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岛田家族在火影〕〔完美女婿林羽何家〕〔爱你成瘾:偏执霸〕〔一枝相思煨红豆〕〔天降女婿林羽何家〕〔十亿次拔刀〕〔灵台仙缘〕〔从冒牌大学开始〕〔斗罗之暗夜主宰〕〔都市妙手医尊〕〔直播:女神家的哈〕〔联盟之最强选手〕〔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全职国医〕〔我家个个是霸总〕〔蔚蓝星途〕〔盖世〕〔日月永在〕〔名监督的日常〕〔大唐逍遥驸马爷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16.天牢得真相(二更)
    忠勇候府。

    叶昭进慈月居,闻到香的气味,捂着胸口又咳嗽起来,却也没有把常年关着的窗户打开。

    房间里光线幽暗,有点闷,岳氏抬眼看叶昭,神色淡淡地说:“那丫头去找你,说什么了?”

    叶昭落座,面色阴沉:“她说,替她的父亲跟我道歉,要找神医门的风少主来,为我医治。”

    “自从她嫁去云家冲喜,整个人都变了。”岳氏拨弄着手中的佛珠,“过去一年,她行事作风那样张狂,怎么突然转性了?”

    “她绝不是临时起意来看望我们,我怀疑,她是来调查叶晟死因的。”叶昭冷声说。

    “那些事,咱们早商量过,我都跟她讲了,她查不出什么破绽。”岳氏眼眸微垂,“当年知情的人,都已不在了。”

    “娘,你忘了一个人。”叶昭面色沉沉。

    “谁?”岳氏神色一变。

    叶昭开口,缓缓地说:“死而复生的云堃。”

    岳氏眸光一冷:“他还在天牢里?皇上为何迟迟没有把他斩首?”

    “皇上的心思,谁知道?”叶昭沉着脸说,“云堃跟叶晟关系不浅,当年总在一处。他对咱们家的很多事,都是知情的。叶翎若是听了娘讲的当年往事,跑去找云堃求证的话……”

    “她不该有所怀疑的!”岳氏眼眸一暗,猛然用力,手中的佛珠串子崩开断掉,佛珠落了一地。

    看着地上滚动跳跃的佛珠,岳氏脑海中浮现出今日见到的叶翎,绝色美貌,温柔可人,但不久之前,她可是威名赫赫的大将军……

    这个丫头,跟她记忆中那个虚荣肤浅的蠢货,判若两人。岳氏心底突然涌出一丝不安来。

    “我会找人,尽快把云堃处理掉。”叶昭眼底闪过一丝杀意。

    “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不能留下任何破绽!”岳氏手中捏着一颗佛珠,猛然攥紧,“早知道,当年就该把那三个小杂种都解决掉!留到现在,养成了祸害!”

    “娘,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叶昭摇头,话落再次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起来。因他当年伤到心肺,一直没好。

    靖王府。

    下晌叶翎突然问起:“墨竹,跟随平王谋反的逆贼,都斩了吗?”

    墨竹摇头:“没有,还在天牢中。”

    叶翎若有所思。

    楚皇先前没有将平王亲信斩首,应是要等平王一家先死,再处理那些小喽啰。如今平王已死,平王世子在逃,楚皇留着云堃之流,是要做诱饵吗?虽然不会有什么用……

    而云堃当初口口声声对叶翎说,他从来都是叶晟的影子。他们应是自小相识,少年时就一起进入军中打仗的。

    所以,叶翎在想,岳氏所讲的,叶晟十八岁那年,因为愚蠢冲动犯下的大错,云堃会不会是知情的?

    叶翎打算到天牢去探望云堃,跟他聊聊。

    但天牢中的死囚,是不允许探视的。就在叶翎想着,是否只能乔装打扮混入天牢时,宫中来人,楚皇命叶翎入宫觐见。

    叶翎对着镜子看了看,露出一个柔柔弱弱的浅笑,表示满意。

    南楚皇宫中素来不准下人进入,墨竹在外等候。叶翎一个人,缓缓地往前走,带路的太监也不敢催。

    进御书房,见到楚皇,叶翎躬身行礼。

    “平身,坐吧。”楚皇打量叶翎,她比起之前,整个人的气势都弱了下去,脸色发白。

    “身体如何?”楚皇问。

    “回皇上的话,在慢慢好转了。”叶翎柔声说。

    楚皇叹气:“你的武功……”

