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今天退位没〕〔镇鬼高校之八宫蛇〕〔连环妙计〕〔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奥特曼:开局获得〕〔旧金山往事〕〔网游之全球降临〕〔修真大福星〕〔青莲之巅〕〔陌黎九天〕〔我给怪物做手术〕〔云其深〕〔直播神豪〕〔赛克斯帝国〕〔重回我的二零零八〕〔一世龙皇〕〔金牌村长〕〔我有绝世血脉〕〔六零医妻有空间〕〔赘婿当道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17.一肚子火气,打完再说(一更)
    叶翎在忠勇侯府门外下车,见一锦衣公子带着随从,被管家恭敬地送出来。

    是南楚的礼部尚书孔瑀。

    孔瑀见叶翎,神色讶异,连忙拱手行礼:“战王妃。”

    “孔大人,又见面了。”叶翎神色淡淡。

    两人之前有过矛盾,也有过合作,倒也没什么好寒暄的。

    孔瑀带人离开,忠勇侯府的管家陪笑迎上来:“参见战王妃。”

    “嗯。”叶翎点头微笑。

    管家看叶翎这态度,稍稍放了心,不像来闹事的。

    “孔尚书来府里做什么?”叶翎状似无意地问。

    管家笑呵呵地说:“战王妃许是不知,方才那位礼部的孔尚书,跟咱们府里,东院的妤小姐定亲了。三日后是孔府老太君大寿,孔大人亲自来送请帖。”

    “哦?”叶翎挑眉。

    孔瑀原先喜欢三公主楚灵芸,还被傻傻地利用过一番,跟叶翎也算“不打不相识”。如今,又看上了叶昭的女儿?

    “那我可要恭喜堂姐了。”叶翎唇角微勾,笑意不达眼底。

    南阳侯府孔家,书香大族,可是门好亲呢!

    “不知战王妃是要……”管家小心翼翼地问。

    “我来看祖母。”叶翎说,“我去东院,烦请管家跟三叔说一声,请他到慈月居去,我有些事想跟他们商量。”

    “哎!”管家应了,见叶翎带墨竹往东院走,他定了定神,脚步匆匆去找叶勋。

    忠勇侯府东院,慈月居。

    岳氏手中拿着一张烫银雕花的请帖,看着上面精致的兰花,满面笑意:“妤儿,孔瑀亲自来送帖子,这是重视你呢。孔老太君素来喜爱兰花,祖母这里有一套青兰玉饰,让嬷嬷取来,等寿宴那日,你戴着去。”

    叶妤面色羞赧:“多谢祖母。”

    论容貌,叶妤尚且不如叶莲出色,但颇有几分娴静柔雅的文气。

    祖慈孙孝,其乐融融时,突闻外面传来嬷嬷拔高的声音:“老夫人,战王妃看您来了!”

    岳氏面色一沉,叶妤脸上笑意消失:“她又来做什么?”

    “我来恭喜堂姐定亲。”叶翎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墨竹打了帘子,叶翎进门,她就站在外面。

    岳氏合上手中请帖,眼眸微垂,神色冷淡:“我已把话说得很清楚,你还来做什么?”

    “叶翎!”叶妤站了起来,神色不悦,“我家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请你速速离开!”

    “妤儿,你先回去。”岳氏面色微沉。

    “祖母,当年二叔害死祖父,害得我爹重伤至今未愈,前程尽毁,三叔对他们姐弟视如己出,结果她一得势,猖狂嚣张,将三叔一家欺负羞辱到那样的境地,让我们全家颜面扫地!”叶妤神色气愤,“她凭什么在我们家登堂入室?仗着皇上看重,就能为所欲为吗?”

    “妤儿住口!她是你堂妹,不准说那样的话!”岳氏皱眉,“你回去。”

    “我不回去,今日我倒要看看,堂堂战王妃,到底有何贵干?”叶妤话落,冷着脸又坐了回去。

    叶翎仿佛没听见祖孙俩的话,她走到岳氏供奉的佛龛前,见香烧完了,从旁取三支新的,在长明灯上引燃,插进香炉之中。

    香烟袅袅,看着慈目威严的菩萨,叶翎轻笑:“祖母,你拜佛时,求的是什么?”

