去年冬季,他和南宫珩一起在战王府给叶尘堆雪人的情景了。

    百里夙知道叶翎和南宫珩会把叶尘照顾得很好,但亲眼见到,比他想象中的更好。

    “神仙叔叔你快来!”叶尘跑进雪房子,在里面呼唤百里夙。

    百里夙躬身进去,里面比外面暖和很多。

    叶尘抱着他那个袖珍精巧的小鹿椅子给百里夙看:“这是美人叔叔给我做的!我最喜欢了!”

    百里夙点头:“真好看。”他又欠了南宫珩很多,接下来不帮南宫珩都说不过去了……

    “神仙叔叔你坐下呀!我跟你说,这个小人儿是可以拆开的!”叶尘坐在小鹿椅子上,献宝一样拿着他最喜欢的小木偶给百里夙看。

    百里夙坐在叶尘身旁,唇角一直噙着淡淡的笑意,听叶尘跟他说话,只觉得如此悦耳,怎么听都不够。

    皇宫之中。

    楚皇见到叶缨和宋清羽,对他们的智谋大加赞扬,说明日在宫中设庆功宴,到时再论功行赏,就让他们出宫跟家人团聚了。

    八皇子楚明寅之前并没有被单独送回京城,怕路上再出什么意外。所以他一直跟着南楚大军,这日才回到京城。

    不过自知丢脸,楚明寅在马车里,一直没露面,百姓也没人想起他。到京城,就回八皇子府去了。

    叶缨快马加鞭回到府中,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叶尘,结果进了修竹轩,叶旌说叶尘被百里夙带着去后花园了。

    叶缨进花园,见到那个大雪人的时候,愣了一下,就听里面传出叶尘嬉笑的声音。

    叶缨躬身进了雪房子,叶尘抬头,小脸兴奋,扔了手中的木偶冲过来,扑到了叶缨怀中,连声叫着娘。

    抱着怀中的小人儿,叶缨微微舒了一口气,空落落的心,一下子就被填满了。

    百里夙站在一旁,看着母子相拥的画面,只觉得美好到了极点。他好想张开双臂,将他们拥入怀中,可惜,不敢……

    “娘,我好想你的!我跟你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吗?”叶尘搂着叶缨的脖子,小脸认真地问,“美人叔叔说,我想娘的时候,就对着最亮的星星说话,娘就能听到了!我跟星星说了好多好多话呢!”

    叶缨愣了一下,这话宋清羽也说过,说是他的一个朋友跟他讲的。不过好像叶翎提过一回,说南宫珩跟宋清羽关系不错……

    叶缨没多想,笑着点头:“听到了,娘都听到了。”

    “娘回来,神仙叔叔也回来了,我好开心!”叶尘笑容灿烂。

    百里夙犹豫了一下,开口提醒叶缨:“你答应过的,这回见面,要让孩子认我。”他不想再等,他想听叶尘叫爹。

    叶缨蹙眉,不过这的确是她说过的话,她认。关键是,叶尘真的喜欢百里夙这个人。

    叶尘看了看百里夙,又看了看叶缨,有些不解:“娘,神仙叔叔,你们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百里夙眸中满是期待,叶缨微叹,柔声说:“尘儿,他不是神仙叔叔,他是你爹。”

    “爹?爹是什么?”叶尘小脸疑惑。

    百里夙眼底闪过一丝晶莹的水光,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叶缨和叶尘!不管了,就算叶缨要砍他,他也要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