    “等把身体养好之后,重新再练吧。”叶翎眸光微黯。

    “你放心,只要你身体康复,想再当大将军,朕随时可以让你复职。”楚皇对叶翎说。自从叶晟死后,叶翎是楚皇遇到的最满意的臣子,没有之一。

    对于如今被委以重任的叶缨和宋清羽,楚皇需要再考察一番。

    “多谢皇上信任。”叶翎点头。

    “迄今为止,朕尚未找到平王的家眷,楚明泽也不知所踪。留着他们,迟早是个隐患。对此,你有何良策?”楚皇问叶翎。

    叶翎就知道,楚皇找她,不会只是为了关心她的身体,定然有事。

    思忖片刻后,叶翎开口说:“皇上,找人这件事,找不到,着实没有办法。不过当初楚明泽跟平王的家眷分开行事,假如他们失去联络,不在一处的话,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哦?你的意思是?”楚皇神色微动。

    叶翎说:“皇上不妨放出消息,已抓到除了楚明泽之外,其他的平王家眷。做个局,不要留下破绽。或许,可以引出楚明泽。不过也有极大的可能会没用,只能试试。”

    楚皇点头:“好,就依你所言,试试吧。”

    “有件事,想请皇上准允。”叶翎恭敬地说。

    “你说。”楚皇点头。

    “我想到天牢中,去看看云堃。”叶翎说。

    楚明不解:“看他做什么?”

    “我父亲的事,至今仍有疑团未解。不知谁给他下的毒,也不知他是否还活着。”叶翎实话实说,“如今我这身体,打不了仗了,但为了避免再被楚明泽那样的人,利用我父亲的事设计欺骗,我想调查一下当年的事。”

    叶翎看着楚皇的面色,就见楚皇微叹一声:“你有心了,这确实是正事。若是不调查清楚,容易被人钻空子。当年朕派人查过,没有结果。既然你决定了,就放手去查吧。有什么进展,随时向朕禀报。”

    “是,多谢皇上。”叶翎恭敬地说。

    出宫时,叶翎手中多了一枚金龙令牌。这京城之中,包括皇宫和天牢在内,手持金龙令,都可自由出入。

    进马车,叶翎吩咐赶车的云忠:“走小路,去天牢。”

    天牢重兵把守,守卫森严。

    叶翎手持金龙令,带着墨竹,一路畅通无阻,到天牢最深处,见到了云堃。

    云堃手脚都被铁链束缚,坐在角落里,埋着头,杂乱的头发如枯草般遮着脸。听到牢门开启的声音,没有任何反应。

    叶翎示意墨竹留在外面看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走到距离云堃一米远的地方,叶翎驻足,叫了一声:“云堃。”

    铁链响动,云堃缓缓抬头,看向叶翎。他瘦了很多,额头的伤因为没有好好处理,溃烂流脓,整个人肮脏狼狈。

    “你是来送我上路的吗?”云堃低声问。

    可怕的不是死,而是等死。一日一日的恐惧煎熬,折磨着云堃,他现在甚至希望早点有个了断,好过于在死牢之中,夜夜听着鬼哭狼嚎。

    “想死?怕了?”叶翎就在旁边席地而坐。

    云堃又看了她一眼,对于她在这样肮脏的地方竟然如此从容,有些讶异。

    “不管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都不用白费力气了。我必死无疑,无话可说。”云堃的声音透着深深的绝望。

    他甚至不再哀求叶翎救他跟尤氏的那双儿女,因为他知道,没有可能,也没有意义了,就算两个孩子活着,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云堃,当初你抓了云修,想除掉我,却不忍伤害云修。”叶翎轻声说,“我知道,你还是有良知的。”

    云堃的手,微微颤了一下,就听叶翎接着说:“你只是不甘屈居人下,想要出人头地,封妻荫子。虽然对你的手段不敢苟同,但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

    云堃低着头,突然笑了起来:“你不会理解的……你说这些,不过是为了哄骗我,取得我的信任……”

    “我理解与否也并不重要,你是将死之人,但你的原配夫人和你的儿子云修,以后还要仰仗我活着,何必再跟我作对呢?你要造反,反的也不是我,我们无冤无仇,只是各为其主罢了。”叶翎神色淡淡地说。

    云堃沉默,叶翎耐心等着。

    良久之后,云堃开口问:“你真的会一直护着你婆婆和修儿?”

    “你知道我会。”叶翎说。

    云堃又沉默了片刻之后,问叶翎:“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我爹不是叶家亲生的,是捡来的,这件事,你知道吗?”叶翎问云堃。

    云堃眼眸微缩:“你听谁说的?”