    岳氏心中微沉:“叶翎,你有什么事,直言即可,不必拐弯抹角。”

    “不急。”叶翎款步走来,在叶妤对面落座,笑意温柔,“等大伯和三叔来了,咱们好好聊聊。”

    岳氏神色一变,心中再次涌出不安感。

    算算时间,叶翎从离开忠勇侯府,到再来,不过两个时辰。除了云堃,这世上没有外人知道当年的事。而云堃在死牢之中,叶翎又已失去主将之位,不是她想见就能见的……

    岳氏垂眸,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自乱阵脚。

    叶昭沉着脸进门,与岳氏四目相对,对着岳氏微微点头。

    岳氏心中一松。叶昭在叶翎离开后,就去安排人,今夜把云堃处理掉,看来已经安排妥当了。

    再次听到叶昭的咳嗽声,叶翎抬头,看着这个面庞消瘦,长衫儒雅的中年男人。

    “你又来做什么?”叶昭冷声问。

    叶翎笑而不语,下一刻,叶勋进门,一见叶翎,脸就黑了:“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叶翎垂眸浅笑。

    她什么都没说,这个叶家的祖孙三代,一见她,全是冷言质问,真真理直气壮!

    “祖母,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欠别人的。”叶翎看着岳氏,笑得乖巧,“那些事,我今日乍闻,一时心惊,回府思来想去,深觉歉疚。祖母,大伯,三叔,父债女还,我想好好补偿你们,请你们一定要给我机会。”

    岳氏轻轻摇头,神色淡漠:“不必了。”

    叶昭冷声说:“不需要!”

    叶勋眼眸微闪,没说话。

    叶翎笑了:“三叔,你需要吗?虽然我如今不再是南楚主将,但主将是我姐姐,我还是战王妃。不管三叔想要什么,我想,都不是问题。”

    “老三!”叶昭瞪了叶勋一眼。

    “大哥做主吧。”叶勋低头不说话了。

    叶妤冷声说:“叶翎,你听到了?我们叶家,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好心!你走吧!”

    叶翎手中拿着杯盏,慢慢把玩,轻飘飘地说:“是不需要,还是不敢要啊?”

    岳氏瞳孔微缩!

    叶昭的手颤了一下!

    叶勋的脸色,更难看了!

    叶妤神色气恼:“叶翎!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你别阴阳怪气的,告诉你,我们家不欠你们什么?你仗势欺人,以为南楚没有王法了吗?”

    叶翎抬手,轻轻拍了三下,似笑非笑地说:“祖母,大伯,你们把堂姐教得真好,明事理,有正义感。”

    “你!”叶妤气得脸都红了,“立刻离开我家!”

    叶翎看着叶妤,笑意加深:“不,是我要请堂姐暂时离开这里,有些事跟你无关,我不想为难你。若你留下,定会后悔的。”

    岳氏心中猛沉:“妤儿,你回去!”

    “我不回去!她明摆着又要找我们的麻烦!”叶妤冷声说。

    “堂姐不走,那就留下,一起聊。”叶翎冷笑,“墨竹,把门看好,别让什么阿猫阿狗的进来,扰了我跟娘家人团聚的气氛!”

    “是,主子。”墨竹的声音传进来,慈月居的门重重地关上了。

    “你要干什么?老夫人!”

    嬷嬷的声音刚刚响起,就消失了。

    房间里常年不开窗,幽暗沉闷。空气中淡淡的香气,让气氛更多了几分压抑。

    “祖母,你说了那么多我爹欠你们的,我要还,你们不要,真是‘高风亮节,宽容大气’呢!”叶翎冷笑,“不过呢,作为叶晟的女儿,我这个人,素来睚眦必报!我说我不喜欢欠别人的,我更不喜欢别人欠我!”

    “叶翎,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岳氏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丝慌乱。

    “我方才,去见了一个人。”叶翎似笑非笑地说。

    岳氏和叶昭的脸色,都变了!

    只叶勋,还有些不明所以。而叶妤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叶翎到底发什么疯!

    “你……你到底要说什么?”岳氏沉声问。

    “云堃,祖母还记得吗?”叶翎声音幽幽,就见岳氏面色一白!

    “祖母跟我说的事,让我感动得都快哭了,心想这世上竟有如此善良慈悲的人!我们一家前世积了什么福报,才能碰上祖母这样大义无私的大好人!”叶翎看着岳氏,缓缓地说。

    岳氏的脸色已经绷不住了,就听叶翎接着说:“若是祖母当时骂我一顿,要求我赎罪,我定没有疑心,没有二话。可是祖母竟然什么补偿都不要,我要请风不易给大伯医治,他也不要!祖母,大伯,告诉你们一个演戏的精髓,要真实,接地气,过犹不及啊!”

    叶昭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云堃那个逆贼胡言乱语你也信?”