    “我祖母今日亲口跟我讲的。”叶翎说。

    “怪不得……”云堃喃喃地说。

    “怪不得什么?”叶翎觉得,她问对人了。

    云堃突然冷笑起来:“我曾听到过叶昭背地里叫叶晟小杂种,当时,还以为听错了。”

    叶翎面色微沉:“叶家三兄弟,关系如何?”

    “关系就是,表面兄友弟恭,实则从小到大,叶昭和叶勋都没拿正眼看过叶晟,他永远都是被那对兄弟联合起来欺负的那一个,叶昭主导,叶勋跟从。同在国子监读书,叶晟总是受到夫子夸赞,有一次,因为他的字写得最好,得到夫子奖赏的一支笔。叶昭说要看看,拿过去就折断了,说是不小心。”云堃缓缓地说,“类似的事情,我能跟你讲一百件,呵呵。”

    “当时年幼,我们总在一处玩。有一次,叶昭又‘不小心’划破了叶晟的脸,流了好多血,我给他捂着,去找叶家夫人说理。你那祖母,心疼地搂着叶晟,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大哥是无心的,你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

    云堃嗤笑:“我一直都不懂,为何他们三兄弟之中,容貌最出色,头脑最聪明,最懂事的叶晟总是不得母亲喜欢,他自己也不懂。很多次,他努力地想要讨你祖母欢心,最后得到的都是责骂。有一次,我印象深刻,冰天雪地里,他被罚跪,叶昭拉着叶勋,在他身后,冲着他背上撒尿,我亲眼看到的。”

    “叶家唯一对叶晟好的,只有你祖父,但他镇守边关,常年不在京城。便是他回来,叶晟的性子,也绝对不可能告状的,就算告状,也会被倒打一耙。都是幼年的事,叶晟不是没有反抗过,只是你祖母永远不会向着他。他有一次打了叶昭,很轻的伤,你祖母拿着板子抽他的脸,打得他吐血高烧,差点没命。直到他十二岁,跪求你祖父带他去边关,才终于离开叶家。”

    “如今你们姐弟得了势,我想当年知情的人,怕是都死光了吧。你祖母突然跟你说,叶晟是捡来的?还想让你报养恩不成?可笑!”云堃满面嘲讽。

    长大后,云堃与叶晟之间感情变质,但彼时年幼,没有利益纠葛的年纪,他是叶晟凄惨童年的见证者。

    叶翎沉声问:“我祖父是怎么死的?”

    “叶晟少年时,在军中就闯出了名堂,后来,叶昭和叶勋兄弟都去了。我跟随我父亲,同在北疆镇守。”云堃说,“叶昭嫉妒叶晟,急于表现,有一次,不经你祖父同意,自作主张跑去烧北胡人的粮草。哪儿那么容易啊,他那个蠢货,轻易就落入了北胡人的陷阱。你祖父赶去救他,为他挡了一箭。最后是叶晟单枪匹马杀过去,救回了你祖父和叶昭。不过箭上带毒,你祖父最终没有救过来,叶昭伤到心肺。那件事,知道内情的人极少,因为你祖父临死前,叮嘱叶晟照顾好母亲和兄弟。因为你祖父的遗言,叶晟揽下了那次的罪责,挨了一百军棍,从将军被贬到了小兵。”

    “我祖母说,是我爹冲动妄为,害死了我祖父,害得叶昭重伤。”叶翎冷声说。

    云堃闻言,愣住了,继而大笑起来:“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东西,被权势迷了心。但你那祖母,还有你那大伯,无耻程度,我真望尘莫及!虽然我嫉妒叶晟,想要超越他,但我敢说,他这辈子唯一做过的愚蠢又可笑的事,就是小时候,傻乎乎地想要得到你祖母的认可和疼爱!哈哈哈哈!”

    叶翎眼底寒光肆虐。不久之前,岳氏手中拿着佛珠,对叶翎说过的话,犹在耳边。她那样理直气壮,那样振振有词,仗着死无对证,歪曲事实,颠倒黑白!

    “叶翎,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没有把叶晟当敌人,他是我的兄弟,是我的对手,我没有害过他。我效忠楚南沣,只是想证明自己,想超越叶晟。”云堃低声说,“我知道,那些年我不在,叶晟对我的妻儿关照很多。事到如今,我没什么好说的,只求你,照顾好你婆婆和修儿。”

    叶翎走出幽暗的天牢,微微仰头,原本晴朗的天气乌云密布,看着像是要下雨。

    “主子,回府吗?”墨竹问。

    叶翎收回视线,面色冰寒:“去忠勇候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