    “大伯好大的气性啊!”叶翎冷笑,“看来云堃跟我说了什么,大伯一清二楚,不必我多言了。”

    “到底怎么回事?”叶勋眉头狠狠地拧了起来,“跟云堃有什么关系?”

    “祖母,三叔的问题,你说还是我说?”叶翎看着岳氏问。

    岳氏死死地盯着叶翎:“若是你爹活着,也不敢跟我这么说话!”

    叶翎闻言,手中的茶盏一甩,砸到了叶昭的头上!

    鲜红的血顺着叶昭的额头流下来,叶妤神色一惊,连忙扶住叶昭:“爹,你没事吧?”话落转头,怒斥叶翎,“你疯了?!”

    “祖母,我爹活着,不敢跟你这样说话,我相信。你知道为什么吗?不生而养,恩情天大,便是祖母那些年无数次虐待我爹,怂恿你的亲生儿子欺负我爹,你养了他,这是事实。唯一对我爹好的祖父,临死留下遗言,我爹也不会不从。”叶翎神色淡淡地说,“我爹的不敢,是因为他有良知。你有吗?你们有吗?!”

    叶翎起身,朝着岳氏走来,岳氏神色慌乱:“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祖母刚刚不还很强势吗?现在怕什么?哦,对了,祖母今日早些时候,亲口跟我说,你从未养育过我们姐弟一天,所以,不需要我们的孝敬。”叶翎冷笑,“但我可是个孝顺的人,所以,那些年我爹受的苦,遭的罪,我要讨回去!”

    叶翎话落,冷冷地看着岳氏,伸手就掐住了旁边叶昭的脖子,把他重重地甩到了地上去!

    “疯了!你真的疯了!来人啊!”叶妤神色惊惶。

    “滚一边儿去,不然连你一起打!”叶翎冷冷地看了叶妤一眼。

    叶勋伸手朝着叶翎抓了过来,却在下一刻,被叶翎面无表情地拧断了一条胳膊!

    叶妤脸色煞白,跌坐在地,愣愣地看着叶翎把叶昭和叶勋都按着跪在了岳氏面前!

    岳氏脸色煞白,浑身颤抖:“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还好,祖母没有继续狡辩,不然我不敢保证,我会不会拿个板子,抽你的脸!”叶翎冷声说。

    “不是你亲生的,不当人看是吗?”叶翎冷冷地说,“当时他们年幼,你儿子的所作所为,都是你授意鼓动的,至少,是你给他们的权力,让他们知道,在这个家,叶晟可以随意欺辱。你是我爹的养母,我不打你,让你儿子来还!”

    叶昭额头流血,咳嗽不止,狼狈不堪。

    叶勋一脸怒意,捂着胳膊,冷汗直冒。

    “云堃所言,两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第一,祖母你用板子抽我爹的脸,打得他重伤高烧,险些没命。第二,当年是大伯冲动愚蠢,害死祖父,自食恶果。我爹救了他,帮他担了罪责,挨了一百军棍!”

    叶翎说着,拿过旁边的凳子,砸在地上,扯下一条凳子腿,又冲着门口说:“墨竹,找个木板来!”

    墨竹很快送了一块木板进来,叶翎指着叶昭和叶勋:“你们兄弟俩商量,一人打脸,一人挨棍!我现在一肚子火气,打完了,咱们接着聊!”

    叶妤听到叶翎的话,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摇头:“不……不是这样的……不可能……”

    可是,岳氏没有辩解,叶昭和叶勋,都没有辩解。

    事实,很明白了……

    “三息时间,告诉我结果,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叶翎冷笑,“可以喊救命,喊得越大声越好!哦对了,忘了跟你们介绍,我那个丫鬟,原来是皇上的金羽卫,皇上赏给我的。你们想打架,我最喜欢,绝对奉陪!”

    “好,三息到了,说!”叶翎手中的木棍,抵在了叶昭背上。

    “跟我没关系!”叶勋梗着脖子说。

    “三叔的意思是,让我打祖母?”叶翎冷笑。

    叶勋神色一僵,下一刻,叶翎俯身拽起叶昭,手中的木板,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脸上!

    岳氏尖叫一声,泪流满面:“别打了!别打了!”

    叶翎暂停,转头,冷冷地看了岳氏一眼:“才开始,这就心疼了?人在做天在看!你这个毒妇,当年怎么折磨我爹的,我一桩桩一件件全在你儿子身上报复回来!哭吧,哭得大声点儿,我很爱听!”

    叶翎话落,又是一板子落下,直接打掉了叶昭的一颗门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